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自揭黑幕:我为何逃离“地下网络直播”染缸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老板自揭黑幕:我为何逃离“地下网络直播”染缸

时间:2017-06-02 10:01:56 《知音月末版》 作者:多吉
    2017年1月,位于北京的一家从事网络直播的地下“作坊”被警方查封,该公司涉嫌通过直播yin秽内容来牟取暴利。警方还从该公司查获了大麻等毒品。举报此案的人叫郭成君,他在北漂期间,和女友误入地下直播工厂,受暴利诱惑,成为灰色产业链上的一员。但最终,他在欲望深渊的道路上惊醒……“地下直播”太暴利:北漂恋人“惊呆”了!“萌萌,我回长沙后,网红公司一旦办成功,我就来北京接你!”2016年3月,北京西站的候车室。26岁的郭成君带着两人的发财梦,登上了开往长沙的动车。孙萌则留在北京一家地下网红公司“偷艺”,帮助男友回老家如法炮制一家日进斗金的“直播工厂”。1990年出生的郭成君,是湖南省长沙市浏阳县人,父母都是农民。2014年从华南师范大学增城学院毕业后,带着女友孙萌来到北京。两人租住在通州区的一间地下室内,郭成君先后干过程序员、产品经理、游戏销售。2015年五一小长假前,郭成君因为完成不了试用期业绩考核而再次失业。他迫切需要一份新工作!他打开了招聘网站。很快,一条招聘启事吸引了他:“网红公司急聘网红助理,要求男xing,月薪一万起,包吃包住,工作职责:协助主播完成直播。”网红公司又称为直播工厂,是专门打造网络主播的公司。郭成君马上投去了简历。半小时不到,对方就打来电话,约他第二天去面试。第二天一大早,郭成君按照地址来到网红公司。令他没想到的是,办公地点竟然是在一栋三层的破旧私建楼房里。一楼前台接待人员叫来了一名叫阿峰的员工。阿峰用浓重的广东口音说:“你跟着我干两天,如果能做好就签合同。做不好就走人。”这样的面试让郭成君心里没底,但想着不菲的收入,他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所谓助理,其实就是打杂的!当晚,郭成君被要求留下来值夜班,负责五个夜播主播的后勤。从晚上八点,他要一直守在直播室外,随叫随到。帮她们买饮料、各种零食……他听见直播间里传出各种音乐,还有笑声。但他不知道里面到底在干什么。直到早上8点,5位主播才陆续下线。一夜没睡的郭成君疲惫不堪地参加公司早会,老板开始通报每个主播当晚的礼物流水,然后公布排名——第一名:叮当喵喵,礼物流水20万;第二名:洋洋,礼物流水15万;第三名:萌小贱,礼物流水10万……听到这些数据,郭成君有些发蒙,“20万元意味着什么?”阿峰说:“20万的礼物。直播平台分走10万元,剩下10万元,公司拿走六万,她得四万。一个月她赚120万元。公司赚180万。”听到这些,郭成君倒吸一口凉气。郭成君狂奔回到出租屋,把所见所闻告诉了孙萌。孙萌也听呆了,她掰起指头算起了账:公司目前20多个主播,老板的月收入岂不是上千万之多?巨大的金钱刺激下,郭成君跟孙萌紧急商量:明天干脆住到公司去,公司到底怎么赚钱,他要看个究竟!此后,他每天有意无意打探公司的情况。三个月后,他终于搞清楚了公司的运作流程——老板招聘大量的女孩,由经纪人根据其气质相貌进行包装分类:萌妹子,火辣女郎,野蛮女友等,再经过个xing化培训,这些女孩就成为了女主播。主播们的收入来源于粉丝送的虚拟礼物,这些虚拟礼物都需要用钱来换购。每月底,公司和主播进行利益分成。当郭成君把这些信息描述给孙萌听时,孙萌立刻提出了疑问。她到一些大型直播平台去围观,发现除了少数网红人气旺礼物多外,大部分女主播每天收入不过几百而已,和郭成君在公司看到的,相去甚远!她要郭成君去搞清这些主播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孙萌的话也提醒了郭成君,可是当他试图更深入了解直播间的内幕时,这才发现,这是公司的最核心机密,作为助理的他根本接触不到。一个想法从脑海里蹦了出来。何不让孙萌进入这家公司做女主播,把公司最核心的秘密偷出来。他也回长沙如法炮制一家网红公司?当晚,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孙萌,没想到,孙萌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郭成君一把抱过孙萌:“宝贝,你也一定能红!等我们发财了,就在长沙买一套属于我俩的大房子!”越赚钱越疯狂:“地下直播工厂”是染缸抵达长沙后,郭成君在长沙郊区以每月3千元的价格租下了一栋比较破旧的2层楼。他一边进行简单粉刷,一边开始着手招聘。很快他选择了5名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她们大多来自湖南农村,初中后就辍学在家。一听说能做网络女主播,既能红又能赚钱,毫不犹豫地来了。他和主播签订了为期三年的合同:包吃包住,礼物流水对半分成。如违约,赔偿当年全部收入。紧接着,北京的孙萌传来了消息,她已通过招聘进入这家公司。公司先要对她进行两天的培训。在孙萌的指挥下,郭成君对5个女孩同步培训。培训第一天,孙萌和郭成君都傻眼了!北京的公司竟然给孙萌注册了一个手机直播平台账号。当郭成君打开链接时,整个人都蒙了。首页全是摆着挑逗姿势的头像。这和他之前猜测的大型平台完全不同。孙萌说公司给她的解释是:正规的大型直播平台都有严格的监管,一旦内容越界,会立刻遭到停播甚至封号的处罚。而这些手机直播平台都是私人开发的,没有严格的分级制度,尺度可以放得很开。同时公司要求主播们发现金主(出手阔绰的粉丝),立刻加微信和QQ,进行一对一私聊,改用红包打赏的方式来获得报酬。这样既避开了法律监管,又避开了直播平台提成。这叫打擦边球!电话两头沉默了半晌,孙萌问郭成君:“咱们还继续干吗?”郭成君想了想回答:“继续干!”他虽然心里有些打鼓,但是想到随之而来的滚滚财富,他舍不得停下来。他再三嘱咐孙萌,她只需要应付公司就行,千万不要为了礼物做不想做的事情!孙萌在电话里连连答应:“你放心!”放下电话,郭成君从网上买来xing感服装,还放开手脚跟主播设计各种互动游戏。同步北京网红公司的培训要求,这些新主播每天在晚上8点到早晨8点这个huang金时段上线。几个放得开的女孩很快得了要领。上线不到一周,走麻辣女郎路线的“瑶瑶”,因为穿着比基尼,身披轻纱的热舞受到粉丝热捧,一个晚上,礼物流水2万元。擅长讲笑话为特色的“嘟嘟”,一口常德方言的huang色段子满嘴飞,听得金主欲罢不能,一晚上刷了1.5万元的礼物。不愿意这样做的主播,郭成君果断地换掉了。钱,很快就来了!上线第一个月,女主播的平均收入超过了2万元。而他自己能有10万元的收入。第二个月,“渐入佳境”的女主播们连创新高,“瑶瑶”最多的时候,一晚上能刷出5万元的礼物。其他几个女主播使出浑身解数,你追我赶。就在财富越来越疯狂,郭成君每月收入过20万时,公司内部出现了问题。“瑶瑶”“嘟嘟”陆续来跟他提出更改分成的要求:对半分成改成二八分成,不然就想出去单干。郭成君突然意识到,这些女主播也看懂了其中的道行,一旦她们真的红起来,她们是随时可以出去单干的,不能放走这些行走的人民币!为稳住局面,郭成君开始打感情牌,跟女主播们玩起了暧昧。“瑶瑶”过生日那天,他买了一条金项链放在她的枕头底下。“嘟嘟”来例假肚子疼,他冲好红糖水,给她放了半天的假。局面暂时稳定了下来,双方各退一步,分成改为了四六开,女主播们也不再提单干的事情。他周旋在主播们的感情中。孙萌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次,她对郭成君说:“我在北京一直红不起来,不想干了。不如回长沙帮你打理公司?”郭成君一听就紧张起来,怕孙萌回长沙看到真相,跟他手下的女主播闹翻,连连安慰孙萌说:“亲爱的,我现在还在起步阶段,特别需要你帮我偷艺。为了我们的幸福,你再坚持坚持好吗?”孙萌听完后勉强同意了。后来为了逃避孙萌,他常常不接孙萌的电话。孙萌给他打电话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2016年12月,郭成君月收入达到了50万元之多。靠暧昧维系的财富让他精力严重透支。一天凌晨3点,郭成君突发心绞痛,及时送到了长沙人民医院急救中心急救,这才捡回来一条命。他不敢通知父母,只好把银行卡交给最信任的“瑶瑶”去办理住院手续。并嘱咐“瑶瑶”代替他管理几天公司的事宜。三天后,郭成君勉强能下地就赶回了公司。可当他回到那栋楼时,发现5名女主播连同他的银行卡彻底消失了!看着空荡荡的房子,他发疯地寻找。最终他才知道,主播们早已暗中筹划自立门户去了。他想到了报案,但他涉及的行业根本不敢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更何况这间地下作坊,当初招人的时候,连对方身份证用的是真是假都不知道!郭成君痛不欲生。他想到了东山再起,但如何防止主播单干呢?他打电话向阿峰讨教方法。谁知阿峰神秘地告诉他:“刚出道时,女主播还要依赖公司,但一旦红起来,都会想到单干。有些公司为了控制女主播不单干,都会采用毒品!一旦女主播吸食了毒品,就再也不会跑了。”听到这里,他全身像触了电一样,他想到了女友孙萌,因为每天只顾疯狂地发展公司,他已经很久没有给孙萌打过电话了。郭成君颤抖着双手拿起手机,可是,孙萌始终不接电话!他预感不妙。老板自揭黑幕:重拾没有虚荣的爱情郭成君立刻用手机进入孙萌的直播间。点开链接,郭成君大脑一阵眩晕,在直播间里,郭成君看到了一个他完全不认识的孙萌:孙萌的艺名叫“小魔女”,红唇黑发,衣着xing感。一个金主正好送上了一艘“豪华游艇”(1314元),“小魔女”立刻随着音乐跳起了舞,舞姿撩人,直播间瞬间沸腾起来。接下来,粉丝就像着了魔一样,一艘接一艘的“豪华游艇”入账。郭成君崩溃了,当晚他不顾一切赶到北京的公司所在地。当他看到孙萌时,孙萌两眼无神,丝毫没有惊喜。“跟我走,我带你回长沙,这一行给多少钱我们都不做了!”郭成君一边咆哮着,一边拉孙萌往外走,谁知,孙萌此时甩开了郭成君的手说:“我生活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金钱是我唯一的安慰,再说,你现在也养不起我,我们分手吧。”郭成君看着这个头发蓬乱,不断打哈欠的女友,他知道女友肯定也没有逃过毒品的控制,回想起孙萌昔日天真纯洁的模样,郭成君心如刀绞!郭成君转过身,耳语道:“我今天一定要带你走,因为今天我如果走了,就再也找不回你了。”听到郭成君的话,一滴眼泪默默地从孙萌脸上滴落下来。郭成君跟公司交涉:“孙萌病得很重,现在要马上带她回家看病,这月的收入就当做违约金。如果不同意,就打报警电话,由警方来出面协调。”公司的老板见到郭成君的态度,立刻软了下来,放了行!从北京到长沙的火车上孙萌流着眼泪说,自从郭成君的公司运作起来后,她渐渐感觉到男友对她的疏远,内心痛苦不堪的她曾想过放弃一切回到郭成君身边,但是郭成君却极力阻拦。这一刻她的心灰暗了下来,没有爱情的呵护,她只能奔着钱而去。只要能豁出去,就能日进斗金!她开始了无底线直播。很快她的月收入就过了十万,源源不断的财富让孙萌疯狂。一天,她连续直播15个小时,走出直播间就栽倒在地。老板趁机给她递上了大麻,说吸几口就有精神了。果然,她吸了后,又接着直播了8个小时,从此,她就离不开大麻了,每月的收入全部换成了大麻。为了大麻,她什么都愿意做。郭成君瞬间惊醒了:当年两人来北京闯荡,虽然日子很苦,但他似乎还能握住自己的人生。而自从他走上这条路后,一切荡然无存,这条所谓的暴富捷径是一条十足的黑色通道,通往万劫不复的深渊。他意识到:这一切,必须结束了!他要救女友!郭成君带孙萌进入了长沙戒毒所,戒毒所的管理人员对孙萌进行了检查后告诉郭成君:孙萌吸食的是大麻,而并非新型毒品冰毒,戒掉毒品的希望很大。戒毒期间,郭成君每天给孙萌打电话、发短信,不错过每个探望日。由于他的不断鼓励,孙萌的戒毒表现良好,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了。想到女友和自己的遭遇,郭成君拨打了报警电话,举报北京这家网红公司直播yin秽内容,警方调查后随即对公司进行了查封。2017年2月,孙萌走出戒毒所。郭成君早早手捧鲜花在门口等待,看见女友出来,他单膝跪下:“嫁给我吧!”那一刻,两人相拥而泣。2017年3月,长沙市岳麓区一家花店开张。郭成君和孙萌一起经营着这份失而复得的爱情。他们知道,未来的日子,没有虚荣和血泪,只有爱和脚踏实地的生活。(为保护举报人与当事人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小编发言]截至2016年底,中国在线直播平台超过200家;直播用户数达3.12亿人,相当于中国网民一半。“来钱快”成为了网络直播最扎眼的标签。一些地下直播作坊在追逐暴利的过程中,避开正规的大型直播网站,寻找私人小型直播平台,撕破人xing的底线来获取暴利。同时,大型直播平台的负面消息也屡见不鲜,2016年4月,文化部发布消息,多家大型直播平台因直播“造人事件”、“残忍捕杀野生动物”等内容,被列入查处名单。直播行业作为互联网信息传播一种新形式,在被大众热捧的同时,应该担负起社会责任,打造绿色、健康的直播环境,传播积极向上的理念!编辑/李明洁

延伸阅读: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