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毒攻毒,雇艾滋病人讨债的最后结局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以毒攻毒,雇艾滋病人讨债的最后结局

时间:2016-08-03 10:23:58 《知音月末版》 作者:老 六
    当年为了给生意上的朋友殷勇救急,河南省信阳市建材公司老板王明借给了对方100余万。可到了约定的还款时间,殷勇却以各种理由,迟迟不予还钱。王明一气之下将殷勇告上法庭,法院判决殷勇15天之内还钱。可拿着法院的判决书,王明同样未能要回属于自己的钱。气急败坏下,王明请了几名艾滋病人,协助自己前去讨债。不料,债未讨回,却引发一桩血案……

    河南信阳商人殷勇开有一家咨询公司,同时,他还在信阳郊区投资养猪场,将流动资金都投在了养猪场。2010年春天,因发生猪瘟导致资金链断裂。关键时刻,殷勇生意上的朋友王明拉了他一把,答应借给他100万元应急。殷勇感动得直掉眼泪,不仅承诺一年后还款,还专程在酒店设宴款待王明,称永不忘记他的大恩大德。

    随后的一个月内,殷勇遇到一些不大不小的资金周转困难,王明又先后借给他数万元。除了之前的100万打了正式欠条,后来几次小金额均没有立借据。

    2011年春节,眼看还款期就快到了,殷勇对王明说:“老兄,老弟真是对不住你,钱可能要迟点还了。我运气不好,今年春节猪肉价格不高,手上的流动资金紧张。再过半年,等猪场运作恢复正常,到时候我自己来找你,把利息一并算给你。”听了殷勇的话,王明爽快地说:“成!那就迟点再说。”

    可是,半年后,殷勇不但没有主动把钱送来,甚至好几次王明给他打电话,他都没接。王明耐着性子又等了半个月,殷勇仍然没出现,而且连个电话都没有。如此一来,王明有些不高兴了。

    6月初,王明亲自开车来到位于郊区的养猪场,但殷勇不在,殷勇的父亲殷林昌接待了他。殷林昌恭敬地给王明泡,叫苦连天地说:“原本我在老家住得好好的,被殷勇拉来这里管理猪场。上个月刚买回40头母猪,赊账;饲料厂也天天来催钱,说再不结账就不再送饲料了。他一直为钱着急上火,我却帮不上什么忙……”听闻此话,王明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他说:“叔,我也不是来催债的。你说他连电话都不接,这算什么事?”殷林昌频频点头,一同埋怨起自己的儿子来。

    几天后,殷勇主动上门找王明,开门见山地说:“我不敢接你的电话,实在是羞于见你……”事已至此,王明也没办法,只得再听殷勇承诺“有钱马上还”。但他不知道,殷勇到底何时才会“有钱”。

    时间到了2013年夏天,殷勇自己的建材生意步入瓶颈,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他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今年一定要把那100万收回来!然而,不管他如何催促,殷勇就是称没钱。

    这天,王明又去要账,殷勇仍然只是叫穷,王明怒了,说:“你一直叫穷是什么意思?不想还钱是吧?”殷勇一听也恼了,回应道:“你以为我想欠你钱?这个月你都催多少回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不要太过分!”两人闹得不欢而散。

    2013年6月,忍无可忍的王明一纸诉状,将殷勇告上了法院,要求对方归还拖欠自己的1045000元。法院受理后,根据白纸黑字借据,很快判王明胜诉,要求殷勇在15日内还清100万元给王明,至于另外4.5万元,由于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尽管如此,王明也并无异议,只要能拿回100万,他决定不去计较那4.5万元了。不料15天后,殷勇仍然没有把那100万还回来,王明差点被气吐血!

    按律师指点,王明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经法院查实,殷勇竟然是负资产!而且,殷勇根本不承认自己欠王明的钱。无奈之下,王明再次将殷勇告上了法院。

    再审期间,王明和殷勇之间打起了“游击战”。从2013年8月起,只要一有空,王明就往殷勇家跑,催他还钱。殷勇每次能躲则躲,实在躲不过了,就吵,两人的关系闹得越来越僵。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3年9月,王明建材厂的货车司机因为酒驾,撞死了一名环卫工人。司机来自农村,家里无力赔偿,最后死者的丧葬费全由王明掏。雪上加霜的打击,令王明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他急需一笔钱拯救奄奄一息的生意!可殷勇还是那样,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王明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

    2013年年底,王明和朋友徐山峰吃饭时,把殷勇欠债不还的事情说了。徐山峰听后,为他打抱不平很久,最后“仗义”地给王明出主意,他说:“有时候法律对付这些无赖真不管用,还不如来点特殊的手段。”

    王明问:“什么特殊手段?”

    徐山峰神秘一笑,道:“你不知道吧?驻马店有一批艾滋病人,专门负责帮别人出气、讨债。艾滋病人横竖是个死,天不怕地不怕,那些地痞老赖见了他们,都会胆寒三分!”

    王明担忧地问:“如果对方就是不肯还钱,真的让艾滋病人跟他拼命吗?这算不算犯法啊?”

    徐山峰一边叹息一边摇头说:“王明你就是太老实了,才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你以为人家是因为没钱才不还你吗?人家有钱,不想还而已!再说,现在谁不怕死,一听说艾滋病人找上门,还不赶紧掏钱保命吗?对付这种老赖,就得以毒攻毒!”

    在徐山峰的劝说下,王明渐渐动心了,终于决定铤而走险,用“特殊手段”讨回自己的血汗钱。

    2014年1月6日,经人介绍,王明在驻马店上蔡县“艾滋病村”物色了蒋旋、郭林等几名艾滋病人,说好价格,约定次日坐车去信阳市讨债。

    当天晚上,王明给殷勇打电话,问他到底什么时候还钱,殷勇一如既往搪塞他,说过一阵子再说。王明怒气冲冲地说:“给了你多少机会?既然你无信义,就别怪我无情。我明天就带人到你家来要债,你可别怪哥没事先告诉你,哥带的可是艾滋病人……”说完,王明挂了电话,更坚定了带艾滋病人去讨债的决心!

    次日,王明带着蒋旋、郭林等艾滋病人来到殷勇的公司里。殷勇知道来者不善,立刻打电话报了警。信阳市平桥区公安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了解案情。见了警察,殷勇指着王明说:“就是他!他带来的这几个人都是艾滋病人,快把他们抓起来!”

    还未等王明开口,“经验丰富”的蒋旋就开口了:“你欠人钱不还还有理了?没错,我们是艾滋病人,但我们打你了吗?偷你家东西了吗?凭什么抓我们?”

    而另一个病人郭林更直接,他走到殷勇跟前,一边拿身体往殷勇身上撞,一边说:“来啊,来抓我啊!想不想咱俩打一架啊?”殷勇知道郭林身上带有可怕的病毒,吓得连连退后。王明当着警察的面说:“今天不还钱,我们就不走了。你们要动武,我们也奉陪到底!”警察赶紧将两人分开,好言相劝进行调解,又把殷勇叫到公司外面商量解决的办法。

    谁知,就在警察向殷勇了解情况时,王明在公司里面与殷勇的父亲殷林昌发生了争执。殷林昌要王明等人滚出儿子的公司,王明就示意郭林上前“缠”殷林昌,还拿传染病毒吓唬他。殷林昌一时气不过,随手抓起办公桌上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毫不犹豫就往郭林身上捅,一边捅一边喊:“你以为我怕你吗?”一连捅了3刀后,他看见神色慌张的王明想往客厅逃,于是一个跨步向前,伸手抓住了王明,往他肚子也捅了一下!两名民警听到动静后,迅速上前制服了殷林昌,并立刻拨打120急救电话。然而,王明和艾滋病患者郭林因为失血过多,最终不治身亡。殷林昌当场被拘捕,关押在信阳市看守所。

    2014年底,殷林昌被信阳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缓;2015年10月20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维持原判。

    (殷林昌系实名)□编辑/戴志军 郑奇

延伸阅读:

什么样的男人值得嫁 妈妈说绝世好男人通常都有这些特征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男女做爱次数分析 用科学告诉你做爱次数与血型的关系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