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梧桐风萧萧 第六十章 武力算账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雨打梧桐风萧萧 第六十章 武力算账

时间:2018-06-06 10:00:06 作者:海燕麦萌

    上节回顾:高媛媛出院前,曹楠为她解开心结。

    十二月的某个休息日 ,冬日的暖阳温暖又舒服,偶尔有一丝丝的微风吹过。晾晒在一楼屋前竹竿或是绳子上的各式各样的衣服或是各种图案花纹的床单被子等,便随风快乐或不快乐地摇曳舞蹈着。空中偶尔有一只鸟儿低鸣一声,轻轻从头顶飞过。

    曹楠夫妻俩在徐月敏家正准备吃中饭,曹楠手机有信息提示音,曹楠拿起一看,是黄德龙的:我表妹现在有我舅舅他们照顾,你现在可以出来了吧?我和你的帐还没算!曹楠看着信息,笑了。心里说:“你这小子,是该算算这帐了。”随即回了一个信息:马上到。他也不问地点,好像知道在哪一样。

    高媛媛出院一个多月了,黄德龙找过曹楠几次,说要和他算帐,但曹楠都以要照顾媛媛为借口推掉了。没想到,黄德龙也是一根筋,心里一直耿耿于怀,非要算这个帐不可。“算就算,谁怕谁?正好可以让你脑子清醒点,别老惦记着我的老婆!”他心里说。

    “爸妈,我有事要出去下,你们先吃饭吧。”曹楠和岳父岳母说,然后蹲下来抓着坐在沙发上的高媛媛的双手,笑着说:“媛媛,我有事,要出去,你和爸妈在家里,我很快就回来。”

    “马上要吃饭了,不能等吗?”高媛媛不解地问,曹楠从来不会这样在吃饭前离开的。

    “和朋友约好在外面吃。来,我抱你到餐桌边坐好。”说着,曹楠温柔地抱起高媛媛,把她抱到了餐桌边,然后抓着自己的外套就出了门,包也没有背。

    高媛媛疑惑地望着他出门的背影,忍不住叫了声:“注意安全!”

    曹楠回头,对妻子抛来一个深情的微笑,然后挺胸抬头,大步往前走去。

    一出小区门,就听到有人按车喇叭声。曹楠抬头一看,黄德龙坐在车里,手搭在方向盘上,表情严肃又冷漠地望着他。这个帐没算,他心里一直不舒服,无论如何都要把肚子里的气发泄出来,不然,他要憋出肝病来。

    “兄弟,去哪?”

    “上车,少废话。”

    “要不,先去吃饭吧,吃了有力气算帐。”

    “少啰嗦,上车。”

    曹楠上了车,黄德龙猛踩油门,车像离弦的箭飞了起来,一路疾奔到了南山脚下。一路上俩人谁都不说话。

    两人从车的左右下了车。黄德龙“呯”的一声,关了车门,站在那仍是一声不吭,但眼里盛着怒火。曹楠看着那眼里的火,心想:这着起来,要把整个南山烧起来,怎么办?东湖的水也灭不了这火。唉!德龙,何苦呢?

    他再看看四周,除了青翠的南山和寂静的东湖,一个人影都没有。“今天怎么没人来游玩了。等下我们都受伤了,救援的人都没了。惨啰。”他心里笑道。他知道,架肯定是要打的,可他不想打架。

    “兄弟,我们是文算还是武算?”他平静又真诚地望着黄德龙笑着,他想用这笑来浇灭这盛怒的火焰。

    可是黄德龙不卖曹楠的帐,他怒气冲冲跑过来,运足力气往曹楠脸上就是一拳。曹楠毫无准备,只听他“唉哟”一声,一个趔趄往后退,差点没站稳。

    好在,曾当过兵,回来后,也还是坚持锻炼身体,所以这一拳没有把他打倒。只是感觉鼻子有点不对劲,疼得厉害不少,还有热热的液体流出来,用手一末,竟一手的血。

    他们身高差不多,黄德龙偏瘦点,有一点像文弱书生样,但因为心中有一股气在流窜,所以,他发出的拳头威力也是让曹楠吃不消的。

    “男人之间的帐,肯定是用武力来清算,你不懂吗?”黄德龙气呼呼地说,他先发制人,已经出了一拳,看着曹楠鼻子流出来的鲜血,他心中的怒火好像小了点。

    “你不会把手术室的手术刀也拿来了吧?”曹楠不顾鼻子流出来的血,仍然开玩笑说。

    “黄某人职业道德还是有的,手术刀不会乱用。我早就和你说过,如果你辜负了媛媛,我不会放过你。”黄德龙冷冷地说道,暗里又在运气,想再给曹楠来一拳。

    这次曹楠有所准备,看到拳头要到面前时,他一侧身,扭头,黄德龙的拳头没有打到曹楠脸上,而是落在了曹楠左肩上。曹楠只听到咚的一声,然后就是肩上一阵酸痛传遍全身。而黄德龙的眉也紧皱了起来,拳头落在肩骨上,力的反作用,他的手也痛得受不了。

    他不甘心,又抬起一脚,想趁曹楠侧身重心不稳时,踢曹楠的脚,把他拌倒在地。曹楠哪有那么容易被他踢倒,那当兵不是白当的。他后退一步,躲过了一脚。

    他一直在守着,躲着,他不想和黄德龙打架,他只要黄德龙把心中的气发泄出来就可以。如若换作别人,他刚才就可以抓出黄德龙飞过来的脚,让黄德龙跟着他用一只脚旋转跳舞。

    黄德龙用力一脚踢出去,结果没踢中,反而自己有点重心靠前,差点往前栽个跟头。曹楠伸出一只手,扶住了他,让他站稳。

    “你的帐算完了?气消了吗?”曹楠仍脸带微笑,望着黄德龙,他的鼻子还在慢慢流着血,他也不管。

    黄德龙望着曹楠嘴角上扬,正准备笑时,突然感觉一个圆圆的东西朝自己面前飞来,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只感觉鼻子一酸痛,头有一阵旋晕,差点要摔倒样。因刚才出三招打曹楠,他是拼尽了全身力气的,恨不得一招就把曹楠打趴下求饶。可是没想到曹楠不和他打,只是躲闪。

    他努力让自己没有倒下去,站稳身子后,一抹鼻子,感觉手湿湿的,一看,手掌上尽是血。他笑了,这两个人都见红了。好啊!

    “我和你的帐一拳就可以算得清,我不像你那么心胸狭窄。怎么样?还要打吗?”曹楠望着黄德龙的鼻子,笑着说:“那么高挺的鼻子,如果打扁了可不好看哦,还没女朋友呢?我就不明白,高媛媛是我的老婆,你那么上心惦记她做什么?”

    “死不要脸的曹楠,你伤害她,你辜负她,我就要管,她是我表妹!”黄德龙说着,又想挥拳打曹楠。

    这下,曹楠没有躲也没有还击。只是伸手抓住了黄德龙挥过来的拳头。“够了!都不是孩子了,该清醒了!”

    黄德龙被曹楠这一叫,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蔫蔫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走吧,要坐也坐到湖边去,近距离地看看东湖的水,说说心里话,那样浪漫点。”曹楠一用力,把黄德龙拉了起来,俩个人在南山脚下东湖边上的长椅子上坐了下来。

    黄德龙坐在那望着清澈透明的湖水,一言不发。其实,他知道曹楠是爱高媛媛的,没有要伤害高媛媛,也理解曹楠心里对陶雨桐那种念念不忘复杂的感情。就如自己对高媛媛一样,只希望她过得幸福,如果她受到一点点伤害,心里就会很痛苦。可是,他的心,他就是心里堵得慌,那股气就是在心里出不来。

    ”德龙,放下媛媛,放下心中的执着去寻找自己的幸福。我不会辜负媛媛的,没有她,我的心是空的,我的世界会是一片空白。成长总是伴随着痛苦的,我也是,媛媛也是,你也是。我相信,媛媛经过这事,比以前成长了,不会再是那个任性冲动的媛媛。我和她的感情更会越来越牢固。“

    黄德龙听着曹楠的话没有出声,只是站起身,捡起地上的一个小石子,身子一侧,小石子向箭一样飞了出去。静静的湖面上响起小石子碰撞水面又飞起的声音“噗噗”声,接着是美丽的水花四溅。小石子连续跳了三下,才落到湖底,湖面上起了三个大大的涟漪。他还想再扔,可是低头怎么找,也找不到第二个石子。他只得又坐到长椅上,望着静静的湖水。

    他想到高媛媛那么爱跳舞,可是现在再也不能跳舞,他心里就恨曹楠。他也知道这不是曹楠一个人的错,更不是陶雨桐的错,就算没有陶雨桐,也会有其他意外,媛媛还是会受到伤害。或许,真的就如曹楠所说,每个人的成长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只是代价高与低而已。

    曹楠静静地看着这个从高中就一起同宿舍的室友,陪他走过人生十几个春秋的黄德龙,他们一起哭一起笑一起面对坎坷困难,他的心里涌起了一阵感动,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搭在了黄德龙的肩上。

    ”人与人的相遇是五百分之一的机率,人与人相爱是两亿分之一的机率,感恩你我是兄弟!感恩因为你,我认识了媛媛,和媛媛结为了夫妻。世间的一切,皆为缘,只是缘深缘浅而已。“曹楠搂着黄德龙,望着静止的湖水。

    ”刚才你扔进湖里的那颗小石子和东湖也是一种缘,不然它也不会落入湖心底,也许它会永远静静地沉在湖心里,也许在某天会被流水冲走。但是,它无论怎样都不会在东湖里泛起涟漪,是不是?“曹楠感叹一声,反问道。

    “那也不一定,那要看东湖的定力如何!定力不够的话,小石子也会掀起汹涌波涛。”黄德龙转过头,双眼直直地盯着曹楠的双眼,似是在说:“你心里的小石子,最好永远静静地沉在心里。”

    曹楠脸带微笑,用眼神告诉黄德龙:”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媛媛,你去寻找你的幸福!”

    俩人之间的帐就这样算完了,心里的结也解开了。兄弟永远是兄弟!

    “可是,媛媛不能为你生孩子,而你家又你一个男孩,伯母心里……”黄德龙终于把心里的担心说了出来。他担心曹楠会因为媛媛不能生孩子而做出伤害媛媛的事。

    “兄弟,你说怎么办?要不,你帮我物色一个能生孩子的。”曹楠眨着眼,坏笑道。

    “你做梦去!我会把你扔进东湖喂鱼!”黄德龙怒气冲冲叫道。

    “那你就不要操心我的事,你自己都三十好几了,快点让我喝你的喜酒就可以。”曹楠笑道。对孩子的事,他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上一篇

    目录

    已是最后

延伸阅读: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婚外恋违法吗 碰到这两种会面临牢狱之灾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