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雕花

雕花

作者:蒲末释 2016-03-12 05:33 来源:每天读点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一进去就闻到一阵浓烈的血腥味,这与他以前闻到的任何血腥味不同,带着刺鼻的锈气。

凌晨五点,赵严接到电话,那头用低沉而急切的声音说着:你们班有学生跳楼了。

女朋友的手还挽在他腰间,抚摸着他的小腹,半醒半睡地说着:“再睡一会嘛。”

“睡你妈!”赵严轻吼着。他还没缓过神来,以前他也有做过学生拿着板砖往他头上砸的梦境,只是砖头还没砸过来,他就醒了。

可这次,他握着手机的手还在不停地颤抖,一下子便清醒了过来:不是梦!

这是赵严当班主任带的第二届学生,青城中学一向鱼目混珠,可即使学校最恶劣的学生,在赵严的班级里也是被调教得服服帖帖的,他习惯实行冷暴力:全班性的冷落。座位在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吩咐所有科老师不收作业,班级性的所有活动都被除名,直到学生自己主动到办公室低头认错。

以笔试第一名进校的赵严,带的第一届学生,升学率就打破了十年前的记录,教导主任每次见到他都喜笑颜开。

赵严一路上都在想是哪个学生跳的楼,难不成是最近被他划到隔离领域的江痕,那个学生在昨天还与前座的同学打了一架,他当时赶到教室时,江痕正要拿板凳,赵严吼了一声:“你难不成是真的想坐牢!”

江痕愣在那里,瞬间没了气势,缓缓放下板凳,抬头望向赵严,眼里满是怒气,赵严远远地却似乎看到了江痕的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他瞥了他一眼,没多说一句,转身走了。

他现在觉得那句“你难不成是真的想坐牢?”是一句极侮辱的话,若是别人骂在他身上,他肯定会上前抡那人一拳。可谁又在说话时会去计较后果呢,除了后悔,他心里一遍遍念叨着:千万不要是江痕。

初春的清晨,雾气缭绕,赵严出门只套了一件外套,连昨晚与女朋友缠绵时褪去的秋裤都没来得及穿,他小跑着,喘着气,却从脚趾头到发根都感到一阵寒意,手臂连同整个胳膊都无法平息地颤栗着。

2号教学楼楼下停着一辆警车,远远地看到教导主任顶着他那稀疏的头发在楼梯口来回踱步着,看到赵严,越过隔离带,碎着步子朝他跑来,两条眉毛都要拧在一起了,教导主任喘着气说:“小赵,你赶紧去辨认一下是你们班哪个学生!”赵严急切地问着:“你确定是我班的学生?您没有弄错吧。”

“监控我都调过了,那孩子就是你们班的。”教导主任说完就拽着赵严的胳膊往里走。赵严一下子失了神,朝与教导主任相反的方向跨了两步,又被教导主任给拉了回去。两个人急切地想要说些什么,却同时叹了一口气。

2号教学楼是环绕建筑,中间空着三十平米的场子,像是古罗马竞技场,每到下课时间,走廊上便趴满了人,围着一圈又一圈。

一进去就闻到一阵浓烈的血腥味,这与他以前闻到的任何血腥味不同,带着刺鼻的锈气。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正在记录着什么,赵严走近,看到一个学生躺在血泊中,五官几乎挤在了一起,赵严感到胃里一阵翻腾,身后的教导主任将手搭在他后背上,他不得不将涌出来的胃液一口咽了下去。

那个孩子不是江痕,通过衣着,赵严辨认出是韩东,那个他眼里最优秀的学生。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如果能在一起

  

下一篇:你想从一杯咖啡里喝到什么

  

本文标题:雕花

原文链接:http://i.she.vc/5091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