撮合的“浪漫”惊变性侵:准岳父怒刺“达标”女婿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知音 >

撮合的“浪漫”惊变性侵:准岳父怒刺“达标”女婿

时间:2017-09-04 11:01:09 《知音月末版》 作者:金枝
    都市青年男女忙于工作,不擅交际,过了适婚年龄仍是孑然一身的现象在城市已是越来越普遍。子女年龄越来越大,婚事却没影儿,做父母的岂能不急?于是,许多替子女急恋急婚的父母,准备好择婿择媳的“量化标准”,开始“代子女相亲”。然而,婚姻感情上的事,能“量化”吗?父母越俎代庖能解决好吗?2016年11月9日,发生在福建省福州市的一起故意伤害案,给了我们警示。◇ 完美女儿不思嫁:银发父母“代相亲” ◇2016年2月17日下午5点多,吴渊再次给女儿吴晓彦打去电话:“晓彦,晚上见面定在金象湾,男孩子叫刘钧涛,你别迟到啊。”话筒里女儿不耐烦地“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吴渊又拿起手机拨通了另一个号码,急切地说:“老刘,钧涛出发了吗?记住,让他一定说是我俩的朋友介绍的。晓彦最讨厌我去相亲会,别说漏了。”打完电话,他终于长舒一口气。时年62岁的吴渊,是福州税务系统的一名退休干部。妻子李琳也已退休多年。两人只有一个过了适婚年龄的独生女儿,名叫吴晓彦,时年34岁。2007年7月,吴晓彦从厦门大学硕士毕业,回到福州一家商业银行上班。吴晓彦身高1.65米,身材修长,长相漂亮。在吴渊和李琳眼里,女儿各方面条件都优秀,几乎完美无缺。让吴渊夫妇颇为不解的是,如此优秀的女儿,在婚恋上却成了老大难。其实,吴晓彦刚参加工作时,也谈过一名男友,是她高中同学的大学校友,名叫张铭,毕业于福州大学,在福州一家台资企业做主管,两人情投意合。2008年国庆假期,吴晓彦把张铭带回家里见父母。张铭身高1.85米,长相帅气,谈吐得体。初见,吴渊夫妇也十分满意。然而,深聊下去,夫妻俩觉得本科毕业的张铭不但在学历上与硕士毕业的女儿差一个档次,职业更是让他们不满。当时,吴渊是税务部门的一名处长,李琳则是一名中学教师。在他们看来,台资企业就是私营企业,在这样的企业里任职,随时都有可能被炒鱿鱼。此后,吴渊态度鲜明地向女儿表达了意见:他与妻子都不赞同她与张铭再来往。“老爸,爱情与学历、职业没关系,最重要是我们两个人有感情,合得来。”吴晓彦反驳说。“张铭那个公司又不是世界五百强,随时都可能倒闭。年轻人,眼光要长远些!”吴渊态度坚决。在父母的干涉下,吴晓彦只好与张铭分手。此后,吴晓彦也处过几个男孩,但父母看中的,她没感觉;她喜欢的,又达不到父母的要求。发展到后来,她抱着一种赌气和放弃的态度,任由父母着急,全然不想去相亲谈恋爱。这样几年蹉跎下来,吴晓彦已年过30成了大龄剩女。到了2014年6月,吴渊也退休了。彻底轻闲下来的夫妇俩,对女儿的婚事更加着急了。他们暗暗商量:“从此只做一件事,嫁女!”2014年9月28日,吴渊在翻阅《福州晚报》时,无意中看到一则消息:10月7日,由适龄青年父母自发组织的相亲会将在福州于山公园内举行。于是,夫妻俩便决定瞒着女儿亲自出马,代女儿相亲。2014年10月7日,吴渊夫妻早早便打车来到位于福州五一广场的于山公园。此时还不到九点,但公园内已是人头攒动。让吴渊夫妇惊奇的是,会场虽有些由父母陪着来相亲的年轻男女,但百分之八十都是像吴渊与李琳这种来替儿女相亲的老年夫妇,让他们颇有些啼笑皆非。再细看下来,公园人行道两边的树干,以及公园的铁栏杆上,挂满了前来相亲的老人们提早准备的自家儿女的“征婚资料”。让吴渊夫妇眼界大开。尽管初次出马代女相亲没有成功,但这次“家长相亲会”还是给吴渊夫妇很多启发,他们感到为女儿的婚事开辟了更广阔的选择空间,此后,吴渊夫妇跑遍了福州城里所有的相亲角相亲会。而此次介绍给女儿的刘钧涛,就是他们在相亲会上认识的。◇ 这场恋爱太拥挤:两个人的爱情六个人谈 ◇2016年2月14日,福州于山公园内,再次举行“家长相亲会”。这次,吴渊夫妇终于有了收获,他们在众多的征婚资料中,相中了时年36岁的刘钧涛。刘钧涛也是他父母带着资料来替儿子相亲的。从刘钧涛的父母提供的征婚资料中,吴渊夫妇了解到:刘钧涛是福州人,硕士学历,在福州一家事业单位上班,身高1.82米。吴渊夫妇非常满意。与刘钧涛的父母相互深聊,对方对他们女儿的条件也非常满意。刘钧涛的父母告诉吴渊夫妇,他们在福州有二套房子,儿子单独住一套,他们夫妻俩住一套。更让双方没有料到的是,刘钧涛的母亲陈爱莲,也是一名退休教师,与李琳虽说不认识,但互相知道名字。有着这一层关系,双方对这门亲事更有信心。于是,两家父母一商量,便决定三天后让一对儿女见面。为了增加成功率,吴渊谎称对方是李琳的同事介绍的,他再三地说对方的条件很相配。吴晓彦反感地说:“难道光凭条件就结婚?我不想见!”“你这孩子怎么回事?以后你就知道了,条件相配才是婚姻和谐的基础。”见女儿排斥,吴渊又对她一通说教。经不住父母的唠叨,吴晓彦只得答应与刘钧涛2月17日晚见面。一对儿女要见面,忙坏了双方父母。吴晓彦反感父母掺和,不愿意接吴渊的电话,吴渊只好不停地给刘钧涛的父亲刘志明打电话,听到两人终于见了面,这才长舒一口气。让吴渊失望的是,当晚不到九点钟,女儿就回家了。李琳忙问女儿感觉如何,吴晓彦直言没感觉。吴渊夫妇心都凉了。稍晚点,刘志明夫妇却主动给他们打来电话,说刘钧涛对吴晓彦很满意,希望进一步交往。刘志明还在电话里说,刘钧涛从小被他们管束很严,跟女孩交往少,加之性格内向,不会讨女孩欢心,希望吴晓彦能见谅。这下,吴渊夫妇又高兴起来,两人暗暗商量:男孩不善言辞不是坏事,说明他老实。夫妻俩决定见刘钧涛一面,替女儿掌掌眼。于是,接下来的周末,两家人又以“老朋友”聚会的名目在一起吃了顿中饭。吴渊夫妇对刘钧涛非常满意,在他们看来刘钧涛外表帅气,话虽不多,待人接物却很得体。刘志明夫妇对吴晓彦也很满意,觉得对方漂亮活泼,与儿子性格很是互补。回到家后,吴渊又问起女儿的看法。吴晓彦还是两个字“无感”。这下,吴渊生气了,态度明确地说:“你自己年龄不小了,没时间再蹉跎了。”逼着吴晓彦先交往一段时间试试。虽然当着女儿的面说是“试试”,可私下里,两家的老人已经以亲家相称,甚至将何时结婚何时抱孙都提上了议事日程。知道女儿脾气倔、讲感觉,吴渊决心助“准女婿”一臂之力。四个老人因此特意组了个微信群,取名为“亲家一家亲”,给儿女出谋划策。吴渊夫妇深信感情肯定能处出来,一心给两人创造机会接触,经常找借口把刘钧涛叫到家里,让他与吴晓彦有更多接触机会。吴晓彦是个文艺女青年,喜欢看电影、话剧和各种演出。吴渊将女儿的喜好,告诉刘钧涛,让他投女儿所好。有时遇到热门演出,四个老人还提前去排队买好票,方便两个年轻人约会……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虽然用尽心力,吴晓彦与刘钧涛的关系还是进展缓慢。刘钧涛是个理工男,对那些电影话剧之类的没什么兴趣,更喜欢呆在家里玩游戏。而且在他看来,两家对他们的关系都已认可,也懒得花心思去追求、讨好吴晓彦。所以两人间虽然频繁约会,可鲜有共同话题,这让注重精神交流的吴晓彦一直找不到恋爱的感觉。见女儿一直不咸不淡,眼看年纪又大了一岁,怕刘钧涛这个合适的对象跑了,吴渊夫妇心急如焚。他们与刘志明夫妇商量了许久,认为恋爱毕竟是私人的事,年轻人又爱玩浪漫,如果给他们一个浪漫的地点一段浪漫的时间,不愁关系不发生质的改变。◇ 浪漫之旅惊变性侵:准岳父怒刺“达标”女婿 ◇2016年国庆节前夕,吴渊夫妇主动拿出自己的积蓄,给吴晓彦和刘钧涛报了泰国曼谷清迈六日游。父母先斩后奏办好了一切手续,吴晓彦无奈地答应跟刘钧涛同行。临行前,刘志明夫妇和吴渊夫妇都对刘钧涛好一番交代,让他到国外一定要主动热情些,照顾好吴晓彦。刘钧涛心领神会地说:“放心吧!”起初一切正常,吴渊天天刷女儿和刘钧涛的朋友圈,都看到他们在晒泰国的美景美食。刘钧涛的朋友圈还有两人的合影,虽然还谈不上亲热,但两人的笑容很是灿烂。吴渊悬着的心落了下去,看来这一招是手妙棋,女儿回来也该筹备婚礼了……10月7日早上,吴渊给女儿发微信,问她什么时候到,要不要接机。女儿一直没有回复,吴渊又给刘钧涛发微信,对方也没有回复。直到当天深夜,他们才等到女儿。让夫妇俩意外的是,吴晓彦脸色苍白,眼圈青黑,跟他们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就进了自己的房间。以后几天,她一大早就上班了,深夜才回。吴渊夫妇明显地觉得不对,周末,吴渊一直等到夜里12点才等回女儿。他试探着说:“你们回国后就没见到钧涛了,明天让他来家里吃饭吧。”吴晓彦冷漠地说:“不用,我们已经分手了。”“什么?你们怎么会分手,晓彦,你太任性了!”“是我太任性吗?这就是你们给我找的好对象?一个强奸犯!”也许是压抑太久的愤怒奔涌而出,吴晓彦再也忍不住了,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强奸犯!吴渊惊呆了,在他的追问下,吴晓彦终于将在泰国所受的屈辱和盘托出:原来,刘钧涛早已把吴晓彦当成“囊中之物”。这半年来,两人的关系一直没有进展,他心里很不耐烦。见吴晓彦的父母热心安排他们出游,吴晓彦又答应同行,以为两人的关系终于水到渠成。更想早点把关系定下来,旅行中便要求与吴晓彦同住一室。吴晓彦坚决拒绝,刘钧涛却不死心,以为对方是爱面子。于是,回国前一夜,刘钧涛便请吴晓彦吃海鲜大餐,一个劲地劝她喝酒。结果,还没到酒店,吴晓彦已醉倒。刘钧涛便把她扶入房间,强行与她发生了关系!第二天早上醒来,当吴晓彦看到刘钧涛赤身裸体地躺在身边,非常生气,刘钧涛说昨晚自己喝醉了,保证会对她负责……可是,不管他怎么解释,吴晓彦非常肯定地认为刘钧涛是有意灌酒、故意强奸,由于身在国外,吴晓彦没有选择报警。吴渊夫妇咽不下这口气,决定找刘钧涛理论。于是,2016年11月9日晚上7点多,老两口特意找到刘钧涛位于福州鼓楼区铜盘路的住处。进门后,吴渊大声地责问刘钧涛为什么故意灌醉吴晓彦、干出见不得人的事。刘钧涛忙表白说自己是太喜欢吴晓彦了。吴渊更加气愤:“既然喜欢她,为什么还要强奸她?”刘钧涛却辩解说:“那天我们都喝多了,是吴晓彦自愿的。两个人的事情谁能说清楚?”见刘钧涛如此污蔑女儿,吴渊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样我们就告你强奸!”刘钧涛没当一回事,反而语气不恭地说:“我没见过你这样当父亲的,你要告就去告,看谁更丢人。”吴渊气愤地说:“像你这么道德败坏的人,我才不会让女儿嫁给你!”谁知,刘钧涛却反唇相讥:“吴晓彦不是处女,我还在考虑要不要她呢。”爱若至宝的女儿竟然被对方那么轻慢,吴渊气得浑身发抖。“你这个无赖!”他一个巴掌甩在刘钧涛的脸上!年轻气盛的刘钧涛也不示弱,和吴渊扭打在了一起。刘钧涛毕竟年轻,吴渊很快处于下风。一旁的李琳见丈夫吃亏,也上前帮忙。刘钧涛又开始扭打李琳,已经被激怒的吴渊终于失去了理智,他冲进厨房,操起一把菜刀,对着与妻子拉扯的刘钧涛连砍几刀。霎时,刘钧涛鲜血直流……见酿下大祸,李琳主动报警,并将刘钧涛送往医院急救。后经鉴定刘钧涛“头部、颈部、背部、手臂等等被砍伤9处,造成七级伤残”。2017年4月9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吴渊有期徒刑十一年,吴渊不服,提起上诉,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嫌犯吴渊外其余为化名。)[编后]现代都市,由于工作繁忙、不善交际,剩男剩女越来越多。为了解决子女的婚恋问题,急婚父母“代相亲”已成为新的社会现象,“银发族”成了相亲会的主力军,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催恋催婚、“代相亲”,父母的过度干涉和“代劳”,使得婚恋变成了一个个量化的条件,在这种量化的条件下,男性越来越不愿意花时间去追求女性,只要量化条件达标,便认为感情理所当然。那些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男人豪情万丈,女人风情万种,风花雪月、浪漫唯美的纯爱,越来越少。该案中,刘钧涛就是在量化条件达标的情况下,理所当然地认为已拥有和吴晓彦的感情,不再付出努力,不再费心追求,霸王硬上弓,最终酿出了悲剧。编辑/周莉

延伸阅读: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