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装修命案”:此房装不下“凤凰夫妻”的冷与热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上海“装修命案”:此房装不下“凤凰夫妻”的冷与热

时间:2016-08-26 13:56:54 《知音上半月》 作者:向 阳
    2016年3月,陈向宏家人终于将位于上海市闵行区江航路的那幢房子卖掉还了债。此时,距陈向宏被害已一年有余。陈向宏和妻子伊士焕来自外省乡村或小镇,大学毕业后留在上海打拼,他们的梦想是成为有住房、有户籍,扎根在沪上的“新上海人”,因此承受了空前的压力。2014年8月,他们买下的数百万元的爱巢终于进入装修阶段,两人多年的梦想就要圆满。可仅仅四个月后,这套装修已进入尾声的新房,却成了埋葬两人爱情和人生的坟墓——

    异乡情侣“新上海人”之梦,多少奋斗与苦涩

    2012年9月7日,在一次室内设计展上,陈向宏结识了沙画表演师伊士焕。陈向宏出生于1982年,老家在湖北应城市一个偏僻的小镇上,2008年从上海大学毕业后,应聘进上海一家国际设计公司规划部工作,成了一名设计师,月薪近两万。伊士焕是江苏沛县人,比陈向宏小6岁,从上海浦东新区职院毕业后,到上海一家私教培训中心教沙画,每月有三四千元收入。她自感学历不够,还自费报了本科班。

    陈向宏父母种地,一对姐妹辍学,集全家之力供他读书。他留在上海,但没有户籍,没有房,初恋女友的家人因嫌他是“凤凰男”,致使他和初恋女友分手。父母知道他不容易,从不要他寄钱回家。

    失恋一年后,陈向宏遇到伊士焕。伊士焕父亲在煤矿当工人,母亲没有工作,弟弟妹妹还在读书。伊士焕做沙画老师的收入,除吃饭租房外,所剩无几。两人都想成为“新上海人”,互相选择了对方。

    伊士焕搬到了陈向宏的出租房里,两人都拼命工作,陈向宏常常半夜还在画设计图,伊士焕做了几份兼职,忙得没时间做饭,两人就常用盒饭对付。

    2013年9月,伊士焕和陈向宏经过左挑右选,看中了上海闵行区一套80平米左右的商品房。工作以来,陈向宏攒了40万元,还差40万才够付首付。伊士焕让陈向宏找父母要钱,陈向宏说:“我父母苦了一辈子,哪里还有钱!”伊士焕有点生气地说:“你姐姐、妹妹都已经出嫁,只有你还未结婚,父母多帮一些也是应该的。”陈向宏始终不答应找父母要钱。为此,两人一度陷入冷战。

    这期间,陈向宏还收到一条问候的短信,正巧被伊士焕看到,得知是前女友发的,伊士焕不依不饶,陈向宏当她的面,把前女友的手机号删去。他打电话向父母诉说了自己买房的难处,父母借遍亲友给了他10万,两个已出嫁的姐妹各借给他5万。再加上伊士焕家中的支持,两人最终凑齐了首付,并约定房产证上写上两人的名字。

    2014年正月初六,陈向宏在湖北农村老家与伊士焕成婚。伊士焕提前住进县城一家宾馆,本指望婚礼当天陈家会派婚车,结果来接她的却是在农村拉客的小面包车。原来,陈向宏知道父母已山穷水尽,叮嘱父母不要搞那种面子上的排场。伊士焕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结婚如此简陋,她气得没化妆,穿着便装就坐上了面包车,一路颠簸着到了婆家。给亲友敬酒时,伊士焕也一直不露笑容。

    新婚之夜,在婆家简陋的砖瓦屋里,陈向宏哄新娘:“等以后条件好了,我在上海给你补办一个婚礼。”在这样的柔情时分,伊士焕也给了自己一个台阶:“等我们把债还清了,我要坐婚车,穿婚纱,拍婚礼录像。”陈向宏说:“都听你的。”伊士焕终于笑了,她说:“结婚我都依你了,能省的都省了。等新房子到手,装修可不能省,那是我们的爱巢,我要一点一滴亲手打造。”陈向宏答应了。

    2014年8月,伊士焕和陈向宏把婚房交给一家公司装修。为了节约钱,他们半边装修,半边住宿。陈向宏工作忙,每天早出晚归,伊士焕就不再出去教沙画,专门留在家中监督房子装修。装修费预计要20万元左右,可夫妻俩付完首付后已拿不出钱了。陈向宏想说服伊士焕分阶段装修,哪怕用一年装好也可以。但伊士焕却不同意,她要一气呵成地装修好。陈向宏只得又找同事借钱,并打了欠条。

    没有婚车和婚纱的婚礼,筑起一套昂贵的爱巢

    在和陈向宏讨论装修方案时,伊士焕提出用沙画作为室内装饰,如在卧室采用有荷花有鸳鸯的沙画,营造出一种仙境、幸福而又和谐的感觉。在陈向宏上班时,她专门给他发短信:“从繁杂的外界进入这个家庭的最初感觉,可以说玄关设计是我们整体设计思想的浓缩,它在房间装饰中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能使客人一进门就有眼前一亮的感觉……”陈向宏其实一直希望装修力求简化,但他还是同意了伊士焕的方案,让她按自己的想法装。

    可在后来的装修中,伊士焕不断增加装修成本,买材料时总是选最贵的,借的钱不够用,陈向宏压力很大,一度失眠。他提醒伊士焕要节省开支,伊士焕跑市场本来就很累,她对陈向宏说:“你要把烟戒了,咱们也能节省开支啊!”陈向宏只好向她保证说不再抽烟,希望伊士焕也能适可而止。

    一个星期后,装修工人给陈向宏递烟时,陈向宏怕被伊士焕看见,躲到阳台上抽。哪知伊士焕冲上阳台,一把夺过烟扔在地上:“不抽烟你就会死吗?”由于声音太大,装修工人都停下手中的活,看着陈向宏。陈向宏吼道:“装个房子你把我逼疯了,我到处借钱,连烟都只能躲着抽,还想让我怎么样!”伊士焕哭着冲出门外。陈向宏追上去,拦住她。伊士焕伤心地说:“恋爱时,我当你很大气。现在你却像变了个人一样,时刻提醒我省钱,连婚礼都省了。如果装点自己的家都不能做主,我们的日子还有什么质量?还不如把房子卖了,回老家生孩子算了!”陈向宏听罢,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9月初的一天晚上,夫妻俩因为酒柜的形状,又一次爆发争吵。伊士焕追求设计感,可那样会增加几百元成本,陈向宏认为不要花这冤枉钱。两人吵得不可开交时,伊士焕抓起水果刀扔向陈向宏,他及时躲开后,反拧住她的双手喊道:“你不可理喻!”伊士焕的手被陈向宏掐出了血。竭力挣脱后,她打110报警,警察赶到将陈向宏批评了一顿。

    几天后,伊士焕上卫生间时,发现下身流血,到医院检查才知道已经怀孕并流产。她打电话向婆婆和小姑子哭诉,她们在电话里责备了陈向宏,说等房子装修好之后,他们再好好要个孩子。

    伊士焕非常伤心,陈向宏也很自责,向伊士焕保证会好好对她,每天按时下班,回家后给她做饭。虽两人竭力克制着,却还是不可避免地产生摩擦。一次,陈向宏说自己要还贷款、还债,伊士焕说:“谁家房子不是男人买的?我们家还帮你出了钱!”

    陈向宏郁闷道:“你家的钱我会尽快还上,别再念叨了。在上海这么贵的房子,有几个男人愿意写女方的名字?写上你名字的意义,你难道不懂吗?”这些为房子和金钱而起的争执,重创了两人的感情。装修进行了4个多月,怨恨也一步步积累。

    12月12日,装修工开始装门。案发后,据伊士焕交代:当晚8点,陈向宏下班回家,见门吸的位置装得不对,他责备她为什么不好好看着一点。

    伊士焕觉得自己吃力不讨好,两人发生争吵,伊士焕情绪激动地大喊大叫,他用手抓着她,朝客厅的衣柜镜子狠狠一推,伊士焕摔在地上,哭着从地上爬起来,从房间里拿了一把黑色刀柄的刀说:“今天,咱们之间做个了结。”

    陈向宏也不躲,任由伊士焕扑上来。伊士焕拿刀朝他乱挥,一刀捅到了他的大腿,但她没有看到血,当时陈向宏穿的衣服太厚了。之后,她又连捅了陈向宏几刀。

    陈向宏疼痛不已,从伊士焕手中夺过刀,伊怕他拿刀追打自己,跑到门外后把大门关上,隔着门哭喊道:“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可里面却没有回音。她以为陈向宏去了卧室,于是在大门外走道里拿了一个废弃的木电脑桌砸锁,没有砸开。接着,她跑到对门敲门,向一对老夫妻借了手机,打了门口贴的开锁公司电话,开锁公司的人来后,才把锁打开。她走进客厅后,看见陈向宏坐在地上,背对着她趴在客厅的床上,地上流了很多血。她害怕极了,过去摇他、叫他,却没有回应。她又摸他的鼻子,才发现他已没了呼吸。她恐惧、伤心地哭着,把陈向宏从床边抱起来平放到地上,接着打110自首。此时,已经是13日凌晨0点48分。

    “新上海人”梦断午夜,有了新房却遗失了美好

    案发后,经法医检验:陈向宏系被他人用锐器刺戳背部、左上肢及左下肢等处,刺破左股动脉及股静脉,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伊士焕还来不及和丈夫享受“浪漫爱巢”,就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捕。

    双方家人闻听噩耗,悲伤不已,陈向宏单位领导、同事也很震惊。在接受警方询问时,他们认为陈向宏工作能力强,人很稳重,但感觉他买房、装修后经济拮据,压力很大,婚后穿衣服特别随便,而且身上还常常有抓痕。他不仅找部门同事借过钱,还向上司借过3万元,打过借条。

    看守所中的伊士焕充满悔恨和痛苦,她表示愿意卖掉房子,赔偿丈夫的家人。上海市李国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沪上著名刑辩律师邬华良和律师陈路担任伊士焕的辩护人,他们认为:被告人与被害人之间感情本来很好,频繁争吵是从买了新房并开始装修后开始的,案发时被害人推倒伊士焕是本案的导火索。案发后,伊士焕在案发地自己打电话报警,并滞留现场等待警方赶到,具有自首情节。同时,伊士焕愿意卖掉房子,赔偿被害人家属,故请求对她从轻判处15年有期徒刑。

    2015年9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犯故意伤害罪判处伊士焕无期徒刑,她本想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上诉。

    2016年3月,陈向宏的家人终于将那幢没装修完工的爱巢卖掉,偿还了多年的债务。可他们的儿子,却再也回不来了。

    在黄浦江岸的夜色中,有多少希望扎根在沪上的“新上海人”,他们怀着灿烂的梦想,在努力拼搏和奋斗着,如今他们是拥有了快乐和幸福,还是内心隐藏着难以言说的苦楚?

    [小编发言]

    改革开放三十年,一波波凤凰男女,向以北上广为代表的大都市集结,是他们成就了这些大都市,也成就了自己,并因此形成了潮流。

    以凤凰男加凤凰女形成的家庭组合,与大都市的原住民相比,本就存在着天然的差距,难以轻易地跨越。如“新上海人”在住房、户籍、子女教育等方面没法与土生土长的上海人相比。高价房、巨额房贷等,让想在大都市安家的凤凰男女们必然经历一个负重前行的“过渡期”,他们理应认清自己的经济实力,一点一点去拉近与原住民的差距,用积极心态去跨越鸿沟,才能真正地扎根进大都市。

    大都市的生活还不仅仅是买房、还贷那么简单,衣、食、行也处处关系着生活的品质。一日三餐的卫生和营养,一年四季穿着的得体与体面,出行的成本,接受再教育的成本,以及婚后的生育计划等,这些都需要细致地安排。控制自己对物质的欲望,少一些虚荣的攀比,合理地规划未来,是在大都市生存明智的选择。凤凰男女家庭组合,还要做好同甘共苦的准备。远离家乡和亲人,在城市举目无亲,也得不到更多的援助,有互相珍视抚慰,两人同心,才能经营好来之不易的婚姻。本案中的夫妻在生活中如能多一些理解和沟通,又怎么会让精心装修的“爱巢”成为埋葬他们人生的“坟墓”?

    在此,我们还有必要讨论:用全部的青春换一套沉重的房子,折断青春飞行的翅膀,到底值不值?我们是苦上20年、30年,换一个老有所住的中晚年;还是先租房,趁年轻时过有幸福感、有质量的婚姻生活?抑或是放弃“新移民”的梦想,逃离北上广,回老家或小城镇去安放快乐的人生?欢迎登陆知音网、知音头条APP或关注知音微信公众号参与讨论。

    (因涉及隐私,伊士焕和律师为真名,其他化名)□编辑/罗婷

延伸阅读: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什么样的男人值得嫁 妈妈说绝世好男人通常都有这些特征

性爱的好处 性爱达人告诉你为何性爱是女人的十大全补汤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