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蜀中琴(2)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都市】蜀中琴(2)

时间:2018-05-23 16:00:25 作者:七喜2007

    文:七喜

    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

    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宋 苏轼

    【3】

    程立开始在台上侃侃而谈。林謩听了一会,又出了一会神,察觉自己走神了,马上又拉回来。这样折腾两三次,程立的话题早已跳跃了几个过去。

    “啧啧,你听到他说的那些了吗?”李雪在一边小声问。

    “说的什么?”林謩以为程立说了什么特别的话,心里莫名紧张一下。

    “我也没听懂。”

    “没听懂,你说什么。”林謩气她。

    “就是因为听不懂啊,十年过去,感觉跟程立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李雪真心感概,林謩听出来了。她倒没管这个,只是想到自己的紧张,就更紧张了。

    一席访谈结束。下面是程立个人演奏,黑衣助手把琴架和椅子拿上来。程立自己也下台,走到幕后,不消两分钟出来,手上多了一柄焦赫色的古琴。

    程立依然没有多看台下,见他端坐笔直,双臂自然打开。观众席中有一些轻微的骚动,林謩看去,好像是一个姑娘想靠近点拍照被前排的人阻止了。林謩不由微笑,大学时也是这样啊。

    一曲起来,林謩立即听出来是《胡笳十八拍》。这些年她也听了一些古琴曲,琴房推的是大家名曲,比如管平湖的《胡笳十八拍》,吴景略的《梅花三弄》。管先生的曲风有如“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的大家之风范,而吴先生的曲风则清丽飘逸、灵巧多变。

    程立选择《胡笳十八拍》不太出林謩的意外,以他的性格更适合管先生的曲风。

    从林謩的角度看过去,射灯下,程立鬓角有些微白。起初林謩以为是灯光原因,程立一曲终了,起身答谢的时候,林謩注意到微白还在,与他一身淡青色长衫相映如画,只是颇多了几分微凉之感。

    第二曲程立演奏的是《阳春》,弹到春意盎然的部分,程立细长的手指在琴弦上几个轻挑的来回,把万物回春之勃勃生机涂抹而来,浓淡相宜,尤如眼前一幅江南好春光。

    林謩听得欢喜之极,再看身边李雪,竟然打起瞌睡来。她碰碰李雪,“怎么睡着了?”

    “啊,我睡着了?”李雪一脸茫然,“现在几点了?”

    林謩看看手机,“快7点半了。”

    “喔,快了快了,8点结束。”李雪掩起嘴打了个呵欠。

    程立接下来又弹了两曲,都是名家作品,台下业余粉丝们一饱耳福。程立演完最后一曲已显倦态,他起身答谢的时候,林謩看到他垂下去的左手抓了一下长衫。本已将台上视为表演艺术家的林謩因程立这个动作,而感到时光好像也没有她想的那么久远。

    在林謩和程立熟识以后,每逢陪伴他演出,都会看到他最后的这个小动作。林謩问他,“为什么要抓一下衣服,这么奇怪。”程立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因为我紧张啊。”

    林謩笑了一下,今天冠以这么多头衔的艺术家却还丢不掉这个习惯。人类的习惯真是很奇怪,林謩也有许多难以解释的习惯,比如紧张的时候会啃指甲,走路习惯靠右,任何东西不能抓在手上,一定要拿个包包或是袋子放进去,家里的地上永远不能有头发。

    她一度以为这是自己的强迫症。但每隔一段时间总是会梦到大学,在操场后面的器具房前趴着一只黑猫。她总是坐的离这只猫很远,但能看清楚它的眼睛。

    有一次做梦,猫不在,只有她自己。正坐在操场上发呆,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一种异样,好像气流裹动着某种危险而来。她猛地起身往前奔跑几步,再回头,却空无一人。

    林謩不相信日有所思,夜才有此所梦。她自己在网上查,查到这是一种缺失安全感的心理暗示。但为什么总是情境总是在操场,这个她不明白。

    主持人重新上台的时候,已经有观众三三两两的离场了,林謩拉着李雪也准备提前离场。正起身时,黑衣助手从侧后方绕到李雪旁边,“两位是林謩和李雪吧?”

    林謩心想,被程立看到了不成?

    李雪说,“是的”。

    黑衣助手递了一张字条过来,便走了。

    李雪摊开字条,是程立的便签。“晚一点走,一会一起吃饭吧。”

    李雪将字条拿给林謩看,“这家伙,依然这么自大。”

    林謩想的是,从头至尾也没有见到他往这边看过一眼,怎么就被发现的呢?

    【4】

    林謩本没有机会和程立认识,这也是她的性格,越喜欢就越躲藏。但同在校园中,又经常社团活动,遇不上是不可能的,只是林謩会躲在人群后观察他。

    她注意到程立穿着很朴素,这个朴素不是指平凡或普通,就是很朴素。比如在同一个月中能见到程立两次,如果是秋冬季,那都是相同的外套。只在春夏季,衣服稍有变化,也都是款式普通的衬衣或T恤。

    但程立仿佛自带光芒,他自己也并不因为朴素感到难为情。相反,他在人群中常常说话最多,小动作最多。有一次程立正在社团的人讨论霍顿·考尔菲德究竟自命不凡的混蛋,还是一个天才。程立赞同霍顿是一个彻底的悲观主义者,他举出《麦田守望者》里的句子,他说,青春期时的共鸣,都是因为对于生命过于悲观。

    他一边热烈地讲着,一边双手不停地做着比划,仿佛为了验证自己的观点而希望纳入更多听者。林謩站在半米外,她着迷地看着程立,用一本书挡住了自己,同时掩饰了自己的感情。

    这是林謩给自己和程立之间划下的安全距离,这是她自己想的。就像关在笼子里的老虎,你欣赏它的斑纹,但你绝不能放它出来。林謩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将程立比作老虎,他那么瘦,又长得一脸无公害的模样。

    大概是惧怕对程立的感情,林謩时常悄然揣摸自己,在感情相处上,她会划出一个安全距离。因为没有人越过这个距离,所以对于距离后的深渊有一种自己都莫名的好奇和恐惧。不是有句话说,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延伸阅读: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