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霓迷之瞳(上)

霓迷之瞳(上)(2)

作者:周廿九 2016-04-04 13:21 来源:谈客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李哀和专家们将她的女儿转移到了一个独立的研究室,他们夜以继日地用从那个孩子身上提取的血液做着测试。

“哎……”我刚想说话,身边的位置顷刻便空了。

我除了自言自语,也只能调侃他了,医生和护士是不会多搭理我的。

从有记忆开始,我就生活在医院里,然而我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记忆。我只知道我叫吉莲,我出生在8月20日。其实,我连作为一个生命最基本的归属感都没有。

我每周末按例参加病人们的小型聚会,只不过,是隔着厚厚的玻璃窗远远观望,我是场内的场外人。

那时候,偌大的场子就像一台电视机,我是某个常驻频道,其他病人们则是不停更换的节目。我见过太多面孔,他们的模样不一,愁苦的表情却是一致。

直到我十四岁那年,医生诊断出我的身体发生了异变。从那以后,除了医生和护士,我再也没有见过其他人的脸。

就连判神,我也只是隐隐约约看清楚他的眼睛,该用幽深来形容。

2.

我原本就是个无事可做的人,唯有空想。只是空想,我就在脑海里创造了整个世界。

判神昨夜给我带来了一本名为《魔妇》的书,然后就匆匆忙忙离开了。

这本书是个什么东西?作者佚名,简介没有,内容混乱。我好不容易才看懂它讲了个什么故事。

主人公李哀是一位女医生。李哀三十岁那年,恰逢一种不知名的疾病在上层社会蔓延,那就是后来令人闻风丧胆的G病毒。李哀受一个研究所的邀请而前去工作,丈夫叶冬被强制同行,他们刚刚出世的女儿亦未能幸免,也被迫留在研究基地。

昔日光鲜亮丽如今死状凄惨的贵族,无辜担当实验品的穷人,沉着冷静不停工作的李哀。这一切,都让叶冬感到毛骨悚然。他和女儿住在家属区,从去到那儿就只见过妻子两面,她从未提及关于实验的事情,可是这些事情是公开的秘密,大家心知肚明。

两年无成果。不断有贵族死去,不断有穷人陪葬。叶冬惶惶不安,他想跟妻子商量逃走,尽管他想到妻子不会同意,可他还有孩子做筹码。她已经敬业到了变态的地步,他不能再任由她这样做了。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和妻子见上一面,家属区突然沦陷,他和女儿不幸染病。

李哀解剖叶冬的尸体时,保持着一贯的理性,仿佛手术台上躺着的人她从来不认识。打破她机器般的工作模式的人,是她的女儿。那个还不满三岁的孩子,身上竟然没有出现丝毫病症。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霓迷之瞳(下)

  

下一篇:为何你那么努力,却看不到成绩?

  

本文标题:霓迷之瞳(上)

原文链接:http://i.she.vc/6073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