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实故事《我的母亲是神婆》人物原型大揭秘: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写实故事《我的母亲是神婆》人物原型大揭秘:

时间:2017-10-20 12:01:32 作者:奇奇漫悦读

    昨天发了写实故事《我的母亲是神婆》,好多读者读了之后问我,这故事是真的吗?

    确实,故事读得入迷的时候,我们总想知道故事有几分是真实的?

    嫣儿到底有没有原型?

    答案是,有的。

    也许读者读了故事第一节后,会忍不住问,你这写的是神话故事吗?

    是啊,一个妙龄女子,头带犄角,身批白斑,母亲还是出马仙,故事听起来真的有点玄幻。

    可是,现实中确实有这样一个少女。

    故事的灵感来源于一篇微信散文,作者云朵默讲了母亲带她回乡下老家找神婆子算命的经历。那神婆的女儿就是一生下来头顶犄角,身披白鳞片,不但终日不能见阳光,而且双耳全聋,听不到声音,她不上学,也没有朋友,每天只能坐在阴凉的角落里用独孤的心情向往着远方。

    读完这篇文章的一霎那,感觉自己身上好像有一个按钮一下被触动了,那些曾经读过和听过的故事,都变作灵感,后续的故事就源源而来……

    算命、鬼神、灵魂这些对我而言是非常神秘的,自己没有亲身经历过,但却经常听家里老人和身边朋友讲述他们的亲身经历。对于不了解的领域我总是充满了好奇,好奇而不得解,就逼着我读了好多这方面的文章和故事。

    故事听得多了,总结一下,好像这些算命先生大抵都命运比较坎坷,很多人身体有先天残缺,或者就算在村里很受尊重,但是因为泄露天机太多,还是会不得善终。

    而且,他们这种能力仿佛是与生俱来,没有悟性的人教也教不会。

    比如,村里一些人会用《周易》解卦算命。我们都知道《周易》是很深奥的书,没有悟性的人很难看懂。有些算命人,他们的文化水平也就是仅限于识字,可他们却能轻松看懂周易。

    我一直对周易很感兴趣,读研的时候,学校一个老学者还专门开过解读《周易》的课。可是无论我怎么认真听,努力记笔记,仍然听不懂,到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

    故事写到,嫣儿的妈妈梦中总是会受到一个神秘声音的指引,有的读者觉得这太玄了。其实,这也不是我凭空杜撰的,而是我的一个远方亲戚告诉我的。她就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每当她们村里有婚丧嫁娶,在梦里,就会有一个神秘的声音提前告诉她,她的这个能力传承自她姥姥。她姥姥在世时,就常给村里人算命排难,姥姥死后,突然有一天,她发现自己也有了预知未来的能力。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缪,不过,她真的就是跟我这么说的,所以,我把这个情节也加进了小说里。

    故事的第二节里,母亲算命时遇到的两个大官,还有那个没天良的煤老板,也是有原型的。来源自我读过的一篇写出马仙的小散文,讲的是作者子鱼村里的真人真事。这两个小情节,让我印象深刻,所以就凭借想象,增加了一些细节也写进了小说里。

    故事里的哑儿一家,是虚构的。我觉得真实的嫣儿实在是太孤独太可怜了,所以,虚构了哑儿这个人物。

    不过,哑儿的父亲打工时被火烧伤,无钱救治这一情节却是真实的。是老公老家的一个远方亲戚的亲身遭遇,到现在受害人还在跟老板打官司要医药费。

    农民工干了活要不到工钱,有了工伤得不到救治,甚至命都白白丢了,这样的故事其实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发生。

    可是他们那么弱小,真的如蝼蚁一般。

    他们不懂得如何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又或者法律也根本保护不了他们,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发出声音,让更多的人关注和维护自己的权益。

    每每听了这样的遭遇,都很心痛。

    所以,当我有机会写的时候,我想去书写他们,为他们发出一点呐喊的声音。哪怕这声音很卑微,瞬间就被无穷无尽的娱乐新闻淹没,但是最起码我曾经为他们努力过。曾有几千或者上万的读者,读到了那令人疼惜的哑儿一家。借由这些读者的口和手,也许还会有更多的人能了解。

    这样看来,这个故事有一多半是真实的,只是情节发生在不同人身上,最后借由我的笔把他们又重新整合到一个时空里。

    不管是出马仙还是打工者,故事书写的始终都是弱小者。

    那些处在社会底层的人,更容易触摸到社会的寒凉和残酷,而他们也最需要我们的关注!

    相关阅读:我的母亲是神婆

    作者奇奇漫,凭个人努力逆袭的寒门女子。失过恋,失过婚,历过坎坷,经过沧桑。愿把伤痛化作最动人的故事。想了解我就关注我,读读我的故事。

延伸阅读: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你我与其互相伤害,不如谈场恋爱

    我望着电脑屏幕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2点半了。宿舍窗外也早已经是一片漆黑了,此时陪伴着我的,除了远处坟墓的点点鬼火,再无他人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自己的焦虑症质问道:“你看,你根本无法消灭我。当然,我也似乎无法战胜你。你说吧,咱们的这场死磕到底,究竟到什么时候?”说完,我气急败坏地关上了电脑,因为第二天一早,我的导师约了我要讨论一下,我接下来的研究方向。 可是,即便如此,我几乎仍是数着绵羊...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