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铁千元征文 我曾经有一个男笔友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寸铁千元征文 我曾经有一个男笔友

时间:2018-04-28 22:00:28 作者:淡定猫2017

    文|淡定猫2017 参赛编号:968

    当我还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女时,我有了一个男笔友。那个时候,QQ还不盛行,微信还未问世,互联网还不是人们生活的必需品,我们很难走出自己的圈子,去认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而我做到了,还认识了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孩,他就是我第一个笔友,阿德。

    我记得我当时是这样做的,我知道离我们城市不远的另一个城市,有个第一中学,于是我写信过去,XXX市第一中学初一X班十号同学收。

    附上我的地址,介绍,以及期望收到回复的心愿。

    收到信的人居然回复了,而且是用了一张散发着香气的信纸回的,上面的字是我见过的同龄人中最好看的钢笔字。字行间,流露出的文采让我钦佩不已。更让我激动的是,这是一个男孩!

    是的,男孩!那个年龄的女孩对同龄男孩有着某种程度上的好奇与排斥,想靠近又想远离,这个时候,做笔友是最好的方式,既能通过书信这么含蓄的方式了解到对方,又能保持一种安全的距离,这样的交流方式简直太妙了。

    而那个时候的我,是个敏感自卑,情窦初开的女孩,身高不足一米五,体重却早已接近一百斤。那个时代,胖妞还是很罕见的,也是非常遭人歧视的,我没有异性朋友,连同性朋友也很少,加上性格内向,根本没有人会搭理我。

    可是我拥有了一个男笔友,这一切就变得不一样了。那段时间,盼望收到信件的心情,是难以言喻的愉悦,上学变成一件充满期待的事情,每天我都会去学校信箱处找寄给我的信,如果找到,那一天都是兴奋激动的,迫不及待地打开信,一遍又一遍地看上面的字字句句,直到能背下来为止。然后开始斟酌如何回复,甚至要打个草稿,然后再一个字一个字写在漂亮的信纸上。

    那个时候,我的零花钱基本花在购买质量好、漂亮的信纸和信封,以及邮票上。我记得当时寄给那个城市需要的邮票是五毛钱,比起现在发微信和QQ信息,这个成本也是挺高的了,幸好那个时候,一星期最多只寄出两封信。

    没有收到信的那段时间,我都在收集生活中的趣事和值得写的内容。我跟阿德聊过自己的性格、喜欢的食物、兴趣爱好等等,但唯独没有告诉他我是个一百斤重的胖女孩,连我的名字我也觉得太土气了,我给自己起了个可爱的名字,叫可儿,我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长相漂亮,身材纤细,能够自在地跟同龄男孩交流的女孩。

    我把跟阿德做笔友的事情,告诉给了我当时最要好的朋友,一个叫茹的女孩。想不到在知道阿德联系方式的当天,她就写信给了阿德,也变成他的笔友之一。我是从阿德信里得知这件事的,当时心里是酸溜溜且愤怒的,有一种心爱之物被抢走了的不悦。我找了茹理论,她表示也非常希望能够有一个男笔友。

    “可是,你总不能抢我的笔友啊!”

    “那怎么办?我也很想跟他做笔友啊!”

    “可你起码得先问过我的意见,不能一声招呼也不打就写信给他了!”我对自己的好朋友发了火,然后开始长达一周的生闷气。

    气愤茹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写信给我的笔友,更气那个我心中独一无二的笔友,既然如此来者不拒地接受了另一个女孩做笔友的要求。

    可能是看我真的生气了,茹主动表示,如果可以找到另外一个男笔友,就放弃跟阿德写信了。很快,她就写信给“XXX市第一中学初一X班九号同学收”,她猜想阿德的同桌肯定也是个男孩,结果对方回信了,真的是个男孩,而且是个跟阿德完全不一样的男孩。

    他的字没有阿德那么好看,文字里也少了文绉绉的表达,但却是个外向活泼的男孩,他跟茹介绍自己,喜欢踢球,不爱学习,梦想是当个足球明星,是学校运动队的。茹很高兴,表示要跟他做长久的笔友。我也很高兴,茹终于找到新的男笔友了,我跟她终于可以“一人有一个”男笔友了。

    可是阿德却不高兴了,眼睁睁看着本来要跟自己做笔友的女孩,突然变成同桌的笔友,有点酸溜溜的,他写信给我和茹,发表了对他同桌的批判和不满,比如不爱学习,作业不工整,经常逃课,性格乖张等,总之,他用尽一切力气,想阻止茹跟他同桌做笔友。

    少男少女的心思,真的是直白得可笑,那段时间,我们几个人都闹得不大开心,最终因为茹和阿德男同桌都不是喜欢码字的人,他们的书信往来很快中断,并再也没有下文。而我跟阿德两个喜欢写信看信的人,还继续保持着一周一两封信的频率。

    在我心中,阿德是个长相英俊,有才情,成绩优良的完美男孩,每每想到自己能跟这样一个优秀的男孩书信往来,我就感到幸福无比,连周遭的一切都冒着粉色的泡泡。

    有一次,阿德在信里跟我要了我家的电话,收到我信件的那天,他就打了电话给我,那是第一次,阿德在我心中的完美形象,有了一丝变化。相较我对他幻想的磁性的嗓音,他的声音更倾向于公鸭声,非常粗哑,跟他文字间透出的书卷气大相径庭。还有一个就是他说的普通话有非常浓重的乡音,我听得很吃力。只能没聊几句就挂了电话。

    那通电话之后,我好像触碰到一个比较真实的阿德,一个跟我想象中不一样的阿德,有点失望,也不再那么期待收到他的来信,更没有狂热的心每天酝酿新的信件内容。

    真正让我想跟阿德绝交的,是那年过年。寒假的时候,我把我家的地址给了他,让他可以在寒假继续跟我保持书信来往,可大年初二,他突然打电话给我,要来我家拜访我。我当时真的是吓坏了,我在电话里答应了他,但是挂了电话,却急冲冲跑去茹的家里告诉她这件事。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害怕,可能是担心被他看到一个一百斤的我,可能担心他知道可儿不是我的真名,可能担心见了面,所有美好的想象就此破灭,总之,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在茹家里躲了一整天,一直到我觉得阿德不可能会在我家附近出现为止。

    那天后我收到他的来信,说在我家附近绕了一圈,仍然没有问到我家的确切位置,而亲戚又急着去拜年,就作罢了。现在想起来,要是现在,早就可以用百度地图直接找到了,通讯的不发达,救了纠结的我。

    经过那次他的突然造访,让我对他心生一种不知名的厌烦,至今我都觉得阿德很无辜,他可能永远都不明白,一个自卑敏感的女孩,为了维护这段保留尊严和美好的距离,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多少的谎言和精心安排,当他想缩短那段距离的时候,女孩感觉自己受到打扰和侵犯,厌恶之感顿生,以至于想尽快结束这段原本非常难能可贵的友情。

    当然我也承认,他越是靠近,越是破坏我对他的美好想象,越是打破我的少女梦,我只想把他当作自己倾慕的对象,远远地望着,而他却想转身向我走来,让我落荒而逃。

    我很狼狈,为了让他没有再走近我的机会,我决定亲手结束我们的笔友关系。我写信给他,将他寄给我的卡片和所有信件都打包给他,并告诉他,为了考验他对我友情的珍惜程度,我也要他将我所有信件都打包还给我,让我查看他是不是每封信都保存完好。

    那个年龄的男孩,是没有女孩那么多心思的,他听到我这样要求,想都没想就把所有的信件都寄回给我了,信件一封也没少,折得平整干净,还按照日期叠放好。我在收到他信件的那天,就将这些信都撕毁,好像撕毁一个自己不切实际的梦。

    后来他有再写几封信给我,没有收到我的回复后,也慢慢不再坚持。

    直到现在,我都会忍不住探求自己当时的心理,其实比起厌恶阿德,我应该更厌恶那个脱离信件,存在于现实世界的自己,胖、矮、性格别扭、学习成绩一般、一无是处的自己。这样的自己,只能活在自己营造的安全圈里,失去接受真实的能力。

    多想自己有穿越时空的能力,对那个给我带来期待和激动的男笔友阿德说声“谢谢你”,当然我知道自己更欠他一声:“对不起!”,其实我更想能够拥抱那个时候的我,告诉自己,未来的路还很长,总有一天你能成为更好的自己,拥抱生活更真实更美好的东西。

延伸阅读: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