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无哥不欢

无哥不欢

作者:左左微 2016-03-16 16:36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我爸蹲在墙角,抽了很多包烟,板着脸不说话。后来我爸还是同意了。

安徽北边的一个小山村,那村子有个引人入胜的名字,叫酒流村,那大队的名字却起得非常随意,叫路西队,因为这个大队是在公路的西边。一个冬日,天寒寒,雪茫茫,一户人家忙前忙后。

伴随着一声啼哭,一个两岁大的男孩突然指着那妇人怀中的东西,惊叫起来:“大花猫,哪里来的大花猫,怕怕。”屋子里刚辛苦生产完的人笑了。她对那个小男孩说,这不是什么大花猫,这是你妹妹,两岁大。

那个小男孩是磊哥,我就是他口中的大花猫,我是他的妹妹,兼职跟屁虫,我叫小伟。

我已经不记得很小时候的事情了,所以只能从我记事起说起。

自从有了我,每次当爸妈让磊哥做事情的时候,磊哥总是会把我推出去,说小伟是个女孩子,做家务要从小时候抓起,这样长大以后才有机会嫁个不嫌弃她的好人家。

我不懂磊哥在说什么,只是对于他这种什么事情都甩手不干,只想让别人做事的行为非常鄙视。庆幸的是,爸妈不会纵容他的这种恶劣行径,不过我想他们应该也为我的以后着想,让我跟着哥哥一起干家务。

我哥从来都不会老老实实做一件事,于是总是在事情做到一半的时候,就跑去村子里找其他孩子玩耍了。我央求磊哥带着我,磊哥却说,我是女孩子,不懂他们男孩子的世界。

胳膊拧不过大腿,我没有足够强的能力跟磊哥对抗,于是只能做一个失败者,在家里默默地看电视。到了饭点,我便会在家门口,朝村子东头(因为我家住在村里最西边)扯着嗓子喊,“大哥,回来吃饭。”

一声无回应,我继续喊,“大哥,回来吃饭。”还是无回应,再继续喊,“大哥,回来吃饭。”我妈说我应该加上名字,只说一个大哥,谁知道那是谁。我说不会的,我哥怎么会听不出我的声音。

果不其然,没多久,磊哥回来了,用脏兮兮的手接过筷子,开始大吃起来。我不觉得累哥这样子不卫生,相反我觉得磊哥太有男孩子的痞性了。

有一次,磊哥带着我在家里玩,他故意让我把家里的一袋面粉倒在地上,说电视里神仙每次出来的烟雾就是这个做的。结果我照做了,还在铺满面粉的地上来回踩着。这时候,我爸妈回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我爸直接折了一根旁边树上的柳枝,往我身上抽过来,我中了一招,好疼,细细的柳枝,抽在身上,真是格外有感觉。我爸让我跪下,我跪在地上哭着鼻子说,“是磊哥让我干的,不要打我。”

接着一记柳枝抽在了磊哥的身上,磊哥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是小伟自己要玩的,我帮他搬了面粉出来而已。”你一言我一语,我们无力的辩解都在爸爸柳枝的抽打中败下阵来。

我心里恨恨地想着,磊哥,你不是人,这么对待自己妹妹,良心哪里去了。

好了伤疤忘了疼,更不会去管伤疤是怎么来的。我一如既往地每次都央求磊哥带我出去玩,在磊哥的拒绝中,我踩着一次次的饭点,扯着嗓子朝村子东头,喊着,“大哥回来吃饭。”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嘿,我攒够了521张火车票

  

下一篇:

  

本文标题:无哥不欢

原文链接:http://i.she.vc/52245.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