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秘密:“代孕退货”危机中的天地良心(上)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妻子的秘密:“代孕退货”危机中的天地良心(上)

时间:2017-01-21 08:05:43 《知音上半月》 作者:秋阳
    父亲重度糖尿病,随时都会爆发合并症死亡。大学生田晓雪选择了用“代孕”换钱救父之路。孩子生下后她本以为和这段经历一刀两断,于是换工作结婚,生活回归平静。哪知孩子竟是脑瘫,根据协议被雇主退回。虽然生活被打乱,但丈夫还是原谅了田晓雪的孝女之心,接来岳父母照顾孩子。正当一家人为这个脑瘫儿倾尽全力时,一次偶然事件,田晓雪发现孩子可能非亲生,一纸亲子鉴定,搅翻了两家人的生活……“病急乱投医”,80后孝女“代孕”救父2010年11月21日,一个飘雪的黄昏,北京联合大学毕业的田晓雪站在北京通州一家医院妇产科手术室门口,深吸了几口气,却始终迈不动脚步,直到跟在身边的人低声一句:“想想你爸爸。”她才似乎蓦然惊醒,一咬牙向那扇门走去……晓雪当时是来这里做“代孕”手术的。或许是往事不堪回首,即使在多年以后,当她坐在记者面前,重新撕开伤口,展示她那段黑历史时,还是忍不住一阵战栗。这一切,都要从2006年夏天说起。那一年,江苏淮安一个普通的建筑工人家庭里发生了两件大事:18岁女儿田晓雪接到了北京联合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两天后,田晓雪的爸爸田保信被医院确诊患上了糖尿病,而且引起ASCVD并发症(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这种并发症凶险异常,约70%的糖尿病患者会被ASCVD并发症夺去生命。田保信和妻子闫萍都是江苏淮安人,共同在当地一家建筑工作做事,家境清苦。田保信嘱咐妻子,生病的事不要告诉女儿。田晓雪前脚刚踏上去北京的列车,田保信后脚就把病历一丢,直奔建筑工地。一晃三年过去,他的病越来越重。2009年11月底的一天,田保信的糖尿病突然恶化,出现了心脏衰竭和肾衰竭,住进了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闻讯赶回的田晓雪,这才从妈妈嘴里知道了真相,她扑到爸爸怀里大哭,心里深深地恨自己粗心,没发现爸爸消瘦得不正常。为了救回爸爸,田晓雪借遍了所有亲戚同学朋友,回北京前,她拍着胸脯向爸爸保证:“以后这治病、吃药、还债的事,就是我的责任,你只管休息。”毕业后,田晓雪找的第一家单位是一个传媒公司,一个月工资就3000元钱左右,为了多赚些钱,她找了好几份兼职,每天活得像打仗一样,但就是这样,无论攒多少钱,田保信一进医院,田晓雪所有的积蓄马上全部归零,所有的亲友都被他们家借怕了。第一次对代孕动心,是在2010年10月初的一天。据田晓雪回忆,那天她下班后,在回宿舍的路上发现电线杆上贴着许多“高价求卵子”的广告,那明晃晃的10万字样,在那一刻突然狠狠地抓住了她的心,她鬼使神差地撕下了广告。田晓雪告诉记者,起初她和那个机构联系,是想卖两颗卵子的,因为既没大碍,还能解燃眉之急,对方还承诺手术都由三甲医院的专业妇产科医师在无菌的环境下操作。但是正在商谈过程中,田晓雪突然接到妈妈的电话。原来,田保信突发糖尿病高渗,心跳加速,几乎量不到血压,医院让交5万块钱,闫萍四处筹钱不得,只能向女儿张口。5万不是小数目,她不可能立刻拿出来,情急之下她抓起电话拨打了那个机构,表示愿意直接代孕,前提是先要付5万块钱,生产后再付另一半。对方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但提出的要求也非常苛刻,就是如果怀孕不成功,要无偿再次提供服务,直到产子为止,且要为公司多服务一年,田晓雪没有退路,只得答应。3天后,在经过一系列的身体检查后,田晓雪成为这家地下代孕公司的一员,公司很快给她介绍了在通州做食品生意的老板吴良实。吴良实已经42岁,妻子高岩因多囊卵巢不易受孕,他们决定找一个女大学生代孕生子。见面后,吴良实对田晓雪的外形、学历都很满意,当场就签订了“人工受孕代孕协议”,并支付了先期答应的5万元诚意费,但因为田晓雪坚持要去正规医院做手术,代孕公司最终想出一个办法,让吴良实与田晓雪假结婚,拿着结婚证名正言顺去医院做手术,手术成功再马上离婚。田晓雪不愿走这一步,但也不敢去私人诊所做这样的手术,最终只得接受这个建议,与吴良实先拿了结婚证,拿到5万元赔偿金后,她马上将这笔钱打到妈妈账上,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退货”的儿子是脑瘫,平静生活砸出了一个坑2011年的春节,田晓雪辞了工作,对家里谎称公司培训没有回家,住在吴良实提供的一座别墅里,吃饭体检都有专人陪着。在此之间,她已在公司安排下,迅速与吴良实离婚。但接下来的怀孕反应将田晓雪折磨得死去活来,她每天都在盼着这场恶梦快些结束,9月19日凌晨,田晓雪出现妊娠反应,被送到当地安排好的医院。但是进产房后,足足过了两个小时,孩子的头还没出来。医生建议剖腹产,但是田晓雪坚决不同意,一旦剖腹产,她生过孩子的印记就会永远留在身体上,那她将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在她的坚持下,又过了50多分钟,田晓雪终于生下了一个男婴。吴良实当场将剩余的钱付给了公司,田晓雪还没出产房,孩子就被抱走了。机构将钱打到了田晓雪的卡上。田晓雪恢复好后,把钱全打给了妈妈,谎说是自己的工资。田保信高兴极了,觉得终于苦出头了。2012年年底,田晓雪换了个单位,到北京一家科技有限公司做经理助理,对于从前的黑暗历史,希望时间能将其掩埋。不久,她与同事孙风华相爱。孙风华是江苏盱眙人,父母也是农民,对田晓雪呵护有加,2013年10月,两人回江苏老家完婚,婚后,小夫妻俩在北京租房居住,打算先拼搏几年再要孩子。新婚的日子,她的内心无比幸福、轻松。然而,让田晓雪没想到的是,更大的坎儿,还在后面。2015年1月28日的晚上,田晓雪和老公加班结束一起回家,发现出租屋楼下停着一辆陌生的奔驰车。等他们靠近,奔驰车上突然下来几个人,还抱着个孩子,田晓雪看到那个抱孩子的女人,差点晕倒,她竟然是吴良实的老婆高岩。高岩看到田晓雪,一个箭步就蹿上来,把孩子塞在她手里,开门见山地说:“这个孩子虽然智力正常,但没有平衡能力,右腿也无法拉直。在北京协和医院检查,确认是小脑脑瘫,可能终身都会无法自理生活,这一切的责任在你,谁让你不剖腹产,当初的合同上注明了必须保证孩子健康,我家认倒霉,钱不要了,但孩子也不要了。”说完扔下检查单据开车扬长而去。田晓雪整个人顿时蒙了。田晓雪告诉记者,当年,她心急先拿到那5万块钱,曾给吴良实夫妇留下了身份证号,也实话实说在哪里上学。当时她的想法很简单,觉得一般这样的家庭,生下孩子都恨不得躲代母远远的,不可能来找。但她没想到孩子竟然会出了问题。怀里抱着熟睡的孩子,身边站着一头雾水的老公,那一刻,田晓雪想死的心都有。事到如今,她只好哭着把过往的经历向丈夫坦白,并表示愿意净身出户。那一夜,孙风华将田晓雪送回家后,自己转身住进了单位办公室。作为男人,那一瞬间他是愤怒的,必须得找个地方清静一下。其实,岳父的糖尿病他是知道的,结婚那天,岳父也曾流着泪说他这条命就是女儿给的。但如果他知道女儿为了救他所付出的代价,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呢?第二天,田晓雪没来上班,孙风华心里非常难受,最终,担心战胜了愤怒,孙风华帮自己和妻子请了假,一路狂奔跑回出租屋。一眼看到妻子正坐在冰凉的地上,倚着门框一动不动。怀中的孩子依在她的怀里,满脸泪痕地睡着了。孙风华的心顿时一阵绞痛,这不应该是妻子的错,她是被现实逼到这一步的啊,如果自己也离开了,那才是真正将妻子逼上了绝路。想到这里,孙风华把妻子紧紧搂在怀里:“对不起,我想清楚了,你没错,以后你所有的难,老公和你一起扛。”田晓雪抱着丈夫,“哇”的一声哭出声来。她不怕所有苦难,她只怕人生再没有念想。那天之后,夫妻俩抱着孩子,赶到当年那个代孕中介机构,发现已经人去楼空,田晓雪好不容易想起吴良实有个公司,但当她凭着记忆找去时,那家公司的员工拒不承认老板就是吴良实。他们只得在附近转悠,在一个小区附近,孩子突然指着一栋楼说:“那是我的家。”田晓雪急忙抱着孩子,按照他说的楼层找了上去,但却怎么也敲不开门。田晓雪从孩子的嘴里知道,他叫涛涛,家里还有个和他一样大的小哥哥康康,从他懂事起,就知道爸爸妈妈喜欢哥哥不喜欢自己,因为哥哥可以满地跑,而他不能。田晓雪听得心里难过不已,她甚至在想,会不会真是因为当初自己坚持不剖腹,让孩子落下了毛病?找了一个月,吴良实夫妇宛如人间蒸发,田晓雪和丈夫也不敢报警,代孕不受法律保护。但两个人请假多次,公司已经警告。不得已,田晓雪最终决定和父母摊牌,让他们来北京替自己照顾涛涛。当田晓雪鼓起勇气,将整件事的经过和原委告诉田保信和闫萍时,第二天,夫妻俩就买票赶到了女儿家。田保信抱着女儿痛哭:“爸爸害了你啊,我还不如早死了。”田晓雪哭着说:“爸,你要死了,我们这个家就完了,女儿现在背不动了,这么难的坎儿,我们要搀扶着一起过。”孙风华将岳父母、妻子和孩子环抱在一起,坚定地说:“不就是一个孩子么,只要我们全家人齐心,一定能想到办法。有我在,都别怕。”田晓雪依偎在丈夫怀里,满足地舒了口气。这辈子虽然太多坎坷,但老天总算待她不薄,给了她一个像山一样的男人。亲子瞬间变养子,人世无常共同坚强田保信夫妻的到来,让孙风华夫妇总算喘了一口气,他们白天上班,休息时间就四处打听吴良实夫妇的下落,但当年怀孕时住的别墅早已易主,吴良实的公司也人去楼空,这家人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小孩子的心是敏感的,从像破抹布一样不受宠,到一家人围着他一个人转,涛涛很快适应了这个新环境。他只是肢体有障碍,但智力正常。一次,涛涛看到田晓雪回来,一头扎进她怀里,亲她的面颊,奶声奶气地说:“阿姨,我好想好想你啊。”田晓雪的泪顿时涌了出来。她也忍不住回吻涛涛,喃喃地道:“儿子,妈妈也想你。”看着这情景,一家人都忍不住掉泪。自从心中对涛涛生出一种母子连心的爱意后,找吴良实的心也不那么坚决了,心里只想着怎么能把涛涛治好,因为电视上说,6岁之前是脑瘫儿童治疗的关键时期。2015年2月底,田晓雪带着孩子来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诊治,一次性花了6000元钱,开了半年的进口治疗药物。2015年3月,孙风华给涛涛报名参加了一个脑瘫之家,天天做康复训练。田保信和妻子商量后,回了趟老家,将房子卖了32万。他们把这笔钱交到了田晓雪和孙风华的手里,对他们说:“孩子,爸当年委屈了你,不能再委屈他。”握着这沉甸甸的银行卡,田晓雪心里又温暖又安慰。为了让涛涛进行更好的康复训练,田晓雪每次送他去完康复中心后,根据医生规定还要在家练习,这个任务就交给了母亲。由于双腿异常肌张力的作用,涛涛一站就会疼痛。这需要拉筋训练。但拉筋的痛苦连大人都不能承受,开始的几天,涛涛总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田晓雪晚上回家看到这场面,心疼得夺过孩子喊:“别做了,大不了我养他一辈子。”闫萍心烦地喊着:“不做了不做了,咱们都解脱了。”谁知,涛涛抽噎了一会,竟自己做起了抬手臂运动,一边忍着抽噎,一边疼得额头上直冒汗珠,看得大人们心里辛酸不已。2015年9月,田晓雪经咨询医生得知,微创神经阻断术对涛涛的恢复有帮助,且风险很小。2015年9月27日,她和丈夫让孩子住进301医院,给孩子做了微创神经阻断术。手术后,涛涛的状态果然好多了,能站稳了,还能走两步了。一家人无比开心,孙风华抱着涛涛,听他甜甜地喊爸爸妈妈。两个人相视一笑,都是一样的心思,吴良实现在来要孩子,他们还说什么都不给了呢。田晓雪甚至觉得,虽然历经波折,但这静好的岁月,又回来了。或许是老天真要考验这样一家人对涛涛爱的程度。一件意外事件的发生,让刚刚松了一口气的一家人,又陷入另一个崩溃的边缘……那是2016年2月份,涛涛腿上有紫斑,田晓雪带他去医院检查身体,虽然结果是花粉过敏,并无大碍,可她却意外发现孩子的血型是B型。田晓雪清楚地记得当初体检时,吴良实和她都是A型,那这孩子的血型怎么会和父母都不一样?她赶紧抱着孩子回家,和父母老公把这件事说了,此时,孙风华突然喊道:“你忘了涛涛以前说过,家里还有个哥哥,会不会也是吴良实的儿子?难道……”田晓雪一直先入为主地认为涛涛是她的儿子,所以从未在这方面怀疑过。和全家人一商量,大家都认为最能说明一切的,就是亲子鉴定。2016年3月23日,田晓雪在全家人的支持下,带着涛涛走进天津东柏生物医学亲子鉴定中心,抽血做了亲子鉴定。涛涛到底是不是田晓雪的亲生儿子,一家人将要面对什么样的结果?欲知后事如何,请看2017年1月下半月版(第2期)。编辑/张明媚

延伸阅读: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