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冻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渐冻

时间:2018-06-06 13:00:33 作者:苏羽Loner

    窗外又瓢泼起了小雨——耳边是雨水抚在玻璃水的沙沙声,琳娜还未回来,四肢无力的我已经没有办法从床上爬起像曾经那样靠在落地窗前等候了。我被包裹在黑暗中,四肢时不时的颤抖让我生不如死,我观望着窗外,品味着花瓣凋零前的最后一刻美好。突然,我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让我有些窒息,甚至大脑一片空白,我的四肢开始了更快节奏地抖动,已经彻底无法呼吸了,呼吸器,我需要呼吸器,我挣扎着摔到地上,朝不远处的茶几爬去,那里有琳娜给我买的呼吸器。

    几步路的距离竟如此遥远,我仿佛一只小船搁浅,终是无力向前,我已经感受到天堂的召唤,四周开始发光发亮,可我实在心有不甘,我还有,那么多那么多未完成的心愿……

    “呼……呼……”我从梦中醒来,大口大口地穿着粗气,床边上的琳娜正全受关注地削着一个苹果,留意到我醒了,抬头看了我一眼,笑了,“怎么,大侦探又做噩梦了?”

    上个月,北蒿市发生了一起入室杀人案,凶手范志文甚至没有逃跑就被抓住了,他对罪行供认不讳,甚至在提审时请求我们直接把他关进监狱,希望法庭快点宣判。

    而这时,作为局长的我叫了停,觉得这个案子绝不会如此简单,打算继续追查下去,从凶手及受害人两方及两方家庭展开调查。

    受害人名叫伊人,花季少女。被害那天范志文敲了她家的门,伊人毫无防范心理,原因之一是白天,原因之二家里还有自己的父亲——尽管是已经生病的父亲。她打开门,范志文快速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刀,准确无误地刺进了伊人的胸口,她哼了一声,随后应声倒地,越来越多的鲜血从胸口涌出,与之对应的是她越来越弱的呼吸。里屋走出的是伊人的父亲,他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失控了,将手里的遥控器砸了出去,冲到门口的途中还摔了一跤。

    范志文也不躲,眼睛里有泪水直打转,伊人的父亲踉踉跄跄地走到了门口,抱起女儿的尸体看了看,眼泪啪嗒啪嗒地滚了出来,得知女儿已经没有了呼吸后他抓住了范志文的衣领用力地摇晃,将他绊倒在地,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旁边的邻居闻声走了出来,“老伊,恁这是干啥嘞?”

    伊人的父亲也不回话,走回屋子拿出一个水果刀,眼睛里的愤怒十分骇人,“我要杀了他……王八蛋……没有女儿我怎么活……她马上就要高考了……”

    邻居拉了他一把,他再次摔倒在地,邻居赶忙报了警。

    以上这些都是走廊的监控跟伊人家里客厅的监控看到的画面。

    “好了好了,不就是死个人嘛,哥哥你不要难受了,好不好嘛?”琳娜正牵着我的手摆来摆去,撒着娇。

    见我没有搭理,又换了个话题:“哥哥哥哥,你说,要是有一天我也做错了什么你会原谅我吗?”

    “怎么,签了阴阳合同还是睡了谁家小鲜肉?”我也不想自己过分地沉浸在别人家庭的悲伤中,缓缓神,打趣道。

    “嗯,如果我真的被查出来签了阴阳合同,且数额较大怎么办?”

    “我会亲手把你抓起来、关起来——”我话锋一转,“如果我能代你坐牢就好了,如果不能的话,那就每天去看你,每天在想你,等待某天小仙女重返江湖咯。”

    “哈哈,你真讨厌,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离开跑开啊……”

    我一把把她拽过来,揽入怀中,“好啦,你别闹了,案子还需要你帮忙找人查查,你圈子里面应该认识些狗仔之类的,钱不是问题,我自己出都行。”

    “当然……没……”

    没等她说完我就吻了上去,几日的疲倦跟黯然在这样一刻化为了甜蜜,那些从未恋爱或发誓绝不再恋爱的人大概从没有真正体会过恋爱的美好吧。

    琳娜是北蒿市的一个二线明星,其实说来惭愧,我一个全国都著名的警局局长,一年的收入都没有她三个月的多,这是一种悲哀吗?并不是,毕竟以后要娶她,她多赚点钱总是好的。别人家的爱情都是男方说赚了多少钱就娶你,我们不是,她说了,赚够两千万就嫁我。

    我去医院探望了伊人的父亲,已经骨瘦如柴的他已经比半个月前又瘦了点,看起来太让人心碎了。询问过医生后得知他患的是渐冻人症,只是初期阶段,我终于明白他咆哮着的那句“没有女儿我怎么活”意味着什么了,也大概想到了为什么他家里要安装摄像头了。

    “您不要这样,伊人她泉下有知应该也希望您活得更好不是?”我劝道。

    他摇了摇头,浑浊的泪水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凶手已经认罪了,不过我觉得有幕后指使。”我环顾四周后笑道,“这里没有摄像头,伊先生,您选择好好活着,我就帮您再查查看,不然的话案子就这样也可以结了,您怎么看呢?”

    他重重地咳嗽了几声,泪水从眼眶从跳出,“麻烦苏警官了,我会注意的”,他大概不放心,别过头擦了擦眼泪,又说道:“求你了,求求你了,我也想好好活,但我这辈子唯一活下去的理由已经破灭了……抓住那些人求求政府,直接杀了好吗?”他又哭了,哭得不能自已。

    我何尝不希望那些破坏别人家庭的人被绳之以法?

    “法律会给一个合理的结果的。”

    刚走出医院就接到电话,犯人范志文的母亲也住院了,北蒿渐冻人康复中心,我回头看了眼医院,又返了回去。问到范志文母亲的病房号后我找了过去,通过门上的窗户看了看里面的情况后并没有直接进去,下楼买了些补品后再次上了楼。

    推门而入,微笑着打起了招呼,“阿姨好,志文让我来看您的”。

    她正躺在那喝水,呛了一口后直咳嗽。

    “他人呢,消失了这么久。”

    “志文他出差了,公司那边临时决定的,所以没来得及跟您打招呼,他让朋友照顾您,然后我忙了几天现在才有时间来看您呢。”常年跟骗子打交道的我现在撒起谎来竟然对答如流了,看到老太太点了头,我立刻直奔主题,“对了,志文也没说,哪个同事送您来的呢?我要好好谢谢人家。”

    “我也不知道……那天……”

    两个月前几个人闯进范志文家中,将他的母亲带到了一家酒店入住,并且请了医生到酒店帮她治疗,一个月后带他到这家医院住下了,治疗也在继续,其实范志文一直没有带他来医院好好治疗,因为所需要的治疗费深不见底。

    听完范志文母亲的话我大概能猜到了,有人劫持了她,并以此要挟范志文,甚至开出帮他治疗目前渐冻症的条件让他去杀害伊人。

    下了班回到家发现琳娜正窝在沙发里吃水果看电视,手里的手机还在不断地刷着,看我进来了忙起身,拉我走进浴室,让我帮忙拍个视频。

    “就快要到每年的渐冻人日了,网上好多明星都在发起冰桶挑战,我觉得我也可以蹭一下热点,你帮我拍下,我拿个桶装满冰水,然后举起空桶,后面再找人帮忙P一下视频就可以了。”

延伸阅读: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婚外恋违法吗 碰到这两种会面临牢狱之灾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