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如酒,记忆如初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亲情如酒,记忆如初

时间:2017-06-14 18:03:09 作者:宁芝

    文/宁芝

    我比五妹大十岁零五个月,她出生的那天记忆犹新。那天午后,我们姐妹四人半后晌从舅家出发,怀里抱着舅婆养的大母鸡回家。新河岸各种树木连成一个弓形的绿色通道,河岸的草丛中有野生的草莓和黑豆豆,我们边走边采撷,吃的嘴唇都变了颜色。天气炎热,除了六岁的四妹,我和大姐三妹轮流抱那只老母鸡,大姐总是实在热的不行了才提醒我俩,而我和三妹总是斤斤计较,时间精确到用步数交换。那天下午,河岸上叽叽喳喳都是我们的声音,热了去河里洗把脸,渴了掬一掬河水喝个痛快,累了坐在河边的枯木上,把脚伸进河水中勾引小鱼,享受小鱼把脚趾头当食物的那份乐趣。

    大姐总提醒我们不要贪玩,要赶在太黑之前回到家。到了公路上就没有河岸好玩了,四妹也累了,当我们提出背她一程时,懂事的四妹坚决不要。那天,我们一路上把会唱的歌唱了一遍又一遍,天黑前才到家。那天晚上,我们从建春叔家看完电视回家,五妹穿了一件花布衫已经在厦子的炕上了。

    五妹的出生让爸妈在小巷更加抬不起头。爸每天阴着脸,妈以泪洗面,只有我们姐妹四人欢天喜地,每天把五妹当小公主侍候。巷子里都把五妹叫五姑娘,爸妈也懒得给她起名字,倒是我们姐妹四人挺热心,翻着字典为五妹取名字,经常为自己取的名字争得面红耳赤。时间久了,也懒得争执,都把五妹叫“臭蛋”。

    五妹刚出月,就有人介绍一对马王村的夫妇来我家看五妹,那两口子只有一个儿子没有女儿,看到可爱的五妹爱不释手,当即决定第二天抱走,但条件是一辈子都不能相认。那天,那夫妇俩前脚刚出门,我们姐妹四人围在五妹跟前,央求妈不要把五妹送人,还说那两口子长着一副马脸,白眼球多于黑眼珠,五妹去了肯定会受罪的。爸妈经不起我们苦苦哀求,又不忍骨肉分离之苦,最后决定留下五妹。

    五妹的下巴上有一颗痣,妈说她在家最有福。想想也是,姐妹五人,她没干过农活,没受过苦,而且只有她一人请过保姆。五妹出生那年爸在大雁塔上班,妈在村上缝纫组上班,没人照顾五妹,为了不影响上班,妈思来想去请了隔壁的老胡婆来哄五妹,一来五妹有人照看,二来孤寡的老胡婆每月也有收入。每天放学的时候,老胡婆都会抱着五妹站在巷子口的土堆上,机灵的五妹会在人群中发现我,边开心地哇哇大叫边向我伸出小手。冬天,五妹小脸冻的通红鼻涕长流,我责怪老胡婆,她说每到那个点上,五妹说啥也不肯呆在家。

    多年后的今天想起曾经那一幕,禁不住眼眶发热。

    五妹小时候是我们的跟屁虫。记得一个星期三的午后,同学喊我去耍,那天,大姐三妹提前出门,家里只有我和五妹,我一肚子的怨气没出撒,又加上五妹不停地闹,同学一看耍不成就告辞。那一刻,我抡起五妹就把她扔进了我家放置闲物的黑房子,不顾哭的撕心裂肺的五妹反手就锁上了门,然后气呼呼地洗衣服。那天,五妹哭的嗓子都哑了,我都没解气,如今回想起来,我象日本鬼子般残忍。直到五妹大喊着她要尿尿我才放她出来,看着一脸泪痕的五妹,我心软了抱着她痛哭流涕。我怕五妹给爸妈告状,那天下午,我为她做了鸡蛋羹,梳了很好看的小辫子,变着花样讨好她,五妹开心的像个小公主,一眨眼功夫就把黑屋子的事丢在脑后。

    五妹稍稍大点,就一个人在巷子里玩,脖子上带着门钥匙,饿了渴了回家吃点喝点。家里没有大人,五妹免不了被人欺负。记得有一次课间劳动回家取锨,远远看到的一幕让我今生都忘不了。对门一个比五妹大的男孩在母亲的教唆下,将一簸萁的麦秸灰撒在五妹头上,瞬间,五妹成了包黑子,而那个女人装作没看到,她家的孩子站在五妹身旁笑得前俯后仰。那一刻,我火冒三丈,一声不吭跑到女人跟前和她理论,那女人因我家盖房子有矛盾记恨于心,竟然连个孩子都不放过。那天,那女人理论不过我,讥笑我家五朵金花。那天,面对一个不讲理的人我唯有选择武力。我从家中拎了一铁掀出来,高举着冲了过去,那女人吓得抱着孩子就跑回了家。我为五妹洗了手和脸告诉她,我们不在家的时候,距离那样的人远点,要学会保护自己。

    曾经的点点滴滴,说多了都是泪。

    那年秋假,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我们姐妹五人吃光了半篮子的蒸馍,看着窗外的雨花憧憬着未来,憧憬着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二零零年。我们各自算着自己到那时候的年龄,五妹也来凑热闹,四妹掰着指头惊呼:到了2000年,这碎人也十八岁了!

    一眨眼,2000 年早已成为回忆,五妹大学毕业已在千里之外安家,小外甥都上一年级了。五妹羡慕我们回家如串门子,我们羡慕五妹回家如元妃省亲。

    每逢过年,是我家最热闹的时候,四妹和五妹从千里之外回家,我们姐妹围着老娘,说着笑着,把儿时的趣事每年都会重温一遍,每一次说起都觉得新鲜如初,当初的怨恨在多年后也带着浓浓的亲情,流淌在岁月的小溪中,一路叮咚一路温馨。

    虽然和两个妹妹远隔千里,但亲情没有离。亲情是杯酒,每当回忆往事,我就醉话连篇,分不清东南西北……

    

延伸阅读: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