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到死心如铁-82 归去来兮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男儿到死心如铁-82 归去来兮(2)

时间:2018-06-06 13:00:18 作者:青色百合99

    他坚信,这位掌管铁骑的承宣使一定有着绝世身手,要不岂能平平安安活到现在,还没有被人打死?

    那张并不难看的脸,实在是过于张扬,看别人时总是带着三分不屑七分蔑视,吐出的话比刀子还扎人。

    讨厌至极!

    “百无一用是书生,我允许你进铁骑的目的,就是叫大家看看,知书达礼,到了战场上,也不过就是个废物!”

    眼睛毒,嘴更毒!一句话就捅到他最痛的地方。

    虽然吴为总是时刻提醒自己,不要被他故意激怒,却还是忍不住气得要死。

    他怎么肯轻易退出,叫这样一个人看不起他?

    他想岳朗大概不懂,什么是文人的风骨,那是一个至为软弱却又无比坚韧的东西,撑着他走到了今天,即使累到昏厥也未曾示弱。

    给他亲手写下“天一”两个字的铁珩,他一定懂的。当初他就是看到了自己文弱表面下的风骨,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可惜进铁骑这么多天,只一次远远地看到了铁珩的身影,别的时候,一概被笼罩在岳朗的淫威之下。

    然而岳朗在不说话时,却有一种格外沉静而不可撼动的气度。有时他看着薛钢的背影,眼中会露出一种光,如果不是对他有所了解,吴为简直会错觉那是感伤。

    那种心中有很多回忆和怀念的人,才会有的感伤。

    失去了,却念念不能相忘。

    可薛钢是如此平平无奇,连话都不怎么说,纵使家里有十个兄弟姐妹,又能叫飞扬跋扈的岳朗感伤什么呢?

    铁骑,在吴为眼中,依然充满了令人不解的矛盾,见过泼墨挥洒的写意,尚缺勾花设色的细细工笔,更引起他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决心。

    而岳朗就是铁骑的颊上三毛。

    可是疲惫是一种非常碍事的感觉,累得死去活来的时候,脑子也停了,哪还顾得上看铁骑是什么样子?

    吴为身穿着三十斤重的铁甲,围着西淀跑了大半圈,居然还能苟延残喘,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当然他有黄咚咚和林霜一左一右拽着腰带,帮他一起使劲往前。聂水在他们身后,替他背着两壶箭,扛着一根铁戈。

    他们几个组成一个奇怪的队伍,正不紧不慢往前跑,面前忽然闪出一个人。

    确切地来说,是一辆样子奇怪的两轮木车,上面坐着一个男子,穿着铁骑的服色,自己操控着轮子一派转圜自如。

    “停!”男子挡住他们的去路,问吴为,“铁戈怎么自己不拿?”

    聂水嫌他挡了路:“哎呀,这位军爷让一让哈!跑过去晚了,一会我们受罚哈!”他说着就去推那个轮车。

    只听机关轧轧响,不知这轮车上有什么古怪,聂水“嗖”的一下被抛到了半空,啊啊喊着落到了湖里。

    黄咚咚大惊失色,跑到水边大喊:“三哥!三哥!”

    聂水不愧名字中有个水字,水性极佳,脚下踩着水,还能半个身子跃出水面:“咱愿意帮秀才拿东西哈,又碍着你甚事!”

    “上来!”

    岳朗闻声赶了过来,一拍黄咚咚的肩膀:“什么三哥,三哥!铁骑里就只有我一个三哥!”

    黄咚咚马上闭了嘴,和吴为一起把聂水拉上岸来。

    聂水还在嘟囔:“你们疯了哈,咋能逼着人家秀才举刀拿剑哈?”

    岳朗不理聂水,只对着吴为:“知道你哪错了吗?”

    吴为接过聂水手中的铁戈和弓箭,费力地扛在肩上:“刀剑无眼,才不会管你是秀才还是白丁。”

    “知道就好,”岳朗淡淡说,“你跑完这圈,自己再加一圈。”

    吴为的脸看着又白了一色。

    岳朗不理他,对着那坐在轮车上的人,笑得极为温柔:“四哥怎么没在营里,跑西淀边上来了?”

    “营里闷,出来透透气。”男子说道,“我看三弟玩得这么高兴,过来凑个热闹。”

    岳朗一转头,看着还立在原地的吴为:“怎么还不去,一圈不够吗?”

    “你们,你们……”吴为一万个想说为什么你是三弟,他却是四哥,你们铁骑里都是一群疯子!但他知趣地闭上嘴,乌龟爬一样蹒跚地跑远了。

    “唉,真没想到,这弱书生这么能熬!”齐景轻声感叹道。

    “是啊,他确实令我意外。”岳朗微笑,“战场不是一个合乎常理的地方,所以训他们也不能合乎常理来,忍不了的就走。”

延伸阅读:

婚外恋违法吗 碰到这两种会面临牢狱之灾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