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一梦想成真呢?1995年皮条孙镇的一次人生思考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万一梦想成真呢?1995年皮条孙镇的一次人生思考

时间:2017-02-22 08:21:11 《知音月末版》 作者:丁兴锋
    [本文人物背景] 20年前,丁兴锋只是一个乡镇干部,每天过着悠闲、稳定的职场生活,这种日子,扳着手指头都能看到退休之后的生活。每天吃吃喝喝,他的体重也增长了几十斤。在一次酒后,他照镜子,被自己的样子惊到了,瞬间决定改变自己。他只是一个中专生,但他内心积蓄力量,最终小宇宙爆发,成为大上海名校的一名法学博士!他在上海买房买车,改变了自己的命运,目前正在备考美国律师资格证的路上拼搏。更神奇的是,同为中专生的老婆也成了一名名校硕士!夫妻俩的奋斗史堪称励志,堪称当代版路遥的《人生》,亦可当作当代青年的人生楷模和进步典范!高考失利,人生第一次挫折与疗伤我叫丁兴锋,我的家乡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是位于皖西北的一个农业县,1974年4月,我出生于一个农户之家。我起点很低。1993年,高考落榜后,我进了一所中专:安徽水利电力学校。学校在安徽省怀远县,一个很小的县城。为了提升自己,我开始参加自学考试,但那时年少,还没想清未来的规划,只读了几门,就中途放弃了。1995年6月,我中专毕业,根据当年的分配政策,中专生只能分配到乡镇。一个在县城工作的亲戚对我说:你得想办法尽量留在城里,一旦去了乡下,这辈子就走不出乡下了。可作为一个农村孩子,我哪里有“办法”可想?最终,我被分配到偏僻的皮条孙镇政府水利站,下乡包村,植树造林,什么活儿都干。好在我时不时写点文章抒发心意,在当地报纸上发表了不少。领导看我能写,把我调到镇党委当宣传干事,之后,我又顺利地当上了党政办公室副主任。当官后,我的日子好过多了。因为上班也没太多任务,旱涝保收,到月就发工资,部分同事也对这种一眼能看到退休的日子乐在其中。平时上班轻闲起来,办公室里可以就“茄子西红柿还是豆角”这个话题畅谈一个上午。每天基本上都有饭局,我一度很享受这种“官场”的“小确幸”,体重较学生时期增长了30多斤。我是从什么时候清醒的?我记得,有一次在饭店醉酒呕吐时,看到镜中自己早早发福的体态,突然在那一瞬间感觉很失落,连我自己都讨厌现在不思进取的自己:这样太堕落了,还是应该有所追求。于是,我重新开始自学考试,这一次,我选择的是自己钟爱的法律专业。法律专业试题覆盖面大,又有大量的法条要记,将来还要参加被誉为“天下第一考”的律师资格考试。但我还是勇敢地拿起了书本。白天,在同事们出去吃喝玩乐时,我却把自己锁在宿舍里废寝忘食地学习。当时没有谁赞扬我,倒是有人三五成群地在背后说我假装清高。当时,皮条孙镇和太和县也不乏毕业于名校的同事。我在另外一个单位办事时,那个单位一个毕业于名校的公务员对我说:“当年我高三时,读书拼掉了半条小命。我读书都读‘伤’了,以至于大学毕业后看见书,就想呕吐。反正,我这辈子是到死都不肯再摸书了。”我这种生活方式在当时的镇政府确实算个“另类”,这种“另类”,也吸引了美女同事陈蔚的“注意”,她也是中专毕业,小我三岁,也希望通过提升学历改变自己。陈蔚时常向我请教,我便向她介绍自学考试的情况。而这种正常的交往在当地闭塞的环境中,已经被视为“谈恋爱”。镇长有意成人之美,提出要给我们当“月老”。我们也就顺水推舟,“答应”了镇长的美意。1999年的五一节,我们在镇政府提供的两间宿舍里结婚。第二年,儿子出生了。实话讲,父亲对孩子的感情是慢热型的,远没有十月怀胎的母亲对孩子的感情来得炽热。后来的一天,牙牙学语的儿子很突兀地叫了声“爸爸”。我追问:“你叫我什么?”他怕我没听懂似的叫了一长串:“爸爸爸爸爸爸爸爸!”所有的父爱,都在儿子叫我爸爸的那一刻被激活,打那以后,我经常为儿子的前途命运着想。我常常思考一个难题:如果我在镇政府安于现状、不思进取下去,将来我儿子的教育就成问题。当时我家乡镇上的学校,教学水平确实强不到哪里去,可想而知,镇上的中学,每年鲜有学生考进县城的高中。连高中都读不了,孩子的未来怎么办?我很想给儿子更高的平台。带着这股动力,2001年6月,我拿到了期待已久的法律专科毕业证书,与此同时,我法律本科段的课程也通过了六门。此时,我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报名参加当年的律师资格考试!然而,当年底,由于考试改革,原定的律师资格考试取消,改为全国统一司法考试,考试时间改到了2002年3月。由于报考条件提高,这意味着,这次考试对我将是一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破釜沉舟,自信带来命运转机虽然我有“不成功便成仁”的气概,但面对即将到来的司法考试,怎样才能保证复习效果,才是我面临的一座大山。显然,我作为办公室副主任,办公室的氛围,根本就无法看书。我也曾试图在晚上挑灯夜战,但儿子夜里时有哭闹,也难保学习效果。权衡再三,我做出一个在当时那种环境下绝对离经叛道的决定:辞职!首先反对我的是妻子。她多次劝我:“这里好赖是份工作,工资也能按月发放,孩子那么小,你却要辞职,难道你让我一个人养三张嘴啊?”我每天都劝妻子:“如果我们现在不改变,困难就是永远的。我只求你允许我消失四个月专心复习,恢复高中生的生活状态。我保证一定通过,我可以跟你写下军令状,如果没通过,我就安心回来帮你带孩子,这辈子永效犬马之劳!”妻子见我去意已决,就勉强批准了我的计划。同事看到我去意已决,感慨道:“你是我们这里第一个辞职的。如果不是你,我不相信有人会傻到抡锤子砸烂自己的铁饭碗。”我听了,也有种莫名的忧伤,离开当天,我百味杂陈地走出镇政府大门,转到一个没有人的麦秸堆旁,不知为什么,我突然眼含热泪,攥紧拳头,朝天大吼几声,树上的麻雀惊恐地飞翔盘旋,我的泪水流得更凶了:此刻,作为一个农村苦孩子,我抛弃了生命中最为重要的工作,现在要济河焚舟、背水一战,不成功便成仁了!除了拼命,四面楚歌的我,已无退路可谈。我联系了高中同学祝泉州,搬到了太和县城他那套三室两厅大房子里。在这里,我仿佛回到了高中时代,那种投入,让我每天都处在一种亢奋的状态中。在一所高中担任班主任的祝泉州看到我这么拼命,对我说:“你和我带的学生相比起来,用功一点也不比他们少。”知道我没有收入了,祝老师下班回来就买好菜给我做饭吃,几个月时间,基本上都是祝老师和我妻子一起“养活”我。妻子独自在家,一边上班一边自己带儿子,过得十分狼狈。有一次,妻子带儿子坐火车来看我,我来到火车站远远看到,儿子下了火车后哭闹着还要坐火车,妻子只得一手拎行李,一手拉住乱跑的儿子。我既内疚又心酸,赶紧抱住儿子,哄他:“你来找爸爸,火车也要去找它的爸爸。火车见到它的爸爸后,才能回来让你继续坐。”第二天,我就把他们娘儿俩送上了火车。看到妻子一手拎行李、一手抱孩子、一边艰难地挤上火车,我难受得胸口作痛,追着火车跑了两步,就蹲了下去。因为,我不想让她看到我脸上汹涌的泪水……送走妻子,我每天至少花15个小时看书。每天凌晨就起床背大量的法条,中午简单吃过午饭后,继续看书,下午和晚上也投入到紧张的复习中。为了第二天起得早,我连续四个月没拉窗帘,这样,极度疲惫的我即使是在睡梦中,也能在第一时间感受到黎明来临之前的暗涌。多年之后我看到一款新上市的手环的闹钟,起初会蠕动,继而轻微震动,模拟人体的自然清醒状态,轻柔地将人从睡梦中唤醒。我觉得这种功能带来的感觉应该很像我不拉窗帘,被黎明唤醒的状态。不拉窗帘的日子持续了四个月,2002年5月,首次司法考试成绩揭晓,我顺利通过司法考试,实现了向妻子的承诺!据官方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这一年的通过率仅为6.7%!是多年以来最低的一次!2003年6月,我如愿到地级市阜阳市成为一名律师,从皮条孙镇一步跨越县城,打破了当初那位亲戚对我的“判决”。我给妻子打电话说:“好了,快带孩子跟我来阜阳上学吧。”到阜阳后,我在颍州晚报开设了一个普法专栏,在电台主持了一档法制节目,倒也打出了一定的知名度。经济条件也得到了好转。2004年9月,妻子也办妥了停薪留职,带儿子来到阜阳,转入了当地最好、最贵的双语国际幼儿园。但短暂的满足后,我又萌生了再跳一级的念头:在没来阜阳之前,我觉得比起皮条孙镇,阜阳的舞台好大啊,在阜阳做大律师,机会好多啊。只有身在其中,我才发现,阜阳弹丸之地,不过是个大型的县城,典型的熟人社会,办事注重人情面子,对我这种老家在外县的律师而言,想办事还得先跟头头脑脑搞好“关系”,哪道“关系”没抹油,哪儿就转不灵光。我因此萌生了考研的念头。安徽离上海近,我狂妄地想要考到上海去,再次改变自己和儿子的命运。这一次,妻子竟没有阻拦。因为我已用实力让她对我刮目相看了,连通过率那么低、被誉为“天下第一考”的司法考试我都能通过,还有什么能难住我呢?2004年,我首次参加上海社会科学院的研究生考试,没想到总分超过分数线很多,而且专业科目的成绩非常好,却因英语分数未达线,遗憾地未能进入复试——只要突破英语,考研就不是问题!为了提升英语水平,我又开始了英语专业的自学考试。2004年的冬天特别寒冷,但我心里却燃烧着一团火。每一天,我做梦都在寻找考研英语失利的原因:从以往自考英语的经验来看,英语词汇量的积累尤其重要。于是,我拿出了自考时所用过的单词手册,熟记单词。此外,找来历年的考试真题,仔细研究和复习……那是一个不拉窗帘的冬季,我终于把“综合英语(一)”、“综合英语(二)”、“阅读(一)”等科目倒背如流了,只要放松心情、正常发挥,过线肯定不成问题。结果如我所料,2005年3月初,成绩揭晓,我成功通过了初试和复试,5月份,我查询到了自己被录取的消息!于是,我于当年9月1日成功杀进了大上海,成为上海社会科学院宪法学与行政法学专业的一名硕士研究生!在白天上课的同时,我还要兼顾挣钱。好在研究生的课程不多,主要是自己看书,让我能灵活安排时间。于是我就晚上和周末及节假日里拼命看书,平时还得分出时间办案挣钱,每天忙得连轴转。勇攀新高,读博士开律所事业再上新台阶研究生开学报到那天,一个同学得知我是律师,好奇地问:“我们上学是为了当律师、找工作,你已经是律师了,已经有工作了,为什么还要来上学?”我告诉他,律师也可以再提高自己啊!而在心里,我想告诉这位同学的是,不要仅将学习当作谋求工作的工具,那真的太肤浅了!人生如逆水行舟,不想退,就得进。没上过大学的我十分珍惜这求学的好机会,在办案之余,我投入了全部的精力用来学习,并且取得了良好的成绩。除此之外,我仍然在继续英语专业的自学考试,为了方便学习,放暑假我都不回家,就在教室里打地铺,被蚊子咬得半死,所幸教室也没窗帘,我得以在黎明到来之时就起床背英语。在我的努力下,我在读研二时终于完成了英语专科段课程的考试,取得了上海外国语大学颁发的毕业证书。2006年6月,儿子结束了幼儿园的生活,此时,我为儿子联系了上海一所重点小学,来学校面试时,老师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7月份,妻子带着儿子一起来到了上海,给了儿子最好的教育,我们夫妻也结束了两地分居的生活。妻子跟我生活到一起,才真正看到了我在学习上的努力。令我对她刮目相看的是,已经多年没摸书本的她,也开始参加法律专业和英语专业的自学考试!平时,我们夫妻俩从来没有刻意管孩子学习。周末我在家陪孩子,晚上,我和妻子自各占据书桌的一角默默看书、做笔记。儿子有样学样,也自觉地占据书桌一隅看书、记笔记。这成了我家的家庭氛围,每个家庭成员都沉浸其中,让它成为习惯。我一个高中同学付永灿从外地来沪,打电话联系我叙旧。原来,他高考时被华东政法大学录取,毕业后分配去了广东省工作,在接待他的饭局上,我还见到了另一位高中同学王殿志,他厦门大学博士毕业后进入了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任教,同时还认识了付永灿的大学师弟、当时正在复旦大学读博士并且在华东政法大学任教的王永杰。和这两位优秀的博士成为朋友,让我萌生了考博士的念头。有了这个念头,不甘现状的我再次树立了新目标。我详细向王永杰了解考博的流程,下定决心再次挑战自己,报考复旦大学的博士!此后,通过查阅材料、网友介绍与对各校考博试题的对比,我了解到,复旦大学的博士生招生考试,其英语非常难。要想杀进复旦,英语将是最大的障碍,但我相信以自考英语专业打下的基础,肯定可以攻克这一难关!复习备考的日子异常艰苦,可功夫不负有心人,2008年6月,我如愿收到了复旦大学法学院的博士研究生录取通知书!读博士期间,我仍然继续英语专业本科的自学考试。令我钦佩的是,陈蔚不甘示弱,也在2011年考取了上海社会科学院民商法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后来,她也通过了全国统一司法考试。研究生毕业后,陈蔚先是自己创业,后被浦东新区一家高科技公司聘为常务副总经理,待遇优厚。我办案期间代理及援助的多起行政诉讼案件均获得胜诉,当事人都非常感激,我也成长为行政法领域的专家型律师,并成为上海市律师协会行政法业务研究会委员。我先后在几个大型律师事务所担任合伙人,还联合两位合伙人律师,创办了上海申申律师事务所。由于工作占用了大量的时间,经过延期之后,我于2013年6月毕业,顺利取得了法学博士学位。我从来不跟儿子吹嘘我的“丰功伟绩”,但他把我努力的一切,都默默地看在眼里。在作文里,别的同学都崇拜美国总统、历史名人,但他崇拜的人,就是他的爸爸。儿子在学校的表现非常优秀,小学毕业,他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大上海知名的公立外国语学校。外校的学习进度快、难度大,也有相当一部分学生即使进了外校的初中,也考不上外校的高中,但我儿子三年初中生涯结束后,免试直升进入了本校的高中部。这一切的生活似乎那么完美,但从不安分的我却没有止步。我们计划生个二胎,为此,陈蔚向儿子征求意见,已上高一的儿子很懂事地说:“妈妈,你生吧。我学习不忙的时候,就帮你带弟弟妹妹。”2016年8月,儿子上高二了,陈蔚已怀上了二胎,胎儿七个月时,我们一家赴美,先是租车自驾游览了加州的多个国家公园,月底,我和儿子回国,陈蔚留美待产。10月,我再次赴美,当地时间10月21日,女儿Aimee在医院诞生,根据美国法律,出生在美国的婴儿即取得美国国籍。我在美国陪产期间,当地朋友Tony幽默地对我说:“丁博士,你的头发很少,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这就是聪明绝顶。你应该到美国来做律师,这里有更大的舞台,也更适合你。”我动心了。经过了解,美国加州的律师考试也对外国律师开放,外国律师可不需要美国学历直接报考,如果考取了加州律照,就可以去加州工作,即便仍然在上海工作,也将有利于促进业务的开拓。目标确定,立即行动!我在美国期间购置了大批的学习备考资料,回上海的行李箱里大部分装的是书,有一个行李箱超重,我就扔掉了我的衣服,对箱子重量进行了调整。回到上海,我还把律师朋友中英语好的拉在一起备考,大家建了一个群共享考试资料,互相打气。我们在群里约定,谁先起床看书了,谁就在群里吱一声,比比谁起得比鸡早,看看谁先考过美国的律师考试!当然,我已年过40,不可能像个书呆子一样只顾学习,两耳不闻窗外事。学习的同时,我还不忘办案挣钱,当事人了解了我的拼搏历史,都很信任我,找我的人很多,我每天忙得团团转,每年有100多万的收入。我和陈蔚也在上海买了两套房子。我们都是农村的穷孩子,当年是赤手空拳来到上海的,现在,我们凭自己的努力奋斗,跻身于上海的中产阶级。令我感慨的是,2016年10月底,我回到老家办案的时候得知,由于财政拨款不及时,镇上一些单位也喜欢拖欠工资。当年那个感慨“毕业后看到书就条件反射想呕吐”的公务员,因为工资无法养家糊口,还在县城一家公司兼职当保安。想当年,他可是名校毕业生呢。我一时感慨万千。每个单位都不乏名校毕业生。他们起点很高,但有的到了单位之后,却泯然众人,何解?我想,其根本原因就是,这些名校毕业生把人生过成了百米冲刺,拼了性命达到一个众生难以企及的学历制高点后,就“马放南山,刀枪入库”,早早地就放弃了奋斗。而人生根本不是百米赛,而是马拉松,只有匀速奔跑,才会胜利。我就是把人生当成了一场马拉松,力量均匀地慢慢跑到了人生巅峰。安逸的生活在让人满足的同时,也如同温水煮青蛙,让人丧失斗志。唯有不懈地乐观奋斗,才能让个人的人生智慧达到巅峰。切记:安逸时,不要忘记了远方!编辑/郭敏

延伸阅读: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