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机女出走豪门婚姻:繁华落尽爱如初见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心机女出走豪门婚姻:繁华落尽爱如初见

时间:2017-09-04 11:01:34 《知音月末版》 作者:苏江
    老家在江苏省盐城市的胡瑶瑶,大学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与上海交通大学硕士毕业的李恒相恋,哪知李恒是上海一家地产集团副总,其父是亿万富豪。胡瑶瑶尽管漂亮、优秀,但她出身单亲家庭、家境贫寒,这让她受尽李恒父母的羞辱……让人意料不到的是,胡瑶瑶面对讨薪民工围殴男友,挺身而出,保护李恒免遭伤害,李恒父母出于感激,终于将她迎入豪门,她又为李家添子。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胡瑶瑶顿时成了被人指责的心机女……这桩豪门婚姻有多少玄机和隐痛?它何去何从?◇ 爱在欣赏中绽放:孰料男友竟是“富二代” ◇2014年10月的一天下午,在上海市一家建筑设计公司会议室内,身为乙方的美女设计师胡瑶瑶,正在对甲方阐述自己对某个高端楼盘的设计理念,身为甲方代表的李恒频频发问,都没有难倒她。会后,李恒主动邀请胡瑶瑶一起吃饭,由衷地为她点赞:“你逻辑思维清晰,谈吐自信优雅,我都快被你迷住了。”胡瑶瑶莞尔一笑:“你的问题稳准狠,一针见血,我在你面前不敢班门弄斧。”谈起专业来,两人更是火花四溅,惺惺相惜。胡瑶瑶,1991年出生于江苏省盐城市,母亲早年病故,父亲是工厂工人。她自小就很懂事,自尊心强,知道体谅爸爸的辛苦,读书很用功。2009年,她考进河海大学建筑学专业,靠助学贷款和奖学金读完四年本科。2013年夏,她毕业后应聘到上海一家建筑设计公司工作,因工作关系认识了李恒。李恒比她大3岁,上海交通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是上海一家房地产集团的甲方代表。李恒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据他说父母也是普通的工薪族。有一次,李恒所在地产集团的一位代表,提出设计方面存在瑕疵,建议扣除乙方一定比例的设计费。胡瑶瑶拿出当初达成的设计共识文件和现场录像,据理力争:“请看,我的设计完全按照你们的要求进行,我逐条分析对比……”说完,她再次强调:“我希望你们不要用强势的方法,寻求利益的最大化,这是很伤害感情的。”胡瑶瑶有礼有节、幽默动情的话,让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此时,李恒站起来表态:“我觉得胡瑶瑶已经是很优秀的设计师……”就这样,一场合作分歧被举重若轻般地化解了。就这样,李恒和胡瑶瑶成了互相欣赏的好友。2015年2月14日情人节,李恒再次主动邀请胡瑶瑶一起吃饭,胡瑶瑶觉得很为难:“‘情人节。我们一起吃饭,会不会被人误会?”李恒笑着说:“我们是好朋友,你就给我一个面子吧。”看到李恒言辞恳切,胡瑶瑶就答应了。当晚,李恒请胡瑶瑶到一家酒店吃西餐,他包了一个大厅,里面布置着烛光彩灯,温馨而浪漫。胡瑶瑶没有多少机会到这么高档的场合吃西餐,刀、叉用得都不熟练,李恒手把手地指点她。在端起酒杯时,李恒眼里闪着温情的光:“瑶瑶,我不只是欣赏你,我是暗暗喜欢和爱慕你。我希望下一个情人节,我俩都不落单,我们会在一起过……”胡瑶瑶脸红着,她啥都明白了,含羞地点点头。两人确定关系后,一直对外保密,只是在两家公司洽谈业务时,他们的目光会时不时地深情对视,而每次在出现业务争执的时候,李恒大多支持胡瑶瑶,这一切都被李恒的同事敏感地觉察到了。一次,胡瑶瑶应邀到李恒的公司谈图纸修改问题,李恒又不自觉地帮着维护胡瑶瑶。会议结束后,一位女同事半开玩笑地对李恒说:“少帅,你这么心疼胡瑶瑶,我们可都要吃醋了。”胡瑶瑶一惊,悄悄地问公司里的人,才知道李恒竟是这家集团董事长赵汉恭的儿子,不久前被提拔为集团副总经理。面对胡瑶瑶的追问,李恒只好坦白。原来,李恒竟是“富二代”,父亲赵汉恭是集团董事长,母亲李梅是集团财务总监,李恒随母姓,研究生毕业后就到父亲的公司工作。起先,他只是甲方的代表之一,为了避免给合作方带来压力,他叮嘱同事不要暴露他的身份,尤其是遇到胡瑶瑶后,他更要同事为他保密,不希望胡瑶瑶仅仅因为他的身份,而对他另眼相看。他用手指刮胡瑶瑶的鼻子说:“别有压力,你漂亮有才华,我父母会接受你的。”之前,李恒对胡瑶瑶说他父母是工薪族,他开的车也是普通的迈腾,她没想到自己被“温柔”地骗了一把。她嗔道:“你怕我爱你家的钱,而不是你的人吧?”李恒坦率地承认之前碰到过很“物质”的女孩,他很认真地说:“我想爱得更纯粹一些。”“好了,我不怪罪你了。”胡瑶瑶原谅了他。李恒决定向父母公开恋情。不久,胡瑶瑶忐忑地随李恒去他家拜见父母,李恒父母听说她出身单亲家庭,父亲是苏北一个四线城市收入不到2000元的工人,尽管当场没说什么,但表情明显不悦。第二天,李梅就向胡瑶瑶的公司打听她的为人,还让人到胡瑶瑶的家乡了解情况,证实她工作和为人虽然都很出色,但出身低微,家境贫寒,于是明确地向儿子表示反对。此时,一些人在背后议论,认为她是看中李恒家财富的“心机女”。胡瑶瑶对此既痛苦又气愤。◇ 非议激起不甘和斗志:心机女终嫁豪门 ◇一次,胡瑶瑶流着眼泪问李恒:“我从没有想过要嫁入豪门。如果你一开始就对我说了真话,我可能会离你远远的!”李恒安慰她:“你没错!”胡瑶瑶跟一个女孩住着合租房,李恒让她搬到他独居的三室一厅的房子里,房子位于徐汇区陕西南路,她上下班很方便。胡瑶瑶拒绝了,她觉得李恒父母反对,他们同居在一起不妥当。她只是去那约会,有时在那洗澡,晚上她一定会回到出租屋。李梅有儿子房子的钥匙。一天晚上,胡瑶瑶刚洗完澡,正穿着内衣吹头发,李梅开门进来了,当面斥责她:“你要自重!”胡瑶瑶边穿衣服,边含泪说:“阿姨,我跟李恒是正当恋爱……”李梅很生气:“你配不上李恒!”说完拂袖而去。胡瑶瑶也准备打车走,被李恒强行拦了下来:“爱就得坚持……”胡瑶瑶伏在他的怀里哭了。李恒父母发现无法赶走胡瑶瑶,急着给李恒物色“官二代”、“富二代”千金,逼他去相亲,均遭到李恒拒绝。赵汉恭夫妇很恼火,亲自把胡瑶瑶约到一家咖啡馆里,说:“给你100万,离开李恒!”胡瑶瑶把支票推回给赵汉恭:“叔叔,我也有自尊!”赵汉恭脸色难堪:“两家的差距太大了。”李梅更直截了当:“我儿子将来要接他爸爸班,经营这么大一个公司,他妻子必须有很好的家世。”胡瑶瑶吞下眼泪,不卑不亢:“阿姨,我爱上李恒的时候,并不知道他出身豪门。”李母怒道:“世面上有心机的女孩太多了,我看你也差不多。”李恒父母走后,胡瑶瑶强忍的眼泪流了下来。但她很快擦干,心中反激起一种不甘和斗志……2015年夏,因为限购,房地产处于寒冬期,赵汉恭的房地产集团资金链断裂,建筑工人的工资发放出现拖延,李恒急得团团转。胡瑶瑶一边安慰他不要着急,一边却在暗中行动……8月13日一大早,在位于上海闵行区金闸公路西侧的小区工地上,一群建筑工人聚集在一起,强烈要求建筑商发放拖欠的工资,否则将会采取后续行动。工人每停工一天,将损失巨大,更不要说因为欠薪讨债了,一旦成了新闻,会对公司的声誉产生极大损毁。胡瑶瑶知道后,提出陪李恒去工地协调,向工人求情。她是设计方的代表,本来就多次去过工地,但李恒不相信她能说服那些讨薪、闹事的民工:“他们情绪很激动,你怎么说服他们?我怕你受到伤害。”胡瑶瑶说:“我一个女孩子,他们不敢动手。只要能解决问题,冒险也值得。”当天下午,李恒带着胡瑶瑶前往工地,发现近百民工在工地举着牌子讨薪。李恒表明了身份,表示工资很快就会发放,希望他们等一等。但民工们群情激奋,一个高个子男人大声喊道:“他是在骗我们!今天不给钱,就揍死他!”其他人纷纷围上来,要对李恒动手,他脸上甚至已经挨了一巴掌。此时,让人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胡瑶瑶迅速护在李恒的身前,拦住大个子民工,大声说道:“住手!李总经常对同事说,建筑工人就是衣食父母,一定要善待他们。以前公司什么时候欠过你们的工钱?现在房子难卖,资金回笼慢,但李总一直在想办法,工钱肯定会发,只是要等几天……”胡瑶瑶劝了将近一个小时,大高个子转而劝起了工友:“要不我们再等等吧。”民工们陆续散去。李恒告诉父母胡瑶瑶平息工人闹事的经过:“当时,场面十分混乱,工人情绪很不稳定,是瑶瑶出面说服了他们,也保护了我,保护了公司的声誉。”赵汉恭夫妇沉默了。2015年国庆节,胡瑶瑶和李恒在上海举行了隆重的婚礼。不久,胡瑶瑶怀孕,李恒让她停下工作,回家养胎。李梅也不时送来高档营养品探望她。2016年7月1日,胡瑶瑶在华山医院生下了儿子,李恒父母非常高兴,奖励了她一台路虎车代步。10月中旬的一天晚上,胡瑶瑶在阳台上接了很长时间的电话,回到卧室很惊恐。李恒问她怎么了,她慌忙说:“没事。”但李恒觉得妻子心里有事。10月28日晚约10点,李恒铁青着脸下班回家,让胡瑶瑶听一段微信语音,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李恒,请你给我20万!否则,我把胡瑶瑶故意雇我们闹事的秘密公布到网上……”“工人要打我,你一点不怕就迎上去,这是不是你们提前商量好的?”李恒脸色冷峻。胡瑶瑶呜咽着说:“我实在撑不住了!我都告诉你……”◇ 出走豪门婚姻:繁华落尽见初心 ◇原来,胡瑶瑶在遭到李恒父母羞辱和巨大的阻力后,一向要强、又深爱李恒的她不甘心离开。当她听李恒说房子卖不出去、资金链断裂时,她觉得机会难得!她先通过闺蜜刘玉芬,找到在李家公司这个工地当泥瓦工的盐城老乡、20多岁的万伟,就是讨薪现场的那个高个男子,让他把资金链断裂、发不出工资的消息散播出去,并鼓动他的近百个同乡讨薪,由他挑头打李恒,她再出面调解……她预付五千元,由他分发给闹事民工,事成后再支付他五千。万伟欣然答应……胡瑶瑶给万伟兑现了承诺。可就在她结婚之后,万伟得知她竟然嫁给了李恒,公公是亿万富豪,于是向她勒索10万元!胡瑶瑶只好拿出积蓄,满足了他的要求。她原以为万伟会像他保证的从此不再骚扰她,可就在她生下儿子不久,万伟又找她索要20万元。那天晚上,她在阳台上接的就是万伟的电话,她拒绝了,想不到他却找到了李恒……坦白完事情的经过,胡瑶瑶含着眼泪对李恒说:“对不起!是我错了……”李恒吼道:“没想到你这么有心机!”胡瑶瑶哽咽自语:“就是真出了意外,我也不会让你挨打,我会拿命保护你……”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第二天,李恒不得不告诉了父母,父母听后震怒不已,认为胡瑶瑶心机太深,对她的态度遽然变冷。为了避免家丑外扬,李恒支付了万伟20万,要求他写下“不再以任何借口索要钱财,并且不会通过任何途径告诉别人”的保证书,万伟如愿以偿,从此没再纠缠。而被李家亲友当成“心机婊”的胡瑶瑶,却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李恒不再关心她,几天都不回家;公公婆婆对她不闻不问,只让保姆把孙子送过去给他们看看。这场豪门爱情让胡瑶瑶付出了太多,所有这一切,她都一个人默默承担着,从没敢告诉老家的父亲,父亲还以为她过得很幸福……2016年12月7日,胡瑶瑶将儿子托付给保姆,把路虎车钥匙留了下来,给李恒写了一张字条:“李恒,我出去租房住,你可以提出离婚。”胡瑶瑶带着自己的行李,搬到上海宝山纺织厂老宿舍租房安顿下来。她白天正常上班搞设计,与李恒的公司仍然打交道,经常见到李恒,虽然难过和尴尬,但她极力掩饰着,保持着专业态度,她要重新找回当初的自己。而李恒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性格淡定、专业优秀、让他怦然心动的女孩。白天忙碌还好,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胡瑶瑶就会想儿子。一天晚上,她想儿子想得受不了,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段文字:“想起儿子躺在怀里撒娇、吃奶的样子,心碎。这块带有儿子尿痕的干净尿布,晚上就放在我的枕边,可以缓解思儿之痛。”第二天上午,李恒约胡瑶瑶在一个咖啡厅见面,说会把儿子带来。胡瑶瑶早早就在咖啡厅门口等候,见到李恒抱着儿子从车里下来,她急忙跑上去抱住儿子,深情打量着,亲吻着,自言自语:“宝宝长胖了,宝宝还认识妈妈吗?”看到宝宝冲她笑,她眼泪滚落下来。见此情景,李恒忍不住眼圈发红。父母知道李恒私自将儿子带出来见胡瑶瑶,既担心又生气,李梅斥责儿子:“你怎么把宝贝带出去见那个女人?以后不准再有第二次!”有半个月,胡瑶瑶都没能见到儿子,就在她饱受思儿之苦时,一天晚上,她接到了李恒打来的电话,说儿子发高烧,在医院输液。胡瑶瑶连忙赶到医院,在病房里,她看到孩子满脸通红地睡着了,小额头上插着点滴针管,不时抽搐一下,几乎崩溃。胡瑶瑶平静后,劝李恒和婆婆回去休息。晚上,她彻夜没睡,守护在儿子床边。第二天早上,李恒来送早餐,看到她双眼布满红红的血丝,忍不住将这个场景拍成视频,发到了父母的微信上。第三天,时降时升的高烧,才被彻底控制下去。出院时,胡瑶瑶将儿子送上汽车的那一刻,她鞠躬向李恒父母表示谢意,李梅和丈夫内心被触动。接下来一连几天,李恒听朋友说胡瑶瑶没去公司上班,才知道她生病了。李恒马上开车赶了过去。敲了半天,胡瑶瑶才打开门,头发凌乱,面色苍白,呼吸急促。房子仅有50多平米,连个取暖设备都没有。她床头摆放着几盒西药,房间里弥漫着中药汤的味道。原来,照顾儿子那几天,她体力透支,回来后就出现感冒,并诱发了肺炎,医生要求她住院,她说没亲人照顾,只能在家里吃药休养。其实,她还有一个难处,那就是缺钱。她的积蓄和工资除去给父亲的,还有被万伟敲诈去的,身上也没剩下多少钱,她只能省吃俭用,经常去附近菜市场淘便宜蔬菜。病了也只能挨着,吃最便宜的药物。李恒责问胡瑶瑶:“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你这是要把自己折磨死吗?”胡瑶瑶虚弱地说:“我不想麻烦你……”李恒不由分说,将她架出门,迅速开车送到华山医院。医生拍完胸片后,非常后怕:“再拖两天,患者就会出现呼吸衰竭,会没命的。”守护在病床边,看着昏睡的妻子,李恒心情很复杂,想到妻子即便像亲友议论的是个“心机婊”,那也是被他父母逼出来的。自己难道就没有一点“心机”吗?当初,他不是也向她隐瞒了自己的“富二代”身份吗?想到她如今孤苦伶仃地住在一个简陋、不安全的地方,有病一个人硬撑着,他的心都要碎了。他告诉父母想接胡瑶瑶回家,父母沉默着,没有反对……半个月后,胡瑶瑶病愈出院了。那天,李恒一下班,就开车穿过大半个上海,给胡瑶瑶买了一堆新衣服和化妆品,接她回家。到家后,胡瑶瑶抱着儿子,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2017年5月,胡瑶瑶仍回原来的公司担任设计师,她仍要和李恒打交道,仍会温柔地对视。经历这么多变故后,他们都更懂得婚姻幸福的真谛。(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编辑/陈洪生

延伸阅读: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