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白色幽默

白色幽默

作者:刘蓝之 2016-02-29 13:21 来源:谈客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大家都说盲人的听觉很敏锐,我想,大概是他没有听过我的大笑声,所以天真地以为,我干涩生硬的笑也是发自内心的吧。

他总是给我说各种笑话,怕我不开心,怕我的心情不像他舒展的眉头那样充满喜感。

可他的笑话总是不好笑,我总要装着呵呵,去迎合他,每一次我笑得都很无力。

但他并不知道。他是盲人,他只要能听见我的笑声就会觉得满足。他的满足在于他的笑,世人都是用自己的价值观来评价他人的,所以我想,只要我和他一样笑,他就会很幸福吧。

大家都说盲人的听觉很敏锐,我想,大概是他没有听过我的大笑声,所以天真地以为,我干涩生硬的笑也是发自内心的吧。

除了这一点,我和他在一起还是很开心的,笑并不能代表一切,虽然笑是一个人高兴的反映。可是我是一个不爱笑的女孩,遇见他,不知是我的幸运还是他的不幸。

我叫他小傻,小朋友的小,傻瓜的傻。我常笑他像小孩子一样傻乐傻乐的,他也只是痴痴地笑,眉头舒展,丝毫不在意自己能不能看到这个世界。哦,我常笑他,只是一个惯用语,说这些话时我并没有真的笑。我是一个不爱笑的女孩。

但我爱的有很多。我爱画画,小时候我喜欢在自家的墙壁上用从学校偷来的彩色粉笔画画,肆意地涂抹,随便地堆砌线条,也不知道自己画的究竟是人还是鬼,听爸爸说,那时候的我,只要有地方画画,就很开心,就会兴奋地张牙舞爪,连青色鼻涕掉到嘴里也不在意。

我爸爸很开明,与其他父母的大声斥责和殴打不同,他在学校附近的少年宫里给我报了美术班,上第一堂课的时候我五岁,充满好奇和童真的年纪,我遇到的第一个老师在全国拿过很多奖,甚至在巴黎开过个人画展,但她说她最喜欢的还是小孩子,教孩子画画是生命的呼唤,是她打心眼里高兴的事情。

那是一个美丽而又神秘的女子。我们上课的方式极为自由,自己抱着画板满地撒野都可以,那时候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把我的画板支撑在她的座位旁,等着她拿起我沾满颜料肉嘟嘟的小手手把手地教我画画,我会呵呵地笑开,不是我对小傻的那种笑,而是真心的那种会露出小虎牙的笑。

老师喜欢穿白衣服,白色的裙子,白色的衬衫,白色的裤子,走起路来飘飘带风,重要的是老师还很瘦,又留着一头长发,便有一种与隔壁卖青菜阿姨不一样的气质,后来我在小学里学会了一个词,艺术家,才明白过来,那是独属于艺术家的气质,是长期艺术的浸染,就和青菜阿姨长期顶着枯黄青菜的脸色一个道理。

十二岁那年,老师离婚了,那些家长碎碎念什么老师因为一心扑在艺术上,没有兼顾家庭,什么也不会做,男方家长不喜欢,又无儿无女,男方渐渐生厌,不想要她了。那段时间,老师心情一直很不好,十二岁的我已经足够成熟到知道这与她家里的事情有关,于是我加倍努力画画,每一笔都用力用心,希望表现出最好的自己。那时老师已经不再握着我的手作画了,但我依旧习惯坐在她的旁边,无论如何,这八年来,我是唯一一个一直坐在她旁边的学生,我为此很自豪。但老师却开始对着我的画叹息,哪怕我画的是美丽的春姑娘,是斑斓的蝴蝶与玫瑰带来冰雪消融的讯息。

于是我用颜料画了一幅我的老师,因为小小虚荣,我把它寄去了当地杂志,果不其然,刊登了,收到样刊和五十块稿费的那一刻,我并没有很欣喜,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理所当然的。我拿着五十块钱去买了一个小小的蛋糕,又把原画小心地卷起来,偷偷地摆到了老师的家门口,按了门铃。那时候的我已经懂得了学英语书上的小人送surprise。

来开门的是一个男人,长得很好看,不是那种现代意义上像都教授李敏镐的那种好看,而是戴着眼镜文文弱弱很儒雅的那种好看,那一瞬间我就心动了。但我小心地躲在楼梯口,面色绯红,心跳加快,捂住胸口,不敢出声。

“是谁啊?”老师清脆的声音。

“不知道啊,有一个蛋糕,还有一幅画。”他的声音也很好听,略带沙哑,这大概可以称之为富有磁性吧。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鹅笼记

  

下一篇:脏裙子

  

本文标题:白色幽默

原文链接:http://i.she.vc/4949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