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丈夫的离婚哀求,“恩妻”泣血哟何茫然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面对丈夫的离婚哀求,“恩妻”泣血哟何茫然

时间:2015-12-15 16:25:37 《知音月末版》 作者:小溪等
    两年前,福建女子杨丽在蜜月旅行中遭遇车祸。危急关头,她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全救了丈夫朱谦。事后,朱谦只受了轻伤,而杨丽不仅因脊椎受伤导致终身瘫痪,还失去了生育孩子的权利。

    在朱谦的细心呵护下,杨丽渐渐走出人生阴霾。然而,让杨丽没有想到的是,2015年4月,她曾用生命相救的丈夫却坚持要离婚。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面对坚决离婚的丈夫,杨丽又该何去何从?

    本文根据杨丽的讲述整理而成……

    蜜月旅行遭遇车祸,

    幸福的人生从云端跌落

    2013年3月,蔚蓝的天空下,到处都是鸟语花香,我和丈夫朱谦开着越野车一路驰骋……不料,在浙江境内的沈海高速上,只听“轰”的一声,我驾驶的车突然爆胎,车失去控制,直接冲向护栏。眼看就要撞上去,我第一反应是绝不能让身边的丈夫受到伤害,我向右猛打方向盘,让车左侧驾驶室迎上去。只感觉一阵猛烈的冲击感向我袭来,我在惊慌和疼痛中晕厥……

    当我再次醒来,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从福州赶来的父母和朱谦都围绕着我,满眼通红。我努力地想要坐起来,可是大腿却使不上劲,我惊慌失措地问:“我的腿怎么了?”朱谦将我拥入怀中,几度哽咽:“都怪我,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一旁的父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我的心猛地一沉。待一家人平静下来后,我才知道,车祸后,路人帮忙报了警。很快,120也赶到,将我们送往最近的医院。朱谦只是头部受了点轻伤,并不要紧,而我的脊椎严重受损,腰部以下可能会全部瘫痪。我哭得歇斯底里……

    我叫杨丽,今年27岁,福建省福州市人,从事外贸工作。三年前,我与朱谦在一次相亲会上认识,他比我大3岁,在福州一家IT公司做中层管理。他看上去文质彬彬,成熟稳重。在他神采奕奕的目光注视下,我第一次羞红了脸。后来,我们一起约会,看电影,相处得非常融洽。不久,在双方父母的祝福下,我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由于我们的工作都非常忙,蜜月旅行一拖再拖。直到2013年3月,我们约定的北上自驾游蜜月旅行才如期而至。没想到,迎接我的竟是一场这么可怕的灾难。

    事发后,处理车祸的交警告诉朱谦,我原本不会伤得那么重,因为车祸瞬间,驾驶员出于本能反应保护自己,会将方向盘向左打,将副驾驶推到前端。而我为了保护副驾驶上的人,让自己冲向撞击点。那一刻,我看到朱谦眼里有着前所未有的震撼和爱怜。

    一个星期后,我的伤势渐渐稳定,被转往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可治疗了两个多月,医生依旧摇摇头说:“伤势无法逆转,以后只能靠自己休养。”那一刻,我几近绝望。我还那么年轻,绚烂的人生才刚开始,怎可就此凋谢?我抱着朱谦几乎哭断了气。

    灰暗的日子里,朱谦将我抱回了家,他愧疚地对我说:“你是为了救我才伤得这么严重,以后我就是你的腿,你要去哪里我都带你去。”不仅仅是朱谦,连公公婆婆对我也更疼爱。可时间一长,我能感受到他们看我时带着一种遗憾和无奈。直到有一天,我在睡梦中被一阵争吵声吵醒,虽然很快又安静下来,但我还听到婆婆隐忍的声音正在质问朱谦:“医生说她受伤后不能生育,你打算怎么办?”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再次让我闪电般崩溃。

    以“恩人”自居,

    自私的禁锢为难了爱

    原来,那场车祸不仅使我失去了健康,也让我失去了生育孩子的权利。医生说,我因为腰部以下瘫痪,导致子宫萎缩,根本无法拥有性生活,更不可能生育孩子。家人怕我难过,一直不忍告诉我真相。一连几天,我都沉默不语,躺在床上默默流泪。我撕心裂肺地自问:上天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公?我也忐忑不安地问朱谦:“我不能走路,不能生孩子,你还要我吗?”朱谦将我抱进怀里,柔声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几天后,公公婆婆回老家了。朱谦将我的父母接到家里,还请了居家保姆。父母看到我意志消沉,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我是家里的独女,父母一直将我捧在手心,如今我遭此厄运,他们的心应该比我还疼吧。我强迫自己振作起来,并告诉自己,即使失去了全世界,我还有父母,我还有朱谦。

    朱谦对我十分疼惜,他每天上班总是尽可能早回家,买菜、洗衣、做饭;他去我的公司给我办了辞职手续,让我在家专心养病;闲暇时,他四处打听各大医院,想尽办法带我去做康复治疗。朱谦用前所未有的体贴和温柔,让我冰冷的心渐渐开始复苏。只有在看到朱谦的时候,我才觉得我的人生重新有了色彩。

    在度过最初的艰难和疼痛之后,我渐渐接受已经瘫痪的事实,但心里却始终惶恐难安。我害怕已经瘫痪的我配不上优秀的朱谦,害怕他嫌弃我什么都做不了。更让我难以启齿的是,自从瘫痪后,我再也无法过夫妻生活,而朱谦却正值盛年,我开始变得敏感多疑。白天,我常常望着他的背影出神;夜里,我经常从失去他的噩梦中惊醒……

    尽管朱谦曾语重心长地告诉我:“我们夫妻一体,要相互信任。你既然能视我如生命,我又怎么会弃你于不顾呢?我不是这种忘恩负义的人!”但我依旧自私地想要每时每刻将他禁锢在我的身边。可朱谦是事业型男人,不可能为我放弃工作。随着他的工作越来越忙,我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一旦看不到他,我就会莫名其妙地发脾气。

    一天傍晚,下班时间已过,朱谦却还没有回来。保姆将炖好的汤端到我面前,我心烦气躁地挥了挥手,将热乎乎的汤泼了一地,还溅到了身上。保姆急忙给朱谦打电话。半个小时后,朱谦火急火燎地赶了回来,看到我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为了稳定我的情绪,此后朱谦尽可能将工作带回家做,然后陪在我身边,给我讲笑话。我心满意足地笑了,丝毫没有意识到朱谦日渐紧皱的眉头。

    2013年底,朱谦被公司评为优秀员工。我让保姆做了一桌子菜,要和朱谦一起庆祝。可饭吃了一半,朱谦接到上司的电话,说同事们都吵着要为朱谦庆祝,已经替他订好了席,让他赶紧过去。盛情难却,朱谦答应了。他一挂电话,我的脸就冷了下来,并质问他:“你走了我怎么办?这饭还吃不吃了?”朱谦有些为难地说:“大家都在,我不好拒绝。要不我先陪你吃一点,再过去?”我直接扔下筷子,眼泪“哗哗”流了下来。最后,朱谦没有赶去公司的饭局,但是我们的饭也没有吃下去。

    我太怕失去朱谦,甚至不允许他跟任何女同事有过多的交往。有一次,我让保姆带我去朱谦的公司对面等他。正巧看到他载着一位女同事。回家后,我质问他:“现在我在家里带不出去,你就带别人?别人会替你挡车祸吗?”朱谦被我一阵抢白说得面红耳赤,许久没跟我说话。第二天,妈妈看我失魂落魄,问我怎么了。我哽咽地说:“妈,朱谦不理我了。”妈妈以为我受了委屈,带着我直奔朱谦的公司。一看到朱谦,妈妈就忍不住数落他:“每天只知道忙忙忙,对老婆不管不顾。如果没有我们家丽丽,你哪会有今天?真是忘恩负义!”妈妈的话引来不少人围观,大家对朱谦指指点点。朱谦的脸色很难看。

    就这样,不知道从何时起,我从优雅懂事变得无理取闹,不知不觉中将朱谦越推越远。即使在家,朱谦与我也是分房睡,我们之间越来越沉默。整个家安静得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到。

    是彻底放手还是重归于好?

    谁懂哭泣的女人心

    2015年春节过后,一直沉默寡言的朱谦提出和我谈一谈,我答应了。没想到,朱谦开门见山就说:“我们离婚吧。”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问他:“你说什么?”朱谦笃定道:“我们离婚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扑上去,对着朱谦又捶又打,不断质问他:“你对得起我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朱谦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我疯狂地厮打。最后,我打累了,坐在那里放声大哭。朱谦也忍不住掩面哭泣:“你骂我也好,打我也罢。但是这两年来,我感觉我们之间似乎已经没有了爱。这样的婚姻让我很痛苦,实在是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了。”

    朱谦告诉我,这两年来,他父母虽然没在我面前表露出来,但是却时常给朱谦施压,常常在电话里感叹道,哪个邻居又生了一个孙子,或者是哪个亲友又在催他们抱孙子。半年前,他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偶遇初恋女友叶珊珊。叶珊珊是朱谦的大学同学,毕业后,远赴英国留学,前不久才回到福州,至今孑然一身。叶珊珊很善解人意,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朱谦就会找她诉苦。两人感情迅速升温,大学时代恋爱的悸动似乎又回来了。一开始,朱谦也挣扎过,觉得这样很对不起我,但只有在叶珊珊面前,他才能真正释放自己。在真爱的呼唤和父母的双重压力下,朱谦考虑再三,才决定结束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

    我哭着给公公婆婆打电话,可原本对我很怜惜的公婆,这一次却选择站在朱谦那边。婆婆声泪俱下地说:“丽丽,算是我们家对不起你,可朱谦还年轻,我们朱家几代都是独苗,不能到了他这里断了呀。以前我们看着你们小两口感情深厚,不好意思拆散你们。现在……既然如此,不如放他一条生路吧。你要什么我们都给你。”原来,即使曾以命相救依旧无法抵消不能生育的事实,面对期盼孙儿的两位老人,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现在,我已经搬回娘家,整天以泪洗面,濒临崩溃。2015年4月,朱谦再次向我提出离婚,他说,愿意把家里的30万存款都给我,自己净身出户。我知道我们之间有太多隔阂,这段感情似乎已经回不去了。可一旦离婚,我几乎什么都没有了,我没有工作,且下身瘫痪,又不能生育孩子,以后又如何生活?

    [编后] 此事闹开后,有亲友认为朱谦忘恩负义,抛弃曾救他于危难的妻子。也有人认为,这件事杨丽也有错,她不应该自私地将朱谦禁锢在身边,最终与爱人渐行渐远。朱家父母认为,他们到现在都还没孩子,而且女方也无法再生育,朱家几代都是独苗,不可能就这样断了香火,他们支持儿子离婚。如果双方协调不下,将走法律程序。记者联系朱谦后,朱谦表示,他并不是不想负责,只是他与杨丽身心都无法回到从前,他愿意离婚后担负杨丽所有治疗和生活费用,但没有感情的婚姻在一起很痛苦。面对坚决离婚的朱谦,杨丽到底是该放手还是该挽回?她该何去何从?亲爱的读者朋友,你阅读此文后若有自己的观点想表达,请登录知音网(http://www.zhiyin.cn/)和知音论坛栏目参与讨论,也可以通过发微信(微信公众平台:知音多少事)、写信和电话等方式参与讨论。 □

    编辑/包奥琴

延伸阅读: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