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长江致歉“海盗”女婿:我的“嫁女抑郁症”好了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潘长江致歉“海盗”女婿:我的“嫁女抑郁症”好了

时间:2017-06-02 10:02:12 《知音月末版》 作者:虹山
    2017年1月27日除夕之夜,潘长江第17次登上央视春晚,与蔡明合作表演小品《老伴》,赢得亿万观众的好评。鲜为人知的是,xing格随和的潘长江在家里却是说一不二的“老船长”,女儿出嫁了,潘长江感觉自己的小公主被“海盗”女婿抢走了,一度患上了“嫁女抑郁症”。潘长江与女婿之间有着怎样的误解与深情?女婿石磊如何让岳父的嫁女抑郁症不药而愈?家庭之船来了“海盗”女婿:笑星爸爸抑郁了2012年7月29日,潘长江与妻子杨云的独生女儿潘阳,与新郎石磊在北京万达索菲亚酒店举行盛大婚礼。蔡明、郭达、巩汉林等200多位亲友盛装出席。潘长江理着标志xing的板寸,身着合体灰色西装,系着咖啡色领带,挽着潘阳走进婚礼现场。当他将女儿的手交给石磊时,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愫涌上心头。潘长江努力控制情绪,哽咽着对女婿说:“潘阳是我的贴心小棉袄,从小到大我没骂过她,没动过她一根手指头,希望你像我一样呵护她。”石磊承诺道:“爸爸,放心吧。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我会每天给潘阳不一样的幸福。”翁婿俩的对白,在婚礼现场掀起情感浪潮,大家欢声笑语祝新人百年好合,可只有潘长江,从婚礼开始一直哭到婚礼结束……潘长江时年55岁,女儿潘阳出生于1983年。20多年来,女儿一直没离开过他的视线,潘阳承载着父亲全部的情感和精神寄托。2007年,潘阳从解放军艺术学院音乐系毕业进入演艺圈,是小有名气的歌手和演员。女儿迈过25岁门槛,潘长江就开始为她的婚事焦虑,希望女儿拥有幸福归宿。2009年,潘长江赴深圳参加慈善义演,拜访老朋友方盛时结识了帅小伙石磊。他大潘阳4岁,出生于北京音乐世家,初中毕业后赴美国学习钢琴,与国际钢琴巨星郎朗是同班同学。留学归国后,石磊在香港经商。他的外表、学历、家庭背景无可挑剔,潘长江亲自给女儿当红娘。他问石磊:“你结婚了吗?”对方礼貌一笑:“还没谈过女朋友呢。”潘长江快人快语:“我女儿也没谈过恋爱,有机会你们见一面吧。”潘长江是德艺双馨的表演艺术家,家风严谨,他教育出来的女儿一定错不了。而且石磊在电视里见过青春貌美的潘阳,他小心回答:“叔叔,我怕配不上你女儿。”潘长江咧嘴一笑:“我看行,不过你要对我女儿好,我才同意!”石磊连忙顺着杆子爬:“我不仅要对她好,还要对她父母好,当我自己的父母来孝顺!”这句话说到了潘长江心坎上,他同意石磊来相亲。这年7月,石磊与潘阳见面了,两人果然一见钟情。而今自己亲自做媒的女婿幸福地将女儿领走了,潘长江却失落了……婚礼结束,潘长江偕妻子回家。当晚,他黯然在女儿的闺房坐到深夜。杨云几次叫丈夫回卧室休息,潘长江说:“我心里空落落的,让我再坐会。”独生女儿出嫁,杨云内心失落远没丈夫强烈。她安慰道:“老潘,女儿又不是远嫁,还是生活在北京,咱们和她见面很容易。”说着,她将丈夫拽回卧室。潘阳怀孕了,婆婆隔三差五过来送温暖和关怀;石磊也悉心呵护妻子,因此潘阳并未感受到离开父母的孤寂。婚后,石磊将事业重心从香港转移到北京,在朝阳区注册成立了江南石肆玉器会所。开业伊始工作千头万绪,潘阳协助丈夫打理会所。加之演出、公益慈善活动繁忙,她很少回娘家。偶尔回去看父母,潘阳也只是与双亲打个照面,坐一两个小时就匆匆离去。潘长江想念女儿,将女儿的水杯、皮鞋擦得干干净净。女儿的床单、被褥、枕巾,他隔几天就搬到院子里翻晒。潘长江还经常半夜醒来,对妻子说:“我又梦见潘阳了,她梳着朝天辫,两只眼睛大大的,我扶着她在雪地里学走路。”“我刚才梦见自己在书房里弹钢琴,女儿轻手轻脚进来给我送花茶……”说着说着,潘长江哽咽了。杨云劝丈夫:“女儿大了,迟早要离开父母。咱不能将喜怒哀乐都寄托在晚辈身上,得有自己的生活。”这样的道理潘长江何尝不懂?可他就是无法遏制女儿出嫁后的落寞。为不影响妻子心情,潘长江努力调整情绪。此后,他在家听相声段子;教笼子里的八哥学说话;他与妻子在客厅唱东北二人转。唱《小拜年》回娘家那一段时,想到潘阳结婚后,自己见她一面都很难,潘长江内心别有滋味。潘长江的父亲潘林生、母亲王晶华都是铁岭评剧团的著名演员,二老退休后来北京定居。2012年11月,潘母生日那天,潘长江和妻子过去给母亲庆生,遇见了女儿女婿。一见面,潘长江就责怪女儿:“见你一面太难了。”潘阳嘟着嘴巴说:“爸,我不是忙吗?再说怀着宝宝,早孕反应强烈我不想动。”爱女心切的潘长江问女婿:“潘阳不爱动,你为什么不送她回娘家?”石磊默然不语。寿宴结束,潘长江向女儿提硬xing要求:“不管多忙,以后你每月必须回家住5天。”潘阳答应了。12月初,石磊开车将妻子送回岳父母家,返回会所忙碌。那几天,潘长江哪里也不去,整天在家守着女儿。潘阳走到哪个房间,他跟到哪个房间,嘴里还一遍遍问:“石磊照顾你细心吗?”“在家没受委屈吧?”潘阳嫌父亲啰嗦:“爸,你瞎猜什么呀?石磊和公婆对我好着呢!”第5天晚上,石磊过来接妻子回家。女儿挺着肚子收拾物品时,潘长江埋怨女婿:“你就不会晚一点来接她吗?”石磊轻声解释:“爸,都晚上10点多了。”“那你就不会明天来接她?多住一天怎么了?”婚前岳父xing格随和;现在怎么变得有些不近人情?落寞老爸成了“第三者”:翁婿生隙误解多2013年1月15日,潘阳在北京妇产医院诞下一名健康男婴,潘长江喜得合不拢嘴,给外孙取ru名“小石头”。女儿出院回家,杨云每天过去照顾女儿坐月子,潘长江也经常去探望女儿和外孙。潘阳坐完月子,他再次向女儿提要求:“爸那边房子宽敞,你们一家搬过去住吧,两代人住一起互相有个照应。”潘阳感情上也依恋父母,便答应了。谁知两天后,潘长江开车过去接女儿一家时,潘阳却变卦了:“爸,我们还是住自己家吧,两代人各自有空间好。”潘长江有些不高兴,石磊解释道:“爸,我不想做上门女婿。”经历这一次,潘长江与自己亲自挑选的姑爷有了心理嫌隙。首先表现在称呼上,以前潘长江亲切叫女婿“磊子”,现在称他“小石”;石磊来家里,潘长江与他打声招呼后,就坐在地板上陪外孙堆积木……石磊明显觉察出岳父的冷淡。2013年6月,都市婚恋喜剧《男媒婆》在辽宁铁岭开机,潘长江担任制片人,并出演男媒婆“丁二春”。拍摄期间,剧中需要一批玉器、奇石做道具,潘长江没有从石磊的会所借,而是出资从外面租赁。石磊得知后问:“爸,这事你怎么不告诉我?那些道具我这里都有,你只要打声招呼,我免费给你送过去。”潘长江话里有话:“还是从外面租心里自在。”晚上回家,石磊对妻子说:“你爸和以前不一样了。”为不给翁婿感情蒙上阴影,潘阳矢口否认。石磊一一列举岳父对自己的种种排斥,潘阳数落丈夫小心眼,夫妻俩纠结起来……儿子满1周岁后,潘阳重新复出。这时,潘长江执导、主演的喜剧系列电影《毛驴县令》开机。为与女儿多些相处机会,潘长江力邀她加盟。潘阳在该片中出演女主角“李倩茹”,并演唱主题歌和插曲。在浙江拍戏的3个多月里,潘长江与女儿在宾馆住对门,父女俩每天同进同出。中午围坐在树荫下吃盒饭时,潘长江给女儿掰筷子,拧矿泉水瓶盖。潘阳嗔怪道:“爸,我都做了妈妈,你还将我当小孩子照顾呀?”潘长江冲女儿眨眨眼睛:“在爸爸眼里,你永远是孩子,能有机会照顾你,我格外开心。”一晃3个月过去,当最后一组镜头封镜时,潘长江感慨对女儿说:“时间咋过得这么快?3个月好像一眨眼工夫。”急于回北京见儿子小石头的潘阳,回答道:“爸,我倒觉得时间挺漫长的,恨不得一个月就将戏拍完。”无限伤感涌上潘长江心头。事业、儿子、家务,占据了潘阳绝大部分时间和精力。回京后,她回娘家的次数比以前更少了,潘长江的落寞愈发深重,他开始编织借口与女儿见面,隔三差五谎称血压高、头晕,将女儿骗回家……次数一多,石磊窥破了岳父的小心思,他提醒妻子:“你爸在感情上太依赖你了!”潘阳反驳道:“我爸爱我怎么了?”杨云劝丈夫:“你就放手让孩子过自己的生活,别打扰他们好吗?”潘长江嘴里答应着,但他在潜意识里,自己是家里的船长,女儿是船上的公主,石磊就是海盗,将自己的公主抢跑了!5月1日,潘长江将女儿一家召集到家里过节。吃完中饭,他对女儿女婿说:“你们年轻,缺乏生活经验,我打算再送你们婚后一程。等小石头上了小学,你们真正在婚姻中成长成熟了,爸爸再彻底放手。”石磊和妻子找不出拒绝理由,无奈答应了。从那以后,潘长江只要在北京,就像钉子一样楔入女儿女婿的生活。事无巨细,他点点滴滴都要过问。石磊不便正面说岳父,便在妻子面前唠叨。2014年10月3日晚上,潘长江从国外演出回来,去女儿家给小外孙送进口nai粉。小石头已睡了,女婿在书房上网,潘阳坐在沙发上生闷气。潘长江问女儿:“你怎么了?”潘阳哽咽着说:“石磊最近情绪不对,我给小石头选的幼儿园他不满意,就与我吵。”潘长江走进书房,与女婿理论。石磊说:“爸,你别干涉我们的生活好不好?你越插手我和潘阳的矛盾越多。”潘阳赶紧进来两边劝。当晚石磊住在会所,潘长江一夜未眠。告别嫁女抑郁症:好女婿也是亲生儿此后,只要潘长江来家里,石磊就找借口躲出去。有时潘阳带儿子回娘家,石磊开车将妻儿送到岳父家小区楼下,调转车头就走。潘阳深爱石磊,她不知该如何化解父亲与丈夫的隔阂。想到婚前对婚姻的种种美好憧憬,如今现实与理想相距甚远,潘阳的心针扎一样疼。那天,潘阳真诚地对石磊说:“其实我也知道爸爸有些地方做得不好,可他是长辈,我不便指出,只好压制你。”妻子的肺腑之言,柔软了石磊的心。他诚恳与妻子交心:“以后别让爸爸干涉咱们的生活好吗?很多小夫妻离婚,就是因为父母介入进来造成的。”是呀,本来夫妻之间很小的事,父亲搅进来就成了大事。潘阳告知丈夫:“你的话有道理,我会委婉与爸爸说说。”1月6日,潘阳特意回了一趟娘家,认真对父亲说:“爸,现在小石头上幼儿园了,我和石磊的生活也稳定了,你以后就别为我们cao心了,有事我们会过来。”潘长江明白了女儿的心思:女儿结婚成家了,不仅将自己当成了多余的人,还嫌自己打扰他们的生活。潘长江赌气说:“好,今后我过我的孤独生活。”潘长江说到做到,不再与女儿联系。随着负面情绪在心中发酵,他易躁易怒,经常失眠。3月中旬,潘长江身体不适越来越明显:他经常头痛头晕,消化不良,杨云的心悬了起来。3月20日,她打电话将女儿女婿叫到家里,小两口陪潘长江来到朝阳医院。医生为潘长江做过全面检查后,告诉他们:“潘老师身体没什么大碍,一切不适源于不良精神状态。”在与医生咨询中,石磊讲述了自己与潘阳结婚后,岳父的种种表现。医生明确指出:“潘老师这种情况并不奇怪,在独生子女的父母中很普遍。尤其是女儿出嫁后,很多父母陷入亲情空巢的孤独和忧伤中。很多晚辈不理解父母,说怪话,甚至孤立排斥,导致双亲患上了嫁女抑郁症。只不过潘老师爱女心切,‘嫁女抑郁症’更明显。”潘阳紧张地问:“我们该怎么办?”医生给小两口支招:“这种症状不需要住院服药,让火热亲情温暖他,帮他找到新的感情寄托,是最有效的疗法。”石磊和潘阳如释重负。回家路上,石磊诚恳向潘长江致歉:“爸,对不起,都怪我以前太cu心了,没有站在你的角度换位思考。从今以后,我会让潘阳继续做您的贴心小棉袄,我变身您的温暖夹克。”石磊几句暖心话语,融化了潘长江内心的隔阂。将岳父送回住处,石磊与妻子商量:“爸爸患上‘嫁女抑郁症’,主要责任在我们。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必须还他正常生活。”潘阳握紧丈夫的手:“你的话说到了我心坎里,咱们一起让爸爸快乐起来。”第二天,石磊驾车载着妻儿来到岳父母家。他真诚对潘长江说:“爸,你和妈妈的厨艺都很棒,我们一家三口想过来蹭饭,以后每月在这边住10天。”杨云抢着回答:“你爸求之不得,别说10天,就是20天都行。”潘长江故意问女婿:“你不怕别人说你是上门女婿了?”石磊帅帅一笑:“这种想法太狭隘。”此时潘长江已58岁,父母、一个姐姐、一个妹妹、两个弟弟,都靠他支撑,身上背负巨大责任。因常年劳累,潘长江患有顽固xing偏头疼。他拍戏要吃药,上电视台做节目要吃药,要是哪天忘了服止痛药,就头痛欲裂,恶心呕吐。石磊心疼岳父,每次潘长江去外地演出或拍戏,石磊就买来止痛药塞进他的行李箱。有时潘长江在外地一拍戏就是几个月,购药不方便,石磊就从北京邮寄过去。女婿的孝心熨帖了潘长江的心。2015年12月,潘长江和女儿应邀参加北京电视台综艺节目《二胎时代》,石磊带儿子给妻子和岳父捧场。小石头留着锅盖头,和姥爷潘长江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喜感十足特别可爱。在节目现场,潘长江又是哄外孙,又是引导他回答问题,舐犊之情一览无余。成千上万网友被潘长江的慈爱感动了,纷纷发帖留言,称赞他是“中国好姥爷”。然而女儿一家住够10天离开后,潘长江就掰着手指计算日期,盼望他们早点过来。石磊和潘阳知道,自己与父亲毕竟是独立个体,应各有自己的生活空间,不能让他将喜怒哀乐和晚年幸福全寄托在晚辈身上,他必须有自己的精神寄托。2016年1月,石磊送给岳父一副围棋:“爸,围棋是国粹,能锻炼思维,预防老年痴呆,我教你下围棋吧。”潘长江爽快答应了。石磊教岳父认棋谱,熟悉围棋规则。一来二去,潘长江爱上了围棋。闲暇时光,翁婿俩经常坐在灯下对弈,在黑白之间领略人生方圆。3月中旬,北京风和日丽,潘阳送给父亲一副钓具。工作不忙的时候,潘长江经常去十三陵水库钓鱼,并将钓的鱼买下来。回到家,潘长江做满满一大锅酸菜鱼,然后叫女儿一家过来大快朵颐。亲情温暖和兴趣支撑,让潘长江的嫁女抑郁症不药而愈。他睡眠正常了,脸色红润,胳膊和腿有了力气,即便两个月不见女儿女婿,潘长江也不抓狂。他向女儿女婿道歉:“对不起孩子们,爸爸现在才明白过来,作为父亲,不应只将目光盯着儿女,不能将感情全部放在儿女身上,那样是给自己和儿女套上枷锁。”石磊回答岳父:“爸,你幸福,我们更幸福。”和谐的翁婿关系,滋润了潘长江的事业。2017年1月27日,潘长江第17次登上央视春晚。3月中旬,潘长江主演的电视剧《双喜临门》在全国多家卫视热播。石磊称岳父是“六好男人”:好演员、好岳父、好姥爷、好父亲、好儿子、好丈夫。他从内心深处敬重岳父,将他当亲生父亲;潘长江也将石磊当亲生儿子。两个男人的翁婿浓情,在温馨岁月中流淌……编辑/叶琛

延伸阅读: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