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一张单程车票,一路向西去拉萨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一个人,一张单程车票,一路向西去拉萨

时间:2017-06-14 18:01:36 作者:行野芃麦

    我与世界只有一个西藏

    藏地的阳光太炽烈,以至于离开七个月的我仍能感受到那直抵内心深处的温度。人生这条路,有很长的部分只能自己一个人走,如有幸遇到同伴,那是命运的恩赐,是上帝的宠爱,也是你此生修行的果。

    亲爱的1818:

    你知道吗,我与世界只有一个西藏。

    2016年5月6日晚上,一个人,一张单程车票,一路向西去拉萨。毅然出发,不曾回头,未定归期,不念以后,时光也许太匆匆,记忆却不会褪去。

    T222次列车,8车18座,曾坐过一个姑娘,姑娘不说话,任凭窗外风景如何变化。

    没有去过高原,也没想是否有高反,更没想过西藏究竟什么样,初夏的装束,一个只有夏装的行李箱,以及一个满是西藏之歌的iPod,就这样,踏上了西行的火车。这一路,所有的遇见,这一生只会有一次,毕竟,人海茫茫。每一场相遇、每一个人都在脑海里,清晰可见,就差一支笔给画下来。

    进站时,当检票员给了一张需要自己填写的健康登记表,我才意识到,这次旅行不太一样。在候车厅乖乖填好表,一副很相信自己身体能够适应高原环境的样子。在列车车厢门前等候检票上车,一位四十五岁左右的阿姨问我去哪里,我说终点站,拉萨,阿姨说她二十多岁时去拉萨待了二十年,身体已渐渐不适应那边高海拔,所以后来去了西宁,海拔要低一些,而这一次是去西宁搬东西回家,算是告别之行。看着她面色潮红的样子,似乎离西藏近了一点。

    选择硬座去拉萨,也不知是勇气还是矫情,高中时听过一首歌,《坐上火车去拉萨》,所有对西藏的想象也只有这首歌唱的,当然也就想真正地坐一坐开往拉萨的火车,而对于漫漫旅途并没有多大担忧,曾经坐过很多次硬座,早已忘了那种疲惫,很相信自己这方面的能耐。

    五月初,硬座车厢里几乎都是去西藏务工的叔叔阿姨,穿着长裙安静的我无疑是车厢里最特殊的存在。夜晚有些凉,只加了条薄薄的围巾,斜对面的叔叔似乎去过西藏很多次,说些那边的气候、人和工作,他像是自问自答的说你晚上会冷的,对面的叔叔说她箱子里肯定有厚衣服,我只是笑而不语,箱子里唯一厚点的衣服只是一件牛仔外套而已。

    夜已深,车厢很安静,不时传来鼾声,而我却没什么睡意,发呆,看窗外黑夜一帧一帧闪过,翻起离开上海时朋友送的《极简术》,想着如果这次旅行能做到极简便很好,没翻几页却又犯困,车厢昏暗的灯光,让我恍惚间,以为自己是在梦中,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像是来自遥远的地方,像是呼唤着谁,像是诉说着一个温柔的故事,而我在梦中摇曳着不知方向,不知要去往何方,不知几时天亮。

    你没见过荒凉,又怎会珍惜希望。

    一夜过去,火车已在西北的荒凉土地上前行,漫无边际的黄土,路边的绿树耀眼而突出,更是代表着希望和生命。斜对面的叔叔又说起了高原反应的话题,对于一点没准备的我听来内心还是有一丢丢的担忧,跑去和列车员聊天,一来了解了解情况,二来打发时间。那个年轻的帅小伙对于我的突访有些惊讶,他不知道我要说些什么,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去找他,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要讲些什么。

    22岁的他已在铁路局工作四年,曾经一直跟长春到昆明的路线,50来个小时的路程印象最深刻,这是第二次跟到拉萨,从长春到重庆北,再从重庆北到拉萨,又从拉萨回北京,再回长春,这一路下来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都在车上,马不停蹄地从一个城市奔往另一个城市,而从他脸上却看不出丝毫的疲惫。一问一答,很简单的对话,聊了高反,聊了拉萨的气候和可玩的地方,聊了他休息时间做些什么,聊了我为什么一个人去拉萨,就这样,内心的担忧与害怕渐渐消失殆尽,很淡然平静的回到座位上,周围的叔叔阿姨们用更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想起在西藏工作的一位高中同学,和他联系起来,只是问了天气和高反,聊聊近况,却没说自己正在去往拉萨的火车上。手机很少有信号,其实也没什么消息,更没有电话,索xing不拿出来了。白天很长,一个人听歌、看书、发呆、吃东西,与周遭的世界格格不入却又和谐安宁,像置身在一片空旷的荒野,除了天地便只有自己。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一切都在生长"

    又是一个夜晚,也许带些疲惫,很早就困倦了,但几乎一小时醒一次,经过了德令哈,然后在凌晨与格尔木相遇。很喜欢格尔木这个城市的名字。格尔木处在青藏高原的腹地,为青海第二大城市,手机定位显示是"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青藏铁路穿过境内直达西藏,而"格尔木"是蒙古语,意为"河流密集的地方",可惜在深夜什么都没有看见。

    而德令哈会令你想到什么呢?我不知怎么的总是联想到赵雷在唱着《未给姐姐递出的信》,也许是因为海子在1988年7月25日火车经过德令哈时写下"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而仅八个月后却在山海关附近卧轨自杀,所以德令哈总让我想到温暖与孤单。

    尽管时隔三个月,但那个凌晨依然历历在目,因为一过格尔木车厢就会开始供氧,列车员会让每一位旅客填写健康登记表,有叔叔问为什么要填,列车员解释填好这个如果你身体出现什么问题就会把你送回你出发的地方,表上主要是身份证信息和乘坐的车厢信息,而健康方面的只是自己根据自己的情况勾选而已。交上了上车前已填好的表,想着这就是在高原了,格尔木平均海拔2800米,并没有任何身体不适,然而内心还是不免忐忑,尽量平稳呼吸睡觉。在熟睡时,也许火车正在翻越3000多米甚至4000多米的山口,在那两分钟,呼吸不畅、脸颊发烫,但两分钟一过就好了,后来才知道,那是我西藏之行唯一的难受状况,我是幸运的。后半夜没有一点印象,我想自己是进入梦乡了吧,在天路上飞翔。

    我没去过荒原,可是我却爱荒原爱得彻骨。

    从不曾想过自己会去西藏,对那个地方了解少之又少,而青藏铁路沿线有些什么也一概不知,也许心境原因,一路上也并没太留心风景。

    后来才知道,格尔木到拉萨一段会穿过昆仑山下1686米长的隧道,会从11.7公里长的清水河铁路桥上穿过可可西里无人区,也许还会看到一群群的藏羚羊,会经过长江源头沱沱河。会在世界海拔最高的车站停留,海拔5072米的唐古拉车站,站台外就是羌塘无人区,在站台上往西望,便能看到唐古拉山最高峰——海拔6621米的各拉丹冬雪山。经过海拔4500米的那曲后,会经过世界海拔最高的淡水湖,海拔4800米的措那湖,怒江的源头湖,见过的人都说特别美。

    这一路风景我却只见过唐古拉车站的站碑,以及那曲的荒凉与寒冷,野草枯黄,凛冽寒风中旅客们裹紧大棉衣急急行走,车厢新增了一些藏民讲着不懂的语言,对那曲的所有印象便只有此了。那是在火车行进的第二个白天,除了唐古拉车站和那曲,也看到了茫茫雪原里孤单的牦牛,小小的高原老鼠,零零散散游走的羚羊,雪山下的小村庄,以及一座连一座的雪山、无边际的白雪皑皑的荒野。写这一段时,内心想要重坐火车看一眼青藏铁路沿线风景的愿望越发强烈,也许是夜已深,也许是想着那些高海拔,心里竟有一丝紧张。

延伸阅读: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