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她的秘密【通缉令09】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他与她的秘密【通缉令09】

时间:2017-10-19 13:38:30 作者:愚目混猪

    失忆

    这是我第一次站在弟弟的墓前,望着墓碑上,那与我长相,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的黑白照,我竟然没有一丝悲伤。

    因为,“弟弟”这个词对此时的“我”来说只是个名词。

    四个月前,在弟弟被大火烧死的那个晚上,我恰好出了车祸,当我醒来,我忘记了很多事,比如,我曾经有个龙风胎弟弟,比如,爸妈给我们留下的巨大家业,比如,我快结婚了……

    我身边这位帮我撑伞的人,我记得,但就是不记得我们早已定了婚期。

    弟弟的死,警方初判是意外身亡,煤气泄露导致失火,在烧焦的面目全飞的尸体旁,发现有个疑是打火机成分的胶状物体,警方唯一确定的是,男,二十三岁。

    在我醒来后,我身边的他,抱着我,心疼的说,以后只剩下我们相依为命了。我空白的大脑怎么都跟不上他悲伤的情绪,我只能木讷的任由他抱着,没有悲没有喜。

    他,长相清秀,气质温文尔雅,绅士有度,那副黑框眼镜恰如其分的衬托的他文质彬彬,这样的男子没有女子不爱的。

    噩梦

    可我总是隐隐觉得我们之间,似乎没有像他说的那样爱的感天动地。因为这点在一个夜里得到了证明。

    他以照顾我为由,让我和他一起搬进我们的新婚房。那是位于兰岭山的聚居区的别墅小区房。

    他所做的所有决定,对于一个记忆有残缺我,只能被动的选择接受。

    那天夜里,我梦见自己在一片火海中,无情的火苗舔舐着我每寸肌肤,我隔着火海,看见弟弟在向我招手,他说:“姐姐,我好寂寞,你来陪我好吗?”声音幽怨而凄冷。

    我从梦中惊醒,黑暗充斥着房间每一寸空间,幽暗的空气中,似乎随时都会有一双带满怨气的眼睛睁开,凝视着我。

    我仓惶的连滚带爬的摸黑找到房门,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一道微弱的光束朝我照来,像被死神扼住的生命突然重获新生。

    受到惊吓的人,一般下意识,是想找个安全的地方,或是找个可以给他安全感的人,女人一般会选择找个可以给她安全感的人。

    我看见书房亮着昏黄的夜灯,他一般睡的都比较晚。

    我带着无限的期许和沉淀淀的委屈,迫切的想投入他的怀抱,希望他能给我一丝微薄的安慰。因为我真的很怕,那梦境太过于真实。

    我推门进去,他背对着我,我带着哭腔轻声的叫了声:“子君。”

    他并未理我,我正准备走向前,突然,他开口了,声音带着哭诉,平时的儒雅荡然无存,甚至有丝丝绝望,他说:“小雅,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的,我不是故意的。”

    小雅?她是谁?

    映入我脑识中的这个问题迅速的覆盖了我惊吓之后想寻求安慰的念头。

    只见他痛苦的抱着头,蹲了下去,口中念念有词,“这都是你逼我的,是你逼的!”

    他又豁然起身,握紧拳头,全身在瑟瑟发抖。他吼道:“你为什么要毁了我?”

    他猛然转身,脸部五观开始扭曲,有悲愤,痛苦,恐惧,甚至是悔恨,他的双手突然伸向我,做出掐扼状。

    我双手捂着唇,全身颤栗,一步一步退到墙壁,我努力想说话,但是发不任何声响,此刻,感觉自己为鱼肉,他为刀俎,看着他与我之间的距离越缩越短,我晕厥过去。

    第二天等我醒来,餐桌上早已摆满了各种早餐,他温柔的叫我起床,温柔的凝视着我的一举一动,连自责都是和颜悦色的温柔,自责道:“都怪我昨晚忙工作,没照顾你,害你昨晚又犯病了,于是打电话把罗医生叫过来,幸好没什么大事,他说应该是做噩梦受了惊吓,开了一些药走了。”他指着床头柜台上那几盒摆放有点杂乱的药。

    我望着那温柔的一丝不苟的他,真让人很难能与昨晚那个暴戾的他联想到一起,此刻在他身上找不到微毫戾气,“凶”这个字用在他身上,简直就是个笑话。一个像坠入人间的天使,一个像能摧毁一切的恶魔。

    我望着那张真诚不带丝毫瑕疵的脸,半信半疑,于是偷偷给罗医生打了个电话。

    罗医生说:“倩云小姐,昨晚你只是受了惊吓,不用担心,按时吃药,好好休息便没事了。”

    我说:“罗医生,你昨天几点来帮我诊治的?”

    罗医生:“晚上十一点左右,我出小区门口的时候看了眼岗亭的钟表,是23点36分。”

    我不觉头脑一片混乱,我睡觉前看过时间是22点45分,难道昨晚真的是我做的一场噩梦?

    我在迷惑中找寻不到答案,只不过,从那以后,“小”和“雅”这两个字,我一听到,便如鲠在喉。

    坟墓

    人一旦开始怀疑,就会变得神经质,变得不可理喻,变得否定一切表象,就会活在疑虑中自我折磨,猜疑,痛苦。

    但我相信,有怀疑就有真理,真理是怀疑的影子。

    自从那场噩梦之后,我每天疑神疑鬼,这幢灰白色调的婚房,一到夜晚,给我的感觉就像一座诡异的坟墓。于是我每天开着灯睡觉。

    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我想逃离这座压抑的墓地。

    我选择一条繁华地段像个游魂一样茫目行走。只听见身旁有个声音响起: “天一命,地一命,命里犯游魂,最怕鬼缠身,人家梦山水,你总梦鬼魂,解梦,解梦,不准不要钱。”

    我寻声转身,朝他走去,“先生,梦见死人何解?”

    “姑娘,梦见死人,此乃大凶,你命犯小人,暗里欺,千方弄,真真假假难分辩,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过要化解也不是什么难事。”

    “先生,如何解?”我像个溺水的人,似抓住了最后一根细微的水草般,在努力求生。

    他笑了笑:“我这有一尊开光的观音像,能保姑娘远离一切厄运与小人,只要29999。”

    人有时候总是会病急乱投医。

    我将那尊观音摆在大厅供奉起来,子君蹙着眉,一脸的不满,他说:“真没想到,你一个读了十九年书的高才生,竟然会相信一个江湖术士的鬼话。”

延伸阅读:

三角恋怎么办 其实还有一种叫做悲催的三角备胎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女人身上最适合种草莓的5个部位 别样的快感享受绝对不容错过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你我与其互相伤害,不如谈场恋爱

    我望着电脑屏幕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2点半了。宿舍窗外也早已经是一片漆黑了,此时陪伴着我的,除了远处坟墓的点点鬼火,再无他人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自己的焦虑症质问道:“你看,你根本无法消灭我。当然,我也似乎无法战胜你。你说吧,咱们的这场死磕到底,究竟到什么时候?”说完,我气急败坏地关上了电脑,因为第二天一早,我的导师约了我要讨论一下,我接下来的研究方向。 可是,即便如此,我几乎仍是数着绵羊...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