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C小调凶案之谜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小说 + C小调凶案之谜

时间:2017-10-20 10:01:56 作者:如鱼尸

    图片来自网络

    你以为的凶手,并不一定是。

    我需要处理一个人,资料在箱子里。

    费用你清楚吗?现在不是过去,这种事儿很棘手,风险大。

    我明白,都准备好了。

    最后问你一次,你确定吗?这是没有回头路的。

    是的。

    那好,事成后你会接到我的电话。现在,站在这里数十下,不要回头,然后你再离开这里。

    这是九月六日的晚上,郊区公墓里两个男人的对话,当时他们站在一棵松树下面,背朝对方。由于光线太暗,很难描述两人的样貌。

    1

    当唐芸菲从朋友手里接过保额三百万元的保单时,她的笑被深埋在嘴角的肌肉里,像一把隐藏的匕首。那是她为田卫林买的人身保险,受益人不言而喻。可对于田卫林而言,这是一个他不可能知道的秘密。

    说到这份保单,始作俑者是她的情人宋卓辉出的幺蛾子。唐芸菲听了他的话,只知道这是对自己有益的,却并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她以为自己很聪明,以为宋卓辉是真的爱她;所以,他的话她从来都深信不疑。

    而这件事发生在三个月前。

    餐厅里,晚餐接近尾声时,唐芸菲接了一个电话。田卫林还在安静的吃着他钟爱的椒盐排骨,眼睛偶尔瞥一眼妻子。

    女儿茉莉早早吃完,这时已经离开餐桌不知去向。但田卫林并没有在意,他似乎从来不在意这个自己和上一任妻子生的女儿。在他心里,她只是多与不多、少于不少的一张吃饭的嘴。茉莉很清楚这一点。

    然而,田卫林的女儿茉莉并没有在自己的房间里。

    亲爱的,我和嘉怡约好了去酒吧玩会儿。你慢慢吃!我先走了。唐芸菲吃掉餐盘里最后一颗西兰花,用餐巾擦了一下嘴,然后朝丈夫田卫林嫣然一笑,便起身离开了餐桌。

    田卫林只嗯了一声,然后放下咬了一半的排骨。他看着妻子正走上楼梯的背影,心里只一声“婊子”,便又低下头狼吞虎咽起来。

    十分钟后,唐芸菲扭着腰肢下了二楼,高跟鞋在楼梯上敲打出清脆的踢踏声。田卫林面前的餐盘里已空空如也,他正端着一杯橙汁往那鳄鱼般的嘴巴里灌。听到高跟鞋的声音近了,他才停下,回过身去看妻子。

    亲爱的,要不让老江送你过去?他不无体贴的说。眼睛里,分明都是对妻子那暴露装束的厌烦。

    不用了亲爱的!我自己开车。走喽!唐芸菲歪着头朝田卫林挥了挥手。然后,一仰头把大波浪造型的长发甩的老高。田卫林一直看着她走出门,直到那踢踏声远了才回转身来。他摇了摇头,浅浅的叹息缓缓钻出喉咙。这次,他并没有在心里骂她。

    田卫林喝下最后一口橙汁的时候,他隐约觉得二楼的栏杆处有人影瞬间闪过。可他抬头看时,那儿却一片虚空。许是茉莉那丫头吧!他心想着。放下杯子,起身离开了餐厅。

    唐芸菲离开家之后,她开着自己的红色宝马径直往市郊去了,那是一辆轿跑。

    在远离市区喧嚣的庄园会所里,唐芸菲从车里下来后,一路小跑的冲向正站在不远处的宋卓辉。她的身体在他的揽抱里飞成三百六十度的圆形后,两个人站定,然后热烈的拥吻起来,如饥似渴一般。

    走吧!宋卓辉揽住唐芸菲的腰胯带她往会所里走去。

    房号1314的房门被推开,旋即又被快速的关闭。这家高级会所的客房号与别的地方不同,都是用了带有深意的号码编制,是无序的,却也是有意的。这一间是被唐芸菲和宋卓辉长期约住的房间,房号的深意很明显,无非是关于爱情的无聊承诺。

    玄关的地上,不时掉落下裙子、领带、鞋子和内衣,然后是热吻的吸允和舔舐声、床榻下棕垫的拉伸和收缩声;总之,都是男欢女爱里快乐的声响。

    半个小时后,赤裸着身体的两个人半卧在一堆靠枕里,宋卓辉点上烟抽了一口,然后递给怀里的唐芸菲。

    那老混蛋最近常碰你吗?

    你说呢?一个老东西,能有什么用。怎么?你吃醋?

    反正心里不爽?真希望他早点儿挂了。

    哎!你现在上的可是人家的老婆,把人家绿了,你还不爽啊!唐芸菲玩笑到。

    你早晚是我的人,等着瞧吧!宋卓辉脸上浮过一丝胸有成竹的笃定,旁边的女人并没有发觉。他又吸了一口烟,还给唐芸菲后,便起身去洗澡了。

    宋卓辉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时,他还没从卫生间里出来。唐芸菲并未多想,伸手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

    咸鱼已成,厨子另有其人。

    唐芸菲听完,先是一怔,还没等她询问致电人是谁时,那头已是电话挂断后的盲音。她对刚才陌生人的话一头雾水,什么咸鱼厨子,莫名其妙。难道是那家伙点的餐?也不至于吃咸鱼啊!正当她不明所以之时,宋卓辉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你有电话,刚刚有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宋卓辉脸上慌乱了一下,又迅疾被掩藏起来。

    说了什么?

    说什么咸鱼好了,但他不是厨子。

    这是原话吗?还是你的话。

    原话嘛!我想想啊。哦,对了。原话好像是说:咸鱼已成,厨子另有其人。

    听完唐芸菲的话,宋卓辉在床边坐下,却突然变得异常安静,他大概可以了解那句话的意思;但他不明白的是,事情突然起了变化,而且变得复杂起来。唐芸菲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延伸阅读: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你我与其互相伤害,不如谈场恋爱

    我望着电脑屏幕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2点半了。宿舍窗外也早已经是一片漆黑了,此时陪伴着我的,除了远处坟墓的点点鬼火,再无他人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自己的焦虑症质问道:“你看,你根本无法消灭我。当然,我也似乎无法战胜你。你说吧,咱们的这场死磕到底,究竟到什么时候?”说完,我气急败坏地关上了电脑,因为第二天一早,我的导师约了我要讨论一下,我接下来的研究方向。 可是,即便如此,我几乎仍是数着绵羊...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