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开直须折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那年花开直须折

时间:2017-10-27 15:01:59 作者:荷风微雨

    

    

    望着幼儿园孩子跑来跑去,笑脸灿烂得像盛开的桃花,我如止水般的心里也会泛起涟漪,飘回到那久远的岁月。

      一

    十八岁那年,我中师毕业,分配到一个中学当了音乐老师。开学第一天,学校就安排我当班主任,还是一个刚从少年转身的我,懵懵懂懂的,第一天弄得手忙脚乱。幸好,比我早两年到学校的邻居张宇帮助了我。

    张宇是体育老师,他只有一米七的个子,篮球却打得十分好。几个年轻男老师经常在中午打篮球,老师和学生都围在操场上观看,不断为他们喝彩。我也很喜欢看他们打球,眼睛总是不由自主的追随张宇。

    张宇就像一匹刚长大的马驹,在操场上纵横驰骋,矫健的身姿十分吸引眼球,学生们不断为他呼喊:“张老师,加油!”“张老师,三分!”他投进篮球,学生们就使劲的鼓掌,欢呼雷动,我觉得那掌声就像给我的。

    每天下班回家,张宇总是等着我一起走。早上,他就在我家楼下等着我一起上班。跟他一起走在路上,总会引来不少迷惑的猜测的眼光,但是,那时我只是在享受着女孩子所特有的虚荣,还没有真正的思考我们两是纯粹的同事,还是有别的关系。

    周六,张宇来我家找我了。我看到妈妈的脸色很冷淡,甚至有些不悦。爸爸就像什么也没看到一样,一言不发,拿着菜篮子出了门。

    我跟张宇在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说一些学校的事情。张宇想看NBA联赛,我便调到了体育频道,张宇不断的点评比赛,有时不由自主的发出欢呼声,完全没有了刚进我家门时的拘束。

    青春的活力是谁都挡不住的,我跟着张宇欢呼。我妈坐在旁边织毛衣,不满的瞪着我,妈妈对我冷冷的说:“去,帮你爸拿菜去,这么久还不回来。”

    我去菜市找我爸,张宇向我妈告辞:“阿姨,再见。”妈妈冷漠的点点头。张宇在楼下跟我分手时说:“我觉得你妈很不喜欢我,好像我要抢她东西似的。”

    我说:“我妈就是那样的人,从来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你别见怪。”我找到我爸,帮他提着菜篮子回家。

    爸爸是一个机修工,总是穿着一件蓝色的工装。他包揽了家里所有的家务活,对妈妈总是言听计从。我妈教训我时,他总是躲进厨房,等到我妈走了,他才来安慰我,但总说那句话:“你要听你妈的话,她是为你好。”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就那么怕我妈。

    回到家里,妈妈就说:“晓晓,那个张宇不过是一个老师,还是一个教体育的,没有多大前途。”

    我说:“他人好,性格也温和,我觉得还可以。”

    妈妈板着脸说:“你老妈也是老师,老师的工资低,将来结婚生孩子,过起来很穷。你们两就不要再交往了,这个事我也去跟张宇说说,叫他不要来纠缠你。”

    我有点生气:“跟谁谈恋爱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没关系。”

    妈妈生气了:“怎么跟我没关系,我把你养大容易吗?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虽然你有工作,但我和你爸还得靠你。找一个工资低的老师,我们以后还得帮你吗?”

    我妈一向强势,她把什么事都给我安排好。在小学、初中读书,她总要求我考前几名,否者回家就要挨她的惩罚,因此我有些怕她,但又离不开她。我是独生子女,按她的话说:我的幸福就是她的幸福。只有我过得好了,她的脸上才有光。

    我赌气的说:“谁要你帮?我们都有工作,还不能养活自己吗?”

    “你懂个啥,你找男朋友就得找个工作单位好的,这样子你妈才有脸面,你不要让我丢脸。不要气死你妈。”我妈这时已是眼泪汪汪的了。

    从小到大,我就是看不得她流眼泪,只要她一使出这个杀手锏,我就没办法跟她倔强下去了,我只得跟着爸爸去厨房做饭。

    

    二

    一个星期六下午,阳光明媚,我妈跟我表姐叫我一起去公园走走。

    我们在公园的树荫下坐下来休息。这时一个身材颀长,外貌英俊的男青年走过来,“刘姐,你们好!”

    表姐满脸是笑,招呼那男青年:“来来,李茂,坐这里。”叫李茂的在表姐身边坐下了。

    表姐笑盈盈的说:“这是晓晓,在中学当老师,教音乐。”

    她又转向我:“晓晓,这是李茂,我们国税局的高材生,我报表搞不清楚的问题,都是他帮我解决的。我觉得你们两个年轻人很合适,当然,合不合适,还是要你们相互了解后才知道。我跟大姨去山上转转,你们俩谈谈。”

    像所有电视里那样,我们坐在那里除了问问彼此的工作,却没有话可说,最后留了各自的工作地址,我们就一起去找我妈和表姐了。

    我们去一家火锅店吃火锅,李茂坐在我和我妈中间,这是表姐有意这样安排的。李茂显得很有教养,自己很少吃,不时地给我和我妈夹菜。我妈很满意地笑着,她问李茂:“你家是哪里的?”

    李茂有点羞涩地说:“我家在四井里面的农村。”

    妈妈笑道:“离城还不远,只是路不好走。你平时住在哪里?”

    李茂说:“就在国税局的单身宿舍。”

    妈妈:“窄是窄了一点,不过也算有房子了,以后结了婚单位还有套房。”

    李茂:“据说是这样。不过现在房子少,要看工作表现。”

    妈妈:“年轻人应该好好干,多挣表现。”

    表姐:“李茂在单位上为人处世很好,天上的麻雀都会被他哄下来。局长很喜欢他,有意思要提拔他。”

    李茂:“刘姐太夸张了,我只是说我该说的话,做我该做的事。只要领导喜欢,刘姐喜欢就行。”

    妈妈:“看不出,这么年轻这么有才华,这么懂事。”

    我听着他们谈话,只顾闷头吃东西,只希望时间过得快点。吃了饭,我急急的跟他们告辞回家。

    又是星期六早上,李茂从单位打电话到我家来,请我出去玩。电话是我妈接的,她十分愉快地答应了李茂的邀请,我却不太乐意。

    妈妈在客厅对着我的卧室喊道:“晓晓,快收拾收拾,早点去。”

延伸阅读: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你我与其互相伤害,不如谈场恋爱

    我望着电脑屏幕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2点半了。宿舍窗外也早已经是一片漆黑了,此时陪伴着我的,除了远处坟墓的点点鬼火,再无他人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自己的焦虑症质问道:“你看,你根本无法消灭我。当然,我也似乎无法战胜你。你说吧,咱们的这场死磕到底,究竟到什么时候?”说完,我气急败坏地关上了电脑,因为第二天一早,我的导师约了我要讨论一下,我接下来的研究方向。 可是,即便如此,我几乎仍是数着绵羊...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