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板挑逗下属杀情人,“风情雇凶”引爆雷区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女老板挑逗下属杀情人,“风情雇凶”引爆雷区

时间:2015-12-15 16:09:35 《知音月末版》 作者:鲁雁等
    赴宴后,山东省青岛市一家职能部门的干部于强炜便人间蒸发了。其家人选择报警。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案情逐渐明朗:于强炜已被害,主犯正是当天设宴请客的物流公司老板关云与其司机卢健君。

    关云为何谋害于强炜?卢健君在中间又充当了何种角色?2014年5月5日,随着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判决的出炉,命案背后的隐情也浮出了水面……

    赴宴之后神秘失踪,抽丝剥茧破获“无尸”命案

    2012年11月29日上午9时许,家住青岛市李沧区的于老先生发现儿子于强炜一宿未归,起初未当回事。可直到晚上,儿子还没回家,且手机也无法打通。这下于老有点着急了:儿子这是去哪儿了?

    就在于家人着急时,12月2日15时许,于家的电话座机突然响起,于母看到来电显示号码为010开头的电话号码,遂接了,电话里传来一男子的声音:“妈,我杀人了,不能回去了,儿子对不起你。我要在外面躲躲,你帮我把两个孩子拉扯好。”还没等于母反应过来,电话就挂断了。被吓得六神无主的老人赶紧回拨过去,电话却再也无人接听了。

    儿子与谁结仇了,怎么可能会背上人命?惊魂未定的于母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再一细想,觉得那个声音不太像儿子。担心于强炜出意外,她和老伴赶紧报了警。

    接到报案后,青岛李沧公安分局会同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迅速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据于强炜所在单位领导透露,28日晚,他被一家物流公司的老板关云请去吃饭了。那么,这场饭局就是调查的第一步。据当天请客的关云证实,当晚她邀请于强炜吃饭,一起吃饭的还有她公司的司机卢健君,以及另一家公司的陈经理和两名员工。当晚一行人在延吉路上一家酒店吃过饭后,又到楼上的KTV唱歌。一直玩到晚上11时许,各自回家了。她并不清楚于强炜的去向。

    民警找到卢健君,他也证实了关云所说的情况,同时向专案组反映了一个奇怪的情况——当晚吃饭时,于强炜接了一个电话,听了一会后就把电话挂断了,说了句:“莫名其妙,找我要钱。”过了一会,电话又响了,于强炜再接起来,好像还是那个人,他气愤地对着电话大喊:“你打错电话了吧!”少顷,电话再次响起,于强炜看了一眼号码,没接。卢健君是挨着于强炜坐,平时他们都挺熟,就顺手拿起于强炜的手机接起来,他听见手机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大声喊着:“你欠我150万,啥时还?”卢健君以为于强炜和别人有债务纠纷,就把电话又递给了他,于强炜不接,卢健君就直接挂断。

    短时间内有3次“讨债”电话,这一点确实有些异常,李沧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战德强等民警在走访关云、陈经理等人后,众人也均证实,于强炜在吃饭过程中陆续接了3次电话,内容似乎与“讨债”有关。大家都觉得这是于强炜的私事,便没有过问。

    吃饭过程中接到了3次“讨债”电话,饭局结束后突然消失,随后又给父母打电话称“犯下命案”,于强炜的失踪会不会与这个电话有关?民警调查发现,当晚宴席的时段,于强炜的手机只接听了这3个电话,号码归属地为北京。进一步调查,民警奇怪地发现,这个号码当年7月份开通,但只拨打过这3次电话,之前和后来都没用过。换言之,电话就是专门为找于强炜准备的。

    这个电话肯定有问题!正当民警准备展开全面侦查时,于老先生于12月3日突然接到了“于强炜”的短信:“爸,我被高利贷骗了,借了150万现在变成400多万,正在被人追杀,你们要照顾好孩子。”民警一查,该号码也仅发过这一条短信。

    “你和我妈要注意身体,不用担心我,我在外面很好,等过段时间没事了我就回去。”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于老先生的手机上又接到几条这样的短信,来电显示的手机号码不固定,但都是以“于强炜”的口气发来的,短信内容虽然每条都不太一样,但总体来说,都是在表达一个意思——他在外面躲债,很安全。

    于强炜前后矛盾的表述,令专案组更加生疑。民警分析,以于强炜口气打的电话与发的短信很有可能都是假的,于强炜很可能遭人非法拘禁。另外,从嫌疑人熟知于强炜家的固话和其父亲手机号码的情况来看,熟人作案的可能性较大。

    随着调查的深入,办案民警发现,2012年11月28日晚的饭局中,有两个人的关系很不一般,那就是于强炜和关云。关云与丈夫已分居,独自带着女儿生活,与于强炜的关系比较暧昧。但两人之间最近出现了问题。据关云公司员工反映,于强炜最近一段时间常去公司,每次去都会骂骂咧咧的,张口向关云要钱,只要关云说个“不”,他就会在公司里砸东西,甚至动手打关云。有次关云不在,他就对一个员工大声嚷嚷:“你告诉关云,我让你们公司下周一就关门。”

    关云与于强炜有着不同寻常的亲密关系,为何在初次接受询问时,她不提及?民警再次与关云接触。这一次,关云承认她与于强炜关系很好,却坚称两人并没矛盾,对于强炜到公司滋事等情况只字未提。

    关云为何撒谎?她在掩盖什么?就在警方苦于找不着突破口时,2013年4月初,民警获悉一条重要消息: 2012年11月28日当晚负责送于强炜回家的卢健君不见了!据物流公司的员工透露,卢健君被开除前,在公司里表现反常:天天在公司无所事事,吊儿郎当,关云为此非常不满,多次训斥无效后,终于将其开除。

    卢健君被开除得蹊跷,而他的表现也令人生疑:区区一个司机,为何在公司如此嚣张?4月16日,警方将卢健君控制。面对警方讯问,卢健君透露了一个惊天秘密:于强炜已被杀害!主谋正是关云,而他和公司另一名员工李燕萍则是帮凶……

    与情人翻脸心生杀机,求助玩起危险关系

    卢健君的供述让案情出现重大突破。事不宜迟,4月17日,李沧区公安分局将关云与李燕萍刑拘。得知卢健君已经招供,关云自知无法抵赖,遂交代了自己设计谋害于强炜的来龙去脉……

    出生于1976年的关云是个典型的女强人,此前在几家大公司打工,几年前自己创办了一家物流公司,并很快在青岛同行中站稳了脚跟。

    2010年4月中旬,关云到主管部门办相关手续时,认识了该部门领导于强炜。她对这个身材魁梧、长相帅气的年轻官员很有好感,并交换了联系方式。

    此后,两人经常电话、短信联系。渐渐地,两人的态度变得暧昧起来,聊天的尺度变大。关云何尝不明白:照这样发展下去,两人突破底线是迟早的事。她原本有点犹豫:自己的丈夫收入虽不高,但为人实诚,女儿乖巧可爱,她不想让美满的婚姻因自己的不检点而出现裂痕。但好强的她同时也明白:一旦获得了主管部门的强力支持,肯定能够让事业锦上添花。权衡利弊之后,关云最终选择了与于强炜相好……

    有了于强炜的“照顾”,关云的公司如虎添翼,蒸蒸日上。而她与于强炜之间的特殊关系,也由“地下”逐渐转为“地上”,双方的配偶都听到了风声。面对各自配偶的质问,于强炜明确表示离婚,除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归他之外,其他财产全部不要。但于强炜的妻子不想离婚,她觉得这样做对两个孩子伤害太大。

    相比之下,关云则十分矛盾。原来,在最初的激情退却后,关云很快便发现:于强炜脾气暴躁,尤其是酒后,经常对她爆粗口,甚至动手。相比丈夫的忠厚善良,于强炜很难给她安全感。因此,当听到风声的丈夫质问她时,她不肯说实话。但流言越传越盛,顶不住压力的丈夫,选择了与关云分居。

    2012年9月,被于强炜折腾了两年的妻子,最终同意了丈夫的离婚要求。离婚当天,于强炜便兴冲冲地找到关云,要求她尽早离婚,然后两人结婚。可是,关云却冷冷地告诉他:自己暂时还不想离婚。

    通过对知情人的采访,记者了解到:关云的态度让于强炜非常恼火。此后,于强炜隔三岔五地打电话、发短信,辱骂关云,有时甚至直接跑到关云的办公室,指着她的鼻子骂,“内容不堪入耳”。

    于强炜的“无理取闹”,让关云十分恼火,产生了教训他一顿的想法。找谁来办此事?关云想到了一个人,此人便是她的专职司机卢健君。

    卢健君长得五大三粗,孔武有力。关云想到利用他,不仅仅是因为他能打,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这是她凭自己女性特有的敏感察觉到的——卢健君很喜欢她,但因为他有自知之明,所以从来不敢造次。

    在关云的授意下,卢健君准备找人“教训”于强炜,但因各种原因事没办成,反而让于强炜得知了消息。得知情人居然想找人教训自己,他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加倍报复关云。案发后,据关云公司员工胡国全回忆:2012年下半年的一天17时许,有个姓于的男子打来电话,让其转告关云,周一让她的公司关门。胡国全将电话转告给关云,关云让其不要管,安心工作。

    据卢健君交代:“教训”没成,反倒让老板遭到于强炜的加倍报复,卢健君内心很忐忑,生怕关云怪罪于他,同时想着如何弥补自己的失误。而就在11月中旬,关云再次找卢健君“推心置腹”地单独长谈,骂于强炜是衣冠禽兽,同时夸赞卢健君是个忠厚老实的好男人。关云的话让卢健君浮想联翩:“老板是不是对我有意思?”想着关云已与丈夫分居,如今又与于强炜闹得水火不容,卢健君突然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就在卢健君想入非非的时候,关云抛出了她的计划:“于强炜逼得我不好过,还要让我们公司关门,我要除掉他。老卢,你帮帮我……”沉浸在“爱情幻想”中的卢健君,二话没说便同意了。

    铲除了情人也埋下祸根,命案背后多少“扭曲的人性”

    为了让计划更周密,关云经过了长时间的谋划。除了卢健君,关云还物色了一个帮手,她的嫂子李燕萍。只有初中学历的李燕萍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在关云公司工作期间,深得关云的照顾,对关云感恩戴德。因此,当关云提出让她帮忙杀于强炜时,李燕萍答应了。

    按照关云的安排,李燕萍准备了安眠药、碎尸和抛尸用的工具,而卢健君则准备了绳索、降压药(于强炜的血压很高,经常服用降压药)。

    2012年11月28日晚,关云打电话以请同学宋休城吃饭的名义,安排于强炜、卢健君、宋休城及另一家物流公司的陈经理和两名员工,在青岛市北区一家酒店吃饭。其间,李燕萍按照关云事先安排,用北京号码给于强炜打电话催要“欠款”,给在场人员制造于强炜在外欠账不还的假象。

    饭后21时许,关云又带一行人到楼上的KTV唱歌。其间,关云拿出事先装有安眠药粉末的降压药胶囊给于强炜吃了。吃了药后,于强炜便犯了困,躺在包房的沙发上昏昏欲睡。见此,宋休城、陈经理等人起身告辞。关云与卢健君将于强炜扶到自己的面包车副驾驶座上,由关云开车,卢健君坐在后座指挥,向事先商量好的分尸仓库开去。

    快到青岛市抚顺路时,卢健君拿出事先准备的绳子勒住了于强炜的脖子,于强炜反抗了几下就不动了。其间,关云打电话给李燕萍,让她将仓库所在小区的大门打开。关云把车开到仓库门口,与卢健君一起将于强炜的尸体拖进仓库。第二天,卢健君按照事先安排到仓库处理尸体,并把作案工具等拿到单位后面的小山上焚烧了。

    29日21时许,卢健君借了一辆黑色轿车和关云在海湾大桥将尸体抛入大海。此后,关云与卢健君沿海底隧道回青岛。警方提供的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关云辨认、指认了卢健君将于强炜勒死时所乘坐的面包车,存放、碎尸的仓库,抛尸所驾驶的轿车,抛尸地点。

    于强炜的父母报警后,关云觉得有必要干扰警方的侦查视线,遂将于强炜父母的电话告诉李燕萍,让她想办法。李燕萍让北京的一名同学冒充于强炜给其父母打了电话,谎称在外面杀人躲事(该同学后来发现情况不对,打过一次后没有再打)。李燕萍随后又到威海,以于强炜的口气给他父母发了短信,称在外面躲债,进一步转移警方视线。

    就在关云处心积虑转移警方视线时,她忽略了一个人,那就是卢健君。据卢健君向警方供述:他帮关云杀了人,自诩“有功”。且通过合谋作案,他得以窥探到了这位女强人的人性缺口。基于此,以前在关云面前唯唯诺诺的卢健君,逐渐变得肆无忌惮。在公司里,他经常连门都不敲,就大摇大摆地进出关云的总经理办公室,且直呼其名,刻意在他人面前表现出他与关云与众不同的关系。

    但令卢健君懊恼的是:杀死于强炜后,关云对他的态度,很快又回到了过去,很少正眼瞧他。关云的“绝情”让卢健君原本充满爱情幻想的内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气急败坏的他,此后便报复般地在公司四处蹿岗、游手好闲。

    担心卢健君这样下去败坏公司风气,也可能让杀人一事败露。2013年4月初,关云果断将卢健君开除。谁知此举让苦于案情无进展的警方找到了突破口。

    青岛中院审理此案时,考虑到于强炜的过激行为对本案的发生有一定责任,且关云是初犯,积极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故于2014年5月5日作出判决,判处关云有期徒刑15年;卢健君被警方以非法拘禁罪传唤期间,主动交代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故意杀人罪,视为自首,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李燕萍系从犯,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战德强、胡国全、宋休城为实名) □

    编辑/戴志军

延伸阅读: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