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故事的小男孩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卖故事的小男孩

时间:2017-10-19 23:30:37 作者:卖故事的小男孩

    卖火柴的小女孩

    大年夜快到了,童话镇里早已经是大雪纷飞。

    雾蒙蒙的天空里飘飞着大片大片的白色雪花,雪花像鹅绒一样,慢慢地落到童话镇周围的森林中、田野上,落到荒无人烟的山谷里,落到早已凝结的湖面上,落到童话镇里一排排的房顶上、一条条街道上。

    白雪落到目所能及的地方,使得天空之下的大地白茫茫一片。往远处看,原本绿色的如同波浪一样起伏的山丘都变成了白色,与白色的天空融为了一体,这让人们几乎都分不清天与地的界限。

    童话镇边上的一个结了冰的湖面上,一大群人正在那里欢快地溜着冰。有人舞着丝带,有人唱着歌,男人们边溜冰边打雪仗,女人们在冰面上翩翩起舞,展示她们妙曼的身姿。有的孩子还没学会溜冰,在他们朋友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在冰面上滑行着,不时摔了一大跤,但又很快地站起来重新练习,大老远地都能听到他们欢快的笑声。

    湖边有一颗老树,老树是那么的大,要十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完整地抱住。大树的树叶已经完全落下,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大树的根部那里有一道用木头做成的小门,小门坐落在盘桓的巨大树根之间,看上去像一个小小的石碑。小门上方,钉着一块木牌,牌子上面用童话世界所有人都看得懂的文字写着大大的“故事铺”,“故事铺”三个大字左上方又写着稍小的“小男孩的”,连在一起就是“小男孩的故事铺”。

    原本这个时候,那道小门应该是开着的,小男孩此时应该在小门背后的小房间里卖着他那十分受欢迎的故事,然而打算前来听故事的人们发现故事铺的门儿紧闭着,这让他们有些失望,也不知道卖故事的小男孩去哪儿了,也不知道他何时回来。

    距离童话镇很远很远的人间,北方的大部分地方也正在下着鹅毛大雪。东方的大年夜已经过去,新年的第一天已经开始,但是在东方背后的遥远的西方,仍然在赶往明天的路上,太阳的光还没有从山的那边照射过来,西方大部分的地方都隐没在一片黑暗之中。

    在西方某个小城的街道上,出现了一个衣衫单薄的小姑娘,她大概只有十岁,看上去是那么弱小。

    她赤着双脚走在这冰天雪地里——不久前出门的时候,她原本穿着她妈妈留给她的一双大拖鞋,但是那双拖鞋的其中一只被一个顽皮的小男孩抢了去,另一只在过马路的时候弄丢了,而且怎么也找不到了。她只好赤着脚走在雪地上,一双小脚被冻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她瘦小的身躯在寒冷的夜风中瑟瑟发抖,脸颊已经被冷风吹得通红。

    可怜的小女孩来到一处墙角蜷缩着,从她上衣兜里揣出一大把火柴,用祈求的眼神望着来来往往的零星人群。

    哦,她就是卖火柴的小女孩——

    现在,大部分的人都待在家里过年吧,在大年夜这个时候,没有几个人能注意到蜷缩在街边的她。

    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卖出一根火柴,因此她不敢回家。她害怕面对家里那个凶恶的被她唤作“爸爸”的男人。况且她家里破烂不堪,四处透风,跟大街一样冷,待在家里,跟待在这寒冷的大街几乎没有区别。

    街对面的橱窗里摆放着一件待售的棉大衣,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小女孩是多么需要它啊!可是那件衣服不属于她,那件衣服昂贵得就算她把家里所有火柴都卖了也买不起,那种衣服只有庄园里的富人才穿得起。

    从街对面的一道窗户传来微弱的火光,窗户已经差不多结霜了,但小女孩还是透过窗户看见了里面金碧辉煌的大厅。大厅里有一张桌子,桌子上铺着一张雪白的台布,台布上摆放着精致的盘子和碗,碗里盛放着一只美味的烤鹅,一家人正幸福地围在桌子边上,准备吃晚餐。

    小女孩摸了摸正在咕咕叫的肚子,她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饭了。她饿得出现了幻觉,她居然看见了那只盘子里的烤鹅背着刀叉慢慢向自己走来,但走到一半却消失了。

    她鼓足勇气,哆哆嗦嗦地从兜里抽出一根火柴——在墙上擦燃了,然后她用颤抖的双手笼在渺小的火焰上,感受着对她来说无比珍贵的温暖。她还想用这根火柴温暖她那已经被冻得麻木的双脚,但是还没来得及这么做,火柴就灭了,她手里只剩下一根烧剩的火柴梗。

    她又抽出了一根火柴,此时她太需要温暖了,已经不管是不是会遭到爸爸的责骂了。

    哪怕是一点点火星也好啊!让她可以面对彻骨的寒冷有一点点依靠。

    哧——又一根火柴被擦着了,她看着手中的火光,流下了滚烫的泪水,泪水从她大大的眼睛里涌出,流过脏兮兮的小红脸蛋儿,落在冰冷的雪地上。她已经哭不出声音了,在家里她常常受到爸爸的大骂,她早已经哭累了。

    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感受火柴的温暖,火柴又灭了。

    此时小女孩快被冻僵了,她哆哆嗦嗦地又抽出一支火柴,艰难地把火柴擦燃了。

    这一次,她居然在火光中看见了自己已经去世的奶奶,奶奶慈祥的笑容在火里熠熠发光,她多想让奶奶把她带走,带到那个没有寒冷,没有饥饿的天国。

    她抬头看看天空,云很少,从云的间隙传来一道光,一颗星星悄然落下了。

    “有一个人就要死了吗?”奶奶曾告诉她,天上每划过一颗流星,就代表有一个人就要死了。

    她手中的火柴此时灭了,黑漆漆的火柴梗已经延伸到两根手指之间,她甚至没感觉到火柴灼烧自己的手。

    她心灰意冷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永恒,等待着走向那个遥远的温暖的天国世界。

    小女孩没有注意到,与此同时,一颗星星在刚才那颗星星落下的地方升起了。

    

    卖火柴的小女孩

    说不清是不是幻觉,小女孩曾艰难地睁开双眼,她想在她离开的最后那一刻最后一次好好看看这个世界,用无力的目光与这个世界说告别。朦朦胧胧之中,她仿佛看见了一个小男孩走向了自己。她想好好看看他的脸,但没能成功,小男孩走到自己身旁时,自己已经昏了过去,失去了意识。

    卖火柴的小女孩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睡在一张小床上,小床的底部的碳火缓缓地燃烧着,发出催眠的火光,像壁炉一样带给自己阵阵温暖。小女孩身上还盖着一层温暖的棉被,棉被柔软得像天上的白云,让小女孩有身处天国的错觉。

    “这就是天国的样子吗?”

    她慢慢地转动着她水灵灵的眼珠子,环视着她所处的这个世界,她发现她正睡在一个小房间里,这个小房间的墙壁是石头和平整的的土壤,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树根盘桓在墙壁上。两侧的墙壁边上摆放着两排书架,书架上摆放着整整齐齐的书籍,那些书籍像琳琅满目的珠宝,散发出独一无二的书香。房间中央有一个火盆,火盆里的炭火正燃烧着,火盆上方的铁架上架着一壶热茶。房间的顶部挂着一盏小灯,小灯里一支小蜡烛无声地燃烧着,像一根小小的火柴,那火光让小女孩想起了她的奶奶。

    小女孩还注意到,正对着这张床的木门半开着,透过半开着的门,小女孩看见了一条小路,小路蜿蜿蜒蜒地通向一个巨大的广场,后来小女孩才知道,那不是广场,而是一个冰封的湖面,小路两旁的白色积雪白的有些刺目。门外原本凌冽的寒风差不多已经停止,无力的微风吹拂着正在缓缓飘落的白雪,让白雪在空着跳着优美的舞蹈。

    门口有一张桌子,桌子前坐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背对着她,正在用一只羽毛笔在桌子上写着什么。

    小男孩穿着灰色的棉袄,乌黑的头发有些长,胡乱而不失秩序地缠在头顶上,头发的末端自然卷,在烛光的照射下看起来像金色的波浪。

    小女孩正想喊他,问他为什么自己会在这儿,但没来得及开口,一位长着尊贵面容的女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小女孩想先弄清状况再和他打招呼。

    小女孩看到,那女人穿着华丽的裙子,双手戴着珍贵的鹿皮手套,头戴着黄金和珠宝做的皇冠,尽显着她尊贵的身份。她的肌肤像白雪一样白,头发和眼睛一样乌黑,无暇的脸上时刻挂着一抹动人的微笑。

延伸阅读: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你我与其互相伤害,不如谈场恋爱

    我望着电脑屏幕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2点半了。宿舍窗外也早已经是一片漆黑了,此时陪伴着我的,除了远处坟墓的点点鬼火,再无他人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自己的焦虑症质问道:“你看,你根本无法消灭我。当然,我也似乎无法战胜你。你说吧,咱们的这场死磕到底,究竟到什么时候?”说完,我气急败坏地关上了电脑,因为第二天一早,我的导师约了我要讨论一下,我接下来的研究方向。 可是,即便如此,我几乎仍是数着绵羊...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