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飞新西兰:我暗恋15年的女孩成了植物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急飞新西兰:我暗恋15年的女孩成了植物人

时间:2017-01-21 08:04:31 《知音上半月》 作者:诺言
    她,高挑漂亮,才华出众。他,长相平凡、家境一般。从高中开始,她的男朋友一个接一个地换,一个比一个优秀,他因为自卑始终不敢表白。一颗爱慕的心深藏,他用男闺蜜这个安全的身份存在于她的身边。为了追随她,他考上了她的那所大学,继续以男闺蜜的身份照顾她、陪伴她。毕业前夕,失恋的她在木兰树下哭红双眼,他安慰她:“30岁时,如果你未嫁,我未娶,我们就结婚吧!”她并没当真,认为这是玩笑。大学毕业后,女孩远去新西兰,很快杳无音信。弱水三千,却情有独钟。多年后,木兰树下那句誓言并未随风飘逝。当他从互联网上得知她在新西兰遭遇歹徒袭击成为植物人后,他放下一切急闯新西兰,他要辞职照顾她,他要接她回中国,他更决定做她未出世孩子的继父!历经沧桑,美丽的校花能醒来吗?他守护的女孩能接受这份爱吗?——以男闺蜜的身份来爱,难熬你失联后的每个夜晚孟瑶,1987年2月19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巴彦县兴隆镇,父母因性格不合,在她5岁那年离婚。母亲带着孟瑶在绥化市做美容美发生意。孟瑶高挑美丽,李斐是她的高中同班同学,他个子不高颜值也不高,从高中起,他便开始暗恋孟瑶。李斐知道孟瑶的追求者可以排几条街,所以他从不对孟瑶表白,甚至戏谑孟瑶:“你别看你长得漂亮,可是性格太像男孩了!我的梦中情人是那种小白兔一样的女孩。”2005年夏,孟瑶考上哈尔滨体育学院游泳专业,为追随孟瑶,李斐也填报了相同的志愿:哈尔滨体育学院体育新闻系。虽然不在一个系,可李斐还是对孟瑶的每件事都非常关心:下了晚自习,只要孟瑶的男朋友有事,他就会送孟瑶,每次都是李斐把她安全送回家。吃饭时,李斐会占两个座位,打两份饭菜等着孟瑶。孟瑶开心的时候,李斐会陪着她一起笑,孟瑶郁闷的时候,李斐也会和她一起骂人……有时两人一起出去吃牛肉面解馋,孟瑶呼噜呼噜吃着面,李斐笑着说:“你真像个爷们!”孟瑶突然故作娇嗔:“人家的追求者不要太多哦!”那如花的脸蛋,让李斐忽然难以自持,他幽幽地说:“什么时候可以轮到我追你呢?”孟瑶一听,拍拍他的肩膀豪爽地笑着说:“别开玩笑了!咱俩是哥们儿!”漂亮的孟瑶,对爱情也要求完美。整个大学四年她都在谈恋爱,却没遇到一个愿意托付终身的男孩。大学毕业前夕,孟瑶第五次失恋了。那晚,孟瑶哭着对李斐说:“我失恋了。他竟然爱上了别人。”孟瑶像只受伤的小兔子抱着膝盖坐了下来,李斐突发奇想,把她领到“淘气包之家”的商铺前,对她说:“进去‘熔炉’一下,出来一切从头开始。”原来,这是一个专门供人出气解恨的场所,李斐说:“你把那小子的照片给我!”孟瑶把手机上的照片拿给李斐看,李斐接过手机直接走到前台给了一百元钱,把图片打印出来,贴到了一只‘大狗熊’的头上,并递给她一根棍子,说:“来吧,怎么解气怎么打。”孟瑶感动得热泪盈眶,拿起木棍“咣”“咣”“咣”三下五除二把‘大狗熊’的头打掉了,腿也打瘸了,倒在了地上。李斐笑着对孟瑶说:“行了,咱们回去!”孟瑶大笑着挽着他的胳膊出了门。路上,孟瑶对李斐说:“你要是我男朋友就好了!”李斐笑着说:“可以啊。”孟瑶大笑着说:“做梦!”李斐傻笑给自己下台阶地说:“我不喜欢你这类的。”2009年6月,孟瑶和李斐大学毕业了。毕业的前夕,孟瑶拿着一袋易拉罐啤酒来找李斐,两人走着走着来到体院学院北边的那棵老木兰树下。温暖的初夏,木兰花迎风绽放,洁白的花瓣星星点点落了一地。孟瑶喝酒:“大学四年一晃而过,我身边那么多男孩来了又走了,最后还是只有你在我身边。”她流着泪说,“你说,我会不会一辈子都遇不到那个对的人?”李斐借着酒意说:“如果到了30岁,我未娶,你未嫁,我们就结婚!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吧。”孟瑶这次没有了以前没心没肺的嘲笑,她微笑着给了李斐一个大大的拥抱。毕业后,孟瑶在母亲的安排下,前往新西兰哈密尔顿市怀卡托大学继续读硕士。得知消息后,李斐心如刀绞,却也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挽留孟瑶。一直以为被人照顾会上瘾,原来,照顾别人也会上瘾。孟瑶出国后,李斐感到自己仿佛丢了魂儿似的。为了缓解自己的难受,李斐决定继续关心孟瑶。因为孟瑶睡眠质量不好,李斐每天都会通过互联网给孟瑶的手机发一首小夜曲,从海顿的《小夜曲》到门德尔松的《仲夏夜之梦》,从舒曼的小提琴协奏曲《幻想曲》到贝多芬的《等待的月夜》。一首首清婉的钢琴曲,让孟瑶在异国他乡拥有了一个个甜蜜的夜晚。毕业后的李斐通过投简历,应聘到北京东方凯德贸易公司工作。他不谈恋爱,加班最积极,很快变成了公司里工作最勤奋的员工。因时差原因,新西兰比北京时间早4个小时,怕孟瑶孤独,李斐每天凌晨两点让闹钟把自己叫醒,准时与孟瑶网络视频聊天,这让孟瑶感到温暖无比。只问关怀,不问结果。李斐好像又回到了大学时光一般,除了上班,他就想着怎么陪伴地球另一端的孟瑶。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一年。2011年4月开始,李斐却联系不上孟瑶了,她不再上QQ,电话也变成了空号。李斐心急如焚,每天都试着拨打一遍她的电话,焦急地在QQ上对她留言。这样过了两个月,李斐看到孟瑶的facebook上传了一张情侣合影。照片上的孟瑶笑得甜蜜,李斐心酸自嘲:“白白担心这么久。算了,别去打扰她的幸福了。”急飞新西兰,接那个孕妇植物人回家那张合影让李斐明白孟瑶已经有了新的归宿,他不再焦急寻找,只是心中有些失落与伤心。此后,李斐专心工作,只是每天都会关注一些留学生新闻,并且会翻墙看看孟瑶的facebook,只是她却不发一条消息。2013年5月15日晚,李斐像往常一样在网上闲逛,在新浪微博和facebook上都看到了这样的新闻:中国女留学生在新西兰遭人抢劫,脑部遭重击昏迷,目前正在新西兰大华医院抢救……看到新闻照片上那熟悉的面庞,李斐崩溃了。这个惨遭不幸的女生不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孟瑶吗?心急如焚的李斐当下做出决定:立刻赶往新西兰去看孟瑶!当晚,李斐便通过互联网找到北京瑞通签证公司代办新西兰签证,然而客服告诉他最快也要一个月的时间。性命攸关,李斐怎么等得起?他交钱申请了加急办理,并反复跟工作人员强调:“我的未婚妻在新西兰病重,我必须尽快赶过去!”在多方努力下,李斐的新西兰签证终于在十天后办好了。李斐向公司请了一个月的长假。5月25日零点,他坐了14个小时飞机终于来到了新西兰的首都奥克兰。下了飞机,李斐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巴士赶到了哈密尔顿市的大华医院。当他终于见到躺在病床上深度昏迷、面目肿胀淤青的孟瑶时,李斐泪流满面,他在心中呐喊:“瑶瑶,我来了。你怎么这样了?你到底遭遇了什么?!”这时,孟瑶的母亲提着开水壶进了病房,她认识李斐。一见到孟妈妈,李斐便问:“孟瑶怎么会成了这样?”孟妈妈这才含泪将这两年孟瑶的情况告诉了李斐。原来,2011年春,孟瑶硕士毕业后,在一家文化公司做文案助理。上班后不到两个月,她遇到了一个新西兰男人,在他的猛烈追求下,孟瑶与他闪婚。婚后,两人如胶似漆地过了一年多,丈夫开始越来越不爱回家。2013年3月,孟瑶决定解除这无爱的婚姻,可是却发现自己怀孕了。原想着有了孩子,丈夫会不再贪玩,回归家庭。可4月底的一天,孟瑶的新西兰丈夫竟然离家出走,还拿走了夫妻两人全部的存款,只留下一张纸条:我们之间没爱了,我走了。孟瑶伤心欲绝,不得已将妈妈从中国接了过来照顾自己。几天后的一个夜晚,孟瑶去超市买食物回来的路上,竟被劫匪用棍棒击晕后,拖到角落里抢劫。昏迷后的孟瑶在冰冷的街角躺了几个小时,才被出来寻找女儿的孟妈妈找到,随后报警并将她送到了医院。经医生诊断,孟瑶因脑部受到重创陷入深度昏迷,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植物人”,但幸运的是,腹中胎儿发育正常。伤心欲绝的孟妈妈向医生提出将胎儿流产,然而,医生却说以孟瑶现在的身体状况,流产手术很可能导致更多无法预知的风险,所以最好继续妊娠。听完孟妈妈的讲述,李斐恍然大悟,为什么孟瑶婚后不再更新facebook了。他清楚,孟瑶是个要面子的女孩,她会将自己的幸福唱给全世界听,却只愿独自躲在角落里舔舐伤口。昔日神气骄傲的校花,如今却落难成植物人弃妇,李斐心痛不已。他哽咽着对孟妈妈说:“阿姨,您日夜照顾孟瑶身体吃不消,您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孟妈妈走后,李斐搬了个凳子坐在孟瑶的床前,握着她的手跟她讲这两年来自己在北京工作打拼的生活状态,最后他对她说:“对你,一直像牵在手里的风筝,紧了怕你烦,松了又怕你不安全……”从此后,李斐和孟妈妈轮流在医院照顾孟瑶,看到他那么细心体贴,许多人都以为他是病人的男友,当护士和医生得知他只是她的高中同学时,都佩服得竖起来大拇指。新西兰的哈密尔顿市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植物生长茂盛,四季如春。李斐知道孟瑶喜欢鲜花,每天他都会爬上医院附近的小山丘,采一束小花,放在孟瑶病床头桌上。他坚信,孟瑶能闻到这芬芳四溢的花香。因为孟瑶是个孕妇,机体需要经常运动才能保持胎儿供氧充足,为此,李斐给孟瑶设计了一套特殊的体操,孟瑶躺着,他用手来抬举孟瑶的双腿和双臂,强迫她运动。每天,李斐都要举着孟瑶做三次操,每次半小时运动做完,李斐已经累得大汗淋漓。很快,李斐一个月的假期要到了,他向公司提出了辞职。对他而言,工作没了可以再找,然而,孟瑶却是他一辈子离不开的那个女孩。李斐辞职照顾孟瑶的举动,让孟妈妈非常感动,她说:“孟瑶遇到你,真是这辈子最大的福气。”而李斐更告诉孟妈妈,他决定想办法接孟瑶回中国,回到熟悉的地方养病生子。只要有空,李斐就会来到新西兰中国领事馆和航空公司咨询带植物人回国的事情,得到的答案都是:无法运输,难度大,风险高,不能坐飞机。李斐又辗转了几家医院咨询,答案都是一样的。上天眷顾痴情人。在李斐和孟妈妈悉心照顾下,两个月后,孟瑶竟然开始逐渐清醒,她可以睁眼,可以含糊地说一些简单的话,也可以靠着垫子坐在床上。这让李斐欣喜若狂!这一下,带孟瑶回中国应该不难了!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15年后木兰树下定情时间很快到了2013年10月,离李斐的签证过期还有一个月,他决定带孟瑶回国。李斐再次去了新西兰中国领事馆,说明了来意后,他向工作人员介绍了孟瑶的身体状况,他说孟瑶目前已经意识清醒,能够坐在轮椅上。同时,李斐又将自己和孟瑶的故事再次讲了一遍,讲到最后李斐眼圈发红声音哽咽,工作人员也被感动,表示一定尽力帮他一起送孟瑶回中国。第二天,奥克兰航空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李斐,孟瑶的身体状况需要递交96小时内的三家医院的检查报告,如果检查报告证实孟瑶的身体状况符合乘机标准,他们将同意孟瑶作为特殊乘客登机回中国。不仅如此,特殊乘客的机票价格是经济舱机票的八倍,且在登机过程中,孟瑶必须有至少一名医护人员陪伴。如果是孕妇,必须是32周以内。那晚,李斐和孟妈妈将所有的积蓄凑在一起,这笔钱足够他们回北京的全部费用。第二天,李斐又带孟瑶先后去了三家医院,让主治医生开具了《诊断证明》。办理好一切手续,10月15日上午9点,李斐和孟瑶妈妈用轮椅推着孟瑶来到奥克兰机场。为了安全,机场给孟瑶配备了氧气瓶和湿化器。中国领事馆和新西兰航空公司还专门给孟瑶配备了一名医护人员。下午两点钟,奥克兰飞往中国北京的航班CX19875准时起飞。一路上,李斐寸步不离孟瑶,时刻照顾着她的每一种需求。经过了13个小时的空中飞行,飞机终于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降落。李斐激动地对孟瑶说:“我们回到祖国了!”孟妈妈也饱含眼泪地说:“女儿啊,苦日子终于到头了,我们以后好好养身体!”李斐将孟瑶母女接到了自己在北京天通苑小区买的那套两居室里。李斐说:“阿姨,你和孟瑶住一间,我住一间。以后就在北京生活,这里大医院多,看病方便!”孟妈妈感动着答应了李斐的决定。那个夜晚,经历了这么多天的辗转和奔波,在祖国的土地上,李斐终于可以静静地和孟瑶独处,他忍不住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孟瑶喊了一声:“疼。”李斐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嘴巴,又惊又喜,原来是李斐的胡茬扎疼了孟瑶。四目相对,泪眼迷蒙,这么多年的岁月沧桑,早已填满李斐和孟瑶的心,良久,孟瑶笨拙地说了声:“谢谢你。”2013年11月26日上午8点,在北京协和医院产科专家的建议下,医院打算给怀孕37周的孟瑶实施剖腹产手术。经过各项指标的检查,孟瑶虽意识清醒,但因脑部创伤还未痊愈,手术仍然存在巨大风险。三个多小时后,孟瑶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医生告诉李斐和孟妈妈,孟瑶生了个女儿,母女平安,只是因为孟瑶孕期缺乏运动,婴儿出生浑身青紫,现在必须在新生儿监护室监护24小时。又过了一天,孟瑶的女儿终于平安无事,被护士抱到了孟瑶身边,李斐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一家人给可爱的女儿起了个好听的小名:香香。一个星期后,孟瑶母女出院了。回到家,孟瑶对李斐说:“我想站起来,我为了我的女儿,必须站起来。”李斐理解孟瑶,他紧紧将她们母女抱在怀中说:“我一定帮你站起来!放心。”这之后,除了每周两次的医院康复理疗,李斐只要有空,就在家帮助孟瑶进行腰腿部的康复。几个月后,孟瑶能自己下床了,但还是抬不起脚。李斐想了一个办法,让孟瑶站在自己的脚上,让孟妈妈帮忙用绳子把两人的腿绑在一起。李斐抱着孟瑶的腰,他往前迈一步,就带着孟瑶的腿也往前迈一步,往前迈的时候,李斐的五个脚趾必须往上翘着完全托起孟瑶身体的重量,在屋里来回走了十多趟后,李斐的脚指头就抬不起来了,抽筋一样的疼,但他强忍着没有发出声音。一次次地练习,千百次流汗,终于2015年春天,孟瑶可以独立走路了!擦干孟瑶激动的泪水,李斐对她说:“我说过,如果到了30岁,我未娶,你未嫁,我们就结婚。现在我们都快到30岁了,要实现诺言。”孟瑶伤心摇头说:“我已嫁人!”李斐说:“那不叫嫁了,那叫被骗。嫁得幸福,才是真的嫁了。”其实,经历了这么多,孟瑶早已深深爱上了李斐,她想给他一个丈夫的身份。可是,孟瑶的丈夫离家出走无法联系,两人并没办理离婚手续。2015年4月,李斐正式聘请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的蔡子明律师全权代理孟瑶的离婚案件。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涉外婚姻离婚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涉外协议离婚,一种是涉外诉讼离婚。因孟瑶的丈夫一直没有露面,只能通过第二种方式办理离婚。孟瑶虽然和新西兰男性结婚,但自己仍然拥有中国国籍,因此孟瑶的离婚请求可以按照我国的《婚姻法》来办理:第一步:一方当事人向法院立案起诉离婚;第二步:法院按一方当事人提交的邮寄地址送达法律文书,若被退回,初步证实对方下落不明;第三步:由起诉方当事人或法院向有关部门收集另一方当事人下落不明、杳无音信的补强证据,进一步认定对方法律文书地址无法直接送达;第四步:由法院在公告栏和相关媒体上刊登公告,进行公告送达。在公告中告知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以及不及时参与诉讼的法律后果。公告期国内案件六十日,涉外案件六个月。第五步,公告期满视为送达,进行缺席开庭和判决。就这样,经过近一年半的时间,孟瑶终于解除了和前夫的婚姻关系。2016年8月27日,李斐和孟瑶在黑龙江省绥化市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历经坎坷,孟瑶感激地对李斐说:“从2002年到2016年,你没有名分地照顾了我15年,这一次,我终于还给你一个爱人的身份。”第二天下午,李斐开车带孟瑶又回到了哈尔滨体育学院,两人再次站在了那棵木兰树下。初秋时节,木兰树的花已落,一颗颗饱满的种子在枝叶间散发着淡淡清香,许多年前的誓言仿佛随着风又飘到了两人的耳边,孟瑶轻轻拉起李斐的手,说:“回北京我要找份工作。”李斐望着孟瑶那灿烂的眸子,说:“我也要好好工作,让你和女儿过上更好的生活!”编辑/王晖

延伸阅读: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