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为同一个男人自杀了两次的丽出嫁了

为同一个男人自杀了两次的丽出嫁了

作者:白条鱼 2016-03-17 14:39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那是只黑色的手工布鞋,孤零零的在泥泞的雨中。我轻轻地捡起,上面有暗红色的一点,那是丽手上的血滴落的。

喜事来得有点突兀。

放学回家时,妈和我说:“下午不上课,去外墙们丽家帮忙包糖吗,丽要出嫁了。”

“是丽还是莹啊。”我以为妈弄错了,莹是丽的堂妹,轰轰烈烈谈着恋爱。

“是丽,”妈叹了口气,“这样也好,出嫁了,就安耽了。”

丽是外墙门陈家老三的二女儿,外墙们陈家四兄弟地大户人家,每家都有三四个小孩,堂兄弟姐妹有十来个,这让我们这些单户人家非常羡慕。

他们家有什么喜庆的事情也是墙门里的大事,一般老早就在轰轰烈烈准备着,光自己家人就足够了,我们外人是插不上手的,虽然我们很想去,妈也不让我们去。

包糖是在丽家的堂屋里,这本来是件很喜庆和甜蜜的事,准新娘总会很客气,要我们随便吃糖。一般我们不会去拿的,偶尔看见有糖纸剥落的,或者只有半颗的糖,那就毫不客气地放到嘴里,糖纸就放在兜里了。

我攒了好多糖纸,平整地夹在我的一本书里,如果我高兴的话,我会用来做剪纸的。

有几个女孩已经在了,没见丽。莹把糖倒在桌上,自己做最后一道工序——封口。我们好象都见过新郎,可谁也说不出他长什么样。玲玲姐说个儿高高的,英说黑黑的。

墙门里是没隐私的,那一家的媳妇女婿不得过姐妹淘的关?英大声说:“莹,你别忙啊,说说新郎官长什么样,有照片拿出来嘛,要不我们不包了。”莹幽幽地说:“我也只见过一次,实在说不出来,也没照片,在丽那儿呢。”

气氛似乎有点压抑,大家都沉默不语,连最爱说笑的英,都不吭声了。我们只是快快地包着糖,那些半颗的,糖纸剥落的也包进去,似乎想早点完工。

丽是二女儿,她的姐姐红去了农村,她就进了她爸爸所在的纺织厂,国营单位。她面色苍白,深色的眸子很严肃,亚麻色的头发,有时编成粗粗的辫子,有时就披散在脑后。现在看来应该很时尚的,那时候老被人叫黄头毛了。

她很少做家务,也不大和我们玩,光是拿着一本书,躺在她奶奶留下的椅子上,一看就半天。她以前和红一起住阁楼,现在她一个人了,我常常看见她在老虎窗口梳头。

窗很小,只能看见长长的亚麻色的头发在风中飘呀飘,金色的瀑布般闪亮。

她把头发用手帕松松地挽在肩后,捧着书,轻轻地念着。她读的是俄文,可我还是听出她读的是好听的诗,那旋律很美。她看见我一直呆呆地望着她,脸红了一下,笑着说:“我给你翻译一下,你不会说出去吧?”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好姑娘伴你闯四方

  

下一篇:读康萨利克的《出售死亡》

  

本文标题:为同一个男人自杀了两次的丽出嫁了

原文链接:http://i.she.vc/52823.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