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所爱》   那一晚,他杀了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一生所爱》 那一晚,他杀了人

时间:2018-06-06 13:00:37 作者:黄金乌

    “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我戴上金箍,就无法爱你。

    1

    时钟声静静流淌着,滴答..滴答..滴答..

    他坐在落地窗的阳台上,楼外的灯光星星点点,忽而又朦朦胧胧,一瞬间,很遥远。 隔了好半天,他才发现是自己流泪了。

    他没有抹去泪水,任由它们肆意的在脸上流淌,这种疼痛是钻心的,让他一时没有了任何的气力。

    不知不觉的,手握的刀子掉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这让他浑身一颤,冷不丁回头看向她。

    她就那样子躺在地上,并没有醒,散落的秀发,遮挡着熟睡般的脸颊,身子一起一伏,即使是晕倒,依旧不失优美的线条,红润的脸上,嘴角有点微微的上扬,仿佛是在做着什么美梦,很美很美的样子。

    她应该想不到袭击自己的人,是自己曾经信任的男友,而他现在对这个身份倒是持有保留,因为他开始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了,也不愿相信即将发生的一切。

    月光洒进屋子,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窗格的倒影,恰好把他的影子拦腰斩断。他缓缓的伸出手,想抓住自己的上半身,但是并没有奏效,影子直愣愣的朝着另一个方向,野蛮生长开来,仿佛是故意在跟主体做对,带着残酷的讥讽和恣意妄为的蛮横,渐渐的,比他还要高大,还要威猛,在这个夜里,他立着的身子显得格外单薄,无能为力的,像要被吸进地上的阴影里去了。

    2

    也许医生说的是对的,长久以来他都在跟自己对话,他需要镇静剂的安抚才能入眠,这个爬在地上细长影子,一直是埋在他身体里的炸弹,无时无刻不想趁机占据他的所有。

    而今晚是他赢了吗?

    他捡起了刀子,似是拖着脚镣,缓缓的踱到女人身边,他不想让她走,就这么简单。方才还在耳旁萦绕的争吵声,此时又悉悉索索的响了起来,他用手紧紧的捂住了耳朵,双膝一软,就这么跪了下去,发出空洞的声响。争吵声沿着四周的墙壁,藤蔓般延伸,张牙舞爪的,带着对他的无情的谩骂,缓缓的爬满了整个屋子,他抱住头,痛哭到失声。

    “我本来不想这样的,真的不想,亲爱的, 是我的不好,是我的不好..”

    一只手,带着久违的温暖,轻轻的,抚在了他的头上。

    这种温暖,让他想起了他们的初见。

    3

    她和他的第一次相遇是在KTV里,实际上并不是一次愉快的相遇,因为当他看向她的时候,她吐了他一身。

    “小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王总,真没事,我去洗洗就好了。”

    “哎?你这个服务员怎么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啊,还不赶紧拿东西给擦擦!”

    叫王总的男子蛮横的命令道,他是这里的服务员,没想到才第一天上班,就赶上女顾客喝醉了吐到自己身上。匆忙间,他赶紧扶住女顾客,把手帕递给了这个姓张的女子。王总想要搀扶着女子,“来,我送你去卫生间!”

    “不用不用,王总!”女顾客条件反射般的躲向另一边,“我自己去就行..那个..有服务生呢..我一会儿就回来..” 话没说完,就径直的向前走去,步履有些踉踉跄跄,但拉住服务生的手却始终没有松开,本来应该是他扶着她走,却不想成她拉着他。背后的王总有点悻悻然,远远的嘱咐了两句就开门回房了。

    他有点木讷的紧紧跟随着,却感觉她的手,意料之外的温暖,这种被女人牵扯的感觉让他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又舍不得抽回,直到前面的身影再一次有点倾斜,他才晃过神来,赶紧扶住面前这一身酒气的女人。

    “张小姐,女厕所在..”还没等说完,女人就忽地急匆匆的冲进了男厕,打开龙头就开始呕吐,他赶紧跟了上来,慌忙的在里面到处张望,看四周是否有其他客人。

    女人发泄了一通,在镜子里看到了背后这个神色慌张,像是做了贼一样的服务员就不觉好笑,他正在挨个的推门,一脸惊慌,镜子上弥散开一层薄雾,让他的身影逐渐看不真切,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缓缓站直了腰板。

    服务员这才回到门口,透过镜子,看向这个一身职业装却遮不住窈窕身材的女人,她把长发捋到后面,手捧清水扑腾到白皙的面庞之上,这样的肌肤是招人嫉妒的,酒精带来的红润透过晶莹,没有一丝一毫的风尘气,单单是雅致,让她平添了些许姿色。

    他一时呆在那里,镜子上的逐渐清晰,他们面面相觑,如果是那种色眯眯的眼神,女人就再也熟悉不过了,但是镜子中的那双却不是,那是真的,在看到了美丽的东西后,闪过的,温暖的光彩,清晰而明亮,带着一丝爱慕。

    服务员有点慌神,他赶紧擦了擦自己身上的浊物,忽地又想到什么,随即抽出好些纸巾,送到了女子的跟前,她不禁莞尔,“你是新来的吗?”

    “别用这个水漱口,不干净,我给你拿几瓶矿泉水!”服务员没有回答,匆忙跑了出去,没一会儿就拿来了几瓶水送了进来,麻利的扭开瓶盖后,他又退回到门边,看着镜子中,正在整理头发的俏丽容颜,“是的,张小姐,我是第一天上班!”

    女人滞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姓张?” 他指了指外面,“刚才那个王老板说的..”“你记名字倒是挺快..” 女子笑了笑,挺了挺傲人的上围,语调缓和而富有磁性,“那个,真不好意思哈,刚才..吐了你一身..”

    他们的眼神在镜中交错,很纯粹的抱歉,很自然的原谅,显得干净而温文尔雅,虽然现实中他们,一个一身酒气,一个一身污秽。

    回去的路上,她没有用他再扶,不知谁敞开的门,一首《一生所爱》飘了出来,声音大得震耳发聩,她凑近他的耳朵,低语道:“我不姓张,他喝得舌头都大了,我姓臧。”

    “啊,我叫小李!”他愣头愣脑的回复道,发现对方也没有问自己的意思,就尴尬的笑了笑。

    这是他最爱听的歌,也是他最渴望的爱情,他看着前面的女人,有什么荡漾了开来。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  。

    4

    臧小姐叫臧晓婷,而小李叫李路。

    从相识到现在的三年时光里,他们每每说起第一次见面,还是会觉得很好笑。

    做为公司的秘书,臧晓婷经常需要配合总监,陪同客人,出入这些娱乐场所。为了业绩 ,她附和着天南海北的老总,而那些伸向自己的,不怀好意的手掌,她则疲于应付,要么装醉,要么装傻。

    李路则是出自寒门,但是他却有着不平凡的英雄梦----就这样背着一把吉他,踏上了开往这个大都市的火车,这个世界没有给他太多的机会,他只能抱着撑不满饭碗的工作,在深夜的地下室里,一遍又一遍的改着自己的歌。

    说起来,李路也想不明白,两个人是怎么好上的,难道就是因为在这家臧晓婷常光顾的KTV里,他经常照顾她?

    臧晓婷回忆时说过,自那次以后,只记得似乎每次递来湿热毛巾的都是他,连漱口的水也带了些温度,还有每次打上车后,不忘叮嘱下司机,多照顾下后排的女子。

    “这么关心我,你不如直接送我好咯!”臧晓婷在后座上打趣道。

延伸阅读: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婚外恋违法吗 碰到这两种会面临牢狱之灾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