粮库命案不简单:天下粮仓里潜伏着“硕鼠科长”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粮库命案不简单:天下粮仓里潜伏着“硕鼠科长”

时间:2017-06-02 10:03:35 《知音月末版》 作者:山河
    2017年清明节,辽宁省铁岭市,52岁的刘海,来到了位于郊区的墓地。在哥哥刘江的墓碑前,刘海献上了鲜花与祭品,他哽咽难言:“哥,当年,我如果坚持对你进行劝阻,如果不那么贪恋虚荣,那么,一切悲剧都不会发生,我糊涂啊。”原来,6年前,濒临破产边缘的民企老板刘江,请在一家国有粮库任职的弟弟刘海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解决资金上的燃眉之急。面对兄长明显触碰法律底线的恳求,刘海在纠结之余,最终还是做出了令他后悔终生的决定。为此,兄弟俩不仅沦为人所不齿的窃贼,哥哥刘江还丢了xing命……兄长求助:弟弟不忍袖手旁观2011年3月下旬的一天,辽宁省铁岭一家国有粮库的职工刘海接到了哥哥刘江的电话。刘江约弟弟晚上单独吃饭,刘海爽快地答应下来。在一家火锅城里,兄弟俩碰了面。酒过三巡后,刘海问哥哥:“最近生意怎么样?”刘江长叹了一口气,说:“哎,难啊,我现在都快破产了……”刘江出生于1963年,父母均为农民。刘江是家中老大,下有1个弟弟和2个妹妹。家大口阔却又缺少收入来源,一家人的生活过得十分窘迫。刘海记得,小时候,兄妹4人一起去割草喂牛,要经过一条河。过河要渡船,来回需要8毛钱。可刘江手里只有一个缺了一只角的1元纸币,他在好几家小卖部试过,都花不出去。到最后一家小卖部试探前,刘江找来一张颜色和纸币差不多的纸,揉碎后,再用饭粒粘到那张缺角的1元纸币上。为安全起见,刘江让最小的妹妹拿着经过“伪装”的纸币前去小卖部,买5分钱一根的麻花。不一会儿,妹妹便兴高采烈地举着麻花和找的9毛5分钱回来了。刘江兄妹一行4人,终于顺利地过了河。那次心酸的经历,足以让刘江、刘海兄弟铭记一生。兄弟俩中专毕业后,先后被一家国有粮库录用。不久,他俩相继成家。刘海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岗位,工作非常勤勉,深得领导赏识。2006年,感觉升职无望的刘江辞职下海,创办了一家养殖公司。起初两年,公司经营得很红火。刘江买了车和房。刘海不久也买了车。逢年过节,兄弟俩便开车带着妻儿下乡看望父母。每次回家,老家都非常热闹,左邻右舍都会挤到刘家,看看这对兄弟,以能够和他们唠唠家常为荣。而此时的刘江和刘海,则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红包,里面装着5元、10元不等的纸币,一一散发给大家。领了红包的人们更加高兴,恭维话不绝于耳,刘江和刘海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2008年,刘江和原配离了婚。已满18岁的儿子刘晓天,在父亲的养殖公司任职。离婚不久,刘江与在铁岭市销售饲料的黑龙江女子祁红艳结婚。在他的打理下,公司红得发紫。众多亲友纷纷投靠刘江,刘江的远房表弟朱小宝便是其中之一。朱小宝老家在内蒙古,小学没毕业便外出打工,28岁还孑然一身。刘江和刘海兄弟俩的励志故事,朱小宝很早就听说了,对他们很崇拜,很想到刘江的公司去打工。起初,朱小宝担心热脸贴上冷屁股,没想到,当朱小宝鼓足勇气找上门时,刘江很痛快地录用了他。得到心中男神的青睐,朱小宝非常兴奋,他很卖力地干活,希望将来在公司谋个一官半职。可由于对市场行情判断有误,刘江的养殖公司开始走下坡路。到2011年初,刘江公司的现金流几近枯竭。2011年3月,刘江的公司已资不抵债。山穷水尽的他,找到了刘海,请弟弟帮自己出出主意。刘海劝说哥哥:“养殖行业现在普遍不景气,你不如下大力气对公司内部进行整顿,待行情变暖后,公司也许就好转了。”“我倒也是这么想过,可那需时间啊。工人要吃饭,公司要运转,这一切都需要钱啊。”刘江沮丧地说,刘海也陷入了沉思。良久,刘江打破了沉默:“我倒是有个想法……你不是负责看管粮库吗?我有四间平房,和粮库只有一墙之隔。如果我们能进入粮库,把里面的粮食搬点出来,卖掉换钱,我的困难就迎刃而解了。”刘海如遭电击,浑身一震。哥哥的计划,原来是想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里应外合地盗窃粮食啊!他本能地摇了摇头:“不行,这绝对不行!”见弟弟一口拒绝,刘江满脸失落:“算了,不为难你了。大不了,公司破产后,我到大街上要饭去!”哥哥的话,勾起了刘海辛酸的回忆。那张破损的1元人民币,此刻竟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是啊,难道真的忍心看着哥哥沦为乞丐吗?在胡思乱想中,几天过去了。那天,刘江再次给刘海打电话,他说:“你不用纠结了,我这就去申请破产。”刘海觉得自己不能再犹豫了,他将脚一跺:“干吧!”就这样,兄弟俩踏上了一条不归路……步入歧途:天下粮仓潜伏“硕鼠”哥俩决定合伙盗窃后,刘江来到自己的老房子里。他将房子后院收拾干净,将后窗户改成一个可顺利通过的房门。又在房屋南侧盖了一个可以容纳一辆车的小房子,安上一个卷闸门。还买了一辆拉赃物用的小货车,以及麻袋、梯子等作案工具。这些工作准备就绪后,刘江想了想,觉得还需要找几个帮手,用来搬运粮食。他将妻子祁红艳、儿子刘晓天、外甥陈野、祁红艳的二姑爷王鹏和远房表弟朱小宝等人,悉数拉了进来。朱小宝没想到,自己一向崇拜敬重的老板刘江,竟是一个ji鸣狗盗之徒!打那以后,刘江在朱小宝心中的形象就一落千丈。什么寒门贵子,什么励志典范,全是扯淡!朱小宝本想辞职,可一时又找不着合适的去处。再者,朱小宝也眼馋刘江许下的“丰厚回报”,最终答应入伙。2011年4月初的一天,刘海通知哥哥,仓库刚刚进了一批粮食,正是下手的好时机。那天凌晨1点多钟,夜深人静,刘江带领几个亲属翻过墙头,悄悄潜入粮库。刘海已经将看守仓库的人支开,自己守候在此。只见偌大的仓库内,堆着像小山一样的玉米。“动手!”随着刘江的一声令下,大家装袋、搬运,各负其责,开始行动,2个小时内扛走120袋。事后,刘江论功行赏,当场兑现。在这些人中,朱小宝体格最健壮,扛的东西最多,挣了600多元钱。次日,刘江就将这些玉米偷偷运到外地卖掉,获利1万多元。因为粮库非常大,多一点少一点,完全看不出来。两年多来,刘江一伙疯狂地盗走了价值近百万的粮食后,公司仍毫无觉察。有了钱,刘江的公司起死回生,他脸上的阴霾也一扫而空,整天神采飞扬。刘海见状,既欣慰又忐忑,他劝哥哥:“你现在已解了燃眉之急,是不是该收手了?”但刘江从这种一本万利的“买卖”中尝足了甜头,哪肯罢休!见哥哥不肯收手,刘海长长地叹了口气。时间一长,团伙内部开始“鼓包”,而始作俑者,就是此前视刘江和刘海兄弟为偶像的朱小宝。朱小宝起初为了那些高于工资水平的额外之财,还勉强表现出对刘江的尊敬。可后来他发现,自己每次出力最多,可分到的赃款却和其他人差不多。这么一来,朱小宝不乐意了。他先是干活偷懒,接着开始埋怨。朱小宝的表现,刘江只当没看见。终于有一天,这种沉默爆发了。2013年4月20日晚上,朱小宝从刘江那儿取回1200元“血汗钱”,便以家里有事为由,向公司请了假,想到长春二姐家里玩几天。谁知,朱小宝刚到长春二姐家,二姐就接到了刘江打来的电话,两人唠了半个小时,主要是刘江说朱小宝太计较了,想辞退他。并不知情的二姐,还以为朱小宝在刘江的公司工作不努力呢,不免责怪自己的弟弟。如此一来,朱小宝憋了两三年的怒火一下爆发了,他避开二姐直接给刘江打电话:“姓刘的,是我不够意思还是你不够意思?你干坏事我举报你了吗?我如此卖力,你给我加薪了吗?”两人越吵越厉害。最后,朱小宝破口大骂对方:“你等着,明天我就去砍了你!”和刘江吵过后,朱小宝便从长春回到了铁岭。他不好意思回公司,便在附近的一家网吧打游戏。困了就睡在网吧,饿了就买点零食对付。很快,朱小宝就身无分文了。他给刘江打了个电话,想让刘江给自己预付一点工资。电话里,刘江揶揄道:“你不是要砍我吗?来呀。”说完便挂了电话。刘江的嘲讽激怒了朱小宝,朱小宝心想:“你在外人面前人模人样,有多少人知道你是一个江洋大盗?我不能这么便宜了你。”5月10日晚,朱小宝来到了刘江家的附近,打算敲诈刘江一笔。当时,刘江正和陈野、王鹏喝酒,朱小宝见人多,不敢径直进门。直到3人喝多睡着后,已冻得瑟瑟发抖的朱小宝才进屋。看见刘江等人酒足饭饱后酣睡的样子,朱小宝不禁怒火中烧,顺手从屋角cao起一把铁锤,恶狠狠地向熟睡中的3人砸去……然后,朱小宝在抽屉里翻出2000多元现金,逃之夭夭。凌晨喋血:粮库命案不简单5月11日早晨8时许,刘海到公司报到后,便前往哥哥家中。因为,刘海之前听说了哥哥与朱小宝的矛盾,他担心朱小宝真的会做出疯狂的事,所以想找个时间,劝哥哥收手。谁知,刚一进门,刘海就感觉血腥扑鼻,眼前的一幕令他不寒而栗——哥哥刘江身上蒙着被子,头部血肉模糊,已停止呼吸;陈野在里屋蜷缩着不停地吐血,意识模糊;而王鹏则昏迷不醒,其身上也有血迹。回过神来后,刘海马上想到:凶手十有八九是朱小宝。刘海掏出手机,正准备拨打110和120时,脑海却电光火石般闪出一个念头:一旦报警,盗粮的事毫无疑问就会暴露出来,而他也很快就会现出窃贼的原形。纠结良久,刘海最终流泪决定:找来其他几名同伙,订立好攻守同盟。于是,刘海打电话找来侄儿刘晓天及其他同伙,对他们说:“这起案件八成是朱小宝干的,但我们不能告诉给警察,否则,盗窃的事就会暴露,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只能这样做了,以后再找朱小宝算账!”刘晓天也痛恨杀死父亲的凶手朱小宝,可他觉得叔叔说的有道理,便听从叔叔所言,伙同其他人,将盗窃用的梯子、麻袋等东西装上车,刘海将小货车开走。一切安排妥当后,刘晓天才报案。铁岭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一边展开侦查,一边叫来救护车将伤者送往医院抢救。民警发现,刘海、刘晓天等人回答警方的提问时,吞吞吐吐,好像对警方有所隐瞒。可因现场破坏严重,警方未获取有价值的线索,案情陷入僵局。就在警方紧锣密鼓侦查的同时,刘海又打电话将哥哥的死讯告诉了远在内蒙古通辽市出差的嫂子祁红艳,并嘱咐绝对不能将盗窃的事泄露出去。祁红艳答应下来。刘海又想起了正在抢救中的陈野和王鹏,他连忙赶到医院,了解二人的伤情。听医生说,陈野和王鹏的伤势非常严重,有生命危险。刘海一面安慰伤者家属,一面向她们讲述了利害关系,要求她们一定要严守秘密,并保证给她们提供医疗费。两名伤者的妻子听从吩咐,没向警方透露实情。为了封住伤者家属的嘴,刘海和嫂子祁红艳商量之后,变卖了养殖公司的货车和一头牛,凑了11万元钱。他将7万元给了伤情更严重的陈野的妻子huang逸菲,将4万元给了王鹏的妻子。6月初,陈野经过治疗,虽已脱离生命危险,但是仍然大小便失禁,意识不清,医生告诉陈野的妻子huang逸菲,陈野即使能活过来,后半辈子也可能失去劳动能力了。huang逸菲不敢想象丈夫失去劳动能力后,这个家会变成什么样子。“这全是他们造成的,7万元就想打发我们,没门!”huang逸菲马上给刘海和祁红艳打电话:“你们再拿30万,这个事就算了结,否则我就把你们的事全捅出去。”与此同时,警方终于捕捉到了案情的蛛丝马迹。很快,他们便获悉了刘江与朱小宝之间的矛盾,将其列为重点嫌疑对象。7月25日,铁岭警方将躲藏在内蒙古霍林郭勒的他抓获。朱小宝如实供述了杀人的犯罪事实。命案告破的同时,刘江和刘海兄弟俩里应外合盗窃粮食的案子,也曝光于天下。刘海、刘晓天等人相继被警方抓获。刘江被害,刘海被抓,在当地引起了轰动。人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对被当地人树为励志典范的兄弟俩,竟干着如此龌龊的勾当。而身在看守所的刘海更是痛悔莫及:“我一心想维持自己和哥哥在四邻八乡心里荣光的形象,谁知适得其反,我糊涂啊!”2014年6月,辽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朱小宝死刑,判处刘海有期徒刑两年八个月。其他几名案犯,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四个月、一年六个月不等。2017年清明节,刑满释放的刘海来到哥哥刘江墓前,痛悔莫及:“当初,我本有机会将你从歧途拉回,可我不仅没有这样做,反而为了虚荣,和你一起掉落深渊,最终害了你也毁了我。哥,我错了……”(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xing处理。)[小编发言]身为国企职工,为了兄弟情深,也为了在乡邻面前的风光,刘海放松思想,丧失基本的觉悟,置国家利益不顾,和哥哥里应外合地盗窃国企财物。最终,兄弟俩的贪欲激起了曾经视兄弟俩为人生榜样的远房表弟的贪念,以至哥哥被杀,东窗事发,整个家族沦陷,委实令人叹惜。当岗位赋予的权力在亲情和虚荣的面前成了谋取利益的工具时,兄弟俩身上曾经的光环便已经褪去,必然会失去身边人的敬重。刘海作为国有企业干部,丧失原则,践踏底线,不敬畏法律,换来的必然是无法控制的局面以及法律的制裁。编辑/戴志军

延伸阅读: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