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旭华 :舞蹈的世界里,妈妈最懂我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女友 >

武旭华 :舞蹈的世界里,妈妈最懂我

时间:2016-06-24 08:11:56 《女友·校园》 作者:母亲:史红菊 女儿:武旭华
    母亲:史红菊 女儿:武旭华

    女儿是北京第二实验小学舞蹈老师,妈妈之前经营舞蹈培训机构。

    女儿武旭华说,妈妈史红菊儿时的梦想,就是学习舞蹈。“可是当时家庭拮据,我姥姥没送她去学,她后来就自己考上了舞蹈学校的附中。”专业学了七八年的舞蹈后,史红菊想进艺术团,无奈结婚后需要照顾家庭,她就进入培训机构,开启了舞蹈老师的教学生涯。在培训机构转悠了一段时间,自觉积累了不少经验的她独立门户,开始自己经营一家舞蹈培训机构。

    “妈妈就是我的舞蹈启蒙老师。”武旭华第一次接触舞蹈,是妈妈教的,不过培训机构的学生都是初高中生,为了让女儿接受更正规的培训,五岁的武旭华被妈妈送到了少年宫。少年宫离妈妈的培训教室很近,有次下课后,她来找妈妈一起回家,推开门,正好看见看妈妈教学生们跳汉唐舞。“妈妈最拿手的就是民族舞,当时给我的震撼很大。一颦一笑都特别美,挺激励我的,我就想,我一定要比妈妈跳得更好。”

    上小学后,为了能让武旭华专注于学习,去少年宫的频率就从每天变成了周末。“平常在家,妈妈也不会给我开小灶。”母女俩在家除了一起练练瑜伽、听听音乐外,基本很少交流与舞蹈相关的东西。“妈妈如果陪我练基本功,她也会怕我疼,下不去手。所以自己如果是舞蹈老师,一般都不会自己去教孩子。你想,自己的孩子疼哭了,你还舍得给她压么?”

    学习舞蹈的过程非常艰苦,高考前两年的集中训练,让以舞为乐的武旭华差点放弃。高二基本上不上文化课了,她每天住在培训班,天天反复练习压腿、压胯等基本功。“艺考那段时间,为了拉韧带,晚上睡觉前把一条腿绷直拉到头前,睡一晚上”,在她看来,这都不算什么,最让她煎熬的是同学之间互相压胯,“跟我配对的同学比较胖,所以她踩在我大腿上的时候就会很疼。”训练场面基本上就是同学在上面哭,因为不忍心下脚;她在下面哭,因为真的很疼。“还有挨着墙压横叉,最后自己都僵硬了腿拉不回来,还得同学帮忙拽一下。那段时间去厕所都蹲不下去,因为太疼了。”同样经历过这些痛苦的妈妈最懂她,在她累到想要放弃的时候,妈妈就展现出了前辈的智慧:“一旦选择了舞蹈,辛苦是难免的,如果你想要放弃,就想想以前是怎么走过来的。就会觉得,现在放弃太可惜了。”

    妈妈牌鸡汤,总是最有效的。上大二时,武旭华参加了北京大学生艺术节大赛。“因为之前参赛或者表演仅代表个人,而那次代表着学校,就想要表现得更好一些”,可是事前她并不知道上一个节目是什么,结果一上台,看着撕碎一地的报纸屑,她心就慌了,因为她跳的是《唐古拉风》(藏族舞蹈),一地的碎报纸显然不符合氛围。“上场没踩好拍子,对我影响还是挺大的。本来能拿一等奖,后来拿了个二等奖。”跳完之后她就委屈地给妈妈打电话。“比赛中这种情况很常见,不要在乎这一个小得失。”听了妈妈这句话,她又找回了跳舞的快乐——“让人快乐的是跳舞的过程,而不是结果”。

    妈妈不仅是武旭华的指路明灯,更是她的江湖秘籍。有次她在家无意识地搭腿压腿,妈妈看到了就说:“这样不对,腿应该呈外开的姿势,而不是正着。正着压腿容易压弯,会影响腿形,以后掰腿啊什么,腿也会是弯的。”培训班上大课,很多细节老师无法顾及到,但日积月累的错误,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正因为有了妈妈的专业眼光,武旭华不仅很少受伤,还学到了不少妈妈自己摸索出的经验,“比如掰后腿的时候,很多老师只会强调掰后腿的重要性。妈妈告诉我肩的位置也很重要,肩部的韧带练好了,掰后腿就会变得容易。”

    “舞蹈讲究起范儿,每个人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我的感觉跟我妈妈比较像。”不论是基本功还是艺术表现,武旭华的舞蹈都有妈妈的影子。妈妈对她最大的影响,是用一种正确的方式引导她,让她自然地踏入舞蹈的世界。“我跟妈妈学到最多的一点,就是先让孩子对舞蹈感兴趣,比如先陪她做一个小游戏,学一个有趣的舞蹈,先有互动,让她真心喜欢,而不是一上来就逼着孩子练痛苦、枯燥的基本功。”赞赏型教育,也是妈妈教给她的。“对学舞蹈的人来说,自信是非常重要的。你越说她跳得不好,她就越没有自信,越不会去表现这个动作。”她想起小时候,每次表演完下台,妈妈都会摸着她的头说:“你真棒!”

    有妈妈做榜样,舞蹈带给她的都是美好。“跳舞会让人变得乐观自信,就像我,每天都觉得整个世界很美好,很少有负面情绪。遇到困难的事,想想跳舞都能坚持,还害怕什么呢?”和身边的同学相比,武旭华是幸福的,因为舞蹈是她一生的热爱,而不是一种委曲求全的选择。很多人毕业了,并不是很想从事这一行,像她一样,坚持以舞蹈教学为主业的人很少。

    妈妈不仅将跳舞的基因遗传给了武旭华,也将舞蹈教学的智慧如数交付。“每周我都会让小朋友自己准备一个小节目,以此唤起她们学习舞蹈的主动性。”下课的时候,她班上的小朋友都是以结束动作为造型,有序地走出教室。“氛围需要一直带着。不是一说下课,挺拔的孩子一下子就懒散下来。”她甚至还设想过未来,如果自己的孩子是女孩,她一定会让她学习舞蹈,就像妈妈教她的那样,她也想做自己孩子的启蒙老师,让她见识舞蹈的世界。“我不会硬性规定她跳得有多好,也不要求她把舞蹈作为职业。我只是希望舞蹈可以伴随她一生。因为跳舞,不仅人会变美,生活也会变得美好。”

延伸阅读:

女子当街脱光示威 把胸罩脱掉裸露乳房扑向交警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