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爱?别傻了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原创 >

做爱?别傻了

时间:2017-10-19 13:36:35 作者:菜七

    色戒

    文/菜七

    顾青俯身凝视我,两颗燃着幽光的眸子像即将坠亡的行星。他以固有的短促语气说:你会幸福的,加油。他仿佛在说,瞧,我多真诚。

    每当我们不着寸缕前,或他从我赤裸的身体抽离后,顾青总要以他独有的语气来这么一句,仿佛这是句灵验的咒语。

    如此说完,便成全了一个圆满的心安理得的仪式。先前被他剥落一地的衣物、擦拭体液散落床头湿漉漉的纸巾,还有浪潮退去后我变凉的躯体,全都一片虚无,安心地消融在房间的空气里头。

    几秒,有时是十几秒后,房间里便垂死般寂静了。顾青像紧贴在他胸口的那一粒黑痣般,也安稳地贴靠在床头抽烟。

    那是一种莫名其妙的体验,他赤裸的、我裹在被子里的身体,成了两根挣扎着粘上锅壁瘫软的面条,也像无法飞返地球的人造卫星,在枯寂又黑黝的宇宙行将就木。

    “你说,在太空里,太阳是一直能看见的吧?”我奇怪于这番感受,就问他。

    顾青的手指犹如夹着火炭的枯瘦铁钳,小心翼翼地夹着烟,在香烟缭绕的雾霭中他一动不动。

    烟味弥漫,让我有种想呕吐的感觉,于是,我也欠身点上一支,半躺着抽。

    人有时就是这样,别人做什么事让自己讨厌时,自己也去做相同的行为,似乎就好受了些。

    我抽着烟,呕吐感伴随烟雾一样散去。

    “你就是太阳啊,清晨山后,攸然冒头的太阳。”

    他的语气依旧短促而轻飘,像已见底的香水瓶,用力按压,发出短促的一声“噗”,微响过后,却没有香水雾体喷出。

    见我不搭话,一副浮想联翩的样子。他探出左手伸进被子,然后,倒扣的碗一样覆在我丰硕的乳房上,我扭了扭身体,乳房在他掌心荡漾几下,没挣脱紧箍的手。

    “下个月29岁吧。挺好,没松垂。”

    “难得。还能记一辈子?”

    “会记住的。又离了?”

    “嗯,离了。”

    “第二次了。为什么?”

    “他出轨了,爱上一个他的学生。女孩青春活泼。我也忘不掉你。”

    “忘不掉。”

    “其实早该忘的。估计忘不掉的,还是自己那段少女般的青葱岁月。”

    “可怜。”

    “可怜我么?”

    “不,你们都可怜。这么好的女人,他不要。”

    顾青偏头瞄我,眼里流淌出欲望。铁钳的手指在我乳房上揉面似的收缩,我皱着眉,用力撬开了他的手。

    “不离?不离老娘和你上床做爱?”

    “做爱?”顾青带着一丝疑惑,干巴巴地重复。

    “放心,你会幸福的。”他接着说。

    说完,他咧嘴嘿嘿一笑,伸手绕过我的头,端起床头柜上黑色的马克杯,将烟蒂浸熄在半杯凉透的咖啡里。

    随后他偎着我斜倚在床头,手指一根根地捋着我耷拉在胸前紊乱的黑发,就如拨开一粒一粒盖在鞋面的细沙。

    他说:“还是齐刘海,黑顺的直发。”

    我再次注意到他的手指,变得黑瘦的指头。想起几年前所见,却是十根白皙饱满的指头。

    那年我刚毕业,家人托关系安排了工作,也安排了与顾青的见面。那是一家银行。

    顾青那时37岁,是这座直辖市大型国有银行分管信贷的副行长。

    我带着22岁晨露一般的眼神看见他,他坐在巨大的仿佛城堡的办公桌后,只扫了我一眼,努努嘴示意我坐,就把我晾在一旁,白嫩的手指捏着几页纸,埋头不语。

    他自顾地埋首工作,一头浓密微卷的黑发对着我散乱探寻的目光,仿佛房间里只有他自己。

    幸亏他没说话,原先在心里排演的说辞早没影了,我脑瓜里一片空白,比他办公室的玻璃还干净。

    我踌躇着坐在他对面的三人沙发边沿,吞咽般一小段一小段艰难地呼吸了好几次,但没有用,心脏像初吻时一样捶打着胸腔。我慢慢挪下肩膀上的皮包,移到身边再搁到腿上,咬牙固定好脸颊的肌肉,手躲在包后使劲掐了掐大腿内侧,疼痛的闪电在脑袋撕扯,眼神才重新聚焦。

    认真的男人,哪怕是中年男人,看起来也挺有魅力。虽然,我喜欢的是金秀贤那种样貌的男人。

延伸阅读: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最强肉麻情话大全 学会它你将轻松拿下心中的Ta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你我与其互相伤害,不如谈场恋爱

    我望着电脑屏幕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凌晨2点半了。宿舍窗外也早已经是一片漆黑了,此时陪伴着我的,除了远处坟墓的点点鬼火,再无他人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自己的焦虑症质问道:“你看,你根本无法消灭我。当然,我也似乎无法战胜你。你说吧,咱们的这场死磕到底,究竟到什么时候?”说完,我气急败坏地关上了电脑,因为第二天一早,我的导师约了我要讨论一下,我接下来的研究方向。 可是,即便如此,我几乎仍是数着绵羊...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