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休克”猛于虎:中国外公“自灭家门”震惊澳洲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文化休克”猛于虎:中国外公“自灭家门”震惊澳洲

时间:2016-08-26 11:32:15 《知音月末版》 作者:思 思
    2016年1月6日下午,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一处居民区里,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惊叫声,一位浑身是血的年轻华人母亲奔出家门求救。警车呼啸而来,一个53岁的中国男子被数名澳洲警察按倒在地并抓获。该男子杀害了年仅两个多月的外孙女,并砍伤自己妻子和女儿。这起惨剧震惊了全澳洲!

    随着新移民潮的出现,一些中青年夫妻携孩子在国外,尤其是欧美国家定居。他们也将“白领夫妻加祖父母(外祖父母)”的育儿结构移植到国外。然而,这些在国内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突然置身于一个迥然不同的生活环境,难免会产生不适感甚至“文化休克”。本案的发生,便是由此产生的悲剧,令人警醒……

    出国带娃,陌生的世界心烦意乱

    2015年9月初的一天晚上,天津市北辰区的一户住宅里,52岁的曹友恒和几个麻友搓着麻将,正在这时,妻子钟琴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身在澳洲的女儿曹媛媛打来的电话。电话中,曹媛媛称,自己下个月就要生宝宝了,希望父母能早点去澳洲帮帮她。

    钟琴连连答应。一桌麻友羡慕不已,认为曹友恒夫妻俩有个争气的女儿,能让老两口出国见世面。

    1963年出生的曹友恒和妻子钟琴都是天津人。曹友恒退休前是一家钢材公司的会计,性格内敛细致,钟琴在纺织厂工作,大大咧咧,做事干脆利索。夫妻俩有一儿一女,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天津,女儿曹媛媛在国内读完本科后,考取了悉尼大学商学院金融专业研究生,赴澳洲留学。

    2012年,24岁的曹媛媛在上烹饪课时,认识了26岁的聂铭熙。聂铭熙是华人,早年随父母移民澳洲。2010年,聂铭熙从格里菲斯大学酒店管理专业毕业后,进入一家酒店从事管理工作,每个星期还去悉尼大学指导一次烹饪课。两个年轻人因美食而结缘,2013年底,两人在澳洲注册结婚,又回到天津,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曹友恒夫妻俩颇感体面知足。

    婚后,聂铭熙辞去了酒店管理工作,在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经营了一家炸鱼薯条店。曹媛媛也进入布里斯班一家商业零售银行工作,日子富足幸福。2015年年初,曹媛媛怀孕了,随着肚子一天天隆起,她迫切希望父母陪在身边。

    接到女儿的求助,钟琴立刻开始着手准备前往澳洲。很快,夫妻俩飞往澳洲。初到布里斯班,一切都是那么新鲜,空气洁净得令人眩晕。据钟琴事发后回忆,当时丈夫很开心,还笑称自己的肺都被洗干浄了。

    然而,没过几天,他们就感到了无聊。每天女儿女婿上班后,要到晚上才回家。曹友恒和钟琴打开电视,听不懂一句台词;翻开报纸,不认识一个字……

    一天,夫妻俩想去超市买点日用品,谁知一出门,就迷了方向,向路人求助,比划了半天,对方也没弄明白意思。钟琴只好拨通了女儿电话。曹媛媛一听就急了:“你们语言不通,需要什么东西,就打电话给我,我去买。”最终,夫妻俩按女儿指引,打了一辆出租车,将电话交给司机,让女儿告诉司机家的地址。

    回到家中,钟琴很懊恼,东西没买成,还白白花了车费。曹友恒则埋怨,在这个国家,他们成了聋子和睁眼瞎子。此后,夫妻俩轻易不敢再出门,只是在住宅附近溜达溜达,曹友恒将此戏称为“放风”。

    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曹友恒白天蒙头大睡,晚上缠着女儿女婿聊天。然而,小夫妻俩工作了一天,只想早早休息,有一句没一句地敷衍着,哈欠连天。

    曹友恒自感没趣,短短半个月时间,他觉得自己被隔离了,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事,他一无所知。曹友恒开始想念国内的老哥们,想念那些充实的日子,越发烦躁,不停跟妻子抱怨,他闷得快发霉了。

    钟琴正在给即将出生的外孙打毛衣,没好气地说道:“你实在没事,就在门前跑几圈。”“我还没疯!”曹友恒深感受挫,转身进了卧室。

    此后,曹友恒经常问女儿:“媛媛,怎么还没生啊?”据曹媛媛案发后称,她觉得父亲经常问这个,有些奇怪,但她并没有在意。当她告诉父亲预产期是下个月中旬后,父亲总是叹气:“怎么还要这么久啊!”

    此后,曹友恒开始整夜失眠,渐渐地,精神恍惚的他出现了幻听幻视。女儿女婿吓坏了,急忙送父亲去医院,经查,是睡眠障碍导致的神经紊乱。

    曹友恒坚决要求回国看病,称在澳洲没有医疗保险,看病费用高昂。一家人思前想后,终于同意了。

    2015年10月2日,曹友恒夫妻俩回到了国内。

    灵魂孤独,夜夜思乡难入梦

    一回到天津,曹友恒立刻有了精气神,他告诉妻子,耳边飘来荡去的“天津话”,让他心里特别踏实。当天晚上,曹友恒睡得特别香甜。

    第二天,夫妻俩来到医院,医生一番检查询问之后,开了一些镇定安眠的药,叮嘱曹友恒,在无法入睡、心情烦闷的时候服用。服药后,曹友恒恢复了元气,开始约老哥们喝聊天打麻将。

    钟琴牵挂心疼女儿,忍不住责怪曹友恒根本没有病,是麻将瘾犯了。曹友恒苦笑道:“随你怎么说,反正,我不想再去外国了。”

    2015年10月15日,27岁的曹媛媛在布里斯班板牙医院,顺利生下了女儿,取名晓晓。

    初为人父母,曹媛媛和聂铭熙手忙脚乱,而聂铭熙还要打理炸鱼薯条店,曹媛媛再次向父母求助。

    钟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曹友恒却有些为难,想想在澳洲举步维艰、闷得发慌的那些日子,他就感到头皮发麻,于是劝妻子一个人前往,他留下来看家。

    “难道你不想去看看你的外孙女?”钟琴对丈夫说,其实,她也不适应澳洲的生活,如果老伴不去,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最终,曹友恒妥协了,但跟她约定,春节前回天津,祭祖过年。钟琴答应了:“行,我让女儿一家三口都跟我们回来,小外孙女刚出生,得拜拜祖宗。”

    2015年12月初,曹友恒和钟琴再次飞往澳洲。一见漂亮可爱的外孙女,夫妻俩欢喜不已。那段时间,有孩子吸引注意力,曹友恒并没有感到特别无聊。

    日子悄然流过,转眼到了圣诞节,聂铭熙和曹媛媛早早就开始布置,买圣诞树、写圣诞卡、挂圣诞礼物、房前屋后拉上彩色灯泡……忙得不亦乐乎。

    曹友恒并不崇尚这类节日,他看到女儿女婿和朋友们狂欢着,他自己却惦记着爆竹声声年味十足的中国年。一种无法言说的孤独和忧闷,汹涌袭来。

    圣诞过后,曹友恒开始坐卧不宁,眼看着春节将至,妻子却迟迟不提回国过年的事。钟琴忙着照料外孙女,有时,曹友恒找她说话,她心不在焉。而曹友恒除了抱抱外孙女,到门前的草坪晒晒太阳外,其他事都插不上手。渐渐地,那种空落落的感觉又开始折磨他,他数着日子,准备再忍忍就回天津过春节。

    2016年1月2日,农历腊月二十三,是中国的祭灶节,小年,可女儿女婿都忘了,钟琴也是曹友恒提醒,才想起来,急忙做了几个菜。曹友恒终于忍不住了,问钟琴打算何时回天津。

    “不准备回去了。”钟琴说道,“孩子那么小,经不住长途旅行。女儿女婿说了,在澳洲过年。”

    曹友恒火了:“这儿有一点过年的气氛吗?”钟琴劝道:“一家人在一起就行了。”约定好的事情,妻子竟变卦,曹友恒更加生气:“你不走,我走!”

    钟琴也火了:“一大家人,来回折腾,光机票就是一大笔钱,你一点也不为孩子着想。”曹友恒顿时无言以对,回去过年的希望落空,他的心像是被掏空了一样难受。

    此后几天,曹友恒开始失眠,他找出医生开的镇定安眠药服用。然而,服药效果并不理想,他依然心烦气躁。为了防止出现上次的状况,曹友恒增加了药的用量和次数。因盲目服药,曹友恒每天都恍恍惚惚的,一家人开始担心起来。然而,没有人能想到,一场悲剧已拉开了序幕……

    一朝癫狂,失控外公杀害外孙女

    2016年1月6日中午,钟琴见曹友恒坐在沙发上发呆,便招呼他给外孙女冲奶粉,呼唤了半天,曹友恒才反应过来,拿起奶粉,就往奶瓶里倒。

    “爸,您歇着,我来吧!”曹媛媛见父亲有些恍惚,忙从父亲手里接过奶瓶,一番清洗之后,用一个小量杯,按比例冲好了奶粉。

    “我没这么精细,还不是把你养这么大。”曹友恒见状,认为是女儿嫌弃他,一边不满地嘟哝着,一边自感无趣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呆呆地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找不到出口的困兽,憋得快要发狂,他一把脱掉上衣,光着上身,只穿着短裤,可心里还像有一团火要喷出。为了控制自己的情绪,曹友恒拿出药,一下倒出四五颗,一口吞下。

    正在这时,曹媛媛走进房间,她感觉父亲离开时神情不对,不放心,想过来陪父亲说说话。

    见他吃了那么多药,曹媛媛很焦急:“爸,你干吗又乱吃药啊!”曹友恒没好气地说道:“不要你管!”

    曹媛媛急得直跺脚,钟琴闻声赶了过来,责怪老伴道:“你怎么一到国外,连智商都变低了!”

    曹友恒顿时发怒了,称自己在国内过得好好的,辗转万里来到这个鬼地方,像个活死人一样难受,还被家人嫌弃,说得涕泪横流。

    此时,超量服下的药物开始起作用,曹友恒眼神迷离,神志更加不清醒。钟琴想扶他躺在床上,却被他一掌推开:“我要回去,谁敢拦我,我就拼了。”

    说着,曹友恒跑出卧室。钟琴和曹媛媛从没见过这种状况,急忙跟了出去。

    “你们不要拦我!”曹友恒指着钟琴母女俩,满脸的愤怒,转身跑进厨房,拿了一把刀。

    钟琴和曹媛媛吓得不敢靠近,曹友恒随即提刀往门外跑去。路过客厅时,他被外孙女的摇篮车绊了一下,立刻癫狂了,发疯般地挥刀向摇篮车中的孩子砍去,孩子只哭了两声,便没了声音。

    钟琴和曹媛媛惊叫着,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试图夺下曹友恒手中的刀。曹友恒又刺向母女俩,母女俩顿时血流如注,倒在地上,曹友恒夺门而出……

    受伤的曹媛媛拼命地爬起来,满身是血地跑出家门大声呼救。很快,周围邻居被惊动,他们一边报警,一边帮着将受伤的祖孙三人送往附近的医院。

    布里斯班帕金森区警方接警后,在离别墅不远的街道上发现了光着上身、穿着短裤、神志恍惚的曹友恒。警员们立刻冲上去,将曹友恒按倒在地。

    当天下午2点40分,年仅两个月大的晓晓终因被刺中要害部位,不治身亡。钟琴和曹媛媛也被严重刺伤,经救治,方保住了性命。

    清醒后的曹友恒根本不知道此前自己做了什么,得知自己杀害了外孙女,还伤了妻子和女儿,他崩溃了,试图自杀未果后,他请求判处自己死刑。

    2016年1月7日傍晚,200多位社区居民聚集在帕金森区太阳花公园,点烛悼念不幸罹难的中国女婴聂晓晓,以表达对那个发生不幸的中国家庭的支持,更多的人开始思考,如何不让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

    [小编发言]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移民海外,爷爷奶奶“出国带娃”的现象,已演变成一种热潮。相比较国外年轻父母对孩子的“放养”,中国父母“圈养”孩子的育儿方式,不仅让年轻父母要牺牲一方,专门哺育孩子,连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要捆绑加入。

    然而,与早已融入西方生活的儿女不同,那些来自中国普通家庭的父母,由于语言障碍、文化差异等原因,很可能就会“水土不服”。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他们没有认识的朋友可以排遣孤独,没有熟悉的文化可以缓解压力,就像被隔离了一般,很容易陷入“文化休克”。本文的悲剧,正是缘于此。

    如果那些移民国外的儿女们能够入乡随俗,大胆地“放养”孩子,或者在新生儿无法“放养”的阶段,通过请月嫂、保姆等社会化的服务渡过难关,就能够避免发生像文中主人公那样的巨大悲剧。

    在中国一、二线城市打拼的年轻夫妻,普遍存在“白领夫妻加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的育儿结构,可这种“隔代育儿结构”完全移植到西方大都市,是否可行,值得每一对侨居国外的年轻夫妻认真考量。

    (除曹友恒外,其余人员化名。)□编辑/余 映

延伸阅读:

我是她三分之一情人 元旦的夜在沙发上奉献自己第一次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性爱的好处 性爱达人告诉你为何性爱是女人的十大全补汤

什么样的男人值得嫁 妈妈说绝世好男人通常都有这些特征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