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症浪子致前妻:我用2000头美羊羊赎罪够不够?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绝症浪子致前妻:我用2000头美羊羊赎罪够不够?

时间:2017-06-02 10:01:27 《知音月末版》 作者:若溪
    来自浙江景宁的梅勇和张娴是一对从乡村到都市打拼的夫妻。经过十多年努力打拼,资产达千万。成功后,曾经踏实勤快的梅勇渐渐迷失在城市的灯红酒绿中,家庭很快分崩离析,公司濒临破产。2010年,梅勇突然晕厥,被查出肝癌,医生说他活不过五年。绝望之际,痛悔不堪的他回到了生养他的山村。生命予以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他决心要在这不多的时间里,给妻女留一笔钱,尽一个男人的责任,与生命来一场拉锯战。最后,他会成功吗?曾伤心欲绝的张娴还会回到他身边吗?千万富翁赌光人生:生命尽头返乡去2010年4月的一天,浙江省金华市人民医院肝胆外科,梅勇躺在病床上昏昏沉沉。在做了一系列检查之后,他被确诊为肝癌。随后,送他进医院的三个中年男子相继离开,将他独自留在医院,再也无人问津。同房病友的家人实在看不过去,给他倒了一杯水,轻声问他:“你都病成这样了,你的家人怎么也不来照顾你?”恍惚中,梅勇记起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身影曾十几年如一日地陪伴着他,哪怕他有个感冒咳嗽都焦急不已。可是,是什么时候他把她弄丢了……梅勇,1969年出生在浙江省景宁县雁溪村。23岁那年,他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邻村比他小一岁的姑娘张娴,在朋友的撮合下,他们很快就步入婚姻的殿堂。婚后,梅勇带着张娴一起来到浙江省金华市打拼。他们先后在皮鞋厂打过工、在农贸市场摆过摊……梅勇踏实勤快,张娴贤惠聪明,他们在金华市亚峰路开了一家酒吧。酒吧一开张,生意就十分不错,几乎每天都是满座。短短几年,他们就在金华市买了房,有了不菲的收入。1997年底,他们的女儿苗苗出生了。2000年,随着金华市经济的迅猛发展,梅勇将酒吧交给妻子打理,他凭着独特的眼光在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创办了一家贸易公司,高峰时期,他底下有500多名员工,企业资产达千万。从农家小伙摇身一变成为总经理,大家对他奉承、迎合,邀请他出入各种酒店、会所,面对新客户一口一声“梅总”的尊称,梅勇仿佛置身云上。而望着城市里的灯红酒绿,享受着歌舞升平,美女环绕,梅勇那颗被都市的浮躁浸染之后的心渐渐迷失,不由得感慨:“这才是人生。”2002年,梅勇在一家娱乐会所结识了来自云南的几个大老板。为了融入上层社会,梅勇与他们一起出入赌场,不料十赌九输。为了回本,梅勇一次又一次掷之重金,输得血本无归。2004年,张娴接到一张酒吧营业执照变更证明,对方告诉她,梅勇因欠下赌债,已经将酒吧转让,让张娴尽快搬离。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张娴眼前发黑。回到家,张娴质问梅勇:“你到底输了多少钱,竟然将整个酒吧都赔了进去?”梅勇不以为然:“酒吧卖了就卖了,等我哪天赢了钱,想开几个酒吧都可以。”张娴气得浑身发抖。但想到女儿,张娴压下心中的怒火,劝梅勇:“你以后没事别再出去了,多在家陪陪我和女儿,女儿这个年龄最需要父爱了。”梅勇却不为所动:“急什么,等我这几天扳回一局,我就带苗苗去夏令营。”说完又出门了。望着梅勇离去的背影,张娴的心冷若冰窟。就这样,梅勇寄希望于在赌桌上扳回一局,却依旧是输输输,他只能拆东墙补西墙……很快,梅勇的公司就失去了流动资金,连员工的基本工资都发不出来,许多人纷纷提出离职,至2006年,公司濒临破产。这年底,张娴忍无可忍提出了离婚。离婚后,梅勇不仅不思悔改,而且变本加厉,他低价变卖了公司,继续穿梭在各个赌桌之间。他的样子越来越颓废,身体也越来越差,经常出现腹泻、尿血等症状。直到这天,他在赌桌上突然晕厥,在医院醒来后,才得知自己竟得了肝癌2期!做了两次介入治疗后,梅勇的身体症状稳定下来,但医生告诉他:“肝癌患者除非做肝移植手术,否则随时有可能复发,并伴随癌细胞转移的情况,而肝移植手术费最少要30万。”梅勇的父母早已过世,他又并无其他兄弟姐妹,无法进行活体肝移植,而等待其他合适的供体比中大奖还难。面对生死,梅勇是害怕的。他给曾经称兄道弟的朋友打电话,还未开口,对方就推托有事。好不容易有个朋友听完梅勇的求助,竟话里话外都在提醒梅勇赶紧把借的钱还了。直到这时,梅勇才真正感受到世态炎凉。绝望之际,他想起张娴的好和他的诺言……那一刻,悔恨和无奈交织在一起,让他痛不欲生。或许是报应吧,梅勇这样想。他向医生咨询:“按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如果不进行肝移植,还可以活几年?”医生根据临床经验,给出答案:“最多五年。”一个星期后,梅勇执意出院。他将自己唯一的一套住房卖了,把剩下的债都还了,身上已经所剩无几。当他再走在车水马龙之中,这个璀璨的城市再也吸引不了他的目光。他渴望回到小时候,回到那个宁静安详的村庄里。2010年12月,梅勇收拾好行李,踏上了回家的列车。绝症浪子赎罪前妻:与生命来一场赛跑梅勇的老家在浙江省景宁县雁溪村一处山坳上,他将父母的老屋收拾出来,住了进去。老屋依山傍水,屋背后群山延绵,峰峦重叠,不知源头的溪水在山间流淌着,飞落在瓦沿和门前,滴滴答答……梅勇每天清晨都会去山间活动,喝山间的溪水,挖地里的竹笋野菜吃,生活过得简单宁静。朴实的村民时常给梅勇送来新鲜的蔬菜和ji蛋,梅勇被乡亲们感染,和他们一起去地里种菜,累了,大家就坐在一起聊聊天。太阳下山,看着村里的一家三口回到家,炊烟袅袅。如果可以,他多么想一家人相聚在一起,过幸福简单的日子。一天,隔壁杨嫂子串门,与梅勇说起过往,忍不住数落梅勇:“前几年听说你干了不少混账事,把老婆也气跑了。不过,姐倒瞧着你也没怎么变,莫不是有什么误会?”梅勇有些不好意思:“是我做错了不少事,现在悔不当初。”杨嫂子偷偷告诉梅勇:“听说张娴离婚后,一直没有再嫁,独自带着女儿在杭州打工,日子过得很苦。你要是真心悔过就去把她们娘俩找回来。”梅勇颇为震惊,追问道:“你怎么知道她们过得不好?”杨嫂子说:“这几年,张娴的妈妈经常去杭州给张娴照顾女儿,回来就跟我们诉苦,说张娴身体不好,母女俩过得苦不堪言,你要是有心就帮帮她们吧。”原来,离婚后,张娴卖掉了归她所有的那套房子,带着女儿来到了杭州,在一家超市里当收银员。她将苗苗转进杭州一所中学,租住在学校旁边的老平房里,因太过潮湿,张娴患上关节炎,每到梅雨季节就疼痛不止,不得不三番五次求助于母亲。这天夜里,梅勇辗转难眠,想到张娴独自一人将女儿拉扯长大,愧疚再一次涌上心头。前妻治病需要钱,女儿读书也需要钱。他作为一个男子汉,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躲在这里等死,梅勇心底的那股狠劲又被bi了出来,他告诉自己:即便是死,也要给张娴母女俩留下一笔钱,让她们衣食无忧。可他一个被判了死刑的癌症患者,又该如何给妻女撑起一片天空?梅勇望着蓝天白云,心中一片茫然。放眼整个村庄,到处都是荒废的田野,显得寂静没落。偶尔一两只山羊奔跑在田野里,让梅勇心中一动,听说当地不少人回乡养羊繁殖畜牧业,他不如就留在老家养羊吧。说干就干。梅勇拿出当年创业时的激情,用老父亲留下的林权证,抵押了10万元贷款,在山脚下建了两个标准的羊圈,又从湖州市长兴县买了一批羊羔,创办了一个山羊养殖基地。然而,没几天,小羊羔接二连三地生病,梅勇急得整夜睡不着觉,频频出现腹痛、便血等症状,他只能加大药量,缓解身体上的痛苦,继续强撑着病体,找到养羊专业人员,在他们的指点下买来药物,亲自给小羊喂nai,做清洁,学习如何预防羊群生病……在梅勇的精心照料下,生病的羊羔渐渐痊愈。他每天早上天没亮就起来,去羊圈巡视,之后,他将山羊赶上山,再独自回到山下修补羊圈、准备草料,等待山上的羊儿归来。他的生命没有多少时间,他必须加快步伐,与生命赛跑。一次放羊途中,梅勇遇到一个老中医,两人在山间攀谈起来,得知梅勇经常腹痛、便血,老中医就教他在山间辨认药材,还送了他一大包草药,让他坚持服用。梅勇用了几个月后,竟发现腹痛、便血的时间不再那么频繁。此后,梅勇不舒服,就去山里采回草药,碾碎了煮水喝。这年底,梅勇每天踩着三轮车将自己的待售山羊向当地农家乐、酒店、饭庄推荐。乡里乡亲也被他的精神感动,一传十,十传百,山羊很快销售一空。由于纯天然养殖,味道鲜美,就连与雁溪交界的泰顺、寿宁的酒店也闻讯赶来……到2014年底,梅勇的养殖基地年产值已达到100多万。他想将存款汇给张娴母女,无奈不知道她们的具体地址,几次汇款都因查无此人而退回。2000只美羊羊作证:癌症没了妻女来了2015年初,梅勇继续扩大养殖规模,他将回收的水稻秸秆和玉米秸秆加工成饲料养羊,还利用羊粪肥田种植水稻,逐步形成了“湖羊养殖+饲料加工+羊粪肥田”的生态循环产业链雏形,他一门心思全在养羊上,连药都忘了吃,身体不舒服时,挺一挺,就过去了。一次,梅勇在修补羊圈时淋雨,一直高烧不退。他虚弱地躺在床上,推算自己的生命时限,惶恐难安,生怕来不及将钱给张娴。思来想去,梅勇揣着这几年的收入,来到前岳父家。他站在门口踌躇着,不敢进去。正在此时,张娴的父亲张振生发现了他,疑惑道:“你怎么来了?”“爸,我……”梅勇的话还没有说完,张振生就打断他:“你们都已经离婚这么多年了,别叫我爸,我可没你这种嗜赌成xing的女婿。”梅勇面红耳赤,“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忏悔着:“爸,我知道我错了,我已经得到报应了。几年前,医生说我得了肝癌,活不过五年。我这几年拼命养羊,就是为了在临死前给她们娘俩留下一笔钱。现在我把钱送到您这里,希望您能帮我转交给张娴,我实在是没脸见她们了。”梅勇的一番话让张振生震惊不已,他思来想去,最后决定召回女儿。三天后,张娴匆匆回家,望着散落在桌上的各种存折和存单,她失声痛哭。张振生劝说女儿:“毕竟他是苗苗的爸爸,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张娴默然,纵然心里有恨,可在生死面前,她宁可梅勇好好活着。第二天,因为苗苗即将面临高考,张娴不得不回到杭州。临走前,她将存折送回梅勇家,可任凭她好说歹说,梅勇却坚持这钱是留给女儿的,他告诉张娴:“我不奢求你能原谅我,我只是希望在有生之年尽一个父亲的责任,如果你可怜我,就让我在死前再见女儿一面吧。”张娴点点头,含泪离去。一路上,她脑海里不断闪现出过往片段,有甜蜜,有泪水,有辛酸,拿着存折的双手也一路颤抖。回到杭州,为了不干扰女儿高考,张娴隐瞒了梅勇的事情,但她心里却始终牵挂着梅勇。其实,这么多年,她也反思过她和梅勇的这段婚姻,纵然梅勇有错,但如果当初她对梅勇多点耐心,及时引导他,或许他不会一错再错。而经历了人情冷暖,在时间的流逝中,梅勇对她的伤害渐渐淡去,反而是那些携手打拼的日子历久弥新。她告诉自己:既然他知错就改,她也要顾念往日情分,陪他走完最后一段路。6月初,苗苗一考完试,张娴就将女儿带回老家。路上,张娴将梅勇这些年的经历和盘托出。苗苗从一开始的气愤,到后来的惊讶,叹息:“爸爸生了病没人照顾,还要赚钱给我,他真是太可怜了。我们还是帮帮他吧。”张娴为女儿的懂事感到欣慰。下车后,母女俩徒步走到雁溪村。站在村头,他们就看到数百只山羊在山林中穿梭,走近了才看到在羊群里忙碌的梅勇。父女四目相对,那源于血缘的熟悉感刹那就回归了。当苗苗看到不满50岁的爸爸已经满头白发,不禁流下心疼的眼泪。日夜思念的人不期而至,梅勇内心更是波涛汹涌,见女儿出落得亭亭玉立,又忍不住泪水纵横,几乎语无伦次:“你,你们……怎么来了?我这个样子,你们大老远赶过来怎么好?”张娴劝他:“再怎么说,你也是苗苗的爸爸,我们既然来了,也不急着走,你别激动,对身体不好。”苗苗在一旁也懂事地点了点头,梅勇心里感慨万千。那几天,母女俩留在了雁溪村。每天早上,母女俩醒来,梅勇就已经将羊赶到山上,新鲜的羊nai放在餐桌上,让苗苗畅快地喝个够。看见爸爸每天忙得脚不离地,苗苗主动请缨陪爸爸上山放羊,她背上画册,找一块空地,席地而坐,将爸爸放羊的画面描绘得栩栩如生。有了妻女相伴,梅勇每天都充满斗志,连身体上的疼痛都消失不见了。其乐融融的场景,让梅勇不止一次感慨:“如今,我也算死而无憾了。”高兴时,他神采飞扬,让张娴恍惚觉得十多年前,那个让她仰慕的丈夫又回来了……9月,苗苗被浙江大学新闻系录取,回到杭州开始大学生活。待女儿安顿下来后,张娴劝梅勇去医院再做一次身体检查,她说:“无论好歹,我们都一起面对。”这句话让梅勇热泪盈眶。在张娴的陪伴下,梅勇去浙江省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结果显示他竟然肝功能正常,癌细胞不仅没有发生转移,还奇迹般消失……医生在通过对比几年前的病理化验后表示,肝癌2期通过介入治疗后,残存癌细胞没有发生转移情况,是可以通过提高生活质量,延长患者的生存期。事实上,约58%的肝癌是喝酒和熬夜导致的,但梅勇这5年来,改变了从前不良的生活方式,食用的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食品,喝的是含有丰富矿物质的山溪水,加上他专注于养羊,转移了注意力,这些都非常有利于患者免疫系统的恢复与重建,人体的自愈功能强大,肝癌不治而愈也不是没可能……迎着张娴惊喜的眼光,梅勇也觉得不可思议:在经历了患癌、破产之后,他回到了生养的地方,让一切回归宁静。没想到,乡野纯净的泥土气息不仅治愈了他身体的绝症,也拯救了他心灵上的绝症。他直呼:“上天真是待我不薄啊!”回家路上,看到张娴不再年轻的眼眸,梅勇不禁问:“之前是我错过了太多太多,好在上天愿意给我时间去弥补,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接受我?”张娴沉默良久,才说道:“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以后我们留在雁溪村,和羊群为伴,过自在的生活。”梅勇的养羊基地有了张娴的加入,变得越发顺风顺水。2017年3月,梅勇和张娴去景宁县民政局办理了复婚手续,他们一起牧羊、一起劳作,在这个村庄里享受着难得的幸福和安宁……编辑/包奥琴

延伸阅读: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