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法官之死:我的溺爱宠出了一匹狼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退休法官之死:我的溺爱宠出了一匹狼

时间:2017-06-02 10:02:25 《知音月末版》 作者:浩然
    2017年初,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决了一起故意杀人案:维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故意杀人犯余原明的死缓判决。余原明是河南省濮阳市退休法官余有林和赵玉萍夫妇最小的儿子。夫妻俩对幺儿格外宠爱,呵护备至。无原则的宠溺,让余原明不仅养成了凡事依赖父母的恶习,而且缺乏责任感与是非观。他频频惹祸,而父母则屡屡善后。直到有一天,余原明向亲生父母举起了屠刀……过度宠溺:官员夫妇的幺儿成了“小霸王”1998年4月初的一天,河南省濮阳市一家法院的干部、59岁的余有林接到电话,在银行工作的儿子、24岁的余原明涉嫌挪用公款,被警方刑拘。闻听此言,余有林双腿一软,瘫倒在办公椅上……余有林与妻子赵玉萍先后生了3子1女4个孩子。余原明排行最小,余有林与妻子对他爱若珍宝。余原明刚学拿筷子吃饭那会儿,不是将筷子拿反了,就是将饭菜弄得遍地都是;要么,就是其他人都吃完了,而他的饭基本没动。每每此时,赵玉萍就忍不住将他的饭碗端起来:“来,妈妈喂,这饭菜都凉了……”一直到念小学一年级,余原明还要父母亲自喂饭。余原明好动,晚上经常折腾到很晚才肯睡觉。次日早上到了该起床的时候,看见仍在酣睡中的儿子,余有林和妻子会不约而同地让他多睡上几十分钟。待余原明醒来时,离上学的时间已经很近了,余有林和妻子便七手八脚地帮已经10岁的儿子穿上衣服,然后风驰电掣般赶往儿子的学校后,再火速赶到单位上班。在父母百般宠爱与呵护下长大的余原明,渐渐养成了依赖与唯我独尊的xing格,成了家中的“小霸王”,学校的“混世魔”。在学校,余原明也经常惹祸,要么是将女同学推倒在地了,要么是和男同学打架了,或者将老师的黑板擦扔到厕所了。余有林与赵玉萍多次被叫到学校。每次当着老师的面,余有林和妻子还是态度诚恳地道歉,该赔偿的赔偿。但在他们心里,只要儿子没有受伤,没有受委屈,其他事都不重要。因为凡事都有父母兜底,久而久之,余原明做事没有任何顾忌,也缺少是非观和担当。1992年,余原明考进了河南的一所大学。待他毕业那年,已经不存在包分配一说了。就在余原明考虑南下还是北上找工作时,父母告诉他,已经帮他疏通好关系,让他进了濮阳的一家银行工作。做了金融行业令人艳羡的白领,余原明没有丝毫的成就感。在他看来,反正有一对帮自己包打天下的父母,自己还cao什么心呢?在这种心态的支配下,余原明工作起来也吊儿郎当,经常迟到早退,翘班更是家常便饭。银行的领导多次对余原明进行批评教育,但顾及其已经升职为濮阳市一家部门副职的父亲余有林的脸面,并未对他采取更严厉的处罚措施。直到余原明触犯法律的底线,银行的负责人才追悔莫及,并及时报警,而余有林也获悉了儿子涉嫌犯罪的噩讯。原来,余原明吸储不入账,将吸揽过来的巨额资金,一部分高息借给别人做生意,一部分则吃喝玩乐。余原明习惯于凡事都有父母兜底、善后,所以压根儿没把挪用公款当一回事。经警方调查,直至案发,余原明一共挪用了1000多万元的资金,其中300余万已被他挥霍。1999年初,余原明因犯“挪用公款罪”,一审被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处处善后:出狱后的儿子渐生狼xing余原明刚参加工作不久便犯下如此重罪,这让余家上下都很震惊。余原明3个早已成家的哥哥姐姐,一边宽慰父母,一边数落弟弟。在濮阳县一家政府部门工作的长子余洋劝父母:“你们不要太伤心了,原明已经成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已经退休的赵玉萍揩着眼泪,哽咽着:“可15年也太长了,等他出来,都快40岁了。”余有林埋头抽烟,久久地沉默着。最终,夫妻俩还是觉得:不能真的让儿子蹲15年大牢,那可是他最富朝气与活力的年龄段啊,何况他还没有结婚呢。夫妻俩东拼西凑,将300多万被余原明挥霍掉的公款给补上,以减轻儿子的罪行。2000年,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余原明挪用公款一案提起再审,最终依法从轻改判为有期徒刑10年。服刑期间,因为表现较好,余原明又获得了多次减刑。2005年6月,余原明在服刑6年多后出狱。其实,余原明内心明白,若不是父母利用专业知识,为他争取减刑,并积极赔偿公款,他是不可能这么快出狱的。监狱的改造,让余原明难得地安分守己了一段时间。见幺儿真的脱胎换骨了,余有林和老伴十分欣慰,又张罗着为他找工作。可是,很多单位都不接收有犯罪前科的人。夫妻俩只好在几家效益较好的当地企业试试运气,老两口好不容易帮他在濮阳市一家公司找了份当车间工人的工作,可余原明一听要自己去当工人,立马摇头:“一天到晚身上又是灰尘又是油污的,我才不去呢!”余有林好言劝说:“为了给你找这份工作,我和你妈的两张老脸都卖光了,你还是去试试。”但余原明就是不肯去,他嘀咕道:“到哪里都是打工,还不如自己当老板。要不,你们给我钱,我自己开公司去,保证不会做得比别人差。”余有林的其他孩子得知弟弟的想法后,都劝说父母不要轻易资助弟弟开公司:“弄不好,他会将你们的一点养老钱全赔进去的。”但余有林和老伴没有听从劝诫,他们觉得,幺儿想创业是件好事,两人商量后,将自己在老家的商品房卖了,凑了100余万,帮余原明注册了一家公司,主要业务是经营机电设备。帮余原明解决事业上的事情后,老两口还没歇着。儿子已过而立之年,该找对象结婚成家了,夫妇俩到处托人给他介绍对象。多数女孩,得知余原明有坐牢的经历,都放弃和他交往。就在余原明沮丧之时,他认识了女孩张霞。张霞的父母对余有林和赵玉萍的人品非常敬重。张霞并不介意余原明的过往,两人很快相恋。当年底,他们结了婚,2006年生了女儿。余有林与老伴将余原明的工作与家庭都安排得妥当后,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当年除夕的团年饭上,余有林向子女们宣布,他要和老伴在全国走一走,享受享受晚年的幸福生活。可余有林太乐观了,余原明根本就没按照父母为他设计的轨道前行……公司开张不久,余原明便与一帮狱友取得了联系。在他们的影响下,余原明整天沉迷在吃喝玩乐中不能自拔,早将父母的谆谆教诲以及公司的经营抛在了脑后。而余原明及其所开办的机电公司,就成了这帮人挥霍的摇钱树。公司成立后第一年,亏损了50万。余原明找父母要钱:“公司没钱给员工发工资了。”想着儿子的事业才起步,余有林和老伴再次从积蓄中拿了50万给余原明。第三年,余原明又找父母要了50万。第四年,他要得更多……从2006年至2013年,余原明先后从父母手里要走了400余万元。这些钱,是余有林和老伴的全部积蓄。老两口将他们的棺材钱都拿了出来,全部资助了儿子的创业。但是,余有林与老伴无限度的付出与宠爱,被余原明视为了理所当然。他心安理得地啃着老,不仅没有半点愧疚与感恩之心,而且,在父母渐渐感觉力不从心的时候,还对父母生出了怨恨之心。惊恸人心:逆子挥刀刺出多少痛与泪2013年10月,余原明再次开口向父母要钱。此时,余有林与老伴已被榨干,再也拿不出钱来了。余有林对儿子说:“我们把棺材本都给了你,你怎么还要钱呀。你的公司也开了六七年了,难道没有赚钱吗?”余原明没好气地说:“赚是赚了点,但开销也大啊。给员工发工资,给国家交税,还有房租水电,以及各种人情开支。别废话了,这钱,你们到底给还是不给?”儿子的态度让余有林十分生气,他跑进书房,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账本,而后狠狠地摔在儿子面前:“我和你妈给你的每一笔钱,我都记着账呢。你自己看看,这些年,你到底从我们这里要走了多少?你是存心不让我们活了是吧?”父子俩大吵起来。气极之余,余有林冲儿子吼道:“我和你妈今后不仅不会再给你一分钱,还要要回这几年给你的钱!”已习惯了父母宠爱的余原明,万万没想到,父母不仅不再给他钱,反而索要“欠款”,实在太不近人情了,他和父亲大吵了一架,而后愤然离开。那次大吵之后,余有林又特地到余原明的公司了解了一下,惊悉儿子这几年来,完全没有将心思花在打理公司事务上,整天和一帮狐朋狗友吃喝玩乐。为了将儿子bi上正路,老人再次坚定了索要“欠款”的决心。有时打不通余原明的电话,余有林担心儿子在外面鬼混,便追到他的公司要钱。为此,余原明对父母产生了深深的怨恨。这种怨恨日积月累,渐渐地bi近了爆发的临界点。2013年11月的一天,余原明将公司托付给姐姐余雪管理,自己则携带公司的部分资金远赴四川达州,投奔一位狱友。临走时,余原明告诉姐姐,自己去四川帮朋友做储油罐生意。儿子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余有林更加担心他不学好,多次借口“要债”,催儿子回来。余原明干脆更换了手机号码,并嘱咐妻子不要告诉父亲,以免他找到自己。因为找不到儿子,2014年3月下旬的一天,余有林命令儿媳张霞坐飞机去四川,寻找余原明,同时打探儿子在那边的情况,看他是不是真的在做生意。见自己的老婆找上门来,余原明便带着张霞在四川达州的一处破旧工厂随便转了一圈,并指着其中的一些破旧的储油罐,告诉妻子说,这就是目前自己与朋友合伙所做的生意。张霞看后将信将疑,她将公公余有林让其前来打探的真相如实相告。案发后,据张霞向警方讲述,余原明听她道明来意后,勃然大怒,他觉得,自己都跑到几千里外了,还不让他安生,这是存心不让他活,遂生了杀父母之心。2014年4月1日,余原明从四川偷偷潜回郑州,住在了郑州市大桥招待所。第二天,他先后在郑州火车站附近买来假发、面具、眼镜、帽子和尖刀等作案工具,准备对父母痛下杀手。2014年4月7日,清明节假期的最后一天,午饭后,余原明带上作案工具坐车赶赴濮阳市,并于晚上7点左右到达父母所在小区附近。经过短暂的观察后,余原明带上假发套、面具等物品,将自己乔装打扮后,捏着嗓子,冒充父亲的朋友,骗开了父母家的大门。余有林打开门,余原明进入自己家的独门小院后,二话不说冲上前去,一手捂住父亲的嘴巴,一手持匕首对着父亲的颈部就是一阵乱捅。余有林突遭袭击后,奋力反抗,并在反抗中伤了余原明的手臂,但终因年岁已高,他被当场杀死在院东南角的地上,直到死前连一句呼喊的话儿也没留给老伴。杀死父亲之后,余原明又窜入家中的东厢房内,伺机杀害母亲,最后在家中的客厅里将赵玉萍刺倒在地。受伤后的赵玉萍当场装死,余原明信以为真,便扔下她到卫生间冲洗自己流血的手臂。赵玉萍趁机冲出门外,大声呼救,余原明见状狼狈地逃出家门,并连夜逃往郑州。4月8日,濮阳警方将在郑州大学第五附属医院治疗手伤的余原明抓获。余原明杀父弑母的消息传出去后,引起一片震惊,街坊们纷纷要求依法严惩逆子,大家认为他已丧失了人xing,禽兽不如。而侥幸从逆子的屠刀之下捡回一条老命的母亲赵玉萍,在获悉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竟是捅伤自己、杀害丈夫的真凶后,不禁肝肠寸断,但在擦干眼泪后,老人家还是放不下儿子,向有关机关呼吁“刀下留人”,给余原明一条生路。2015年3月,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后认为,被告人余原明精心准备作案工具,选择作案时间,犯案时意志坚决,手段残忍,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当判处死刑。但鉴于本案系由家庭成员之间的矛盾引发,且被害人赵玉萍对余原明的行为表示谅解,遂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3月17日,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余原明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限制减刑。近日,河南省高院终审裁定:维持原判。(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xing处理。)[小编发言]余原明泯灭人xing,杀父弑母,最终受到了法律的严惩,不足为惜。反观作为受害人的父母,余有林夫妻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更令人深思。父母爱子心切的感情,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种爱,一定是在教给孩子基本是非观基础上的爱,而不是无原则的宠溺和大包大揽。本文中,父母由于溺爱,连基本的是非观都没有教给儿子,将儿子宠成了人伦观淡泊、没有是非观、没有责任感、没有担当的一匹狼,最终酿出了一起人伦悲剧。“于治国者,必先齐家”,家风严,才能党风正。余有林身为党员和法院副院长,应该深刻认识自己的政治责任和社会责任,管好子女,管好身边人,树好家风,严格教育,而不是无底线溺爱,害了子女害了自己。党员干部当以此为戒。编辑/戴志军

延伸阅读: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