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落谷雨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清明落谷雨

时间:2018-05-23 16:00:43 作者:须弥业火

    已经二十八岁的谷雨穿着职业装在雨中毫不顾及形象地大哭,路人带着惊讶的眼光路过她,但谁也没有为她遮一把伞,温柔地询问她怎么了。

    谷雨哭了一会儿,抹着眼泪踉踉跄跄的打算回那个租来的小房子里睡一觉。工作丢了,被男友单方面宣布分手,好像整个世界都在和她作对。

    姐姐,如果是你的话,是不是永远都不会这么狼狈?

    图网侵删

    十三岁的谷雨头顶着书包在雨中狂奔,该死!忘记带伞了。正当她担心回去又得感冒的时候,一抹白色举着一把鲜艳的红伞从远方飘过来,仿佛雨中的精灵,清新又明媚。

    谷雨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待看清了那个身影以后,抱着书包向着回家的小路撒腿狂奔。

    “谷雨!陆谷雨!”白衣女孩看见她开溜,愤怒的大喊道:“陆谷雨!你要不给我站住,我就告诉爸妈!”本来还在狂奔的陆谷雨听到这句话之后脚下一个打滑,险些摔倒。陆清明真讨厌,就会这招!她不情不愿的站在原地,等着那个柔柔弱弱的姐姐赶过来。

    当那把红伞罩在头顶上的时候,谷雨都没看清明一眼,清明也不说话,把伞分一半给谷雨之后就带着谷雨回家。一路上两个人谁都没有先开口。

    快到家时,终于谷雨忍受不了沉默的尴尬,主动开了口:“今天你怎么会来接我?”清明也不管谷雨别扭的语气,温柔的看着她:“因为你是我的好妹妹啊。”谷雨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扭过了头。清明笑了笑,嘴角的弧度浅浅的扬了扬。

    如果说起陆家的两个孩子,姐姐陆清明肯定是大家谈论最多的焦点,身材高挑,长得漂亮,还是个小才女,人又乖,简直完美。而她的妹妹陆谷雨仿佛是上帝捏坏的娃娃,不但不漂亮,带着小雀斑的脸上永远都挂着一副恶狠狠的样子。陆爸爸这个人民教师对于陆谷雨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谷雨从小就不好好学习,常和别人打架,总是像个男孩子一样在人家家长找上门来的时候倔强的看着所有人。每每陆爸爸要发火的时候,陆清明就会飘过来柔柔弱弱的说:“爸爸,小雨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谅她吧。”陆爸爸纵然很生气,看着陆谷雨死不悔改的样子就叹气,何况又有大女儿的求情,也就口头教训谷雨一顿而已。

    谷雨在挨完训以后回头,就看见刚才还在给自己求情的姐姐凉凉的看着自己,嘴角挂着漫不经心温柔的笑。陆谷雨咬着牙,心里恨恨的想着果然她就是故意的,好让大家觉得她善良又乖巧!

    陆谷雨知道陆清明不喜欢她。陆谷雨和陆清明是同父异母的姐妹,陆爸爸年轻时的妻子在生下了陆清明以后因病去世,陆爸爸强忍着悲痛抚养陆清明。在陆清明三岁的时候,陆爸爸带着一个女人和婴儿回了家,那个女人是陆爸爸的初恋,年轻时没能在一起,后来又在一座城市中相遇。她不嫌弃陆爸爸结婚了还有一个女儿,甘愿嫁给陆爸爸。陆爸爸虽然觉得这样对清明妈妈很愧疚,但是他放不下她,也想给陆清明弥补缺失的母爱。陆清明还小,只知道自己又有了一个妈妈,还有了一个妹妹。长大了一点后面对邻居的闲言碎语她不是没有反抗过,但是晚上她偶尔看到陆爸爸对着死去母亲的照片忏悔和诉说后,她心里某个倔强的地方开始坍塌,软化。新母亲对陆清明很好,渐渐的这个家似乎和原来没什么不同。

    陆清明明白,自己只是接受不了别人的语言伤害和心里的一点不甘心:母亲被放弃被遗忘,属于自己的爱被分割。

    陆谷雨不喜欢这个姐姐是因为自从她记事起,就知道陆清明在人前乖巧,在她面前总是很凶,她不止一次看到陆清明用复杂的眼神盯着她,让她很不舒服。

    “陆谷雨!收拾好你的玩偶!别扔在我床上!”陆清明嫌弃的捏起那只大白兔子的耳朵把它扔给谷雨,好看的五官即使做出生气的表情也依旧可爱,但是目光却清冷没有温度。

    在父母面前陆清明的日常是这样的:“爸爸,谷雨的作业没带,我给她送去吧。”然后陆爸爸接过作业就会发现夹在作业里的二十分的卷子。不出所料,陆谷雨回家之后光荣挂彩。而陆清明放学回家之后就会发现床上摊着被剪刀剪烂的裙子,然后,爆发战争。

    两个女孩就这样相互攻击一直到了初中。

    陆谷雨初一,比清明早下课,所以她被逼着等陆清明下课一起回家。如果有人路过操场就会发现有一个女孩背着书包苦着脸充满怨气地盯着初三教学楼。

    陆清明和陆谷雨关系缓和是在一个星期五的午后。

    在叛逆的青春期,初中,似乎叛逆气息格外的重。一群女孩开始讨论化妆品哪个牌子好,什么衣服开始流行。一群男孩子则留着刘海,开始崇尚抽烟打架,似乎这样是很酷的事情。

    在陆谷雨所在的班级,就有一个所谓的“小太妹”,她叫林冉,身后总跟着一群拥护者,组成一个美其名曰特立独行的小团体,她们年轻的脸被化妆品覆盖,浑身散发着呛人的香水味道。而陆谷雨直来直去火爆的性子注定与这群女孩格格不入,所以老是被针对。

    当陆谷雨被围堵在操场边的树下正盘算着逃跑还是动手的时候,她看到陆清明一身蓝色校服款款地走来,由于个子高,她又长的很漂亮,周身散发着校服都遮不住的清冷气质让那几个女孩停下了威胁的话语。叛逆时期低年级的对高年级的有所顾忌和崇拜,似乎是大部分荷尔蒙躁动的孩子们的常态。

    那天,陆谷雨看到了与平时完全不同的陆清明,她单手把书包拎在肩上,面无表情的对着那几个女孩缓缓吐出几个字:“就是你们欺负我妹妹?”为首的女孩有点发怵,但还是硬着头皮嘴硬:“是又怎么样?!”陆清明笑了一下,语气温柔却充满威胁的味道:“不走的话下次你们会变成被围殴的对象哦。”她笑的很温柔,但是话语中一丝温度也没有。

    林冉还想反驳,却被同行的女孩告知陆清明是初三男女生都很受欢迎的对象,惹恼了她保不齐会被报复。所以当林冉愤愤地带着小跟班们离开的时候,陆谷雨还是懵的。一她没料到陆清明会来帮她,二是她没看到过这样的陆清明。

    陆清明看着陆谷雨还有些懵的样子忍不住拍向她:“发什么呆!走了!竟然笨到会被人围堵欺负,你是有多笨啊!”陆谷雨看着她一脸嫌弃的样子本能反驳:“没有你的帮助我也能搞定!我又没让你帮我!”陆清明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陆谷雨脱口而出后才后悔,今天若不是陆清明,自己就麻烦了。她正在犹豫要不要跟上去的时候,陆清明转过头来盯着她:“吓傻了?还不快走?”陆谷雨摸了摸鼻子,悻悻地跟了上去。陆清明,你不觉得你和我越来越像了吗?

    图网侵删

    谷雨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了出租的房子里,开门后她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去洗澡,想把脸上的眼泪也冲洗干净。陆谷雨,你什么时候这么软弱了?她扯起嘴角想要笑一下,却发现眼泪又决堤了。

    笃!笃!笃!

    “谷雨,你还好吗?开门啊。”门外传来了一个女声,声音透露着焦急,陆谷雨慌乱地擦掉眼泪,整理了一下衣服,她还没来得及换掉湿掉的衣服,整个人显出遮不住的狼狈。

    她去开了门,是林冉。

    初一林冉围堵陆谷雨被清明吓退之后,她就总是想找陆谷雨麻烦,但是总找不到机会。有一次她的手链丢了,是母亲的遗物,也是她最后一个来自母亲的生日礼物。她在教室里寻找无果后嚎啕大哭,再也顾不得形象,是陆谷雨把那条紫色的手链放到她的桌子上的,才阻止了她险些造成一生的遗憾。当天陆谷雨做值日,发现了这条被人扔在垃圾桶旁的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手链,她看着破涕为笑的林冉,心里想着幸亏当时没有把它扔了。自那以后,那个本质不坏的女孩开始渐渐地了解陆谷雨,当然也成了朋友。

    有时候女孩子的友谊有时候来的就这么简单,或许是一句关心的话语,或许,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长大后的林冉不再喜欢那些低劣的香水和浓烈的化妆品,她变得成熟稳重,落落大方,她学会了如何画自然精致的妆容,学会了穿搭得体,挂着完美的笑容。当初沾染了些许浮华气息的女孩如今似乎深谙社会规则,抛去了年轻的稚嫩,如一朵含苞待放的栀子花。

    林冉看着如此狼狈却挂着一脸倔强的陆谷雨叹了口气,她从小就不服输,也难怪会顶撞老板被开除。陆谷雨勉强微笑,但是笑的很难看:“林冉,你怎么来了啊?不用工吗?”林冉无奈扶额:“你先把湿衣服换了行不?”陆谷雨一脸尴尬的笑了笑,说着自己都忘了衣服还湿着就去了浴室。林冉摇了摇头,感叹当初活泼的那个陆谷雨慢慢被时光吞噬,她听到她被开除的消息就匆匆忙忙的赶过来,果然看到她一个人在这里偷偷哭。她把包刚放到椅子上,就看到了陆谷雨还未来得及收起来的清明的照片,林冉愣了愣,拿起那张照片看着发呆。

    陆谷雨从浴室出来之后,刚打算劝林冉回去工作的时候,就看到了那张被林冉拿在手里的照片。林冉转过头,目光悲伤:“小雨,你还在对你姐姐愧疚吗?......那不是你的错。”她轻声说着,看着陆谷雨。陆谷雨笑了,却怎么也止不住眼泪,“我知道,我知道的......但是小冉,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我她就不会死了!”陆谷雨再也忍不住了,她只想大哭一场,她一直都很愧疚,虽然没有任何人说是她的错,但她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陆清明死于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谷雨正在教室里听课,班主任一脸怜悯地把她叫出了教室,告诉了她这个不幸的消息。陆谷雨当时的感受只能说是空白,脑子一片空白,耳边似乎传来了陆清明损她的声音。

    陆清明是在给她买药的路上被失控的卡车殒命的。

    那天早上起来陆清明咳嗽发烧,却因为有一场考试不得不去上学,出门前陆清明还在说她活该,平时不注意身体现在知道难受了吧,她当时觉得陆清明真是太讨厌了。

    强撑着考完了试,最后一节课的她还在想着等会去找陆清明回家,结果一转眼,那个叫陆清明的女孩子就不见了,再也看不见了。

    你以为死神离你很远,但是好像下一秒,它就会用行动向你证明它的存在,不管你做没做好心理准备。

    父母接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陆清明安静地睡着,手里还攥着一盒被血染红的感冒药。陆谷雨看着母亲嚎啕大哭,父亲抱着母亲,转过头擦着眼泪,她不想哭,她只觉得心里痛的厉害,呼吸难受。

    晚上回到家,她看着就剩她一个人的房间,抱着那只兔子撕心裂肺的流眼泪。

    图网侵删

    陆谷雨哭了一会儿,在林冉的劝告下止住了眼泪,林冉拍着陆谷雨的肩膀,语气温柔:“小雨,清明肯定也不想看到你这样,她肯定希望你像她一样自信,漂亮啊,你不是擅长美术吗?去我工作的公司试试吧,你总要向前看啊,对不对?”

    陆谷雨抱着照片,抬起头看着林冉,“小冉,谢谢你啊,我会振作的,我只是......只是有点想清明了,你回去吧,也不早了,我没事的。”林冉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是看着陆谷雨的样子欲言又止,只能点点头,嘱咐她好好休息。

    林冉走了之后,陆谷雨整理了一下心情,想好好睡一觉,她想努力的生活,带着清明的那一份。

    晚上,月光照着窗户,照着陆谷雨怀里的照片,也照着床上嘴边挂着笑容的陆谷雨。

    梦里,有个叫陆清明的女孩举着一把红伞罩在一个女孩的头上,笑的很开心。

延伸阅读: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