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秘密:“代孕退货”危机中的天地良心(下)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妻子的秘密:“代孕退货”危机中的天地良心(下)

时间:2017-02-01 08:04:02 《知音下半月》 作者:秋阳
    [前情提要] 1月上半月版我们为读者讲述了田晓雪为救父亲接受了“代孕”生子这个荒唐协议,但孩子生下后被发现患有脑瘫,结果被雇主“退货”,幸而田晓雪全家齐心协力,共同渡过难关。然而就在一切都快归于平静之时,田晓雪赫然发现,这个被全家人呵护的脑瘫儿子涛涛,竟有可能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她们一家将如何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要怎么样去面对当年的雇主?本期我们就为大家揭开答案。2016年3月31日,是亲子鉴定出结果的日子,田晓雪夫妇心情复杂地赶到天津,拿到了报告单。上面结论赫然:不支持序号0261被鉴定人(田晓雪)是序号0262被鉴定人(吴涛涛)的生物学母亲!尽管已经有心理准备,拿到这样的结果,田晓雪顿时泪流满面,放声痛哭。她既心疼涛涛这个苦命的孩子,也无尽地牵挂着从未谋面的亲生儿子,他在何方?他还好吗?得知涛涛不是自己的亲外孙,田保信夫妇气得浑身哆嗦,他们向女儿建议道:“这个姓吴的一定是恶意甩包袱。良心太坏了,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敢这样往外推,咱们哪怕找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他。但这些事情不能让涛涛知道,他还是个小孩子,就是个小猫小狗养这么长时间也有感情了。”田晓雪看着丈夫,孙风华也点头:“孩子阴差阳错来到这个家,他接受了咱们,咱们也接受了他,不管发生了什么,这情分也抹不去呀。我们找到吴家人,只是要个说法,给孩子个名分,其他的先放一边吧。一家人商量了一夜,将这件事定了下来。2016年4月开始,田晓雪夫妇又开始奔波在寻找吴家人的路上,孙风华觉得不能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吴良实这样做,已经构成了遗弃罪,而他们把孩子丢给田晓雪,也无非是算准了田晓雪当年代孕身份不合法,就算发现孩子非亲生,也不敢报警。孙风华和妻子商量,决定通过法律途径诉求真相知情权,并追究吴家人遗弃罪。2016年4月中旬,田晓雪在江苏老家找到了擅长打抚养权官司的律师——江苏常英律师事务所律师刘许文,并正式委托对方帮她进行调查取证和起诉。刘律师接案后,两赴北京调查取证。最终在一位北京同行的帮助下,于2016年4月25日找到了吴良实的新电话号码,并拨通了电话。原来,吴良实当年为了躲避田晓雪,卖掉了她知道的房子和公司,举家到保定做生意,但几年来见相安无事,便又悄悄回到了北京。得知律师的意图后,吴良实起初坚称送孩子是因为当初的代孕合同上约定代孕妈妈必须保证孩子健康,孩子查出脑瘫,自然可以退还,并不存在孩子被调换等其他问题。但当律师罗列出现有的各种证据,并从司法角度讲明利害关系后,吴良实的态度软了,答应与律师见面详谈。4月26日上午,在北京东城区歌华大厦,刘律师见到了吴良实,本刊特约记者也以工作人员身份跟随采访。关于涛涛到底是谁的孩子,田晓雪生下的孩子又在哪,吴良实给出了答案。原来,当年的吴家为了保证生出儿子,同时找了两个女人代孕。一个是田晓雪,另一个名叫赵丹霞。赵丹霞是云南大理人,当时在北京一家文化公司做文员。赵丹霞的儿子先生,一个星期后,田晓雪又生了一个儿子,吴良实看到医院健康评分后,付了全款,将两个儿子都接进了家门。原本以为,从今以后他们和代母再没有任何关系,哪知后来他们发现其中一个孩子发育很慢,怎么供给营养都不行。后来,吴良实妻子带着孩子去检查,才发现涛涛患有脑瘫。她不愿意一辈子养一个残疾孩子,每天都吵闹着要找代母退货。吴良实通过当初的中介公司,想找到赵丹霞,但赵丹霞早已更换了所有联系方式,人也不知去向。吴良实利用关系并通过私家侦探追查,发现赵丹霞早在一年前已经通过跨国婚姻去了澳大利亚,再没有过入境记录。人海茫茫,吴良实根本无法浪费大量人力物力去寻找孩子的生母,何况孩子跟了他几年,毕竟是自己亲生的,还是有感情。可他想养着儿子,妻子却不干,她想起当初田晓雪坚持不剖腹,于是借这个由头想了个瞒天过海之计,将当初田晓雪留下的信息翻出,托人查到田晓雪的下落,把涛涛扔给了她。事后,他们一家人为防止田晓雪找过来,卖掉了房产,并几次搬家。吴良实知道上了法庭不是闹着玩的,表示愿意认错,承诺会接孩子回家,承担孩子到田晓雪家里后所发生的一切费用,包括田晓雪的精神损失费,也保证做好妻子的工作。只恳请不要走上法庭。田晓雪告诉记者:“从律师口里知道情况后,心里的谜团终于解开。其实,我也不想打官司,代孕之事本就是违法、违背道德的,我已经后悔当时的做法,不但害了涛涛,还害了亲生儿子。”4月29日,在律师的主持调解下,吴良实和田晓雪夫妇见面,他诚恳地道歉,并表示愿意补偿经济损失,并接回孩子。田晓雪只要求见亲生儿子一面。抚养涛涛,已经激发了她全部的母性,对那个未曾谋面过的亲生儿子,她心中留存着疯狂的愧疚与想念。吴良实给田晓雪留下了另一个儿子康康的视频,并约定5月1日前来接儿子回家。到了这一步,田晓雪反而难过起来。她都不知该怎么跟涛涛说,觉得很对不起他,担心他回到那个家,妈妈对他不好。她甚至有些后悔,不该找律师去联系吴良实。孙风华也不好受,但也只能说:“他是真正的监护人,既然要,咱们没有道理留。”这天晚上,孩子搂着田晓雪睡着了,看着涛涛嘴角上满足的笑意,田晓雪的泪水忍不住哗啦哗啦流了下来。她在孩子的小脸上亲了又亲。5月1日8点不到,在律师和记者的见证下,吴良实赶到田晓雪家,涛涛吃惊地看着吴良实,转脸对田晓雪大声说:“妈妈,我不走,你答应过我的!”田晓雪泪水滂沱:“妈妈对不起你,但妈妈没有权利留你,你要好好的,回去后天天锻炼,妈妈一定会去看你的。” 小涛涛放声大哭:“不,我不要走,不要走……”最终,吴良实还是把孩子给抱上车,带走了。田晓雪哭得肝肠寸断。此后多天,夫妻俩都食不香,睡不甜。想涛涛,担心涛涛,也觉得愧对涛涛。5月16日晚上,吴良实突然又来到孙家。他面色为难地说:“涛涛回去以后,还是和我老婆处不来。天天哭着要找你们,你们交代的康复锻炼一次也不做……我想提出一个请求,涛涛,你们能不能再帮忙带一阵。”田晓雪几乎脱口而出:“那就让他回来吧,什么也别说了。”孙风华也点了头。吴良实冲着孙风华鞠躬:“谢谢你啦,你们真是最善良的好人哪!”5月19日,在律师和记者的见证下,小涛涛又回到了孙家。孩子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扑到田晓雪怀里大哭:“妈妈,我会走路了,你别再送走我,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不吃小食品了。”田晓雪柔情寸断,紧紧搂着儿子泣不成声。此时,吴良实悄悄地抱着另一个孩子出现在田晓雪面前,田晓雪蓦地明白,这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是,当她伸出双手,想抱一抱康康时,康康却一下子扭转头,抱着爸爸大哭,说什么也不撒手。这到底是孽还是缘啊,面对此情此景,吴良实和田晓雪都落下了眼泪。吴良实叹着气道:“本来我是想躲开你,越远越好,但现在看来我们两家人,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也分不开了。我的亲生儿子,和你亲如骨血,你的亲生儿子,在我家会幸福长大,如果你们愿意,我愿意负责涛涛的所有康复费用以及未来的成长费用,直到小孩子心里能接受我们家,自愿回来为止。如果你想康康,我也可以随时带过来给你看,行吗?”抱着涛涛,田晓雪沉默不语。人生已经是这样的安排,亲生儿子如同陌路,而怀中的这个孩子,却与自己血泪相连。在律师的调解下,田晓雪同意了吴良实的建议。目前,孩子已经可以在空旷地连续行走30步以上,控制方向和平衡的能力也有了很大提高。因为涛涛,经历了纠葛纷扰的两家人也开始有了来往。双方约定,为了孩子能健康成长,都绝口不提当年的事,就让他们兄弟俩这样相伴着成长,也是一件幸福的错事。(因涉及隐私,本文除律师外其他皆为化名)编辑/张明媚

延伸阅读: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