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我的他 我的她

我的他 我的她

作者:芃芃不是太子妃 2016-02-28 22:27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做妇产科医生的她那时候特别忙,白班连着夜班,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照顾我了。

那一年,我一岁。

做妇产科医生的她那时候特别忙,白班连着夜班,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照顾我了。于是她把我放在姥姥家,只在有空的时候去看我一眼。于是,小小的我竟也学会了赌气,总在她抽空来看我的时候扭过脸儿,让她每次都很扫兴地回去。

那个时候只记得他的好,一见他就眉开眼笑,因为他每次都会给我带来好吃的好玩的东西,就算我把玩具全都弄坏,他也不恼,只是笑眯眯地看着我,最多是用他那粗糙的手掌拍拍我的小屁股。

那一年,我八岁。

他带我去天津玩,我扑向盼望了许久的大海,玩了个痛快。回去的时候累得走不动,坚持要他背,他连一句推辞的话都没说,背起我走了十几里地回到天津的亲戚家,累得坐下就站不起来,却还是看着我笑,似乎只要我开心,他再累也愿意。

回到家后,她不停地埋怨着他,同时又狠狠地批评我:“都多大了还要人背,你也不知道害臊!”我缩在屋子的角落里,心里暗暗打着小九九——连他都不说我,你凭什么说,哼!你有什么了不起!

那一年,我十岁。

“快起床,快起床!不怕迟到呀你!”她一把掀开我的被子,把我从温暖的被窝里拽了出来,硬把我推到卫生间。

简单的洗漱过后,她又把我摁到餐桌旁。“还看,还看,快吃!”被电视里精彩的节目所吸引,我停下嚼东西的嘴巴,他的筷子马上狠狠地敲到我的头上,我只好低下头,匆匆忙忙地把饭菜和着眼泪一起咽下肚。

每次考试成绩单下达的日子都是我的灾难日,每次在临出家门前拿出已有些皱皱巴巴的试卷,哀求她签字,她那本不太好看的脸色变得更加灰暗,厉声批评我:“每次都是事到临头才来找我,别找我,你爱找谁找谁!”

我将哀求的目光投向他,他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示意我跟她说些好听的。好说歹说,她总算拿起笔,勉强写下几行字,末了又沉着脸儿训我:“下次你要再这样,看我还管不管你!”

拿到试卷的我仿佛拿到特赦令,急急忙忙走出门,在掩上门的刹那还听到她的声音:“每次都要我签字,你还是不是家长!”

那一年,我十五岁。

初中的那段时光,是我生活中最灰暗的日子。学习成绩不断下降,和同学的关系总也处不好。刚开始的时候还想着跟他们诉苦,可又接受不了他们“训”,后来干脆什么都不说。

在学校遇到了不顺心的事,回家就把卧室门锁上,独自一个人对着窗户暗自落泪。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处女座

  

下一篇:AB型天秤座之一——火车火车

  

本文标题:我的他 我的她

原文链接:http://i.she.vc/49392.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