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医学伦理”:咋办?私自捐精生的儿子病危(下)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血溅“医学伦理”:咋办?私自捐精生的儿子病危(下)

时间:2016-11-18 13:53:12 《知音上半月》 作者:知 秋
    [前情提要]上期为读者讲述了孙钧雷以8万元报酬,为不能生育老板捐精生子,双方达成口头协议:孩子生下后,便再无关系;另外要永远保密。哪知,6年后,孩子的妈妈徐春梅竟私自找了!原来,孙钧雷当年的老板因患肝癌去世,孩子在不久前被查白血病,与徐春梅骨髓不合,她把救命的一希望寄托在孙钧雷身上。孙钧雷不愿捐髓,徐春梅救子心切,竟然私自找到他的妻子王爱霞,希望她出于怜悯说服丈夫,王爱霞却怀疑他们之间关系不清不白,一场风暴遽然降临孙…… 心痛捐精生的儿子,20万却补偿不了他的妻子 孙钧雷觉得徐春梅不仅不该违背协议来找自己,更不该私自来找他的妻子王爱霞,以至让他百口莫辩。气急之下,他要去找徐春梅算账! 2016年4月25日晚,徐春梅在客厅陪儿子看动画片《出没》,旦旦几天前出院回家医生开了一些药物,她暂在家中给儿子旦旦做保守治疗,等待合适的骨髓。医院已在中华骨髓库备案,在患者家属没有半相合骨髓移植条件下,也只能如此。 正在这时,有人敲,徐春梅从门禁里看到是孙钧雷,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她不知道孙钧雷找来,是他终于想通了,愿意给旦旦做骨髓配型、捐献,还是来“兴师问罪”?那天,王爱霞回家不可能不质问孙钧雷。不管怎样,她都只能面对。 徐春梅打开门,把孙钧雷迎进屋,孙钧雷表情冷峻。来之前,他已经准备要和徐春梅好好谈谈,他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男孩,正在专注地看电视动画片,意识到这就是旦旦。“叔叔好!”旦旦主动跟孙钧雷打了声招呼,孙钧雷笑了一下,才看清旦旦的面目,他一下子惊呆了,眼前的旦旦,竟然跟自己小时候一模一样!徐春梅招呼他坐,给他倒了一杯水,他只是呆呆地看着旦旦,越看越像小时候的自己,唯一不同的是,眼前的旦旦,色灰嘴唇毫无血色,一副弱不禁风的病态,他顿一种锥心般的疼痛。孙钧雷不自觉地起身,来到旦旦面前,拉住旦旦的手。旦旦疑惑地瞅瞅他:“叔叔,你也喜欢光头强’吗?”孙钧雷点点头,同时抬起左手,爱抚地轻轻拍了下旦旦的额头。“那你也坐在这里,跟我和一起看吧。”旦旦轻轻挪动了一下身体,脸上现出笑容。孙钧雷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酸楚,强抑制住让自己没有落泪。好可怜的孩子! 一旁的徐春梅看在眼里,便给孙钧雷使了个眼色,他会意起身,两人进了书。落座后,徐春梅开口:“老弟,谢谢你能来。”孙钧雷直说:“说实话,我今天是来找你算账的,你不遵守当初的协议,不仅找了我,最不该的是找了我老婆,说出了捐精的秘密,你坑苦了我!现在,王爱霞正跟我闹离婚,你说我怎么办?” 徐春梅低下头。那天与王爱霞见面,尤其是被她打了一巴掌后,她就预料到两口子会闹矛盾,但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她长叹了口气:“老弟,真是对不起!不过,也请你理解我,不是为了救旦旦,我怎么会去找王爱霞?你设身处地想想,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办?难道看着儿子等死吗?”她伤心地抽泣起来。 孙钧雷不吱声。徐春梅最后那句话,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旦旦虽然是自己“无意插柳”的结果,可毕竟是自己的血脉,刚才看着旦旦的样子,已经令他产生一种无以言状的痛楚,这种感觉不管自己承不承认,都是他作为一个父亲才会有的。这样想着,他眼前又浮现旦旦可怜又可爱的样子,不禁潸然泪下。 “嫂子,啥也别说了,我想通了。孩子的命比什么都重要!”孙钧雷用手擦着泪说。他本来是来“兴师问罪”的,结果却完全改变了主意。徐春梅兴奋地问:“你同意给旦旦做配型了?”孙钧雷郑重地点点头。“谢谢你!谢谢你!”徐春梅“扑通”一声,流着泪给孙钧雷跪下了,但这次不再是哀求他,而是感谢他。孙钧雷连忙扶起徐春梅,冷静地说:“但是,嫂子,这件事我不能背着王爱霞,我要做通她的工作再说。”徐春梅也觉得这样做更稳妥些,她不想为了救旦旦,拆散他们夫妻俩。 而在孙钧雷离开家第二天,王爱霞的气也就消了一半,她跟丈夫感情很深,生活上也离不开丈夫照顾,做饭、洗衣、搞卫生等等,只要孙钧雷在家,都是他的事,他一离开,她真的有点挺不住了。可是格倔强的她,怎会主动找孙钧雷回来?再说,孙钧雷的确犯了错,而且犯了不可原谅的大错,至少不该瞒自己这么多年。她决定等丈夫自己认错回家。 其实,孙钧雷也一刻都等不得了。孩子命在旦夕,他必须尽快回家,把那件事彻底说清楚,再说服妻子同意他去为可怜的孩子配型、捐髓。 4月26日晚,孙钧雷回家开门,卫生间有“哗哗”的水声,他咳嗽了两声,想先试试妻子的反应。王爱霞从卫生间探出头来说:“你能不能轻点?吓我一跳。”孙钧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一会,王爱霞披着浴巾从卫生间出来,坐到他身边问:“怎么样,想好了?”孙钧雷装作没听懂:“什么想好了?没头没脑的。”王爱霞说:“离婚呀。”但其情和口气,明显已有缓和的意思,孙钧雷赶紧从衣兜里掏出白天买好的新款苹果手机,说:“这是单位奖励的,你看怎么样?”王爱霞说:“正好我的手机该换了。”说着,靠在沙发上,玩起了新手机。 当晚,两人热一阵后,王爱霞安静下来,孙钧雷心绪难平,正琢磨着该怎么跟妻子说,这时,王爱霞却先开了口:“再发现你和那个姓徐的女人有半点联系,咱俩立刻离婚,没商量!听到没有?” 孙钧雷趁机说:“爱霞,我答应你,可你也听我一句,旦旦这孩子真的太可怜了,还是救救他吧。再说,人家徐春梅答应事成后给20万元报酬呢。” 王爱霞一听这话,立刻坐了起来:“不行,捐骨髓伤身体!再说,咱家也不缺那20万,如果你了这一步,以后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孩子,就会粘住你,一辈子也扯不清,我不许这样的事发生!” 两个女人惨烈对决,悲伤的“父亲”何去何从 夫妻俩半夜急吵,王爱霞态度坚决,孙钧雷急得坐起来辩解道:“就算那孩子是别人家的,跟我毫无血缘关系,但他需要我救命,我能见死不救吗?” 王爱霞毕竟也是个妈妈,她被莫名戳痛了,犹豫了一下,但她还是以以后不定会遇到多少麻烦为由,坚决不同意丈夫去趟这浑水。两人争不下,王爱霞提高了声音说:“如果真是别人家的孩子,我还真的会支持你,但这个孩子,说不行就不行!” 孙钧雷疑惑道:“同样都是孩子,怎么还会有区别?”王爱霞这回急了,吼道:“兔子尾巴露出来了吧?我就知道你舍不得那个姓徐的女人,这个孩子就是你俩的纽带,说明你俩关系就是不清楚!” 说着,王爱霞伸手抓起枕边的苹果手机,狠狠摔在地板上,将孙钧雷的枕头也扔到地板上:“滚!离我远点!”孙钧雷不敢再辩解,抱着枕头去了客厅。 睡在沙发上,孙钧雷一夜未眠,前前后后想了很多,最后他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救旦旦的生命! 第二天,他打电话给徐春梅,谎说王爱霞已答应他做配型,让徐春梅带孩子跟他去医院。三个人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会合后,孙钧雷以孩子“父亲”的名义,与旦旦一起做了配型检查。 一周后,配型结果出来,孙钧雷高分辨配上6个点位,完全符合父子半相合的移植条件。医生告诉徐春梅做好准备,等候手术通知,她喜极而泣。 徐春梅以为王爱霞已经“同意”就没事了,把配型成功的喜讯告诉了亲朋好友。消息很快传到王爱霞处,她非常愤怒,更认为孙钧雷与徐春梅关系暧昧,不然,孙钧雷不会这样撒谎,也要给旦旦做移植手术。这一次,她彻底失望了,坚决要跟孙钧雷离婚。孙钧雷不同意,她就又哭又闹,坚持说他们不清不白! 徐春梅知道后,十分后悔因自己的冲动走漏消息,给孙钧雷造成被动。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她找到当年医院给孙钧雷取精的记录以及自己人工授精育儿的记录,准备当面向王爱霞澄清。 案发后,据徐春梅交代:6月2日晚,徐春梅到孙家,找到王爱霞,摊出了相关材料。王爱霞看后,表示相孙钧雷和徐春梅是清白的,但她还是不同意丈夫给旦旦移植骨髓,理由是她不想丈夫与另外一个女人的孩子粘在一起,永远扯不清。 为了救旦旦,徐春梅跪地哭求,王爱霞死活不答应,情绪激动地说:“捐了骨髓就没事了?以后,这孩子就是孙钧雷心中的一根刺,他会对你这儿子牵肠挂肚,而孩子再遇到风吹草动,你第一个想到的自然也是他,我们从此就别想过安宁的日子……”这一句句话,首先刺中的是徐春梅。她浑身颤抖,终于情绪失控,扑上去掐住王爱霞的脖子。王爱霞没有防备,再加上她身材瘦小,最终失去反抗能力。 见王爱霞瘫软在地板上,没有了气息,徐春梅十分后怕。约20分钟后,她拨打110自首。很快,牡丹江市公安局华电分局刑警队民警赶到现场,确认王爱霞已因窒息死亡,民警将徐春梅带走,她很快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当晚,孙钧雷闻讯十分震惊,并痛悔不已。在接受警方讯问时,他讲述了事情的整个经过。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据记者了解:旦旦现在由徐春梅的亲戚照顾,病情有继续加重的趋势,孙钧雷准备努力说服双方的亲人,给旦旦捐骨髓做移植手术,并表示愿意承担之后应尽的一切责任。 (犯罪嫌疑人为真名,其他化名) [小编发言] 捐精,是捐精志愿者通过精子库或相关机构,把精子捐献给不育不孕夫妇或求精者,是供精与求精方在不发生性关系情况下,使对方达到受孕目的的一种人工辅助生育技术手段。它关乎一个家庭的幸福以及人类的延续,但为了避免出现医学伦学上的问题,以及像本文中的这种纠纷,按照国际惯例,捐献者和受捐者都是“互盲”的,即供精人不得披露身份,不能公开见面。对此,卫生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人类精子库伦理原则》中明确规定了相关保密原则等。本案中,双方是老板和员工的熟人关系,又是有偿捐精,这种捐精方式本身违法,不会受到法律保护,正因如此,它才留下很多“后遗症”。 从道德层面上来说,既然有永守秘密的协议,就应遵守。本案中,徐春梅为救子孤注一掷,固然令人同情,但她违背曾经有过的口头承诺,不仅去找孙钧雷,还贸然去找他的妻子,将秘密捅破,使救命遽然变成了“清白”之争。尽管如此捐精违法,但是生命至上,如果双方更理智、耐心,智慧地处理这件事,又何至于出现这样的结局?只要双方很好地沟通,消除误解,就会避免悲剧的发生。 编辑/胡平

延伸阅读: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一夜放纵 浴室内我被4个男人搞到浑身瘫软高潮迭起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小心!鸡血有毒 | 幸福课

    积极的自我陈述有时会失效,甚至有害。如果你本来就觉得自己很行,那么鸡血能帮你的自我感觉更加良好。但如果你觉得自己不行,想通过喊口号来让自己行——千万住手,鸡血对你有毒。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