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浮想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冬日浮想

时间:2017-10-19 23:31:41 作者:蘭槿

    云海之上

    成功的花,人们只会惊慕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它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冰心

    1.

    站在这个城市最大的机场之外,一年前望着秋眠和她的哥哥走上飞往巴黎航班的离别情景,如今仍历历在目。

    可能是那一天的天气太好,机场上空的蓝天并没有在深秋肃杀的氛围里显得格外苍凉,反而有一种穿透岁月、直达心灵深处的纯粹。淡淡的几缕白云可见,紧挨着蔚蓝的天幕,不肯屈服于秋风的无情般,仍要残留最后的身影来证明其曾经存在过的痕迹。举目四望,但凡能见到的灌木丛尽管并不起眼,但在南方秋日的余温中凋零得谈不上特别厉害,仍旧散发着还算浓郁的自然气息。所以,即便是分别的画面,这样美好的秋天,哪怕时间再过去二十年,安婧也不可能会忘记。

    安婧清楚地记得,在这座最具现代化的机场上,最引起她注意的,并不是上空在为降落做准备的飞机正与气流摩擦产生的巨大声响,也不是那些或为分别或为重聚正在匆忙赶路的脚步声,而是飞机起航在即,秋眠撒娇笑着不肯离去的光景,以及她的哥哥站在后面无奈催促的浅浅笑容。

    和一年前分别的那天一样,安婧穿的仍旧是那一袭改良汉服:杏黄色的上襦、象牙白的交领,两边袖口处各缀有一株绿叶白花的兰草。藏青色的裙子刚刚没过脚踝,裙头用一根细长的淡蓝色带子绾了一个礼结固定在纤细的腰中间,然后下垂及膝。裙子底边也是绿叶白花的兰草,一簇簇点缀着绕了裙边一圈,与窄袖上的兰草相映成趣。但头发却已经不是去年的长发了,仅到脖颈处,自然地垂下,额前的刘海并不厚重,风一吹,能明显地看到起伏的弧度。这样的装束在这座大城市里并不罕见,强大的包容性成就了这座城市“理想之城”的名誉。

    时间指向15:30,安婧没有等待太久,就见到了从航站楼里面走出来的秋眠,还有她的哥哥,秋航。秋航稍稍靠后一点,拉着两人的行李。秋眠戴着一顶深秋季节里很常见的橘红色女式针织鸭舌帽,看起来极为娇俏,在看到安婧的第一眼,就飞奔着向她跑来,也不管后面的哥哥能不能追得上。安婧没有很意外的被她抱了个满怀。

    拥抱过后,秋眠很激动地说道:“安婧儿,你穿汉服的时候好看极了,在茫茫人海里面,我总能第一眼就认出你来。”安婧也很激动地点头,是好久不曾见到伙伴的欣喜。

    然后又听到秋眠的抱怨:“但你为什么要在今天穿啊?这下子我就得请你们两个人吃饭了。”说着还伸出了两根手指头,在安婧眼前晃了晃。

    安婧一头雾水,连忙问为什么这么说。

    这时已经走近的秋航很不厚道的笑了笑,对着秋眠眨了眨眼睛,气得秋眠顿时就瞪了回去,还顺带着很不服气的一声哼。

    秋航解释道:“怪这丫头无聊,要跟我打赌,非要猜你今天会穿什么样的衣服来机场接我们,赌注则是输了的人要请另外的两人吃饭。结果如你所见!”

    听完秋航的话,秋眠的一双眼睛顿时瞪得老大,急忙转过身去控诉哥哥的劣迹:“哥哥,我才发现你居然也能这么无赖,明明就是你先开口要求的!只不过我没有很强烈地表示拒绝罢了……”后面半句明显是对着安婧说的,听着气势都矮了半截儿。

    接着秋眠就将哥哥和她打赌的事情像倒豆子一样地说了出来,原来两人在机上觉得无聊,秋航道出了这个提议,秋眠听后,犹豫了一下,立马同意。秋航猜测今天安婧会是一袭汉服出现,秋眠觉得上次为他们送别的时候,安婧已是一身汉服着装,这次说不准会是另外一套。

    至于另外一套指的自然是安婧经常出席主持学校里较为正式的活动,为以防万一而专门定制的一套荔红色礼裙。用宿友的话讲,这套裙子就是既撑得起大场面同时又不失休闲风。安婧本身自己的衣服不多,这是大家熟知的的事实,平常主持活动的时候,身上的裙子全是租来的,这样既保证了各式场合之下礼服的不重样,在不失礼仪的情况之下又不会太浪费。

    鉴于之前安婧曾说过,到机场来为秋眠和秋航接机这件事本身就应该要有一种仪式感,即使盛装出行也不为过——宿友还曾因为这句话,甚至觉得安婧的生活有时候会带有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刻板。如此一来,秋眠猜测安婧会穿那一套荔红色裙子也就无可厚非。

    对于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安婧顿时觉得哭笑不得,听完秋眠的话,安婧瞅着两人不客气地缓缓说道:“这么说的话,不管结局怎样,其实我才是最大的赢家咯!”

    秋眠听完,对着安婧眨了眨眼睛,竟觉得自己无从回驳,半晌之后又猛地转头看向哥哥秋航,这下子眼睛都不眨了,仿佛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瞪大了一双黑玉似的的眼睛,意味深长地对着哥哥笑了起来。

    秋航无视妹妹不怀好意的笑容,任由妹妹在身后继续和安婧叽叽喳喳地说着他们在法国一年来的见闻,径直走到路边拦下一辆的士,准备一起返回学校。

    安婧默默无言,法国这两字,寄予了她太多无法承受的东西,体内蕴含的无限情绪为她而生,心中汹涌的情感为她喷薄欲出,但那两个字终究犹如天上白云,只能端详不可触及。

    机场之外,人来人往的人行道上,川流不息的柏油马路上,秋天的画笔选择落在了天空,天上的白云就如同随意勾勒而出的弯眉,眉弯细细,带着白玉生烟的清愁,愁淡淡,透着璞玉深埋于凡尘的些许无可奈何。

    2.

    秋去冬来,转眼半月已过。

    夏天的时候,学校举行的小提琴原创音乐赛也如期地在初冬迎来了复赛对决。

    安婧作为主持人忙得脚不沾地。白天里单是课程就排满了她一整天的时间表,清晨天将亮未亮之际就得起来背诵讲稿,晚餐之后还得匆忙赶到音乐厅进行演练。大多数情况下,秋眠是见不到安婧的,这样的情况实属司空见惯,所有人也都见怪不怪!

    学校大大小小的音乐厅有好几个,而这里是全校惟一一个24小时全天开放的音乐厅,方便学生随时练习。今晚安婧留了下来,她需要将主持稿重新修改一下。

    稿件中相互两场比赛之间的过渡语没有太大的问题,安婧要修改的部分是关于每一场比赛表演曲目特点的描述。

    最终选择了将稿件中那种太过平铺直叙的语言删掉一部分,凭着自己的文学优势,安婧以极具韵律感的诗歌形式来代替,让沉闷的文字里有了一种欢快的节奏感,和着演奏的音乐跳跃着的飞扬的音符。

    进入复赛环节的总共有十名选手,今晚有八位留在了这里,分别站在宽阔的大厅中八个不同的角落里练琴,偶尔会听到彼此互相交流与指导的声音,更多的时候是互不干扰。其中有一位是秋航所在专业的同学,卢宁。安婧与那人有过几面之缘,只觉得他温和有礼,聪敏乐学,在音乐上也颇有造诣,而他恰好在追求秋眠。

    安婧今晚不必通宵改稿,事情的进行比她想象的要顺利一些,这无疑要归功于她深厚的文学底蕴。安婧打算在文学这条路上一走到底,除了喜欢中国的古典文化以外,还特别青睐于法兰西的文学,对其中的骑士文学尤为感兴趣。

    她喜欢法兰西的骑士们勇敢追求自由的品德,喜欢他们可以为了理想和荣誉自我牺牲的高贵人格,喜欢他们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冒险精神,安婧甚至为此还选修了法语。

    然而法国这两个字给了安婧太多期待的东西,却又始终无法给予她该有的回应。安静甚至羡慕着秋眠,羡慕她可以无拘无束轻易地就走到了她心中远不可触及的国度。

    每个人都羡慕着所有能够身处在这座“理想之城”中的人,因为这里是最接近天堂的城。安婧拼了命走到这里,却发现,在这里她就是一只误入原始丛林的蝴蝶,落在人的眼里,美好,却又脆弱。为了不被狂风吹走,她只有选择为自己戴上了沉重的枷锁与镣铐,而后才能自由独舞。

    携着主持讲稿,安婧走出了音乐厅,初冬的夜晚不算太冷,清冽的风吹来,将那一份略显沉重的心情勉强吹走。抬头望向夜空,期待着还能看到些微的星光,却发现音乐厅之外依旧灯火通明,彻底掩蔽了夜空中原本就稀薄的光亮。

    一路上,能碰到很多的学生,其中情侣最多。安婧想道:“再过一个星期,学校就会热闹起来了,比现在还要热闹。”

    音乐赛的复赛不会和初赛一样在音乐厅举行,为了迎接冬天的到来,特意选择了在学校北面湖边最大的草地上举办,那块空地三面环水,视野十分开阔。

    安婧本想返回公寓,却鬼使神差般的向北湖湖岸那边走去,更没想到的是她会遇见秋航。

    “他是来寻找卢宁的吗?还是……”安靖心中疑惑。毕竟这里离音乐厅不算远,他们两人住在同一间宿舍,专业相同,兴趣也相似——秋航演奏小提琴也很出色,和卢宁不遑多让,不过秋航和秋眠作为交换生去了法国,错过了初赛,自然也进不了复赛。

    秋航见到安婧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仿佛就是在这里等着她一样。

    “你要去北湖吗?”秋航问道,“要不要一起走。”

    原来,并不是来找卢宁的。

    初冬的夜晚,在北湖岸边的情侣们热烈的相拥着、亲吻着,湖岸边的梧桐树下安装着的月白色路灯温柔地照着,看着格外温暖。

    秋航挑着很多有趣的话题,聊着这一年来安婧的学习和生活,偶尔提到一些他在法国的状况,和安婧一路上有说有笑。这样的情景在以前时有发生,有时候秋眠也会在,有时候是秋航和她两个人。

    秋航笑着告诉安婧,下次他把小提琴拿出来,单独为安婧演奏,作为上次在机上无礼打赌的赔罪。安婧告诉他,还有秋眠的大餐,也绝对不能食言。

延伸阅读: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你我与其互相伤害,不如谈场恋爱

    我望着电脑屏幕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2点半了。宿舍窗外也早已经是一片漆黑了,此时陪伴着我的,除了远处坟墓的点点鬼火,再无他人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自己的焦虑症质问道:“你看,你根本无法消灭我。当然,我也似乎无法战胜你。你说吧,咱们的这场死磕到底,究竟到什么时候?”说完,我气急败坏地关上了电脑,因为第二天一早,我的导师约了我要讨论一下,我接下来的研究方向。 可是,即便如此,我几乎仍是数着绵羊...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