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悬疑】自杀?他杀? 3)一根导火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社会悬疑】自杀?他杀? 3)一根导火索

时间:2017-10-20 11:33:28 作者:上林叶

    简介目录

    下一章  婆媳战争

    3)一根导火索

    

    乐乐奶奶上得楼来,进了东间自己的卧室门。房间里和外面一样热,她打开床头边旧桌上的老电风扇,坐在床上继续生气。

    她的床,靠东北墙角南北向放着。床上铺着发黄的竹块麻将凉席,看样子年代久了。

    床对面西边墙角,悬挂着白色的空调。那是大儿子特意为他装的。可是那东西老费电了,她也是从苦日子里过来的,舍不得,没有用过几次。

    平常,她会和孙子一起在楼下空调房间里乘凉。但是今天这个电话,让她气的肚子鼓胀鼓胀的,要爆炸了,只想一个人静静。

    “这个扫把星,夜叉,母老虎,不得好死!”

    房间里,只有桌子上的电风扇默默的向她吹着风,听着她自言自语的咒骂。

    发了一会儿呆,她把鞋一褪,顺势头朝南躺在发黄的凉席上,又顺手抄起床里边被她包了蓝布边的芭蕉扇,用力连续扑闪几下。好像那几下的风,可以把心头的烦恼扇走一样。

    窗外的树上,蝉声一个劲聒噪的叫,吵的人心里更烦了。

    说实话,她可不是怕事的人,那个女人寻死觅活的吓不住她。只是公安局的人说的那几句话,让她心里不踏实。

    毕竟,大半辈子了,她没有和公安打过交道。

    自从儿子把那女人领进家门,她看到的第一眼起,就不喜欢她。没有乐乐妈妈漂亮,说话声音那么响,像个高音喇叭一样。

    这些毛病都算了,毕竟回来的时候,孙女都两岁了。

    只怪小儿子自己人不争气,身边还带个孩子,找媳妇是难了点。管他,只要儿子愿意就行,反正他们自己过日子。

    可是,让人失望的是,这个女人,对自己一点都没有对长辈的尊重,常常爱理不理的。

    脾气还不好,别人家夫妻吵架,床头打架床尾和。她倒好,有时候几个月和儿子谁也不理谁。

    更可气的,有一次儿子和她打架,竟然受了伤!自己问儿子,儿子也说不出嘴,真是丢死人了。

    这是娶了个啥媳妇回来?简直是夜叉!哪里有夫妻打架把男人打伤的?从她表面样子上,可没有看出来。

    儿子倒好,自从带着媳妇孩子回家,老毛病又犯了,整天呆在打牌场,也不去挣钱,自己说也不听。

    那个夜叉自己挣钱自己用,其余的一概不管。天啊,这哪里像一家人的样子?这女人肯定没安好心,不是过日子的人。

    幸亏自己有先见之明,提前把村里发给儿子和孙子的土地补偿款要了过来,让孙子跟着自己。

    要是孙子真的跟着那个夜叉婆,就那德行,说不定真的把孙子的命害了也不一定。

    她在床上翻了个身,让电风扇吹到刚才没有吹到的一面。

    心里嘀咕,要不要把闺女叫回来一起商量商量呢?

    可是,大半辈子了,从来都是自己说了算,跟孩子们说,能有个啥结果?

    毕竟,这一回夜叉临走前,是跟自己吵过架的,自己也说过些发狠的话。

    虽说话是重了点,也都是这几年想说,没有说出来的话。

    想想自己一大把年纪了,还撕开脸皮和媳妇吵架,还不是因为那不争气的孙子?哎!

    今天的太阳,就和放暑假的第一天一样大。

    

    那天,上午九点多一点点的时候,乐乐已经从城里的学校,坐公交车取成绩通知单回来了。

    太阳还没有厉害起来,到了家门口一看,铁锈红的大铁门,大锁紧闭。

    他知道,奶奶趁凉快去菜地拿菜去了,很快就会回来。

    他无奈的取下黑色双肩书包,往大门边上贴着白瓷片的台子上一扔,站在门口的黄土路上向两头看了看,没有看见奶奶的身影。

    乐乐今年上初一,白白净净身材瘦瘦的,一双漂亮的双眼皮大眼睛,很有精神。只是个子没有像其他的同学一样疯长,还是那样慢悠悠的不着急。看上去,说他是个小学生,也会有人同意。

    由于无聊,乐乐把门上的锁头假想成了对手,虚空中又是出拳,又是伸脚,模仿着电视里李小龙那样的动作。嘴里还配合着“嘿!嘿!嘿!”的吆喝声。

    乐乐白色的短袖短裤套装的身影,在门口腾挪出击,不仔细看,随意那么一瞄,真像那么回事,有板有眼的。

延伸阅读: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你我与其互相伤害,不如谈场恋爱

    我望着电脑屏幕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2点半了。宿舍窗外也早已经是一片漆黑了,此时陪伴着我的,除了远处坟墓的点点鬼火,再无他人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自己的焦虑症质问道:“你看,你根本无法消灭我。当然,我也似乎无法战胜你。你说吧,咱们的这场死磕到底,究竟到什么时候?”说完,我气急败坏地关上了电脑,因为第二天一早,我的导师约了我要讨论一下,我接下来的研究方向。 可是,即便如此,我几乎仍是数着绵羊...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