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乖,等我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古风】乖,等我

时间:2018-05-01 10:00:13 作者:陈深同学

    “是软禁,不是踏青,害怕么?”

    “不与你一起,才怕。”

    文 陈深

    01

    烟雨朦胧,苏槿夕手执一把二十四骨油纸伞,一步一个脚印,踏过曲曲折折的石阶,往山上寒翎寺走去,往她被皇上软禁的心上人走去。

    油纸伞下,是一张清清冷冷的俏脸,朱唇微启,轻声轻声地喘气。

    这一路,她走了不知多久。从日出走到日暮,从艳阳走到细雨,从微风不燥,走到寒风刺骨。支撑着她意志的唯一盼想,便是那年陈庚尧的一句:等我。

    彼时是黄梅时节,阴雨绵绵。庭院中滴答滴答的雨声,叫苏槿夕坐不住身子,偷偷溜了出去。纵然细雨连绵,也挡不住街道两旁小贩的热情吆喝。少出深闺的苏槿夕在大街上流连,模样很是欢快。

    她脚踩着地面淅淅沥沥的水珠,不停地转呀转呀转着圈圈。谁料下一秒,忽然跌入一个男子的胸膛。

    男子岿然不动,任苏槿夕倚着,好让她避过方才那一阵水溅。待苏槿夕回过神来,低声致谢,才终于望清楚了他的脸。

    剑眉星目,温润如玉,如汴京城把酒当歌的才子,又如西域狂傲不羁的风。男子目光炯炯望向苏槿夕,缓缓开口:夕。

    喊着她的名字,真是要了她的命。苏槿夕又是慌又是乱,心脏小鹿乱撞了许久,也愣是记不起来彼此何时见过。

    未等苏槿夕记忆起来,丫鬟已经找到了她,将她带了回去。离别前,男子仍立在原地,他的眼神深不见底,叫苏槿夕捉摸不透,又满心好奇。

    02

    那之后的几日里,苏槿夕害了一场大病,身子弱了不少。爹埋怨她偷溜出去,感染风寒坏了身子,执意要替她找位好夫君,管管这匹不安分的小野马。

    丫鬟捧着中药来侍候时,带来了一个消息:门外有人求亲,老爷已经准备答应。苏槿夕又急又怒,她如今满心装着的是那日剑眉星目的男子,又如何能再嫁他人。

    当苏槿夕火急火燎赶到前厅时,眼前的一幕几乎叫她看傻了眼。那不正是那日,那位男子?见苏槿夕来了,陈庚饶站了起身,微微点头,眼神随即回到苏老爷身上。

    他是有分寸的,他们的缘分也是命中注定,她明白。苏槿夕的心底,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原来陈庚尧与苏槿夕早有婚约在身,只是这些年陈庚尧为国效命,双方暂且不提这事,苏槿夕自然也就不知详情。

    如今陈庚尧回来,既有官职又有才华,婚约也必然提上日程。临别前,苏槿夕提议见一见陈庚尧,苏老爷怕她坏了规矩,不曾答应。

    谁料,陈庚尧走了以后,又从后院翻了进来,来到苏槿夕的深闺。丫鬟又惊又怕,但谁也无法阻止一对有情人的相聚。

    苏槿夕小跑上去,被踏步而来的陈庚尧拥入怀中。

    “那日唤我名字,是早已认出我来?”靠在陈庚尧的怀里,苏槿夕缓缓道。

    “八岁那年见面起,就不曾忘过。”陈庚尧半眯着眸子,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的人儿,竟比往日还要消瘦。

    苏槿夕笑不抿嘴,看来那年的见面,陈庚尧已经对自己一见钟情了。她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苏老爷越靠越近的脚步声与咳嗽声止住,在依依不舍之中,陈庚尧翩然离去,并留下一句:乖,等我。

    03

    皇上遇刺那日,陈庚尧揽着苏槿夕在勾栏看戏。皇宫人心惶惶,急命陈庚尧前去护驾。出发前,苏槿夕还是不死心地问,为什么需要他来护驾,禁军大有人在,何需他区区一个地方官前去护驾。陈庚尧抱过她,在额头吻了又吻。

    “我早年替皇上效命,他对我的信赖也是情有可原”。说罢,派人将苏槿夕送回府上,动身前往京城。

    自那以后的好些日子,苏槿夕再没见过陈庚尧。她去问爹,也只是得到陈庚尧公务繁忙的答复。两家人对刚许诺好的亲事不提片字,这多少令苏槿夕乱了分寸。陈庚尧不可能忙得连一封信都不能回,除非他身不由己。

    越是想得太多,苏槿夕的身子越是摇摇欲坠。她终日浸在药坛子里,脑中却从为停止过对陈庚尧的半分思念。

    04

    终于那一日苏槿夕再也耐不住了,打算只身赴京寻夫。可也是那时,陈庚尧回来了。他紧紧抱住苏槿夕,仿佛要将她揉进骨子里去。

    苏槿夕高兴得忘乎所以,以为一切终于太平。但回来之后的陈庚尧开始谨慎起来,他每日风里来雨里去,似乎在盘点着些什么东西。苏槿夕问他,他说公事而已,并告诉了她,决定将婚期提前,早日完婚。

    大婚前三日,苏府已经一派喜气洋洋,偶尔的雨挡不住灿灿烂烂的好心情。但可惜,天有不测风云,陈庚尧再次被皇上急召,于三日内赶往京都。一时间欢乐化为了乌有,只留下双方二老的终日叹息。

    陈庚尧动身前一晚,将苏槿夕抱在怀里吻得天昏地暗,直叫她无法喘息。苏槿夕不傻,她隐隐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只不过不等她开口,陈庚尧的吻又铺天盖地汹涌而来。

    05

    第二日一早,苏槿夕得到一个消息:陈庚尧已经离去,并决意与她取消婚约。

    嘭的一声,天崩地裂,愣得苏槿夕话也说不出来。明明昨晚还言笑晏晏,难不成真如书中所说,男子都是寡情薄意的无耻之徒?

    那个消息令苏槿夕连着好几段时日吃不下饭,下不来床。她妄想着去找一个答案,却被爹娘拦了下来。日子一长,府上的流言蜚语多了起来。苏槿夕也渐渐察觉,事情或许不如他们口中所说,或许陈庚尧确实言不由衷。

延伸阅读: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