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棺材之战

棺材之战

作者:行之 2016-03-12 14:00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他睁开眼看到了窗外清晨的第一缕霞光,接着第二眼就看见了眼里带着血丝,但是依旧像是桃花般朝着他微微一笑的女医生。

1

江大同出生于1963年,出生没过了几年就遭遇了“文化大革命”,到了他开始真正懂事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已经基本结束了,中国开始迎来了改革开放。

他整个纯真的童年几乎都葬送在了那十年诡异且荒诞的历史里,之后他仍能想起很多片段来。当时城里的一个有名的老中医不幸被挖出几代背景,扣上资本主义的帽子被批斗,日日被拉到街上游行,最后受不住煎熬跳湖自尽。

幼小的江大同见证了老中医的辞世,从那时起,开始了对于死亡的直视。那时候的他并不懂何为自杀,他只是以为老中医要去湖里游个泳,直到后来他终于知道,老中医并不像他一样对游泳感兴趣,而是去了另外一个难以推测有无的世界。

在老中医自杀前,他的妻子、女儿都被下放在江大同的村里,他们的村里人也并不太为难她们。直至一次在批斗会上,邻村的一个运动积极分子,将老中医三十岁左右的女儿按在地上,用脚拼命踢踩她的脑袋,将她的头在青石板上磕得砰砰直响。

那次江大同正好路过,听得心中一阵痉挛。当时他的父亲江鑫拉着他的手,走了过去,对那个打人的中年人说:“打她脑子不顶事,打傻了更加糊涂,还是踢她屁股比较好,让她长记性。”

那中年人一脸杀气,看着老实巴交的江鑫,顺手给了他一巴掌,举着拳头吼道:“誓做中央‘文革’的铁拳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对付资本主义我有的是办法,要你来啰嗦!滚!”唾沫星子喷了江鑫一脸。

江鑫挨了一巴掌,右手一紧,捏得江大同“嗷”的一声叫。江鑫横目瞪了瞪发疯了一般的中年人,终于摇摇头,拉着江大同的手慢慢走开,“当年鬼子打我们,那是别人欺负我们,如今自己人都这样打自己人,跟鬼子,有什么区别?”江鑫轻声喃喃道。

江大同捏着江鑫的手,回头看了看老中医的女儿,看见她的脸都被血染红,混着地上的土,显得有些脏。那女人的眼睛也看着江大同,脸上带着一丝凄苦的笑,在一层血迹里并不明朗,她的牙关紧咬,从始至终不肯叫唤出来一声。

江大同不停地回头望向她,企图将他几丝无力的惦念传达给她,但终是被纷扰的人群碾碎,消散在了千姿市井的况味里。

那天傍晚的时候,江大同就听说那白天被打的老中医的女儿死了,大家都说她是给那个运动积极分子硬生生踩死的,血磕了一地,到死都闷不吭声。江鑫得知消息,长叹一声,牵着江大同的手,走到街上,想去看看那个女人。

他想着要是没人给那女人收尸,他便替那女人收尸,免她孤魂不安。江鑫敬重医生,当年抗战的时候,一次受伤后他就是被一个医生救活的,所以他在骨子里对医生有着特殊的敬意。

江鑫拉着江大同的手,来到街上,看到老中医像是一截老树根一般立在他女儿的身边,脸上没有泪,灰白的长胡须像是九月的茅草,莽莽苍苍,连鸟儿都可以筑巢。

江鑫拉着江大同的手一直在一边站着,一语不发,直到最后,众人都散去,唯独剩下他们这对父子。黄昏时分,老中医终于抬起头,用浑浊的眼睛朝江鑫父子望了一眼,说了一句:“她是咬舌死的。”

江鑫点了点头,江大同也学着点了点头。老中医抱着女儿的尸体慢慢走开,一条破了几个洞的灰色长棉袍越走越远。风有些急,把他棉袍里的棉花从洞里刮出来一两片,在风里打了几个转,像是云朵一般飘过江大同的面前。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这个世界属于不现实的人

  

下一篇:狐说

  

本文标题:棺材之战

原文链接:http://i.she.vc/50936.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