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天鹅飞过孔雀河

天鹅飞过孔雀河

作者:咕叽小五 2016-03-11 01:00 来源:原创故事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宁静的夜里,许巍的声音低低唱:如今我对自己故乡,像来往匆匆的过客。

宁静的夜里,许巍的声音低低唱:如今我对自己故乡,像来往匆匆的过客。

1.它的名字是眺望

晚上七八点的时候,姥姥总是要提着小布袋,去金三角走一圈,有时我会同她一起去转转,听她用带着浓重四川口音的普通话跟我说:现在的羊肉越来越贵,都65了啊!

姥姥说的是公斤。我在新疆长大,算公斤早就成了习惯,乃至于就算已经在外省生活多年,听到斤的说法还是会略微皱眉,一定要换算成公斤之后才能反应过来。

但更多的时候姥姥会一个人出去,窗边落日余晖斜斜地照进来,能看到空中漂浮的细小尘埃,上大学后,少数的归家日子,我都会站在窗边,看姥姥瘦小的身影越来越远,然后微微叹口气:她老了,背也渐渐驼得厉害。

不知怎的,总感觉像是换了身份,少时来姥姥家玩儿,妈妈给我扎一头的辫子,蹦蹦跳跳地过来,姥姥总是会在窗边看着,提前把门打开,给我摆一双小拖鞋在门口。

姥姥向来手巧,拖鞋都是她自己做的,专门给我做的那些粉色的拖鞋,大大小小很多双,都齐齐地摆放在鞋柜里,仿佛在等我长大。那时姥姥在窗边喊我:“幺儿!”我抬头,看到她笑容满满。

新疆天长,即使是冬天,晚上七八点也是一片亮堂,夏天的时候更是夜里十点才会完全天黑。姥姥出去的时间不长,不到一小时就会回来,小布袋去的时候是空的,回来时也不会装太多东西,偶尔买东西,也都是给我买的零食。

我看着她越来越近,忍不住喊了声:“姥姥。”她在楼下听到,抬头看我对我笑:“幺儿,我回来了。”

看到她的笑容,我的心便安定下来,突然想起这座城市的名字:库尔勒,在维语里,库尔勒是眺望的意思。

眺望一词,终归和等待、向往相连,多少人在窗前,等归家的人,盼想念的人,向往着走出这里之后的时光。多少人如愿以偿,多少人心知是妄想,无从知晓。 

2.这里从来没有孔雀,只有天鹅

库尔勒市并不大,一条孔雀河贯穿全城,直到今天我仍然不知道这条河为什么要叫孔雀河,因为自小我在河边走,就没有看到过孔雀。倒是每年都会有不少天鹅。说也奇怪,以前一般是三月底才飞来,这些年似乎越来越早。

2013年过年晚,二月下旬时,走过孔雀河都能看到一大群的天鹅和野鸭,在已经开始化冰的河面兴奋地游着。

那时我也有一年没回来,便也停下来看,学其他人模样拿手机拍起照,每天定时定点有人给它们喂吃的,分明是野生的动物,此时竟被培养出了家养的习性,听到哨声,便成群结队地往喂食的地方去了。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时间典当者

  

下一篇:我曾那么“努力”地和你错过

  

本文标题:天鹅飞过孔雀河

原文链接:http://i.she.vc/50737.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