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爱她,但我只爱你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我知道你爱她,但我只爱你

时间:2017-10-26 09:01:33 作者:廖小小小赛

    01 

    叶衫被数学老师点名的时候,正神游物外。她幻想自己若也同鲁滨逊一般被丢弃在荒岛,该如何求生。不,不能是荒岛,她没见过岛,荒山,对,她对山比较熟悉。

    叶衫缓缓站起,脑海中仍是自己背着双肩包闯森林的画面。

    “上来演算题目。”数学老师把话重复了一遍,叶衫才入耳。

    她的脸腾一下红了,被几十双眼睛盯着,心中呐喊着“我不会”,却不敢开口,脚步千钧。

    老师的脸愈发严肃,眼神里尽是不屑。大家都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静待风暴到来。

    “老师,我来吧。”一个声音打断了这难堪的沉默。大家看向陈烈,他是数学课代表,成绩常年稳居榜首,这道基础题自然不在话下。

    后面的细节叶衫一点儿也不记得了。她只知道,当陈烈把目光吸引过去,她就像溺水之人终于浮出水面,呼吸了第一口空气。徐sir的毒舌称霸博雅一中,不带一个脏字就可以把人骂到无地自容。

    他为什么帮她?叶衫不由得细想。下一节课是语文,她最喜欢的语文课,不能再出神了。

    正是古诗单元,杜甫的诗。叶衫对杜甫谈不上热爱,但今天的诗,似乎格外入心。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叶衫的心“啪”地一声被打开了。她看向前排的陈烈,个子不高,貌不惊人,唯有眼神,柔软又坚毅。

    “蓬门今始为君开”,她默念着诗句,像是说给自己听的情话。

    02  

    夕阳挥洒,给校园镶上一道柔软的金边。叶衫在观众席坐了将近一个小时,篮球场上的少年却仍不知疲倦。

    一丝凉风起,她走近场中。陈烈停下来,指着自己,“找我?”

    叶衫笑了,给他递了瓶水,“嗯,今天,数学课,谢谢你。”

    陈烈挠挠头,“嗨,多大点事。”

    叶衫笑笑,“还没吃饭吧,我请你啊。对了,我叫叶衫,衣衫的衫。”

    陈烈也笑:“我知道你,经常不交作业,吃饭就免了,作业按时交。”

    叶衫点点头,说“好。”

    陈烈正打算说什么,视线却被操场外的身影吸引过去。他抱着篮球一路小跑,回头向叶衫挥了挥手,一句仓促的“再见”落于风中。

    叶衫缓缓走过去,原来是安娜。虽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但隔着距离都能感知陈烈热切的目光。

    叶衫静立在台阶边上,凉风过耳,空气里似有微尘炸裂。

    “怎么办,他有喜欢的人呢。”叶衫心里默念。

    “喂!”一个响亮的女声打断了沉思。

    “晓露。”叶衫最好的朋友曲晓露,唇红齿白,笑容明艳,弯弯的桃花眼煞是好看。她一手搭上叶衫的肩,散落的长发甩叶衫一脸。

    曲晓露顺着叶衫的目光看到了陈烈和安娜的背影。

    “今天可是英雄救美哦!怎么,春心萌动?”曲晓露一脸的八卦表情,“不过看起来,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曲晓露一边说着,一边玩味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叶衫心上一紧,“捕什么蝉啊,陪我吃饭去。”

    曲晓露灿然一笑,“好,吃饭!” 在她看来,叶衫是既单纯又复杂的人,既会一心一意对别人好,又不肯轻易透露自己的心思。既然有秘密,就替她收着好了。

    03  

    高二文理分班时,叶衫选择了文科。在新班级,她意外地遇到了安娜。她尽量自然地走过去向安娜打招呼,正在整理书的安娜礼貌地冲她笑笑。

    “女神”安娜向来是人群中的焦点,她的美和曲晓露的“妖娆”不同,她像一朵“白莲花”,素净又明亮,眼神澄澈,皮肤瓷白,笑起来似乎能点亮黑夜。

    有这样的“情敌”,是她的幸运,还是悲哀呢?安娜身边,仰慕者众多,陈烈是最普通的一个,以女生的直觉,安娜对陈烈无意。但那又如何?他的眼里始终没有叶衫。他们都卑微地爱着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人,寤寐思服,辗转反侧。

    叶衫下意识地坐在了安娜的后座,心脏抑不住地咚咚直跳。

    过几天,陈烈在窗外探头,叶衫轻轻地走过去。

    “陈烈,找谁呀?”

    陈烈不好意思地搓手,“安娜在吗?”

    叶衫挤出笑容:“这会不在,需要我转达吗?”

    陈烈也笑:“不用,我等等她。”

    叶衫默不作声地站在走廊上,看安娜笑语盈盈地走近,陈烈迎上去。两人寒暄了几句,安娜便翩然入教室了。

延伸阅读: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你我与其互相伤害,不如谈场恋爱

    我望着电脑屏幕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2点半了。宿舍窗外也早已经是一片漆黑了,此时陪伴着我的,除了远处坟墓的点点鬼火,再无他人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自己的焦虑症质问道:“你看,你根本无法消灭我。当然,我也似乎无法战胜你。你说吧,咱们的这场死磕到底,究竟到什么时候?”说完,我气急败坏地关上了电脑,因为第二天一早,我的导师约了我要讨论一下,我接下来的研究方向。 可是,即便如此,我几乎仍是数着绵羊...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