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倒影(一)

倒影(一)

作者:李艳秋 2016-03-21 12:42 来源:谈客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里面躺在一只乳白色塑料柄水果刀,刀已经她摩擦过许多遍,每当丈夫彻夜不归,她就会拿出这把刀来。

1

许爱星在梳妆镜里看趴在窗台上的牵牛花,花的茎叶齐朝向邻居家院子生长。她扑哧一笑,不大声,整个人的神经也放松下来,慵懒地撑着头,嘴角上挑依旧盯着镜里的牵牛花藤想:“长到那边去又怎么样?那边院子和我们的还不都一样!只不过是从一间牢笼,跳到另一间牢笼罢了。”

她收回目光,左手拇指指甲剔了剔食指指甲内的灰尘,出神呆坐了一会儿。镜中有个穿着银白睡裙的少妇披散着头发,目光呆滞面无表情,模样惹得她发笑。她拉近皮凳子想要将镜中人看得更清晰些。

昏黄的灯光下手指从太阳穴轻滑至嘴角,台灯将她裸露在外的手臂,面颊,脖颈渲染成一块毫无杂质的金色怀表,拨开表盖就能听到柔和的音乐。手指在下颌处停住,松松地半握拳,小拇指在紫红唇纹上细细画了个圈,仿佛要数尽唇纹的条数。抵在梳妆台的手肘有些发胀,她轻轻地揉了揉,换了只手肘撑着。

镜中的自己无论模样还是身形她都厌恶透了,特别是那对眼睛!仿佛路面上洁白蓬松的雪花,被满是泥土的车轮碾过,只留下融化的污水和冰冷混浊的车轮印。

她摘下金丝边框眼镜世界瞬间模糊,扭头看看床上熟睡的丈夫,只有朦胧的人形光圈,肚子上的被单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窗外冷风吹进来,掀起两旁窗帘飞舞,形状如孕妇挺着个饱满的大肚子。风落到她身上,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桌上种类繁多的化妆品,高矮胖瘦的瓶瓶罐罐,现在好像模模糊糊地变成了一只只带绒毛的蜘蛛,红的,白的,黑的,浅蓝的统统向她爬来,掉在她的脚下啃咬她的脚趾,顺着她的脖颈爬上脸颊,咬下她的眉毛。她尖叫着逃开,皮凳子顺势被绊倒,发出清晰的碰撞声。

老公迷糊地扬起头朝她嚷:“大半夜的不睡觉,叫什么叫!”说完重重翻过身背光睡去。她双手握拳放在胸口,两肩微微颤抖仍然心有余悸。脚上只有一只棉拖鞋,另一只被皮凳压住,脚踩在僵硬的木地板上,大拇指红肿,一种撕心的疼痛感传遍她全身。她抱肩缓缓蹲下,雪白的裙摆被身后的冷风吹着向前翻滚,幽灵似的抚慰她。

身体像波涛中不听使唤摇曳的渔船,一个巨浪将她掀翻,她跌坐在地板上。脚和腿感觉被无数条蛀虫啃食,使不上力。她满意地抚摸自己的双腿跌跌撞撞地爬起来,扶起皮凳重新坐回梳妆台前,缓缓地拉开抽屉。

里面躺在一只乳白色塑料柄水果刀,刀已经她摩擦过许多遍,每当丈夫彻夜不归,她就会拿出这把刀来。起先是为了防身,一个女人在这黑暗空荡荡的家里,怎么能不害怕?现在它仿佛是自己的老友,什么苦都可以向它倾诉,也许到最后只有它才能让她解脱。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呢?

她轻握着刀,鹅黄的光斑在刀上移动,指尖轻轻地抚摸着寒冷的刀刃,只要在自己手腕的静脉上轻轻比划了一下,就一下,呵呵,这一切就都结束了。

青色的静脉在半透明的皮肤下泛着鹅黄的油光,如细绒线一般错综复杂。

“咳,咳咳。”

她望着丈夫模糊的身影,冷笑着将刀慢慢放入抽屉,推上它、关上灯、摸索着上床,掀开被子与丈夫同眠。

“我才不会这么便宜他!只要他不提离婚,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了感情又怎么样?总有些东西是可以维系这段婚姻。比如这房子少说也得几百万吧;楼下车库里的车四十万买的,现在卖二手也该值个三十万吧;上次看好像他又在卡里存了几万块钱,密码是结婚纪念日;这床是结婚时新打的,楠木的,要单独卖;他那些旧衣服,鞋子卖是买不了,捐给山区也算是我积德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为什么很多人不愿意参加招聘会

  

下一篇:没有了钻石的王老五

  

本文标题:倒影(一)

原文链接:http://i.she.vc/54684.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