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牛入侵的那个下午

当前位置: 首页 > 阅读 > 女友 >

犀牛入侵的那个下午

时间:2016-06-03 08:08:44 《女友·家园》 作者:菇仔
    口 文 菇仔 插画 刘倩 编辑 宴子

    对于你来说,这一天的意义是,我从此消失了。而你不会有兴趣知道接下来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我被那位开车的男子劫持,来到另外一座城市。

    这杯很难喝的酒叫作“与天使接吻”,是我和你之间的休止符。

    大雨,在地下一层的咖啡馆,领位员带着我们走进最里边的座位。两只深色小沙发,一个旧的圆桌子,看上去就特别具有分手的意味。桌上面有一只台灯,你坐下后把它的扑落踩中,它灭掉了。

    一切都是那么应景。一道闪电后,雷声滚过,像一只巨大的足球,脚法不好的球员,倒钩了一个乌龙球,引来一片倒彩。灯被服务生修好了,然后上了这杯酒。它的奶油太重,它的酒味太酸,我没有用剑叉叉那个樱桃,也没有观赏奶油旋涡微妙的开合,我的心情就像酒本身一样恶劣。

    无聊地翻着一本家居杂志,等着你先开口。那上面有一间31平方米的小房子归一个独身的女画家自个儿住,她把它装修得像个爱斯基摩人的雪洞,一切纯白,没一点杂色,包括男人都是多余。

    6分53秒,你说分手。7分02秒,我说好。然后我喝完那杯酒,你吃完你的猪排饭。15分34秒,你埋单,我合上杂志,我们就这样分手了。走出咖啡馆,我不用回头也知道你已撑伞走掉。你就是这么自私,连替我拦一辆出租车的情义都没有。但是我又凭什么怨你呢?你已经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了。你说过,你喜欢分手就是一 刀两断,最好连手机号码都删得干干净净。

    天色暗黑,饶是如此我还是中了个大奖——我在地上捡到了一张钱。湿嗒嗒被雨洗得很干净的一百元就在我脚下,求救似的望着我。我捡起它,朝路边停着的那辆出租车走去。

    那并不是一位真正的出租车司机,他是一名劫匪。他先是扮成乘客杀死了本来的司机,而后一路逃亡。在他来到我们这座城市的时候,他的烟刚巧抽完了,他停车去买了包烟回来,刚准备点上一根——就在这几分钟里,我和你完成分手,我中了上帝赠给的安慰奖一百元,然后我坐进他的车里。

    我对他说:“师傅,一直朝前开吧,不必开得太快。”于是这辆车就开到了郊外,路渐渐荒凉,我说:“可以往回开了,实在不好意思,我只有一百元。”

    这个人在倒视镜里看了看我,忽然说:“我问你一个问题吧。”

    “如果我是个劫匪,现在给你一分钟,你可以打电话给任何一个人,除了父母,让他来接你,如果他同意来,我就放了你,如果不愿意来,我,就杀了你。你打给谁?”

    我停了半秒说道:“你好,我要一个巨无霸,一份麦乐鸡,一包大薯。”

    他哈哈大笑,然后他告诉我,他就是一个劫匪。车没有折返,在漆黑的夜里一路朝前疾驰,像一只孤单的萤火虫。就这样,我坐在这辆车上,和这个劫持我的人待了四天。一起吃高速路边的小餐馆,一起喝后备箱里的可口可乐,一起听各个城市的FM,甚至我还和他换班,我开车,他休息,或者他开车,我休息。他没有伤害我,我问,是不是因为我太穷,浑身上下只有一百元?他说,不是,不杀你有两点:一、你挺有意思的;二、你挺可怜的。我说,第一点和第二点颠倒一下,会让我开心点儿。第五天,他把我放在一个小城市,驱车扬长而去。我就像秃鹫扔下的一块骨头,有没有小狗把我种在地里让我长成更大的肉骨头,我不知道,但是我决定不回去了。我觉得这些天发生的一切都好似命运的暗示,不是吗?分手,捡到刚好的车费,遇劫匪,没被杀,来到陌生城市。这一系列的事件如果不能让我感应到我应该顺其自然开始新的人生,那我是不是太愚钝了?

    那位劫匪没有跟我倾诉什么,我也无法得知他犯罪的动机,但他说的一句话却让我感动:人生本来很短暂,人应该干自己想干的事。

    不管怎样,我都觉得这是一位好潇洒的人。如果刀架在脖子上,我都不会想到向你呼救,那么,我想,你已经死在我心里了。或许是我杀死了你,或许是你自己杀了自己,总之,离开心中的凶案现场,我,也应该干点我想干的事了。

延伸阅读:

网上晒自拍影响恋情或致分手 晒美照竟成爱情杀手引情侣恐慌

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众多妹纸一致认同的男神标准

胸大的烦恼 男友轻轻抚摸着他说这胸器可以杀人

泡妞技巧大应用 学会之后你会发现把妹竟如探囊取物般简单

(责任编辑:美朵)
图文推荐
每日重点推荐
  • 全世界不会与你为敌,他们真的只是没有看见你

      ■刘同:青年作家,现任光线影业副总裁,曾出版《谁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独虽败犹荣》等作品。  大三的时候,我去报社实习,一起进报社的有很多实习生。知道能去报社实习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

在线阅读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