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风尚网
风尚网首页 > 首页 > 阅读 > 云之彼端,浅笑嫣然

云之彼端,浅笑嫣然

作者:海水不i比泪咸 2016-02-25 22:27 来源:原创 编辑:美朵

文章摘要
自从躺进这间白得刺眼的房子里,我对谁都没有好感,我变得偏执易怒,我觉得每个人的健康都在折射着我的不幸。

【浅笑:我多希望这是一个梦】

“浅笑,浅笑,你听得到吗?”

麻醉师俯身轻柔地唤我的名字。我睁开眼睛,视线里她的脸庞像是笼罩在雾中,模糊不清。这是半个月里我第二次躺在手术台上接受全身麻醉。

我叫周浅笑,市重点中学里成绩优异的学生。父母都是性情温和的大学老师,妹妹虽然只与我相差十分钟出生,但从小就非常依赖我,因此我甘愿给予她宠爱和谦让。

一定是因为我过去十五年过得过于和谐幸福,所以上天才会用一场事故收回了所有平凡的美好。然后我变成了如今的模样:背部绷满绷带,右腿打着石膏,长发被草草剪成了平头,上厕所需要有人搀扶,每天揪着床单经历锥心刺骨的疼痛。无法上学,远离朋友,随时面临生命危险。

我是在事故发生事故的第三天下午醒过来的,当时妹妹嫣然正坐在病床边打瞌睡。我艰难地伸手推了推她的手肘,她一个激灵跳起来,声音颤抖地呼唤我:“姐姐,姐姐……”眼泪啪嗒啪嗒落在了我的手背上。

我说不出话,伸手指了指一旁座位上妈妈包里露出一半的病历卡。或许是双胞胎姐妹间天生的默契,嫣然看懂了我眼睛里的语言:我想知道自己身体的真实情况。

“重型颅脑损伤,广泛脑挫裂伤,肋骨、右腿骨折……”嫣然的声音很清脆,这些可怕的医学术语从她嘴里念出来反而倒多了一丝婉转。

其实我多希望嫣然告诉我这是一个梦。可爸妈在下一刻冲进了病房,妈妈双手捂住嘴巴,哭得像一个点了穴的木头人,爸爸右臂打着石膏,激动得又哭又笑。医生和护士围在我身边,各种仪器、管子插在我身上,动一下就会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

所以我知道,这不是梦。我真的出了车祸,在爸爸的车上。

全家人只有我受了重伤,这或许是非常值得庆幸和安慰的,但我心里却还是觉得不公平。我并不奢望像妹妹一样安然无事,但哪怕右腿没有骨折也好啊。

想到这时,我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嫣然在一旁拉着我的手,哭着对我喊:“姐姐别怕,别怕。”

我甩开她的手,胸腔、背部因为用力被拉扯得疼痛无比,我不由地哭得更大声。因为那一刻,除了哭,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嫣然:我们之间隔着万丈深渊】

“嫣然,去扶你妈妈过来坐会儿。”爸爸的声音传来时,我有一瞬间的恍惚。我看看那手腕上的表针,距姐姐浅笑被推进手术室已经过了四个小时。妈妈始终站在手术室门边,双手合十放在唇上,仰头凝望着“手术中”三个大字,默默祈祷。

小主,按键盘右方向键 → 翻页可以跳过片头呢

  

上一篇:王励勤:“不懂球”的妈妈最懂儿子心

  

下一篇:不如不见

  

本文标题:云之彼端,浅笑嫣然

原文链接:http://i.she.vc/31120.html

和本文相似的内容:

点击排行