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济传奇之五色天石  第四章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东济传奇之五色天石  第四章

时间:2017-10-20 08:06:38 作者:十九右

    第四章  海佩兰

    1

    “不会吧!”秀听格沃想开炒米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你跟师父说过这事吗?”

    “非得和师父说吗?”格沃说道,“我认为这种生活最好不过了,我想师父也会同意我的。”

    秀却是一脸不屑的说道:“那你学武干什么,还跟着来游学,你没打算过有一天学有所成吗?”

    “当然想过了,学武也是我喜欢的。”格沃道。

    “你可真算是胸无大志了,估计就算是学得了一身的武艺也只会被你用在厨房里了。”秀说道。

    格沃刚想说话,像是急着反驳秀的对自己的看法,这时琪景劝格沃先休息一下,格沃并不把琪景的话当回事只顾与秀争论,这时林元突然说道:“格沃,安静!”

    “喂,师兄昨天可不是我耽误你睡觉的啊!”格沃回道。

    林元又说了遍:“安静!”格沃从林元的语气中可以听的出林元并不是说自己打扰了他休息,林元虽与格沃说了句话但姿式没动,秀和琪景也觉到一些什么,林元在听周围的动静。

    过了好一会儿,林元没听出什么异样,反而觉得奇怪,林元看了秀一眼没再说什么。

    “怎么,没跟来吗?”格沃问林元道。

    “你还盼着他们跟着啊!”秀没好气的对格沃道。

    格沃忙道:“怎么会呢?我只是奇怪罢了,这些北济人还真会办事啊,宝力山这么难上,他们愣是上去了。可咱们下了山了他们却不跟了…”

    其实格沃一下山就算计着万一秀有危险就来个英雄救美的,没想到这些北济人还真会扫兴啊,可恶的北济人,格沃心想。

    可林元此时却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一种可能性了,林元估计是那些中济人做得,目前只能是这么估计了。看来师父预测的不错,这次下山不会只是路途远点儿那么简单的。

    林元起身,琪景递给师兄和南义炒米,两人吃了几口,林元说道:“现在跟大家说些事吧。”说着林元拿出张纸来略看了一眼,接着说道:“出发前师父说过,为了路上安全,我们出了宝力镇后我们就不能走大路了,还有就是,这次我们要去的是雨林大郡的正直城,路上我们会沿谷仓大郡和直隶大郡的交界处的山林走。”“可是,”琪景略有所思似的说道。“怎么了琪景,有问题吗?”林元道。

    “可是,这里的山林是白虎色丹人的领地啊,外族人是不许随便进入的。”

    “是啊,可师父是这样安排的,而且我听说只要不在海佩兰闹事色丹人是不会放白虎咬人的。”林元说道,“说不定色丹人可以帮我们看着那些想闹事的人呢。”

    琪景的担心不无道理,白虎色丹人是当地的土著居民,有驯养白虎的传统,并在立元领义军推翻前朝皇帝立元的统治过程中组织了白虎军加盟立元的义军,立元称帝后将色丹人聚居的海佩兰一带的山林划予色丹人为自治领地,济族人不经允许不可随意进入海佩兰;海佩兰山林为东济雨林外围狼齿山脉的延伸,位于谷仓大郡与直隶大郡的交界,西至济西河,与宝力山脉隔河;东至东济雨林,与狼齿山脉相连,沿海佩兰一直往东走就可进入雨林大郡。

    “好了,没什么事的话咱们该继续走了,得在日落前找个安全的地方住下。”林元刚说完就听见一阵鼾声,原来是格沃正睡得香,吹鼻涕泡呢,“臭小子,该睡觉的时候在那做白日梦,这可不是在山上的时候了,”林元这次想好好捉弄下格沃出出自己前些时候的闷气。这样想着,示意大家都保持安静,林元拿起根草来准备弄破格沃的鼻涕泡。

    林元拿着草在格沃鼻子上比划着,刚想弄破格沃的鼻涕泡,没想到格沃一吸气鼻涕泡自己缩回去了,另一个鼻子眼里又吹出个来,林元忙往那一个泡上扎,格沃一吸气又缩了回去,林元又没扎着,可另一个鼻子眼里又吹出个泡来,如此左右鼻子眼里交替着吹着鼻涕泡,林元比划了半天竟一个也没扎破,秀和琪景在旁努力忍住不笑出来,南义也快忍不住要笑出来,不过也强忍住不笑,林元比划了半天没给格沃把鼻涕泡扎破,就吧小草放在格沃左鼻子眼上不动,待格沃又吹出个泡来碰到小草“啪”的一声破了,格沃觉得脸上一黏醒了过来,见林元忙着扔草,知道师兄又拿自己开心了,就与林元闹在一起,秀和琪景在旁边笑的前仰后合。

    而南义也放声笑了出来。

    秀和琪景见南义竟然笑了,不禁觉得些什么,都停了下来,站在一旁只看南义笑,林元和格沃也发现南义在笑也都停了下来。南义自从上山就少言语,更不用说笑了,这次竟然笑出来,而且秀发现原来平时总板着个脸的南义原来笑起来竟像个小孩子似的,脸上尽是天真可爱的样子。

    南义见大家都不作声了,也停了下来,站在那不再说什么,好像又回到了原来的南义。

    大家都静了会儿,林元道:“好了,大家该赶路了,来吧,走了。”林元特地走到南义面前拍了南义肩膀一下道:“走吧,南义,是该往前看了。”说完转身赶路,南义略有所思,也跟上了大家。

    林元一行人过了济西河,到了对岸又走到天黑并未发现有人烟的地方,林元知道已经到了海佩兰山林一带,而还没见有色丹人,以免出意外,就找了处空地,听看周围确定安全后决定今晚就在此休息。

    大家刚坐下,林元忽然示意大家安静,对格沃说:“格沃,听听是什么?”格沃忙侧耳仔细听着周围动静,稍一会儿,笑着对林元说:“是山鸡。”林元颔首称是,格沃意识到今天可以有烤鸡肉吃了,再加上歌爷爷送的炒米,今天晚上可以美餐一顿了。格沃正得意着林元凑到格沃耳边悄声说道:“格沃,用你的急风步,把山鸡抓回来吧。”格沃一听师兄说急风步,忙对林元道:“你怎么知道师父教我这个了?师父不是说要保密吗?”

    “臭小子,少废话,猜也猜到了,要不然你怎么可能天天早上有炒米吃呢,别废话了,快去吧,追只山鸡没问题吧?”格沃也不再多言语,“师兄,等着加餐吧。”说完身体一晃就不见了人影。“别走太远了,快点回来。”林元小声说到,但也不知道格沃能不能听见。

    不一会儿,格沃就回来了手里提着只不是很大的山鸡,可格沃额头上却满是鲜血,琪景忙问怎么回事,秀忙拿药,林元和南义也顿时紧张起来,仔细看着周围,而格沃却像是什都没发生似的,问大家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刚说完就觉得自己脸上流着什么,格沃忙用手摸了下竟然是血,秀给格沃查看了额头却没发现伤口,格沃看了自己手里的山鸡一眼说道:“我想,应该是它的血吧。”

    林元拿过格沃手里的山鸡来,发现已经死掉了,而且乱七八糟的,鸡肠子都给挤出来了,林元问格沃怎么回事,格沃挠了挠头说:“可能是我的功夫太好了吧,跑的太快了,抓鸡的时候不小心撞到树上了。”

    “那这鸡是怎么着了。”林元接着问道。

    “这个,它,也撞到树上了,而且在…”

    “在什么啊?”“在我和树之间,你明白了吧?”格沃显得很不好意思,说起话来也慢吞吞的了。

    秀和琪景在旁笑起来,而林元看了山鸡一眼又对格沃说:“格沃可能事情比你想象的要严重啊!”

    “师兄,怎么了?”格沃忙问道。林元却又一脸轻松的说道:“我是说,也许,你头上不只是鸡血,也许还有…”

    “还有什么?”林元说:“你看,鸡肠子都让你给挤出来了,当然是鸡屎了!”林元说完不禁笑出声来。

    格沃心里立时憋足了闷气,今天真是倒霉透了,干什么都不顺,真是太丢面子了,往后一定要找机会好好表现,不能被大家看贬了,尤其是不能在秀面前再出丑了,格沃暗下决心。

    林元让格沃擦洗完后和南义找来些干柴,用打火石生起火来。林元烤着山鸡对格沃说道:“格沃,记得下山前师父给大家都布置了准备的内容而没要你准备些什么吗?”格沃这才想起自己走之前忘了问师父这个了,“记得啊,也许是师父觉得我不需要准备什么吧。”格沃道。

    “高估了,”林元说:“其实,出发前师父让我在路上上对你们每个人都要进行测试,而且各有着重,而你的是…”

    “是什么?”

延伸阅读: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你我与其互相伤害,不如谈场恋爱

    我望着电脑屏幕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2点半了。宿舍窗外也早已经是一片漆黑了,此时陪伴着我的,除了远处坟墓的点点鬼火,再无他人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自己的焦虑症质问道:“你看,你根本无法消灭我。当然,我也似乎无法战胜你。你说吧,咱们的这场死磕到底,究竟到什么时候?”说完,我气急败坏地关上了电脑,因为第二天一早,我的导师约了我要讨论一下,我接下来的研究方向。 可是,即便如此,我几乎仍是数着绵羊...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