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恕我的弱者父母,风干血脉亲情的怨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宽恕我的弱者父母,风干血脉亲情的怨

时间:2015-12-15 16:24:34 《知音月末版》 作者:于澄澄

    一般的女儿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可24岁的海口女教师张丹从小受尽了重男轻女父母的虐待、羞辱和打骂,多次自杀未遂。因为非同寻常的坚韧和努力,她活了下来,并且以优秀的成绩考上了大学。就在她和同样遭受父母歧视的女孩们结成联盟,咬牙切齿地准备讨伐父母时,她突然看到了黑暗家庭的一丝亮光,发现了“极品父母”的另一面,他们两代人剑拔弩张的关系骤然发生了反转……

    张丹和父母之间到底有着怎样刻骨铭心的恩怨?请看她2015年7月初对本刊记者的自述……

    宽恕我的弱者父母,风干血脉亲情的怨

    (图文无关)

    有一种亲缘,叫“厌恶、不接纳、不喜欢”

    我1990年11月出生在海口市郊一个工人家庭。

    父亲和母亲是高中同学,毕业后进了同家工厂。因为父亲高大帅气,母亲倒追起了他。于是,婚后,父亲在家里唯我独尊,母亲对他唯命是从,对在世的奶奶也特别孝顺。奶奶重男轻女,我还在妈妈肚子里时,她就天天到庙上烧香拜佛,希望添个孙子。当母亲生下我,奶奶大失所望,从来没有带过我,还把她对我的憎恶传递给了我父母,我的悲剧也从襁褓中开始了!

    5岁时,我的父母先后下岗,只好靠打零工维持生计,家里的氛围非常抑郁,父母对我的呵斥正式拉开了帷幕。我清楚地记得,那年我刚开始懂事,盛夏的一天我午睡时热醒直哭,因为爸爸嫌我吵,妈妈怒骂我,并用枕头堵我的嘴。因为妈妈凶神恶煞的样子太可怕,我此后哭时只敢掉眼泪,不敢哭出声。

    为了讨得父母欢心,从上小学开始,我早早学做家务,给父亲刷又脏又臭的旅游鞋,给妈妈洗内衣裤,但这一切,并没有什么用。父母经常骂我是克星,让他们生不了弟弟,因为妈妈多年没有再怀孕。我上小学二年级时,被选为少先队大队长,邻居高兴地对母亲说我有出息,母亲不屑地撇嘴说:“表现好有什么用?一个招人烦的赔钱货。”父母过年从来不给我买新衣,都是穿亲戚送的旧衣。

    不久,父母迷上了彩票,希望一夜暴富,改变家境。11岁那年,我做作业时,不小心用父亲写有彩票号的纸做了演算纸,父亲回来发现了,上来就给了我两嘴巴,提着我的头,问我还敢不敢。母亲在旁边看着,不但不制止父亲的粗鲁,反而让我给父亲跪下,并罚我不能吃晚饭。我彻底不再期待从父母那里得到所谓的爱。因为从父母看我的目光里,我看到了邪恶。他们两个人靠买彩票过日子,中到奖就乐,就大吃大喝大买东西,中不到奖就拿我出气。

    在几个月彩票都没中大一点的奖后,父亲开始酗酒,酒后对我谩骂,说家里有我这个克星,不会有好日子过,我不仅让他和母亲断子绝孙,还让他们没有财运。父亲几次要挟我退学,我不断地哀求他让我继续好好读书,我知道这是我摆脱这个家的唯一出路。

    就在这时,妈妈怀孕了,而且是男胎,奶奶和爸爸欣喜若狂!父亲脾气好了,还戒掉了酒。意外的是,他买的彩票也接连几千几万地中奖。父亲不认为是他戒酒后脑子清醒了,说是母亲肚子里的儿子旺他的财运。父亲每天都摸着妈妈的肚子,儿子儿子地叫着,母亲也脸上笑开了花。

    我侥幸地继续学业,但父母对未出生的弟弟的无尽温柔和对我的漠不关心,深深刺伤了我,我变得易怒,变得内向、自卑,对父母的恨意在我心里扎了根。

    一次,我的班主任老师风闻我父母对我态度恶劣,关切地提出要家访,做他们的工作。我竭力阻止,因为我深知父母的偏见无法改变,老师的善举可能触怒他们,让我在家中再无立足之地!这种畸形的家庭环境,让我心事重重。人家孩子还在父母的膝下撒娇,而我变成小大人了。

    2003年12月,弟弟出生了!我把父母对弟弟无限的爱看在眼里,心底里叠加的仇恨也一层层地长高。我发奋读书,希望考上大学逃离这个恐怖的家!

    2006年中考,我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市里一所重点中学,这令父母和老师都大吃一惊。我以为为父母增了光,他们一定会高兴。没想到,父母对我的好成绩无动于衷,还加以嘲讽:“不就考个重点高中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还给我们增加更大的经济负担,你可别把脸扬到天上去,露多大脸,现多大眼。”

    有一种成长,21年被父母骂到不知尊严为何物

    “你高中毕业赶紧去打工帮我们养家,我们可没钱供你读大学,在国外,18岁就自立了!”这是妈妈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在我上高二时,一天父亲因买的彩票就差一个数字就会中大奖,他郁闷地坐在沙发上生气,看到我从身旁走过,父亲突然站起来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吼道:“生你弟弟时,我买的彩票老是中奖,而你考上了好高中,把老子的运气都用光了,买什么输什么,你就是个下贱坯子!”我还没缓过神来,妈妈也冲过来接着骂道:“为了供你读书,我们要多打一些零工,经常没钱买我们想买的彩票,错失发财的机会。畜生,你都18岁了,还我们钱!”他们一个月买彩票没中奖,就把全部火气撒到了我身上……

延伸阅读: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